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5章 我有权当场击毙你
    “怎么样,看清楚了吗?是你们家的玉吧?”

    何记宝玉阁内,纹身男不耐烦地催促了林羽一声。

    “这块玉镯虽然跟我们店里的玉镯一模一样,但这是假的,不是我们店里的。”林羽仔细的查看了玉镯一番,定声道。

    但凡上百万的玉镯,都是他亲自挑选的原石里打磨出来的,不可能存在任何问题,而这块玉市值三百万,必然出自上好的原石,更不可能有问题!

    所以纹身男拿来的这块镯子绝对是仿造的,但是林羽纳闷的是,刚才他看过购买日期,是昨天才买走的,这么短的时间内,根本不可能仿造出还原度这么高的赝品来的。

    “放屁,你都说了跟你们店里的一模一样,怎么就不是你们店里的了?”纹身男怒气冲冲道。

    “就是,你他妈耍我们是不是?当我们好欺负吗?”店里其他一些小混混也都凑了过来,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架势。

    “哥几个别冲动,别冲动。”何金祥赶紧过来拦住了他们,冲林羽劝道,“家荣,算了,息事宁人,息事宁人。”

    “不行,这不是我们店里的镯子,我凭什么要赔他?!”林羽皱着眉头冷声道,“要是开了先河,那以后岂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拿个高仿品来我们店里讹钱?”

    “我草,你骂谁呢?!”纹身男听出了林羽话里的意思,拿手指了林羽一下。

    “再指一下,我立马让你手指头变成两截!”林羽冷哼了一声。

    纹身男面色一变,连忙缩回了手,刚才林羽那一脚给他踹的他现在还疼呢。

    “家荣,就当我求你了,算了吧,这个钱我来出。”何金祥颇有些急了,低声劝了林羽一声。

    他是个生意人,自然知道做生意最注重的不是计较眼前的得失,而是长远的利益。

    现在纹身男这么一闹,他们可能一两天都开不了门,而且万一赚个不好的名声,由此带来的损失,可就不是一个两个镯子所能衡量的了。

    既然这次对方是有备而来,他只能低头认栽。

    “何大哥,这不是谁出的问题,我们卖的确实是真货!”林羽皱了皱眉头,十分不悦。

    “好了好了,我们自己心里清楚就行了,抓紧处理完,我们还得开门做生意呢。”

    何金祥拍了拍林羽的手,接着笑呵呵的冲纹身男说道:“伍老板,这镯子我就留下了,钱呢,我这就给您打回去。”

    “等等,你打算给我打多少钱啊?”纹身男歪了歪头,颇有些耐人寻味的问道。

    “当然是原价赔付给您,三百万,一分都不会少。”何金祥讨好的笑道。

    “何老板,您真会做生意啊,我三百万买的,您再三百万退还给我,要是我没发现的话,您就净赚这三百万呐,高,实在是高!”纹身男皮笑肉不笑的冷声道。

    “那伍老板,按照您的意思是想要赔付多少啊?”何金祥耐心的问道。

    纹身男直接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一千万?”何金祥微微一怔。

    “一千万?打发叫花子呢,一个亿,少一分都不行!”纹身男冷声道。

    “一个亿?!”

    何金祥面色猛然一变,支吾道:“这……这不是抢劫吗?!”

    “抢劫?我已经够善心了,这要是捅到工商局去,你们这店都得关喽!”纹身男冷哼道。

    “可这……这一亿也太高了。”何金祥满脸难色。

    “何大哥,你现在看到了吧,这种人你越是忍让他,他就越是蹬鼻子上脸。”林羽冷冷道。

    “小子,我忍你很久了,我就问你,这钱你是赔还是不赔?!”纹身男表情狰狞道。

    “不赔,一分钱你也别想从老子这拿走。”林羽满不在乎道,“有种你现在就去工商局告我去。”

    “我告你妈,兄弟们,给我砸!”纹身男见要钱不成,顿时恼羞成怒,一声令下就吩咐手下砸店。

    “我他妈的看谁敢?!老子毙了他!”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冷喝,接着一帮全副武装的士兵迅速的涌进了屋里,哗啦一声端着枪对准了纹身男和他一众手下。

    一帮小混混看到这一幕吓得浑身一哆嗦,面色煞白,有几个人裤子都尿了,裤裆处湿漉漉一片,屋子里顿时弥漫起一股腥臊的气味。

    纹身男看到这架势也是双腿一软,差点瘫到地上。

    自己不就是讹点钱吗,这怎么还把军队给惊动了!

