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2章 这个东西是我的吧
    第1092章 这个东西是我的吧

    林忆雪满脸委屈,转身就跑去跟傅城哭诉了,“老公,我被小娃娃嫌弃了呜呜呜呜……”

    叶安,傅云深,洛西三人面面相觑,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过好在叶安和傅云深是已经习惯了。

    爱拉见林忆雪离开了才走了出来,然后才回到了洛西身边。

    这个小插曲过后,洛西才正式对叶安和傅云深说了句,“我代表我的国家,祝两位,新婚快乐,终生和睦。”

    他说的时候,右手放在了左肩的位置,十五度弯腰,用的是他们国家的一个礼仪。

    傅云深和叶安相视了一眼,然后叶安回道:“谢谢。”

    就在洛西说完之后,身后的人便递上来了一个十分精致华贵的盒子。

    “这是我和我们王室的一份心意,既是贺礼,也是对你们夫妻二人的感激。”洛西唇角噙着笑意,旋即将盒子拿到了手中,亲手递交到了叶安手里。

    “这是在我们王室存放了五百年的维纳宝石。这颗宝石是纯天然形成,在深入地底三千米的地方发掘。虽然只有指甲盖大小,可只要佩戴在身上,就可以完全隔绝百米之内的一切辐射。”

    叶安微愣了一下,听洛西口中所说,这颗宝石应该很珍贵才对。

    而且这该是属于和孔雀石一样在蓝星经过长时间沉淀所形成的特殊物品。

    本身拥有了一定能量的石头。

    傅云深当然也想到了 这一点,所以对洛西的态度也明显好了一点,直接打了个响指,让路七把东西收了起来。

    “洛西王子的心意我们领了,谢谢洛西王子殿下,也多谢维克多王国王室。这个礼物我们夫妻二人都很喜欢。”傅云深十分适当的出来切过了话。

    洛西就看着送来的礼物直接就被拿下去了,连一点犹豫都没有。

    嘴角轻微抽搐了一下,“不用谢,应该的……”

    为什么他来送个礼物跟被打劫了似的……

    “对了,我刚刚看到齐择学长了,不过似乎离开了。”洛西忽然提起。

    叶安神色微微有点变化,“齐择?”

    其实在婚礼晃眼一看的时候,她是看到了齐择兄弟的身影的。

    只不过没想到他会离开的这么快。

    “是啊。”洛西点头,然后再次上下打量着叶安,忍不住夸赞,“你今天真美。”

    赞美的言辞有很多很多,可在这个时候他只能说得出这一句话来了。

    叶安淡笑点头,“谢谢。”

    傅云深眼神微闪了一下,往前走了一步,把叶安往自己身后拉了一下。

    “少爷,这边刚刚收到一份来自莫兰德帝国的贺礼。”路七走到傅云深身边,低声说了句。

    因为是莫兰德帝国而且据说还是元帅留下的礼物,所以路七才会专门来跟傅云深说一下。

    傅云深闻言勾唇,“齐择元帅也走的太快了,应该再留下来吃顿饭的。”

    叶安反倒比较好奇齐择留下的贺礼是什么,不过以齐择和莫兰德帝国的地位和大手笔,留下的礼物肯定不会是什么普通的东西。

    傅云深的话让洛西少有的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也就是齐择走了之后,才这么说吧……

    他想留下齐择吃饭??鬼才信!

    而在洛西过后,紧接着,就是蓝星军校的贺礼。

    不错在这个间隙,似乎成为了这些大人物专门送礼的时间了。

    有的是会亲自跟叶安和傅云深打个照面,比如总统先生,蓝星军校,然后将贺礼送上,有的则带了个口信。

    当然能够亲自跟他们打招呼的,都是和洛西一样有着重要身份地位的人。

    傅云深手里端着红酒杯,一一道谢,十分熟络的游走于这样的交际场合。

    万诺也过来和叶安他们打了声招呼,颇有些感慨,说了几句之后,叶安正好介绍了一下万诺老师和沈翰认识认识。

    没想到这俩人竟然一见如故,勾肩搭背的就走到一边吃东西喝酒去了。

    整个游轮上十分热闹,无论是舞池中央翩翩起舞的人还是轻柔的交响乐曲都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享受。

    “叶长官,杰森,恭喜恭喜。”齐羽笑着缓缓走了过来。

    看到齐羽傅云深也笑了起来,叶安挑了下眉梢,目光却落在了齐羽身边的那个女孩儿身上。

    那个女孩儿一看到叶安,眼睛一亮,立马走了过来,“姐姐你好帅啊!”

    她忽然挣开了什么,直接冲着叶安走了过来。

    但当她刚靠近叶安的时候忽然被叶安攥住了手腕。

    她脸色一变,却连动都动不了。

    傅云深和齐羽的脸色同时都变得有些难看。

    叶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将那个女孩儿的手腕举了起来,“齐老板以后可要看好自己的人,要是走丢了,我可不负责任。”

    这才看到,在这个女孩儿的手腕上明显又被手铐铐过的痕迹,说明她之前被铐过,这个人只有可能是齐羽。

    “还有。”她目光扫了那个女孩儿手里的东西一眼,正是她手腕上的那个银色手环。

    笑了一下,“这个东西,应该是我的吧。”

    女孩儿立马怂了,尴尬的看着叶安,“好姐姐,我只是手痒……职业病……真的……”她举起爪子,“我发誓!”

    叶安注视着她的眼睛,过了几秒之后把她的手放开了。

    傅云深的面色有点阴沉,齐羽的脸色也不好看。

    这可是这两口子的婚礼,这个女人不是往枪口上撞么!

    尤其是傅云深……

    止心马上把东西还给叶安,一边认错一边哄,“姐姐,我真就是职业病犯了~您别气,今天可是您大喜的日子。”

    齐羽倒是有点诧异,这女人怎么在叶安面前这么快就认怂了。

    但他还是趁着傅云深没说话之前,立马出来打圆场,“不好意思,是我驭下无方,止心的冒犯我回去亲自处置。”齐羽沉声说道。

    发现齐羽的郑重,止心也知道自己可能无意坏事了。她真的只是……一时看到有宝贝没控制住啊……

    叶安收回自己的手环,淡淡道:“没事,以后管好你的人就行了。”齐羽身边的那个女孩儿很明显应该是个偷儿惯犯,而且偷术还挺高明,只不过犯在了自己的手里。

    看她的样子确实是无心,所以叶安也不会计较。

    听到叶安这么说,齐羽才松了一口气。

    而傅云深见叶安自己处理了,他也没再多说什么。

    只是眼睛多看了那个站回了齐羽身后的那个女人一眼。

    而这一眼,就让那个止心仿佛坠入寒窖。

    好强……

    这对夫妻的强大简直不可思议。

    难怪齐羽会这么重视,对待他们的态度也完全不一样。

    齐羽刚刚的话是……在保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