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七十一章 很重要
    第六百七十一章 很重要

    ()

    ()()

    ()“谢谢。”

    陆凡对于这种安排,倒是没什么不满。

    他本来就不是那种特别喜欢出风头的人,真要让他坐到最前面那两张桌子上,吃饭的全程都要接受整个大厅人们的注目礼,他反而会不喜欢。

    这样挺好,找个角落,吃完就走,甚至都不会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刚走没多久,就有一行人来到了登记处。

    “出云制药厂的人来了没有?”其中一个看起来圆滚滚的胖子问道。

    “来了。”两个小姑娘早已经全部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回答着,她们的态度,比面对陆凡的时候,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来了怎么也不通知我?”胖子一下子就怒了,并没有因为小姑娘的态度好而感到高兴。

    本次年会,最被大家所重视的一个嘉宾就是出云制药厂的人了,他早就叮嘱过登记的小姑娘,只要出云制药厂的高层一来,就立刻通知他。

    这两个小姑娘看起来挺机灵的,怎么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胖子心里,已经动了要把这两个小姑娘给开除掉的心思。

    “啊,是因为他们来的只是一个年轻人,叫陆凡,说是个办事员……”小姑娘的声音颤抖了起来,甚至还带上了哭腔。

    胖子对她的威慑力还是极大的,只是一声呵斥,就让她吓得不行。

    “姓陆的年轻人?”胖子疑惑了起来。

    他回过头,看向跟自己一起来的人们。

    这些在仁怀县商界都算得上是有头有脸的人们全都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这事。

    他们对于出云制药厂的了解,只不过是一丁点的信息。

    这个小村子里的企业,崛起得实在是太快了点,完全没有给他们了解的时间。

    他们只知道,这个公司的老板姓刘,另外一个老板就是连海市的米家,好像跟姓陆的没什么关系。

    看来那小子真的只是一个办事员?

    胖子的兴趣顿时就完全消退了。

    他也知道,想要凭借着一张邀请函,就让出云制药厂的老板或者米家人来参加这个年会,确实是一件成功率不高的事情。

    以他的身份,也不可能屈尊降贵,去巴结出云制药厂的一个小小办事员。

    既然如此,那这次年会,就当没有他们的存在好了。

    “好好干活,等完了再收拾你们!”胖子瞪眼吓唬了一下登记处的两个小姑娘,然后就带着一群人一起进入了宴会大厅。

    而这会,陆凡已经在宴会大厅比较靠边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并且有些后悔了。

    他之所以会后悔,完全是因为坐在他旁边的一个人。

    “兄弟,我叫相恒斌,是恒斌会计事务所的,你是哪家企业的啊?”那个人是个自来熟,上来就跟陆凡攀谈了起来。

    当然,他之所以会是这种自来熟的性格,也和他的公司有关系。

    所谓的恒斌会计事务所其实就是他自己开的一个代账公司,专门为小企业进行代账服务的。

    相恒斌没有什么关系,不能从税务局直接拿到一手注册的公司资料,只能靠着自己去搜寻客户了。

    这种企业家年会是他最喜欢的地方。

    来这里的,除了少数最顶尖的大企业之外,剩下的基本上全都是来拉关系套交情的中小企业老板。

    这些人在相恒斌的眼里,全都是客户,随便拉几个,就能增长不少收入。

    所以他一进来,就开始卖力地到处认识人。

    不过他找人搭讪,也是有技巧的。

    许多年龄大的,一看就是很成熟商人的,相恒斌根本不会过去。

    他知道那种人,肯定已经做了许多年的生意,早已经有了合作的代账公司,或者干脆有专职会计了,他没必要去自讨没趣。

    他想要找的,是那种年龄不大,有些生涩,脑子一热就加入创业大军的人。

    只有这种人,才会需要代账业务,而且也好忽悠一些。

    不过今晚的年会上,这样的人少了一点。

    相恒斌转了一圈,也就只发现了陆凡一个比较符合他条件的人选,于是他果断凑了过来。

    “陆凡。”陆凡说了自己的名字。

    “兄弟是自己开公司,还是帮老板来参加这个年会的啊?”相恒斌又问了起来。

    他总不能一上来就直接问人家需不需要代账,这跟卖保险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相恒斌打算先从别的聊起,然后再把话题扯到报税上。

    只要扯过来了,凭借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拿下这个客户,就应该问题不大了。

    “帮老板过来的,我只是一个办事员。”陆凡突然发现,办事员这个身份,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挡箭牌。

    眼前这人,一看就是有目的过来搭讪的,真要是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只怕是会被烦死。

    “办事员啊。”相恒斌的声音里难掩失望之情,“办事员也挺好的,看来你们老板对你挺信任啊,连这么重要的年会都让你来参加。”

    他一边说着,但是眼睛却已经不在陆凡的身上了。

    他又开始到处寻觅起了目标。

    只是今晚他想要找的目标非常少,一时间他还真的没有看到有合适的。

    “重要?不就是吃顿饭吗?有什么重要的?”陆凡倒是有些惊讶。

    他以为,这个所谓的年会,就是为了让仁怀县的这些商人们认识认识,好方便大家以后更好的做生意。

    毕竟对于商人们来说,人脉就是钱脉,他们当然会希望多认识一些本地的有钱人了。

    当然出云制药厂就没有这方面的需求。

    出云制药厂的业务是面向全国的,跟仁怀县的这些商人们搞关系,一点必要都没有。

    这也是刘芸他们懒得来参加这个年会的原因。

    “以前的年会也就只是吃顿饭而已,确实不太重要,但是今年的不一样。”相恒斌的表情变得有些得意了起来。

    毕竟他能够知道别人不知道的事情,还是很有优越感的。“你看那个胖子,他就是这家酒店的大老板,齐龙腾,今年的年会也是他办的,还有他身边的那一群人,都是仁怀县有头有脸的人们,但是,这次年会对他们来说,却是关系到身家性命的大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