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23章 嘴巴干净点
    “什……什么?!”

    林羽听到这句话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嘴巴,以为自己听错了。

    江颜偷人?!

    这话简直比“六月飞雪”还扯淡!

    但是……林羽心头咯噔一下,特种情况下,六月也还是会飞雪的!

    虽然林羽明知不可能,但是他还是有些心虚了,心跳也不由有些加快,急忙说道,“那啥,赵院长,到底怎么回事啊?!”

    此时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好像赵忠吉在跟谁抢电话。

    林羽见赵忠吉不回答他,心急不已,急忙冲里屋的厉振生喊道,“厉大哥,快,快,跟我开车去军区总院一趟!”

    “好!”

    厉振生答应一声,连忙拍着手迅速的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伸手从柜子里拿出车钥匙。

    这时林羽手机中才传来了赵忠吉的声音,“喂,喂,家荣啊!”

    “赵院长,在呢,在呢!”

    林羽连忙应道,“到底怎么回事啊,什么偷人不偷人的,江颜我是了解的,而且我你也是了解的,她不可能做那种没眼光的事吧……”

    林羽说话的时候故意装出一副自信的模样,不过多少还是有些心虚,可能越在乎就越害怕失去吧。

    “那是当然,家荣,哪有偷人,你别听这臭娘们胡说八道!”

    赵忠吉气呼呼的说道。

    “你说谁是臭娘们儿呢,你骂谁呢?!”

    赵忠吉刚说完,随后电话那边再次传来那个尖锐的女人声音,接着听筒里又是一阵嘈杂的声音。

    “……”林羽。

    见电话里也讲不清楚,林羽索性挂了电话,一个劲儿催促着厉振生将车开快点!

    厉振生一路上几乎是将油门踩到底赶到的军区总院,到了医院门口,林羽没时间等厉振生停车,直接跳下了车子,飞速的朝着江颜的科室奔去,到了科室,得知江颜和赵忠吉在住院楼之后,他又朝着住院楼狂奔而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江颜他们所在的楼层。

    他也没时间等电梯,直接跑的楼梯,刚出楼梯间就听到楼层一头传来一阵极大的吵闹声,只见走廊尽头处一个高级套房门口围满了医生和护士,还有一些看热闹的病人家属。

    林羽眉头微微一蹙,急忙朝着那间高级病房极速跑了过去,急声冲人群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何院长!”

    “何院长好!”

    一众医生和护士都知道林羽是医院的副院长,急忙打了个招呼,接着让开了一条路,他们也都知道,江颜是林羽的爱人。

    众人一让开,林羽才看到此时病房里一片狼藉,被子、脸盆、饭盒、瓜果以及医用托盘都扔了一地,此时一个穿着华贵,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正神情狰狞的指着赵忠吉破口大骂,赵忠吉也一个劲儿的回骂她泼妇,只见赵忠吉头发凌乱,脸上布满了数道血杠子,显得狼狈至极!

    还有两个医生一左一右的护在赵忠吉身旁,架起手,警告矮个妇女不要动手!

    矮个妇女色身手也站着一个身着病服的粗壮中年男子,也是满脸哀求的劝说着矮个妇女算了。

    毫无疑问,赵忠吉明显是被矮个妇女给打的。

    而江颜则站在赵忠吉的身后,面色铁青,双眼愤怒的瞪着矮个妇女。

    林羽见江颜衣服整齐,面容整洁,知道她没有受伤,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急忙走到她身旁,轻声说道,“你没事吧?!”

    说着他伸手去牵江颜的手。

    江颜闻言微微一怔,下意识的往后缩手,扭头一看,发现是林羽之后,这才长出了口气,紧紧的一把握住了林羽的手,眼中的紧张也顿时消散不见,瞥了眼一旁的矮个妇女,冷声道,“这女的神经病!”

    “你说谁神经病呢,你说谁神经病呢?!”

