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六章 没有桃花一身轻
    姓名:叶云洲

    年龄:20

    注:委托者的暗恋者之一

    芩谷想起来了,上午在符水河便的水葬仪式上,就是叶云洲首先跳出来,让族长取消圣女的。

    且说康逸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抓扯弄得一个趔趄,回过神,见是叶云洲,他知道叶云洲喜欢洛莺。

    猛地挣开叶云洲的手,“够了——”

    退后两步,指着众人,一副悲愤的样子:“你们一个个这是来逼我的吧?事情没有落到你们身上,所以你们就可以觉得怎么高尚怎么说。”

    “你们说的没错,是,我是恐惧了,我是害怕了,我是不想跟这样一个丑陋的狰狞的女人生活在一起。难道我这样也有错吗?啊?”

    “就算是我之前说过那些海誓山盟……可是谁在热恋的时候没说过些甜言蜜语?难道每一句甜言蜜语都要当作一辈子的誓言吗?”

    “你,你,你——你们一个个就能保证,你们给女孩子说的每一句话都能代表永恒的吗?”

    康逸凡是彻底豁出去了。

    因为他发现,如果自己不表明自己的态度,这个女人是绝对不会放他离开的。

    要是真的写了婚书,去县衙留了底,那么,那么他就永远不可能摆脱这个丑八怪。

    一想到面具下那狰狞的样子,他就感觉头皮发麻……

    所以,原本想着还要继续维持自己在这些人眼中光明磊落高尚的形象,现在看来是绷不下去了,索性就把话说开了。

    当真正说开了以后,他发现要承认自己内心的想法其实并没有那么的难。

    ……康逸凡转向芩谷时眼里也有了泪水,指着她,神情激动地说道:“莺莺,我不否认,我曾经的确是很喜欢很喜欢你,从第一眼看见你就被你绝世容颜所折服,那时,就算是让我去为你死我都愿意……”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是,你可以说我很肤浅,说我是个以貌取人的伪君子人。但……我只是欣赏美,追求美的东西,难道这也有错吗?现在,你这个样子……我,我也真的很难过,也很抱歉……你就算是打我骂我都可以,但是…我是真的……”就是没办法跟你白头偕老。

    康逸凡说着说着,抱着头蹲了下去,无比痛苦的样子。

    芩谷说道:“……如果不是我看见你在我的尸体旁边那么深情的表白,我以为你对我仍旧充满爱意,仍旧深爱着我呢。你要不口口声声说仍旧对我有情,我也不会误会你了啊。既然你之前看到了摔下山崖后的容貌,你明明心里就是抗拒的,那么你为什么还要装作那么一副情深意重的样子呢?是你让我误会了啊。”

    “你要是喜欢的只是我曾经的美貌,并不喜欢我现在的丑陋样子,你大可以明白地告诉我啊。你直接说不喜欢丑八怪不就行了?”

    康逸凡:“我……”

    “就算是在刚才你要离开的时候,你仍旧说的是要去禀告父母,还说要请媒婆下聘,还说要花轿来娶我……其实你心中早已经决定一去就绝不回头了吧。既如此为什么还要给我许下这样美好的愿景?难道你就没想过,或许我真的会因为你的这一句话,而在这里苦苦等候你的花轿迎娶呢?”

    “十年,二十年,甚至一辈子都为了你的一句承诺而活?你心中就没有一点点的愧疚吗?”

    康逸凡现在已经痛哭流涕,“……”

    芩谷直了直身体,下巴微扬,长长呼出一口气,淡淡地说道:“好了,既然现在已经把话说清楚了,你走吧。过往的一切也随着我坠下山崖那一刻,彻底结束。”

    芩谷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

    旁边几个小伙子回过神,为自己竟然去追捧一个虚伪的人而感到后悔。刚才差点就相信了他的那一套鬼话。

    义愤填膺地说道:“莺莺,要不要我们教训教训这个家伙?”“是啊,真是太可恶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欺骗你的感情……”

    其余人纷纷附和。

    芩谷举起手,制住这种愤怒的情绪在人群中发酵。

    转过身,凌然道:“不用了。欺骗是两个人的事,他想要欺骗维持自己高尚美好的形象,我没有上当,所以想要欺骗也没有用。过去发生的一切也有我自己的责任,我已经为我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一切到此为止吧。让他走,从此以后,我洛莺与康逸凡再没有半点关系!”

    芩谷的气场大开,人们看着她,反而觉得脸上的面具为其增加了几分神秘。

    康逸凡蹲在原地哭的稀里哗啦,本来想要维持一个伟岸而深情的形象,没想到被当面戳破了。

    也有为曾经那段美好的感情破灭而遗憾……

    曾经看到折子戏中的故事都是骗人的。

    …………

    叶云洲朝芩谷追了出来,结结巴巴地道:“莺莺,那个……其实,容貌什么的真没,没什么…我我娘说过,人重要的是…心灵美…”

    芩谷刚刚整了一下康逸凡,所有事情都说开了,感觉浑身都轻松了。

    现在就算是自己最后没有帮委托者泡到男人,至少让委托者看清楚了康逸凡的真面目:这不是她不想泡,而是人家不肯。

    芩谷没想到才摆平了一个,这家伙突然跑过来,还说出这样的话……

    她可不是懵懂小姑娘,这么“暧昧”的话,很明显就是她对“委托者”有意思嘛,是在跟自己表白。

    芩谷觉得有些搞笑,刚才那个对自己丑陋吓的就像见鬼一样。

    这个自己凑上来说“心灵美”。

    “谢谢,我不需要谁的同情,也不需要谁的可怜……”

    “我不是同情你,也不是可怜,我,我是真的……我是真的喜欢……”

    芩谷听着听着,心中的恶趣味也上来了,猛地转过身,再突然摘下面具,正好对着叶云洲。

    叶云洲正投入地表白,哪知道蓦地看到那张无比丑陋的脸……深深的伤口深及骨头,上面还沾着黑乎乎的东西…

    芩谷阴恻恻地说道:“你喜欢这样子的心灵美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