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90章 制作剑符
    为了能够彻底的心无旁骛,风绝羽在制定好修炼计划之后,并没有急着立刻展开练习。

    制符之道,注重心境,稍微心猿意马,都不会对制符有任何好处,为此,他刻意让自己休息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每天只是拿出《知命天书》、《八指录》残页、聚元盆以及等等诸如此类的、最近一段时间收集的有关神语的秘录方册,再就是有关剑符制作的方法,完全像是打发时间似的看上一会儿,而旦凡精神略微疲惫了,就会马上停止研读,侧身倒在地上蒙头大睡。

    也许是过百年没有睡上一个好觉,这一个月的时间,到是让他找到了从前的感觉,每天蒙头大睡的时辰居多,用来修炼的时间特别的少,甚至他不会再去运转《七星诀》、《帝道命宫》等等心诀功法用心加速炼化吸收囤积在体内近似雄浑磅礴的佛果灵气,以一种全然不予理会的态度,任由身体潜移默化的将青瑶佛果的灵气逐步吸收。

    如此修炼方式,固然会让进度变得异常的缓慢,但同时,风绝羽也在暗中观察,内视身体中的佛果灵气每天会产生多少变化。

    一个月后,风绝羽情不自禁的喜笑颜开了,他猜的没错,青瑶佛果在近两年内的巩固之后,已经达到不需要自身控制也不会外泄的地步,而积留囤诸在体内的佛果灵气就像未能完全挥发的药力,即使不用功催行,也会慢慢的与身体融和。

    哪怕速度极慢,到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一个月后,风绝羽的心境达到史无前例的最佳状态,这才开始着手学习制作剑符。

    当然,他这么做,也并不是想搁置修为不理不顾,因为制作剑符本身就是一种虚耗,不可能没完没了的炼制,而每当他的身体快要吃不消的时候,就可能利用吃药服丹或者调息打坐的方式调理气机,如此也一样等同于炼化青瑶佛果的灵气了。

    毕竟他现在的两种打坐调息的方式都可以完美的催化青瑶佛果伴随身体机能在大周天的运转中,配合本源神力将灵气逐渐转变收为已用,所以说制作剑符和炼化青瑶佛果,是根本不冲突地。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风绝羽开始了长久以来筹备的修炼计划,他先是用了两个时辰时间打坐调息,让青瑶佛果的灵气充分的随着本源神力运转起来,随后收功,便从身边不远处的一间茅庐里隔空取来数沓足有上千张的紫箓符纸。

    这些紫箓符纸并不区分品阶等级,从制作工艺和成品出处,到是能看出品质大略有些不同,但这些紫箓符纸毕竟出自紫光阁,他现在又是班琮身边隐藏最深的红人,所以在品质上,班琮是不会坑害风绝羽的。

    可以这么说,现在摆在风绝羽面前的紫箓符纸虽不能算作是整个天河星界最好的,起码也在中上游左右,换作是一些普通的乾坤境高手们,都会觉得这里每一张紫箓符纸可谓价值连城,要不是班琮为了拉拢风绝羽故意在这些杂七杂八的天材地宝上面下了一番功夫,可能还凑不到这么多的紫箓符纸。

    再加之,紫光阁本就是十大氏族,十大氏族在天河星界又是非常庞大的十个利益团体,所以要弄些紫箓符纸什么的,那自然是简单无比,并且班琮将天材地宝送来的时候,也绝对不止这些,风绝羽取来的只是班琮给他收集的紫箓符纸的一部分而已,还不到两成。

    用班琮一句霸气无比的话来形容就是:你放心吧,只要我还掌管流云、惊雷两大避难所,别的不敢说,这紫箓符纸你要多少就有多少。

    风绝羽当时听来觉得班琮有些小人得志的想法,但后来仔细想想,掌管着半个星域最大避难所的总掌事,又是班家出来的嫡系弟子,班琮这番话,还真就跟吹牛扯不上边。

    他有这种底气。

    收敛心境,盘膝坐好,风绝羽伸手掐住一张紫箓符纸,举在面前,双目一拢、心境闭阖,无比平静的回忆起剑符的制作流程起来。

    十几秒过后,他将近一个月来背的烂熟于胸的剑符制作方法从头到尾再熟悉了一遍之后,立马将指缝中的紫箓符纸祭了出去。

    紫箓符纸静静的悬浮在他的面前半米开外,位置恰好正对着他的胸口稍微往上一点的位置上,风绝羽将食中二指并起,脑海中认真的演绎着邪一剑的剑法,人虽未动,身下却是无风起浪一般卷起一股微弱的小型漩涡。