    矮个妇女听到江颜这话,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边叫嚣一边张牙舞爪的朝着江颜冲了上来,不过因为赵忠吉挡在江颜的前面,所以这几爪子再次抓到了赵忠吉的脸上头上,直抓的赵忠吉惨叫连连,好在旁边的两个医生急忙上前住拽住了矮个妇女。

    “赵院长,到底怎么回事?!”

    林羽赶紧扶住了被挠的身子直打晃的赵忠吉。

    “泼妇,简直是泼妇!”

    赵忠吉满脸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回身看到林羽之后眼里顿时涌满了委屈的泪水,一把抓住了林羽的胳膊,颤抖着声音动容道,“家荣,我五十多了啊……从没受过这种屈辱啊……这脸上的伤,都是替江颜扛的啊,你可得记住啊……”

    赵忠吉委屈的宛如一个孩子,要不是当着这么多同事的面儿,他估计真的要哭出来了!

    是啊,他五十多岁的人了啊!

    林羽心里有些想笑,不过极力憋住,面色一凛,郑重的冲赵忠吉点了点头,说道,“赵院长大恩大德,我一定铭记于心!”

    赵忠吉这才用力的含泪点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欣慰,只要林羽记他这个情,一切都是值得的。

    “不过赵院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林羽再次疑惑的问道,因为此时情况太乱,他一时间也搞不清楚状况。

    “怎么回事,你是这个贱货的老公是吧?!这个贱货勾引我老公!”

    矮个妇女立马伸着脖子神情狰狞的冲江颜骂着,气势汹汹,要不是旁边两个医生拽着她,她似乎都要上来打江颜。

    林羽闻言面色一沉,冷冷的扫了矮个妇女一眼,沉着脸说道,“麻烦你嘴巴放干净一点!”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她就是贱货,就是贱货!”

    矮个妇女显然是强势惯了,听到林羽这话不仅没有任何的收敛,反而叫嚣的更为厉害,“我今天非把这贱货的嘴撕了不可!”

    “哎呀,你少说两句吧!”

    身着病服的粗壮中年男子小心翼翼的拉了矮个妇女一把,小声劝道,很显然,他应该是矮个妇女的丈夫,但是没什么家庭地位。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矮个妇女回身踹了病服男一脚,怒声骂道,“你他妈要是再在这里住上两个月,整个家都被你搬空送给这个小贱人了!”

    “我最后警告你一遍,有事说事,但是请你嘴巴干净一点!”

    林羽双眼赤红,心头怒火中烧,拳头握的咯叭作响,要不是他不打女人,这个矮个妇女早就趴地上了!

    “嘴巴干净?!”

    矮个妇女嗤笑一声,瞪着林羽说道,“怎么,自己敢做不敢让人说啊,你老婆就是个破鞋,你连个破鞋都看不住,你这种男人还不如死了算了!”

    “放开她!”

    林羽没有搭理矮个妇女,冷眼冲拽着矮个妇女的两个医生低声道。

    两个医生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的回头望了林羽一眼。

    “放开她!”

    林羽再次重复了一句,声音阴寒无比。

    两个医生这才连忙松开矮个妇女,退到了两侧。

    “你不敢教训这个贱货,我来帮你教训!”

    矮个妇女挣脱束缚,立马一挽袖子,张着双手就朝着江颜扑了过来。

    但就在此时,她突然发觉一只有力的手掌夹杂着风声朝着自己的左脸飞了过来。

    “啪!”

    一声清脆的巨响,动静堪比灯泡爆炸。

    矮个妇女只感觉耳旁嗡的一声,眼前一黑,接着身子陀螺似的不受控制的往右一转,接着噗通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随后她的左边腮帮子宛如吹气球般迅速鼓了起来,“哇”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血中还夹杂着两颗白色的牙齿。

    “这一掌,是替我爱人打的!”

    林羽晃了晃扬起的手掌,冲矮个妇女淡淡的说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