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19章 毕竟我无人可告别
    林羽吓得手不由一抖,暗想这颜姐来去也太如风了吧?!

    他慌忙把手收了回来,但是为时已晚,因为他刚才进卧室进的急,所以没有关门,而他们卧室的门正好与客厅的玄关垂直,并且隔着也就一两米的距离,没等他站起身,高跟鞋的声音响了两声,就有一个高挑的身影站在了门外,同时传来一个清丽的声音,“家荣,你干嘛呢?!”

    林羽被这声音吓的心脏怦怦跳了几下,慌忙要起身,但是因为太紧张了,脚下一滑,噗通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门外顿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接着那个穿着职业套裙的高挑声音便走了进来,冲林羽伸出白皙修长的手掌,埋怨道,“你慌什么啊,怎么在自己家还跟个小偷似得!”

    林羽抬头一看,发现叶清眉正笑眯眯的望着他,陡然间长出了口气,拍着胸口说道,“哎呀,学姐,你吓死我了!你怎么回来了?!”

    说着他一把抓住叶清眉滑嫩的手掌,借力站了起来。

    “我有个文件忘记拿了,就回来取!”

    叶清眉说着瞥了眼一旁的化妆柜上被撬开的锁以及地上的作案工具,诧异道,“你这是找什么呢,竟然把颜颜的化妆柜也给撬开了!怪不得你刚才那么害怕呢!”

    “学姐,要是换你你也撬!”

    林羽说着便把昨天晚上江颜有些诡异的一幕跟叶清眉讲述了一番。

    叶清眉听完倒是有些不以为意,冲林羽狐疑道,“是不是你想多了?可能颜颜就是太喜欢这个东西了,所以才会有那种反常的举动,其实我也不喜欢别人随便动我的东西……”

    她没有见过昨晚江颜的表情,自然对林羽的顾虑无法理解,反倒觉得可能林羽这几日太过担心江颜,所以把事情想的有些严重。

    “不,学姐,这东西肯定有问题,虽然我现在还看不出来哪里有问题,但我还是觉得把它处理掉的好,你千万别告诉颜姐!”

    林羽一边说,一边已经将抽屉里包装仔细的凤头簪拿了出来。

    “好,我不说!”

    叶清眉点点头,虽然她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她永远无条件的相信林羽,知道林羽也是为了江颜好,不过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疑惑道,“可是你要是把这簪子扔了或者销毁了,颜颜肯定会不高兴吧?!”

    “山人自有妙计!”

    林羽有些得意的冲叶清眉笑了一声,随后给厉振生拍了个照,让厉振生现在就去第一古玩街的七号铺找老孙头打一个一模一样的凤头簪,告诉老孙头今天之内要是能够完工,林羽愿意给他五倍的钱。

    林羽见识过老孙头的手艺,找一件尺寸差不多的凤头簪,在一天之内仿出跟林羽手中这个凤头簪一模一样的簪子,对于老孙头而言轻而易举。

    所以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把江颜这凤头簪替换掉,江颜也不会有丝毫的察觉。

    其实他本来可以等明天或者后天江颜去上班的时候再这么干的,但是他感觉这件事一刻也不能拖,否则多拖一天,就有可能出现更严重的情况!

    “学姐,晚上你要是下班早的话,就别回来了,叫着颜姐一起去逛街吧,我给你们报销!”

    林羽冲叶清眉笑了笑,想让叶清眉给自己创造换簪子的机会。

    “好吧,这样一来,我可就成了你的同谋了!”

    叶清眉笑了笑,也没有拒绝。

    临近中午的时候,林羽便直接去医院接了江颜,买了一些礼品,两人一同去了何自臻家。

    何自臻的住处跟何家老爷子的差不多,也是一个专门的军队干部居住区,就连房子的结构和布局都十分相像,也都是独门独院,不过从房子的建造年代上来看,则要新的多。

    “家荣,这儿呢!”

    刚进大门,林羽还发愁怎么找到何自臻家呢,结果刚进门就听到远处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抬头一看,发现远处站着一个身子挺直的军装男子,正是何自臻。

    “二爷!”

    林羽赶紧叫了一声,带着江颜快步走了过去。

    “你就是江颜吧?!”

