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722章 一定为你报仇
    第722章 一定为你报仇

    当年楚家远走国外,就几乎在国内销声匿迹。

    谁知道当初帝都的一个小家族,到了国外居然发展势头那么好,还成立了鼎鼎有名的品牌。

    而楚宪所在的索尔公司,根本不在楚家的集团名下。

    索尔公司才成立一两年,发展势头很猛,法人代表是个叫作艾丽莎的女人。

    可继续一查,才发现这个艾丽莎中文名叫杜蘅,正是楚宪的母亲,楚家的媳妇。

    “楚家人……”冷鸿瀚咬牙切齿,“当年我就不该心慈手软!”

    当然,说来说去,最可恨的还是桓子夜。

    金行舟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那个郑秋水,她……”

    “谁让你直呼她的名字?”冷鸿瀚目光阴阴地扫过去,“叫夫人。”

    金行舟浑身一颤,连忙道:“是!”

    “冷总,夫人她……”金行舟声音有些艰涩,或许是兔死狐悲的悲凉,“两天后就要被枪决了,您……要不要去看看她?”

    冷鸿瀚一顿,半晌才问:“她说了要见我?”

    金行舟摇了摇头:“没有,可……”

    “这两天,让小清多去陪陪她。”冷鸿瀚打断他,闭上眼道,“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

    金行舟退了出去,虽然对方没有明说,他心里却知道,冷总是不会去看那个可怜的女人了。

    心里不禁叹息一声。

    金行舟出去后,冷鸿瀚睁开眼睛,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照片里的女人目如秋水,笑容婉然。

    “秋儿……”冷鸿瀚抚摸着照片,眼里几分不舍。

    人或许就是贱骨头,当初季雅倩在的时候,冷鸿瀚没有多珍惜,可这么年下来却时不时回想当初的心动。

    而郑秋水……

    几十年来,他身边的女人如过江之鲫,来了又走、宠过又扔,认真一算,郑秋水是陪在他身边最久的一个。

    他喜欢过的女人也不少,郑秋水或许不是其中他最喜欢的,却是最特别、最信任的一个。

    对她,他是有感情的。

    尤其是现在,这个女人就要死了。

    冷鸿瀚深吸一口气,不可否认的感到心痛。

    “秋儿,你安心走。”他红着眼,目光露出几分阴狠,“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的。”

    ……

    322军区附属医院。

    孟初语这天比较空闲,看了一圈自己负责的病人之后,就坐在科室里认真看病历。

    叩叩叩。

    不一会儿,门响了。

    抬眼看去,门边站着一个身着迷彩服的男兵。

    “同志,有事吗?”

    “孟医生,是首长叫我来的。”男兵礼貌的说,“首长说有事找你,你跟我走一趟吧。”

    “噢~初语,还不快去!”

    同在科室的张蕾不禁挤眉弄眼的起哄道。

    “别闹!”孟初语故作凶狠的瞪了她一眼,又奇怪的看向男兵,“他怎么不自己给我打电话呀?”

    男兵眼神闪了闪,随即一脸老实巴交道:“这我哪知道呀?可能是想给您什么惊喜吧。”

    “哦,这样啊。”

    孟初语嘴角翘了翘,起身跟着男兵一起走了。

    路上,孟初语落后了两三步,看着面前男兵的背影,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位同志,你叫什么名字?”她语气自然的开始搭话。

    “邵勇。”男兵回答道,“我也来过医院好几次,有次还是孟医生你帮我看伤的。”

    “这样啊,我就说怎么那么眼熟呢。”

    孟初语敷衍的笑了笑,悄悄放慢了脚步,拿出手机快速的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出去。

    不一会儿,邵勇带着孟初语来到一处偏僻的地方。

    孟初语顿住脚步,奇怪的问:“等等,邵勇同志,这边好像是去侧门的方向吧?”

    “对啊。”邵勇面不改色道,“首长的车就停在外面,要给你的惊喜,估计也是出去的吧。”

    兜里手机开始震动起来。

    孟初语犹豫了一下,按掉兜里的电话,笑着说:“那我们快走吧,别让他久等了。”

    “好。”

    这话正合邵勇之意,他索性带着孟初语跑了起来。

    两分钟后,两人便到了侧门。

    侧门比正门小了不少,门边只有一个站岗位,孟初语脚步一顿,平时有人站岗的位置上上没有人。

    边上的门卫室里,一个男兵正趴在桌上打瞌睡。

    这时候,邵勇回过头来,一改之前老实巴交的模样,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孟医生,怎么不走了?”

    孟初语早就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四周的情况,心里有了数。

    她露出些警惕的神色,东张西望道:“他人呢?外面只有一辆车,不是他的。”

    “就在前面,你跟我走就知道了。”邵勇一边说着,一边过来抓住她的手腕。

    孟初语还未挣扎,便被一块白布捂住了口鼻,渐渐的软倒在地。

    “呵。”邵勇扶住她的身形,嗤笑一声,“什么国际大赛队员?还不是靠男人的货色!”

    早就知道她武力值不低,他特意提前准备了高效迷药。

    还以为需要费一番功夫才能制服,可没想到这个女人那么弱,连最低的反抗能力都没有。

    果然,女人就是不如男人。

    侧门外十几米处停了一辆二手面包车,邵勇半扶半抱的把孟初语弄到了车边,接着打开车门,把她扔到了后座上。

    然后他自己上了驾驶座,发动了车子,朝着某个方向驶去。

    迷药的效用有一两个小时,而他要去的目的地,离军区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为了避免麻烦,邵勇车开得飞快。

    老板说了,干完这一票,他就可以不用回去了。

    他将会得到一大笔钱,直接到国外去,隐姓埋名的过舒服日子,再也不用在这地方成天装孙子。

    这么想着,邵勇不由得欢快的吹起了口哨。

    忽然,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他的脖子,闪过一丝刺痛。

    口哨声戛然而止。

    邵勇猛的一个急刹车,小心翼翼的转了下头,眼珠子几乎快瞪出来:“孟孟孟、孟医生?”

    “怎么样?”背后的人勾起一抹笑容,“国际大赛的成员,比你还是强一点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