    神力化罡气。

    七星诀运转起来,风绝羽就全身心投入了。

    在他的脑海里,邪一剑的种种精妙的剑诀从头到尾的演练了起来,他的一招一式,从粗浅到精通,再从精通到玄妙,宛若经历了漫长岁月的磨练。

    在风绝羽脑海里的剑法,正是他从来到宏图星开始学习武技的那一刻,所积累的无数杀招。

    这些杀招,无论是行云流水般的缥缈剑技,还是凌厉到十步杀一人的绝杀之法,甚至于霸道蛮横的粗犷剑招,皆是由浅入深、由简入繁的演绎了起来。

    数量庞杂的精妙剑技,随着脑海中的循序渐进的演绎施展,风绝羽渐渐进入修炼的最佳状态,他将这些招式凌厉的剑势由浅入深的演绎了一遍之后,再由深归浅的反复修炼了一遍,来回几次之后,冥冥中一丝顿悟悄然在脑海中形成。

    “剑意!”

    风绝羽心中一动,紧闭的双目自然而然的睁开,霎时间,一道可怕的剑意涌入指诀之中,然后其食中二指运转而起,对着前方悬浮的紫箓符纸用心刻下一剑。

    这一剑,可谓包藏了他几百年来习剑的所有精华所在,先前在脑海中演绎有千招万招,但此时,就仅有一招足够。

    一秒之后,相对紫箓符纸的前方,一道凌厉无匹的剑意豁然成形,这道剑意,按照剑符的制作之法,只在空中悬停三秒,便稳稳的落在了紫箓符纸之上。

    下一刻,紫箓符纸迸现出极致强烈的光芒,整张紫箓符纸都被一层厚重且颜色鲜艳的光彩覆盖了起来,弥留在紫箓符纸上足足十多秒钟,方才转化成一道极为刺眼的白色剑芒。

    这道剑芒,嗖的一声直接没入到紫箓符纸之中,在符纸之上,留下了一柄剑的纹路。

    这柄剑,并不是天坠剑,就是一把极为普通的三尺长剑,剑身狭窄尖细,锐气逼人。

    “啪!”

    坐了足足一个多时辰,风绝羽终于完成了第一张剑符的制作,虽然过程极为顺利,但他的脸上却没有太过明显的震惊以及窃喜的神情,相反,风绝羽还皱起了眉头,流露出极不满意的表情。

    “下品剑符!”

    风绝羽喃喃自语了一声,跟着苦笑着摇了摇头,掐着已经变成下品紫箓剑符的符纸,若有所思了起来。

    这张剑符确实成功了,但相应的反思起来,其实远远没有达到风绝羽预期的地步。

    这一个时辰,风绝羽是用自己的平生所学,忆历着所有的诀窍,最终化为最强的一剑,将其间剑意融汇贯通在紫箓符纸里面。

    并且他是严格按照制作剑符的方法,先凝聚剑意,再行制符。

    最强一剑,按照风绝羽的想法,此剑符至少应该可以达到上品剑符的地步,威力堪比上品紫箓大符,但显然,他有点自视甚高了。

    这道剑意被刻入紫箓符纸之后,居然只制作出了下品剑符。

    跟自己的预期,足足差着两个层次。

    最让他郁闷的是,此次制作剑符尽管破天荒的头一回,自己体内的本源神力却是雄浑无匹的,包括潜藏在识海中的神识,在过往一个月来都调理的好好的,可谓精神饱满。

    饶是如此,最终他落下一剑,却是累的头重脚轻,大汗如雨。

    辗转沉思,风绝羽意识到自己的方式可能有些不对了,不然的话,这凌厉一剑,怎么可能只有原本三成左右的威力呢?

    虽然成功,但也相当于失败,毕竟,这道剑意没有达到能让他满意的效果。

    说白了,跟鸡肋差不多,倘若将此张剑符交给一个寻常的乾坤中期强者手中祭出,单以对手是同境高手的情况来推断,只要对方稍微具备一些防御手段,可能都不会让剑符起到应有的效果。

    两个字,太弱。

    如此孱弱的剑符怎么用来御敌?

    风绝羽看了看那只有一道剑形的剑符,颇为无语的将之丢在一旁,紧接着拿起第二张紫箓符纸,继续在脑海中聚集剑意。

    一张、两张、三张……

    随着不眠不休的学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眨眼间,就是七天后,风绝羽面前无比混乱的堆积着大量的下品剑符,甚至还有大量的废弃紫箓符纸。

    这些下品剑符和废弃的紫箓符纸无疑都是风绝羽的作品,其实也不算多,仅仅只有一百张左右而已,就算是这样,风绝羽还是被满地无用之物气的心里头憋闷不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