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07章 每个人都有秘密
    林羽看了眼袁赫泫然欲泣的表情,这才知道可能是自己误会他了,试探着问道:“奥,原来你不是在威胁我啊……那不好意思,袁处长,我误会你了!”

    袁赫紧紧抿着嘴,别过头,冲林羽摆了摆手,话都说不出来了,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委屈啊,他委屈啊!

    他活了大半辈子了,何时受过这种委屈啊!

    “何先生,请跟我来!”

    袁赫压制着情绪,声音有些哽咽的喊了林羽一声,似乎不想林羽看到他的窘态,急忙转过身,率先快步走了出去。

    林羽看到袁赫这副模样,不由偷偷笑了笑,这才跟着袁赫往外走去。

    等走到袁槿淑所在的审讯室之后,袁赫这才把情绪调整好,转身冲林羽低声恳求道:“何先生,袁老在里面始终不肯出来……请你帮忙把袁老请出来好不好?拜托你了!”

    “好,我尽力!”

    林羽点点头,也再没难为他,而且林羽知道,现在天凉了,袁老年纪也大了,不适合在冰凉的审讯椅上长坐,对身体不好。

    “多谢,多谢!”

    袁赫赶紧感激的道谢两声,这才推门带着林羽进去了。

    “小何?!”

    袁槿淑看到林羽后顿时眼前一亮,急忙站了起来,欣喜不已。

    不过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坐回到了审讯椅上,冲林羽招招手,示意林羽来她跟前,接着她上下打量林羽一眼,关切道,“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没有袁奶奶,我没事!”

    林羽冲袁槿淑笑笑,说道,“袁奶奶,他们刚才调查明白了,这件事与我无关,所以我没事了,我们走吧!”

    一旁的袁赫连忙跟着讨好的点点头。

    “小何啊,你这孩子就是心太善,人家都这么对你了,你还替人家说话!”

    袁槿淑用白眼剜了袁赫一眼,她又不糊涂,这么短的时间里,怎么可能把事情查清楚,指定是这个袁赫去求林羽来着。

    “袁老,我们也给何先生道个歉,对不起了,何先生我……我代表军情处给你道歉!”

    胡海帆说着就要给林羽鞠躬。

    林羽连忙扶住了他,急声道:“胡处长,您客气了,我怎么敢呢!”

    胡海帆也没坚持,冲林羽笑了笑,眼神里带着一丝感激,要是林羽不肯帮忙的话,这次还真是不好收场。

    “袁奶奶,我们走吧,您这几天不是颈椎不好吗,回医馆我帮您推拿推拿吧!”

    林羽再次转头笑着劝了袁槿淑一句。

    袁槿淑板着脸扫了袁赫和褚凡一眼,沉声道:“好,这次我给小何面子,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希望你们军情处这种华夏栋梁部门以后能依法办事,尽忠尽责,做个表率作用,切记,你们是为人民服务的,不是拿着人民赋予的权利,反过头来,对着人民耀武扬威的!”

    “是,是,袁老教训的是!”

    胡海帆和袁赫连连点头,见袁老终于肯走了,心里陡然间松了口气。

    随后林羽赶紧扶着袁槿淑往外走去,胡海帆赶紧吩咐人去安排车。

    临上车之前袁赫急忙喊住了林羽,语气有些感激道:“何先生,这次多谢你了,你放心,军区总院那边看守百人屠的人我已经通知他们撤走了,这件事你别放在心上,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吗?路上的时候,还得麻烦您多劝劝袁老,今天的事,就别让她回去后多说了!”

    林羽点点头,沉着脸略一思忖,说道,“袁处长,我看你还是有必要查查,如果这百人屠当真在华夏有过滥杀无辜的罪行,我觉得还是要让他受到华夏法律的制裁!”

    他虽然救了百人屠,也十分赏识百人屠的血性,但是一码归一码,如果百人屠果真在华夏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那林羽也绝对不可能包庇他!

    袁赫微微一怔,见林羽语气不像是试探,便点头道,“好,我让下面的人查查他!”

    林羽和袁槿淑上车后,袁赫和胡海帆一直目送着他们出了大门。

    “老袁,引以为戒啊!”

    胡海帆回身拍了拍袁赫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话,接着背着手往里走去。

    袁赫沉着脸没有说话,望着林羽他们离去的方向暗自出神。

    “处长,这何家荣真毒啊!”

