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28章 这次是我背安安呢
    第1028章 这次是我背安安呢

    余教授和马林教授都中了H病毒, 应该是在她之后。

    按理说,砚月暂时是不会让这些科研技术人员的身体里被注入这种病毒的,因为一旦他们的身体出现不可预估的状况,对研究所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研究所的所有技术相关的研究,都离不开研究所内部的技术人员,这里聚集了世界上最顶尖的人才。

    所以,余教授和马林教授会被植入病毒,还被下达指令对她进行病毒注射,一定是因为砚月已经发现了他们两个和她之间有联系,察觉到了证据是他们放出来的。

    “安安?”云翊继续叫着叶安,紧张的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他看向地上的针管,眼里满是担心。

    看到他的样子叶安不禁笑了一下,“你这样子真像傅云深。”

    云翊在她面前就算听话,但也不会这样跟她软言软语。

    差一点她都要以为眼前的这个人是傅云深了。

    听到这句话,云翊并不高兴,而且脸色还黑了下来。

    看到云翊这样,叶安并没有敛去笑意,只是低声说:“倒是不痛,就是现在不能动。有个什么东西一直想入侵我的大脑,但现在这种入侵感已经减弱了,可是这个玩意儿让我身体现在不太能动。”

    事实上只要是中了H病毒的人, 都会昏迷好几个小时等待融合。

    但叶安除了开始身体神经抽搐了一阵,有种意识被入侵的感觉,和现在不能动之外,也没有其他什么特别的反应。

    她之所以现在不能动,是因为那种病毒被注入她身体之后正在和她的身体产生“碰撞”,导致她的身体目前处在一个僵直的状态。

    虽然知道叶安没什么,但云翊还是不放心。

    他愤怒的从地上把针管捡了起来,抬手就要扎进余教授的脑袋。

    “住手!”叶安低喝了一声,她现在也没多少力气,病毒对她现在始终还是有很大的影响。

    针管还差一点点就刺进了余教授的喉咙,但最后还是被叶安叫停了。

    而在停下之后,在叶安话落下的空当,云翊又把针管往前刺了一点,直到见血,才冷哼了一声,把针管扔在了地上。

    这个老不死的,要不是安安,他早就死了。竟敢伤她!

    叶安看了眼外面,“他们要来了,快走,我们去找中央控制室。”

    她想起身,但忘了自己现在没法动,刚想动一下,整个身体就又摔在了地上。

    云翊马上抱起叶安,把她背了起来。

    “这次是我背安安哦~”云翊背起叶安的时候还有点得意。

    叶安这才反应过来,她以前背过云翊几次,每一次都是在他受伤或者昏迷的状况下。

    但这一次,倒是换成云翊背着她了。

    “快走,他们快来了。”而且隐约叶安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余教授最后没说话的那句话,她已经能猜测到了。

    他恐怕想要说的是,整个蓝研所最核心的力量,就在公主殿下,也就是那个人工智能身上。

    而整个蓝研所最核心的力量就是源石的力量。

    也就是说……公主殿下就是源石的力量源泉,而且,她是有意识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她也无法预计会发生什么了。

    而且,砚月身上也拥有着源石的力量作为支撑。

    唯一能够阻止公主殿下的方法, 就是找到中央控制室,终止她的运作,毁了她。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一切的发生。

    她忽然眼前花了一下,脑袋再次变得晕眩,甩了甩头,才能看清眼前的影像。

    她被注射了H病毒,也不知道身体对这个东西有没有抗性。

    “中央控制室在哪儿?”云翊从这里跑出去就开始问。

    叶安有些昏沉,她并不清楚中央控制室的具体位置,但从整个构造上来判断和她上一次在研究所游荡了一圈得出的结论:“海底三十层。”

    现在海面上二十层,想要去海底只能找直达电梯。

    云翊背着叶安快速奔跑着,但他们刚刚和余教授的结束已经被系统发现了。

    中央系统已经能够锁定他们的方向。

    虽然他们背后还没有人追来,可他们却有种四面八方都有着眼睛在盯着他们的毛骨悚然。

    周围的机关也在不断变化,像是在追逐着他们!

    云翊背着叶安的跑的速度很快,叶安根据记忆中的地图指挥,林落之前的模型分析已经被她刻在了大脑里。

    可忽然,云翊的脚步停了下来,叶安也抬起了头。

    一红一黑的两双眼睛里,都倒映着眼前正的一切在幻灭的场景。

    就在他们前方,周围的墙壁天花板,地板,周围的空间都仿佛一瞬间碎裂了一般,碎成了无数的小几何图形,让他们前方的一切场景全都消失了。

    叶安重新睁了一次眼睛,才肯定自己所看到的不是幻觉。

    而这个时候的另外一边,蓝修和牧师相遇了。

    俩人面对面站着,但中间却隔了十几具尸体。

    他们视线交接,没有一个人先说话。

    “你来这里做什么?为了找她?怎么,难道你喜欢上她了么?”牧师率先开口,语气带着一丝讽刺,“可是,你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喜欢上别人呢?所以,只是兴趣吧?”

    蓝修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冷笑反问,“比起这种事,我更想知道,你究竟为了什么替蓝研所这种渣滓卖命?还是说,你厌倦了当盗贼集团那种臭水沟里的老鼠,所以,想要的当一下蓝研所的渣滓了?”

    蓝修说话从来如此,不留情面。

    贪狼佣兵团和盗贼集团幻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

    幻这种盗贼集团,在蓝修的眼中,也只是永远生活在下水道里人人喊打的臭老鼠。

    至于牧师,他交过一次手,但从没真正接触过。

    直到……那天在教堂里。

    牧师也笑了一下,她笑起来的时候,和蓝修有着很大的相似度。

    只不过她那头银白的头发更显清冷妖孽。

    “你再怎么厌恶我,也改变不了我是你姐姐的这个事实。那个老头应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了吧?所以,修也是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事的是么?”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