    随后身形挺拔,一身迷彩服的雷俊从门外快步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说道:“我们是清海军区第五集团军第七师官兵,途径此处,发现你们一帮暴民对商户进行打砸抢,作为军人,我们有责任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不受损害,这是我的军官证,请你查阅。”

    接着雷俊掏出军官证递给了纹身男。

    纹身男一怔,不知道雷俊给他看这个干什么,下意识的接了过来。

    “怎么样,没问题吧?”雷俊问道,伸手把军官证要回去。

    “嗯,没问题。”纹身男赶紧点点头。

    “好,根据部队第三十六条第五条款规定,对正在实施严重危及公民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我有权利当场击毙你!”

    说着雷俊掏出手枪,哗啦一声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猛地对准了纹身男。

    “不要啊!”

    纹身男惨叫一声,噗通跪到了地上,裤裆处顿时一片湿热,不停的对着雷俊磕着头,嘶声道:“长官您饶了我吧,绕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屋子里其他小混混也吓得浑身打哆嗦,脸都白了。

    “雷俊!”

    林羽害怕雷俊真的动手,赶紧喊了他一声。

    雷俊冲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吓唬纹身男呢,刚才的话都是他瞎编的,作为一个军人,他哪可能随便击毙别人。

    林羽这才松了口气,眼神里颇有些感激,别说,雷俊来的还正是时候。

    否则纹身男一声令下,就算林羽再厉害,也不可能在刹那间拦住这么多人,到时候柜台内的贵重玉饰难免会受损。

    “家荣,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他要是敢撒一句谎,我立马就崩了他!”雷俊沉着脸冷声道。

    纹身男吓得浑身直打哆嗦,连连点头,“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林羽看他被吓得这样,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原来再牛逼的混混,见了枪照样得吓趴下。

    “我先问你,你带来的这块玉镯是不是我们家的?”林羽沉声问道。

    “不……不是。”纹身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实话,毕竟性命要紧。

    “那这块玉镯你是怎么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仿造出来的?”林羽有些疑惑的问道。

    “其实……早就有人过来看了好几次了,还偷偷录了视频,回去对照着尺寸还原了出来。”纹身男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早就有人来看过了?”何金祥面色一变,立马喊过墙角的导购经理,厉声道:“是有人看过这个镯子好几次吗?”

    “是……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的来看了好几次……”导购经理有些胆怯的回答道。

    “混账!我不是说了店内不许拍照不许录视频吗?!”何金祥怒气冲冲道。

    “算了,何大哥,别难为她们了,她们也不知情,对方肯定是在包上装了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东西。”

    林羽劝了何金祥一句,冲纹身男继续问道:“你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讹钱吗?”

    “不……不全是。”纹身男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抓着裤子,紧张道,“还是为了整你们店一下,其实就算你们给了我钱,我也要去工商局举……举报你们的。”

    “你小子真他妈坏啊!”

    雷俊拿手枪用力在纹身男头上顶了顶,纹身男猛的打了个寒颤,哭着喊道:“长官,我错了,我错了,我也是受了别人的蛊惑啊!”

    “说,是谁指使的你?敢说一句瞎话,我崩了你!”雷俊冷冷道。

    “是凤缘祥,凤缘祥!”纹身男慌忙道。

    “放屁!”

    林羽面色一变,瞬间冲了过来,一脚将纹身男踢了个跟头,接着作势要继续踢纹身男,何金祥一把拦住了他,“家荣,别激动,别激动,听他把话说完。”

    “你要再敢胡说一句,我就弄死你!”林羽指着纹身男怒不可遏道。

    凤缘祥是沈玉轩家的企业,沈玉轩早就知道何记是林羽开的,他和沈玉轩是要好的兄弟,沈玉轩怎么可能指使纹身男来做这种事,分明是这个纹身男在乱咬!

    “我怎么敢骗您呐,我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吗?他们嫌你们侵占了他们的市场份额,所以故意要整你们。”纹身男无比委屈的说道,“上次来你们这里看货的,就是凤缘祥的人,要是换做别人,怎么可能仿制的这么精细,而且他们事先还给我打了一笔钱,不信你们看我手机银行。”

    说着纹身男立马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翻出银行转账记录,递给了何金祥。

    林羽率先抢过来一看,只见纹身男手机上有一笔五十万的转账,转账方的确写的是凤缘祥珠宝首饰有限公司。

    林羽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如遭五雷轰顶,身子摇摇欲坠,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兄弟的公司,竟然对自己动了手。

    “家荣,家荣!”

    何金祥赶紧出手扶住了林羽,印象中他还从没见过林羽这种样子呢。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