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65章 永远不会再有云翊了
    第1065章 永远不会再有云翊了

    听到她这句话,林忆雪一下就高兴了起来,同时向傅云深眨了下眼睛。

    “那么……”傅云深在这个时候缓缓开口,微微停顿了一下,一下让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他身上。

    “我们挑个时间把婚礼补办了吧。”傅云深说出了后半句话,目光认真的落在叶安脸上。

    叶安的筷子在碗里滞了一下,然后抬起眸子,看着傅云深的眼睛,过了两秒之后,沉沉吐出了一个字:“好。”

    傅云深也笑了,看着叶安的眼里盛满了星光,璀璨的耀目。

    林忆雪也和傅城相视了一眼,笑的比自己的儿子还要开心。

    这一次的婚礼,总是不会再出什么意外了。

    再者,对于这个婚礼,无论是林忆雪还是傅城,都是对叶安有歉意的。

    不管怎么说,当初那臭小子都是强行把人家安安给拐到他们家来的。

    而且还是在那么小的年纪。

    傅城每次想起来这事都觉得丢人,第一次知道的时候,要不是林忆雪拦着他,他都想去把这小子给揍一顿了。

    这不要脸的本事也不知道像谁。

    林忆雪开心的合不拢嘴,笑眯眯的给叶安夹菜,“安安,吃这个,这个好吃。还有这个,这个这个也好吃!”

    傅城酸了,但他还不能说。

    拿起筷子,闷闷的吃着自己的饭。

    “这一次的婚礼啊,一定要办的大大的,哇!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安安穿婚纱的样子了,一定美死了呜呜……”林忆雪已经开始脑补了,这画面光是想想都觉得美好啊。

    傅云深也笑了一下,夹了一块红烧肉进叶安的碗里,目光盯着她的唇瓣。

    这场婚礼,不止要办的大大的,他还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这一顿饭吃完,天色已经很晚了,林忆雪闹着让他们俩住一晚,反正家里也有傅云深以前的房间。

    既然傅云深同意,叶安也就同意了。

    傅云深打开灯,把叶安带进了房间,原本漆黑的房间一下就变得亮堂了起来。

    “这是我小时候住的房间,不过,在我十三岁的时候,我父亲说,我已经可以独立了,所以就让我搬出去了。”傅云深笑了一下。

    看着房间里的东西似乎有些怀念,“不过有时间的话,我还是会回来住两天。不然,老妈可是会闹的。”

    他的话里带着笑意,也有对林忆雪的无奈。

    叶安跟着他往里面走了进去,她倒是第一次见傅云深小时候住的地方。

    跟他自己别墅里的布置有很大的区别,可以看得出来,这个房间的设计应该都是按照林忆雪的喜好来设计摆放的。

    傅云深很乐意把自己的世界,自己的一切都展露在她的面前。

    “原来你小时候喜欢这个东西。”叶安看着床头上放着的那个半个人大小的玩偶,似笑非笑的看向傅云深,眼神揶揄。

    傅云深看到那个玩偶的时候,脸立马就黑了。

    一定又是老妈放的。

    叶安笑了一下,然后往里面走了进去。

    “你的身体状况现在怎么样?”叶安走到窗台边。

    傅云深也跟着走了过去,站在了叶安身边。

    “安安是想要问他么?”

    叶安也没有隐瞒,“嗯。”

    傅云深看着窗外的眸子微微变黯了几分,整个人像是一下沉在了阴影里。

    “以后,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云翊了。”他说。

    叶安微怔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了傅云深。

    他目光平视着前方,当察觉到叶安看向他的时候, 才转过了头。

    他的眼睛有着一股淡淡的雾气,将那原本盛满的星光给掩住了。

    而在这层雾气之下,隐藏着令人难以察觉的悲伤。

    他忽然笑了一下,“也许,我应该高兴才对。”笑意有些苦涩。

    他目光从叶安身上移开,继续看向了窗外,“这样,这个世界上,就只有我了……”

    他的话轻飘飘的,像是轻轻的一吹就能吹散。

    叶安许久没有说话,她只是看着傅云深。

    一向平静的眼底也泛起了一丝波澜,旋即归于平静,只是在波澜过后,变得越发的深沉。

    她忽然走上前一步,抱住了傅云深。

    有力而温暖的怀抱让傅云深有些凉意的身子,一下变得温暖了起来, 眸子也微微颤了一下。

    “其实,他一直在依赖他的哥哥,也从来没有,恨过他哥哥。”叶安淡淡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却让他感到安心。

    她能感受到,失去云翊他的难过和悲伤。虽然被他隐藏的很深很深。

    从今天见到他开始, 她就感觉到了。

    只是他表面上依然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

    有时候,并不需要表达,仅仅是一种感觉,她就能够感受的到。

    傅云深将头深深的埋在了叶安的颈窝,温热的脸颊紧紧的贴着她的肌肤。

    他回抱着叶安,唇齿轻轻的动了动,在她颈窝磨砂,轻声呓语:“我从来……没想过让他消失。他是我的……弟弟啊……”

    他的手收紧了一些,“他的一切只有我知道。他在我的身体里,就像是亲眼看着一个孩子慢慢长大……容玥和父亲总是说,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可我知道,我们除了共同拥有一个身体之外,我们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就是他,是云翊。他已经成为了拥有完整独立人格意识的人。

    安安……谢谢你,谢谢你愿意接纳他,谢谢你……把他当成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一个人。”

    傅云深的声音逐渐带上了哽咽,可还是隐忍着让自己的每一个字,清楚的吐了出来。

    抱着叶安的手臂越发的紧,叶安能十分清晰的感受到他的情绪变化。

    她没有说话,只是这样抱着他,任他埋在自己的颈窝。

    眸色清淡的注视着前方,发出了一阵轻微的叹息。

    云翊从她怀里离开的那一幕,现在她还能清晰的回忆起。

    对于生死,她从来不会报以太大的情绪,可是在云翊离开的那一刻,她很愤怒,甚至十分压抑。

    那时候她才知道,原来云翊也已经不知不觉,成为很重要的人了啊……

    可是,她知道,云翊的离开,真正难过的人,是傅云深。

    这个在他身体里住了接近二十年的灵魂,和他之间早就有了无法分割的羁绊。他们彼此熟悉,彼此依赖,亲情像是种子一样的生根发芽。

    在他的生命里,也早就当成了家人一般的存在。

    叶安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她会接受一切已发生的事情,无论是好,或是坏。

    因为她很清楚,她要继续生活的世界,是现在和未来。

    只不过……

    现在,傅云深的情绪……好像,感染到她了呢……

    “云翊,永远都会是我们的亲人。”她的声音缓缓响起。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