    这时一旁的褚凡捂着被打肿的脸,凑过来跟袁赫说道,“他当时明知道这个老太太的身份,却故意不跟我们说……”

    他话未说完,袁赫直接一个大脚飞了过来,一脚给他踹在了地上。

    “去你妈的吧,没用的废物!”

    袁赫怒骂一声,接着转身快速的朝屋里走去。

    “袁奶奶,这次真是多亏您了!”

    路上的时候,林羽颇有些感激的冲袁槿淑说道。

    说实话,这次要不是袁槿淑跟着他一起过去,他可能一时半会儿都出不来。

    “行了,家荣,跟奶奶你还客气什么啊!”

    袁槿淑笑着拍了拍林羽的手,笑道,“以后啊,你要是有什么难事,就跟奶奶说,奶奶要是办不了啊,还有你爷爷呢,你爷爷听我经常提起你,老是让我请你去家里吃饭呢,说想认识认识你,顺便当面跟你道个谢,谢谢救了我这老婆子一命!”

    “袁奶奶,您不答应了,这事不提了嘛!”

    林羽冲她笑了笑,得知袁奶奶的爱人想认识认识自己,不由有些受宠若惊,不过他深知,“伴君如伴虎”这句话的意义,知道这种大人物,他暂时还是离着远点的好。

    回到医馆之后,袁槿淑知道林羽要去医院探望百人屠,也没有让林羽帮自己推拿,直接让司机过来接了自己。

    林羽随便扒拉了两口饭,便带着步承和厉振生去了医院。

    因为百人屠的身份比较特殊,军情处的人特地把他安排在了一间独立的房间。

    林羽他们赶过来之后,百人屠仍旧处于一种昏迷状态。

    林羽赶紧拿出银针,又替百人屠施了一次针,排解伤口上的奇毒。

    “先生,我们要不要把他带回医馆?”厉振生好奇的问道。

    “让他待在这里吧,这里条件好点,还有护士照顾他,省的你吃力了!”

    林羽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他要是再跑了怎么办?”

    厉振生皱着眉头问道,想起早上的事情,还是担心百人屠会就偷偷跑了。

    “跑了就跑了呗,他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步承语气无比冷淡的说道。

    “……”厉振生。

    “不会的,等他醒了,我会劝劝他的!”

    林羽眯着眼望着床上的百人屠,思绪又飘回到了昨晚百人屠跟人动手时的情景,喃喃道,“而且,我还有很多事情想要问他……”

    至于具体想问百人屠什么,林羽并没有说出来,目光陡然间变得深沉无比,转着手里的手机,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先生,他醒了!”

    这时厉振生突然有些兴奋的喊了一声,他看到病床上的百人屠正在尝试着睁眼。

    林羽赶紧抬头看去,只见百人屠确实已经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就在他的眼睛睁开的刹那,略显疲惫的眼中陡然间闪过一丝寒光,凌厉的转动眼珠扫视了下四周,接着作势就要起来。

    林羽知道他这是杀手的职业病,赶紧一把将百人屠摁回到了床上,冲他说道,“我们现在是在医院,没有危险,你不用紧张!”

    百人屠瞥眼认出林羽之后,这才重新躺了下去,尝试着运了运身上的力道,发觉自己身上一点气力都没有,他不由恨恨的咬了咬牙,接着脸色平和下来,望着天花板,语气虚弱的冲林羽说道,“我早上就说过了,我欠你一条命,等你有需要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回去,等我再恢复片刻,我就会离开这里!”

    “你不能走,就算走了,也走不远!”

    林羽摇了摇头,淡淡道,“你身上不只是受伤那么简单,你还中了神木组织的毒,神木组织有一种奇毒,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

    百人屠闻言眼睛陡然一睁,转头望着林羽惊声道:“你是说战神向南天中的那种奇毒?!”

    林羽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惊讶道:“你知道向老?!”

    “华夏的英雄,我怎么能不知道?!”

    百人屠重新望向天花板,语气陡然间多了几丝傲气,冷声道,“放眼整个华夏,近十数年来,能当的起英雄二字的,也就只有战神向南天了!”

    从百人屠的语气中能够听出来,他对向南天十分的尊敬,甚至还有些崇拜!

    步承面如冷霜的脸上浮起一起异样的表情,扫了百人屠一眼,先前的敌意也不由消散了几分,不错,这个百人屠倒是还真有点见识!

    “只可惜啊!天妒英才啊!”

    百人屠颇有些惋惜的叹了一口气,接着转头冲林羽沉声问道,“我还剩多少时日?!”

    林羽被他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问的微微一怔,疑惑道,“多少时日?什么意思?!”

