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结婚啦!! 第320章 你看的太通透,我反而担心你
    “嗝~”

    隔着一个电话,慕念安仿佛都能嗅到凤九爷打酒嗝喷出的那酒气。

    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口鼻,慕念安特别无奈,“听到我说话了没有啊?你撤下来,让权总上。今天晚上不让叶家父子俩还喝的不省人事,他们俩联手起来真能把京城给拆了。你搞不掂,别逞强。等会我让安娜部长去接你?”

    “安安。”

    “干嘛叫的那么亲密?权总听到了——”

    “他没在,不对,是我没在。”喝的已经有点迷糊的凤九爷,说话也有点开始大舌头,“权总已经掳袖子上了,他让我休息一会儿,不然我哪儿敢出来?权总说让我等一个小时,最多一个小时,今晚这顿酒,就能喝完,就能散场。”

    慕念安狠狠的心疼了一下权总的肝。为了让叶家父子俩醉的不省人事,没工夫去拆了京城,权总,他才是真正的舍己为人。

    “安安,我就是想告诉你一声儿,权总今儿带着赵颖儿,他他……嗝~”

    “是赵颖儿为了要证明她在权少霆心中的位置,也是为了向别人证明这一点,让整个京城都知道,她赵颖儿就是特别的,她跟权总的关系,就是那么特殊。是吧?也是赵颖儿善做主张自个儿跑到葬礼上去的,估摸着她去之前都没跟权总打声招呼,是吧?你不就想跟我说这些么。”慕念安无奈的垂下眼尾和嘴角,努力的安抚着一个醉鬼。

    “安……安,你都知道啊……”

    “我又不是傻的,怎么可能连这些都看不出来。”慕念安嗤笑,表情挺轻蔑:“权少霆脑子进水了么,他招摇过市的在今天的场合把赵颖儿待在身边。他就算是再爱赵颖儿么,他也不会干出这种没脑子的蠢事儿。只能说明,这是咱们赵大明星着急了,按捺不住呗。”

    “你都猜到了,早晨还一言不发的转身就走?你都没踏进教堂。”

    “当时懵了呗,没反应过来,光顾着难受了。后来在路上稍微一琢磨就想明白了。之前我跟权总聊过赵颖儿的事儿,他对赵颖儿的行为挺不高兴的。还说要给赵颖儿一教训。可权总那么宝贝赵颖儿,他哪儿舍得亲自打出这一巴掌?让叶家帮他打出这一巴掌给赵颖儿一个教训,像他的行为。”

    “安安,你太聪明了,把什么都看的通通透透。我反而……反而更担心你。”

    “你的担心,我谢谢你了。不必担心,我现在扛得住,等我扛不住,再说扛不住的话呗。”慕念安耸耸肩,看似真的云淡风轻,特看得开,“权总舍不得,可他必须得给赵颖儿一个教训,让她别太过于仗着他的宠爱就那么放肆任性。想来想去,让叶家给赵颖儿一点苦头,最合理。”

    “唉……”

    “怎么又叹气啊?我不是都想明白了嘛。有权少霆这层关系在,叶家再不爽,也得掌握好分寸。毕竟不能真的把赵颖儿怎么样。教训,肯定是给足了。又不会让赵颖儿真的有危险,摊上事儿。小惩大诫,权总手段,总是这么高明。”

    “安安,难受就哭出来。我开始后悔了,昨儿晚上应该让你哭出来的。”

    “别闹了,我哭什么呀我,多丢人?诶对了,网上的新闻你看了没有?那晚上都炸开锅了。我认真看了,特别精彩。赵颖儿以未婚妻的身份,陪在权总的身边,替他操办干妈的葬

    礼……对了,明儿你酒醒之后也去看看,那些人……编故事的能力真是绝了。我跟看小说似得,情节跌宕起伏,特别吸引人。”

    “你难受就痛快的跟我说,在我面前你装什么?昨天晚上你那狼狈的德行,我又不是没看见过。装?有必要么你。”

