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零七章 找到中毒源
    第六百零七章 找到中毒源

    ()

    ()()

    ()马教授的脸一阵青一阵红。

    他是专家,当然比普通人的见识要更广一些。

    他已经发现,搞不好吴立辉的镉中毒,还真是从这里来的。

    原因就在那个碗上,那个碗并不是普通的瓷碗或者塑料碗,而是一只铁碗。

    铁碗本身肯定是不含镉的,但是马教授却知道,事情根本就没那么简单。

    普通铁碗放久了一定会生锈的,而这只铁碗看起来很旧却没有生锈!

    正常铁碗不可能长时间使用不生锈,这只铁碗没生锈,只可能是因为它镀了膜。

    “镉中毒,就是因它而起的。”陆凡见马教授不说话,就自己宣布了这个结论。

    “什么?”赵茜工人代表们都一起叫了起来。

    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这么一只盛醋的碗,竟然就是吴立辉镉中毒的根源。

    可是,醋这种东西要吃也应该是一家人都吃啊,没有理由只有吴立辉一人得病。

    “如果镉中毒源就是这只碗的话,那么吴师傅的老婆孩子,应该也都会中毒吧?”赵茜想到了就问了出来。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的老婆孩子,应该是不太喜欢吃醋吧?而你则是特别喜欢吃醋,因为他们不喜欢吃,你有的时候为了过瘾,甚至都直接用这个碗来喝,对不对?”

    陆凡回头问吴立辉。

    “没错,是这样的。”吴立辉面如死灰。

    “因为这只碗是镀锌碗,工业用锌含有一定量的镉,而醋酸又刚好能把镉给溶解出来的,所以常用这个碗喝醋,才会镉中毒。”陆凡解释道。

    “而且,你的老婆孩子也绝对不会一点毒都没中,你现在带他们去做检查的话,他们血液中的镉含量也绝对会超标,不及时治疗,后果也会非常严重。”

    吴立辉早已经彻底愣住了。

    他绝对没想过,镉中毒源竟然真的就在他的家里。

    既然他是在家里中毒的,那就跟厂里没关系了,想要讹钱也是绝对不可能了,甚至连支招给他的人承诺的钱,估计也是拿不到了。

    想到这里,吴立辉就无比后悔。

    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带着陆凡到家里来看。

    就是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在自己家中的毒,他才敢带陆凡到家里来的。

    “马教授,你是所谓的专家,你对我刚才的说法,赞同吗?”陆凡又回头问马教授。

    “这个,只是有这种可能性……没有经过检验,谁也不知道这个碗里到底是否含有镉。”马教授支支吾吾地说。

    他是专门研究重金属毒理的,什么东西里面有没有镉,他当然一清二楚。

    但是现在,他总不能顺着陆凡的话去说吧。

    “行啊,你尽管请人来检验,但是这个碗,却需要看好,免得被人给掉了包。”陆凡冷笑道。

    这件事既然是有幕后黑手操纵的,那他就不得不防。

    这个碗目前可是这件事最重要的一个证据,如果被对方给掉了包,对他来说,也是一件麻烦事。

    马教授没有再说什么,他虽然是被人请来的,但是他也有他的底限,他好歹也是个专家,太过于不要脸的事,他至少不能亲自去做。

    “吴立辉,你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病是从哪里来的了,赶紧去治病吧,厂里也会研究一下,给你一点适当的慰问。”陆凡懒得继续搭理马教授。

    “还有,你的老婆孩子,你也带他们去检查一下,早发现问题早解决,拖下去是没有任何好处的。”

    吴立辉听完这话,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都瘫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他已经不可能从任何一方那里获得什么好处了,他治病的钱,绝大部分都要他自己来出。

    可是,作为一个普通工人,他又哪里能拿得出来多少钱治病呢?

    尿毒症可不是别的病,这是需要换肾的。

    绝大部分人都知道,肾这个东西可是很贵的,整个手术做下来,没有个大几十万,是绝对不可能拿下的。

    看着瘫倒在那里的吴立辉,不管是陆凡还是工人代表,心里都没有丝毫同情。

    这家伙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完全可以说得上是他自找的。

    且不说他的病就是因为他喝醋喝出来的。

    就说他查出有病之后,厂里在明知道这件事跟制药厂没关系的情况下,还答应给他付全部的医疗费用,在这种情况下,吴立辉还不知足,还在继续闹腾,想要得更多。

    现在好了,事实已经非常明了,他的病跟制药厂没有半毛钱关系,现在想赖也赖不到了。

    而且陆凡刚才也说得很清楚,厂里要研究一下,然后给他一点适当的慰问。

    这是什么意思?

    这意思就是,厂里不会再给他付全部的医疗费了,而是慰问一下就算了。

    慰问能有多少钱,少则千儿八百的,多则一两万,不可能更多了。

    作为慰问来说,这些钱不能算少,但是绝对不够吴立辉治病的。

    他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作的大死的典范了。

    “可是,米总说过,要帮我付医疗费的,你们可不能说话不算话啊!”吴立辉想了半天,终于还是挣扎着把这句话给喊了出来。

    尽管他也知道,他这已经可以算得上是无理取闹了,但他还是要努力争取一次。

    毕竟如果一点都不闹,他的病绝对没有治好的希望。

    闹一闹说不定还能再闹一点钱出来。

    他已经在心里发誓,这一次他绝对不贪心,要到医疗费就满足,甚至一半的医疗费也可以。

    可是,这也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米总确实是这么说过,但是我记得,你当时好像是拒绝了米总的提议。所以,这件事当然就不能算了,你说对不对?”

    陆凡说完这些话之后,甚至都懒得再看吴立辉一眼,直接离开了吴家。

    赵茜也只是看了吴立辉一眼,就连忙跟着出去了,她可不想被拉下。只有那两个工人代表留了下来,他们受到了陆凡的嘱托,要好好看守那个盛醋的碗,等马教授找人来检验碗的成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