    “就是我还能活多久?!”

    百人屠面无表情的脸上,竟然不由间闪过一丝不舍的情绪。

    林羽微微一怔,显得有些意外,他还以为像百人屠这种杀手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呢,原来也是不想死啊!

    林羽展颜一笑,如实冲他说道:“你虽然伤的挺重,但是不会死!”

    “不会死?!”

    百人屠显然极其意外,随后嗤笑一声,说道,“你不必安慰我,我不怕死!你只需要如实告诉我能活多久就行了,我也好把我的事都处理处理!”

    “你聋吗,我们先生说了,你不会死!”

    步承听到百人屠这话眉头一蹙,有些不悦的冷声呵斥道,“你活得不耐烦了吗?!这么想死!”

    百人屠被步承骂的不由一愣,随后望向林羽,沉声道:“你刚才说我中的是神木组织的奇毒对吧?!据我所知,这种毒数百年来,无药可解,所以我怎么可能不会死!”

    林羽听到这话才明白了百人屠的意思,果然如他所料,这百人屠果然十分的有见识,多半是名师之徒!

    林羽冲他笑着说道,“确实,神木组织的这种毒十分的古老,而且除了他们无药可解,不过那都是过去时了,现在这种毒碰上了我,所以它就不是无解的毒了!”

    “你是说……这毒你能解?!”

    百人屠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惊异不已,显得极为不可置信。

    “不错,你腿上的毒,我已经解了一半了,否则你今早上怎么可能会站的起来!”

    林羽冲他淡然的一笑,说道。

    百人屠神情震惊的望着林羽,有些将信将疑,接着躺回到了床上,再没说话。

    “百人屠兄弟,有句话我需要问你,我希望你如实回答,就算你不如实回答我,也没用,因为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我迟早都会知道事实如何!”

    林羽淡淡的冲可百人屠问道。

    “有什么事尽管问,我百人屠要么不回答,要回答,就绝不会撒谎!”

    百人屠沉声说道,“而且你救了我的命,不管这个问题我想不想回答,我都会回答你!”

    “好,痛快!”

    林羽点点头,望着百人屠眼中的欣赏意味更浓,心也不由提了起来,沉声问道:“我问你,你有没有因为钱,在华夏杀过无辜的人?!这无辜的人不包括那些十恶不赦的罪犯,指的是那些遵纪守法的老百姓!”

    “没有!”

    百人屠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说道,“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境外,我从没杀过一个华夏人!”

    林羽闻言心头顿感振奋,提着的心也陡然间放了下去。

    不过他还高兴多久,百人屠立马接着说道,“不过,我为了钱,接过一单杀华夏人的任务……我要杀的,应该是个无辜的人……”

    他的声音陡然间变得沉重了下来,似乎内心带着深深的亏欠。

    林羽听到这话不由一怔,好奇道:“那你要杀的人是谁,有没有动手?!”

    “没有动手……”

    百人屠语气复杂的说道,“因为我还没来得及杀他,他就已经救了我……”

    “救了你?”

    林羽仍旧一头雾水。

    “不错,我要杀的人,就是你!”

    百人屠撇头望向林羽。

    “找死!”

    步承和厉振生闻言面色陡然一变,步承话音一落,手中的匕首已经出鞘,陡然间冲到了百人屠的跟前。

    “步大哥,等等!”

    林羽急忙拉住了他,转头望向百人屠,沉声道,“你为什么要杀我?谁指使的你?!”

    “我刚才说过了,我是为了钱……”

    百人屠脸上仍旧没有丝毫的表情,接着把那晚答应张家兄弟在挑战成功后杀了林羽的事说了出来,这也是他头一次为了钱,要杀华夏人。

    林羽听到他这话这才明白了怎么回事,张家兄弟要置自己于死地,这倒也正常,百人屠拿人钱财,替人办事,也正常,所以林羽也没往心里去,望着百人屠疑惑道:“不过我有一件事不明白,像你这种世界杀手排行榜排名第三的人,接一个任务,会赚不少钱吧?!既然你叫百人屠,那说明你杀的人早就已经在一百以上了,那你赚的钱应该数以亿计了吧?难道还不够花吗?!”

    林羽实在是无法理解,百人屠到底要干什么,才会挥霍掉这么多钱。

    而且,他每天都忙着执行任务,也没有时间去花钱吧?!

    林羽这话问完,原本脸上宛如一潭死水,没有丝毫表情的百人屠陡然间激动了起来,紧紧的咬着牙,眼中涌出一股莫大的悲痛之情。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