    何自臻看到江颜后有神的眼睛在江颜身上扫了扫,接着点头笑道,“果然美人配英雄啊!”

    江颜听到这句夸奖,不由有些羞赧的低头一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何叔叔好!”

    “走,回家吃饭,你阿姨早就等急了,正在家做菜呢!”

    何自臻爽朗一笑,带着林羽和江颜往家里走去。

    望着何自臻的背影,林羽内心陡然间被什么触动到了一般,他从小没了父亲,听到刚才何自臻说的“回家吃饭”,他突然感觉到一丝厚重的父爱之情。

    “萧阿姨好!”

    进门后,林羽便看到了正在摆放饭菜的萧曼茹,赶紧打了个招呼。

    “阿姨好!”

    江颜也赶紧跟着打了个招呼。

    “哎呀,这就是江颜吧?老听人说家荣娶了个漂亮媳妇,今天一见,果不其然啊!”

    萧曼茹见到江颜后欣喜不已,双手赶紧在围裙上擦了擦,拉着江颜的手坐到了一旁,开始不停的对着江颜问东问西,从家庭出身一直问到事业爱好,没了丝毫的军嫂气质,宛如一个初见媳妇的婆婆,兴奋异常。

    江颜被萧曼茹问的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是耐心回答着萧曼茹的问题。

    此时林羽和何自臻则做到了客厅的差桌旁。

    “家荣,上次捐款的事情我还没好好的谢谢你呢!”

    何自臻给林羽倒了杯茶,感慨道,“像你这么年轻的人,能够一次性捐款如此之多,实属难得啊!这份胸襟和气魄,令人敬佩!”

    他知道林羽旗下产业众多,但是委实没想到林羽竟然这么慷慨!

    “这些烈士把命都拿出来了,我拿这点钱又算的了什么!”

    林羽颇有些唏嘘的说道。

    “你放心,这笔钱我们一定会好好利用,将会在全国多个地方修建烈士遗属专用的学校、医院等机构,切实做到专款专用!”

    何自臻气势威严的担保道,“你放心,这种涉及军方的项目,下面的人是不敢偷奸耍滑的,除非他活得不耐烦了!”

    “那就好!”

    林羽笑着点了点头。

    “只可惜啊,我明天就要回边境了!”

    何自臻叹息一声,笑道,“所以,我和你阿姨今天就把你和江颜叫了过来,算是一顿告别饭吧,毕竟我们也没有儿子,也没有人可以告别……”

    他说这话的时候凄凉无比,笑容中莫名带着一丝心酸。

    他这几日一直忙着走访死去战友的遗属,都未来得及与“家荣”去做亲子鉴定,而现在他又要紧急赶回边境,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所以他才把林羽叫过来一起吃饭,不管林羽是不是他的儿子,他和萧曼茹今天暂且把林羽当做了自己的儿子。

    毕竟现在关乎华夏命脉文件出现的消息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各种势力皆都虎视眈眈,骚动不已,这次死的是他的战友,下次,死的可能就是他了!

    林羽听到何自臻这话顿时也感觉心里难受不已,怎能听不出何自臻话里的意思,是啊,像何自臻这种顶天立地的铁血男儿,是否有后代都不得而知,就算是战死沙场,恐怕都无人送终!

    这次何自臻哪里是叫他来吃饭啊,分明是向他托付后事啊!

    林羽面色一凛,正色道,“何叔叔,不管我何家荣跟您之间有无血缘关系,在我心里,早已经把你当做父亲般的存在,您放心,就算我与您没有任何关系,我何家荣也愿意为您和萧阿姨,养老送终!”

    何自臻是林羽由内而外敬重的人,所以就算他此时没有活在家荣兄的体内,以林羽的身份坐在何自臻面前,他都愿意替何自臻和萧曼茹养老送终送终。

    “好,好!”

    何自臻用力的点点头,声音中竟然不由有些动容,接着哈哈一笑,豪迈道,“有贤侄这句话,我何自臻今生再无遗憾!”

    有了林羽这番话,何自臻最后的疑虑也没有了,他知道,就算自己死在边境,林羽也会替他照顾好妻子。

    他这一走,也将再无顾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