    “我没装。心里话,真心的。权少霆一时半会还离不开我,我要离开他,他非得抱着我大腿求我别离开,你信不信?我对他,用处太大了。我心里都明白,你也甭劝我。该怎么劝慰自己,我都劝过了。倒是你,喝了酒就找个地方睡一会儿,地址告诉我,我让安娜接你去。”

    “嗨……我早该知道聪慧如你是不需要我担心的,你肯定能想明白。你心里边都明白,就别……安安,想开点。”

    “我想的还不开啊?”慕念安乐了,“你还想让我怎么想开点?行了,别废话,地址给我。”

    “蔷薇别墅。”

    慕念安翻了个白眼,“得,那你今儿晚上就在家里住下吧,别来回折腾了。明儿一早,我让安娜去接你和叶灵璧回来。”

    “你不来接我们俩么?”

    “暂时不想回家。我得整理一下心情,不然没法儿面对权少霆。凤九爷,您就行行好,通融一下,多收留我几天,成不成。”

    “你想在九号公馆住多久都成,可是安安……你愿意在我这儿躲一辈子么?你总要回去,回到权少霆的身边——”

    “别说权少霆了,你就让我清静一会儿成吗?”慕念安沉下小脸儿,“叶家父子怎么样了?”

    “别提,差点又动起手来。幸好有权总在旁边,叶旅长又喝了不少,叶灵璧也是只会斗嘴不敢动手的货,这才没动起手来。要不然叶董还得再多顶几个月那颗猪头。情况……比咱们之前预计的都好。叶灵璧说了,他想出去散散心,顺便把欠权总的那笔账给还上。”

    “啥意思?”

    “叶灵璧想去中东把权总僵滞的场子给盘活了。”

    “那可不能让他去。这人一旦离开了京城,可真就不受控制了。”

    “你别担心,权总也不可能放叶灵璧离开。他明确的要求叶灵璧死了这条心,后天一早,柳冰冰出发去中——呃!”

    “夫人,是我。”

    冷不丁听到他的声音,让慕念安的心跳漏掉半拍。

    “权总,你再辛苦一晚上。把三个酒鬼照顾好,我跟安娜部长明儿一早回去接你的班。今天晚上你就受受累。”

    “夫人,你一周没回家住了。”

    权总说这话的时候,挺委屈。让慕念安有种她红杏出墙的错觉。

    “不是刚才说了嘛,我明天一早就回家。”

    “回家,却不是回家住。”权少霆多敏锐的一个人?不可能被她的文字游戏所蒙蔽,他慢条斯理的问,“夫人,是生气了?陈老师的葬礼,你连教堂大门都没进,转身就坐车回九号公馆了。”

    “哪儿能啊?是真的太累了,忙了这么多天都没好好睡一觉,太累了。葬礼的气氛太沉重,我怕自己哭的背过气去,怪丢人的。我还真怕婆婆又拎着我长篇大论的教育我得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她语气中深深的疲惫,令权少霆不忍心再逼问她。她那番话,七分真,只有

    三分假。累,是真的累惨了。却不是她连葬礼都不参加的原因。

    “再说了,我今天陪着叶董去参加陈老师的葬礼,过两天又上任寰宇娱乐的副总裁,还不知道人家会怎么在背后编排我跟叶董呢。我倒也不在意那些人怎么说道我和叶灵璧,可问题是……我还要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呢,不能太以色侍人了,不然很多工作不方便展开。再谈生意的时候,人家不会当我是副总裁,只会把我当叶董的情人。这么一想,我才提前走了。”

    这话,也是真。却依然不是她没有参加陈老师葬礼的真正原因。

    “权总,我刚才喝了点酒,现在是真的特别困。不跟你多说了,权总晚安。”

    “夫人晚安。”权少霆很轻易的就放过了慕念安,因为……

    他勾了勾性感的薄唇,似笑非笑的望向了已经警惕起来的凤九爷。

    俯下身,他语气算得上是轻柔,“凤九爷,聊聊?”

    “头疼,想吐。”凤九爷捂着口鼻,“权总,咱们改天再聊。我现在真的特别难受,我没有酒量的……呕……”

    “凤九爷,不聊也行。求您办件事儿。”

    求?还您?

    凤九爷抖了抖眼皮,“权总,别这样儿,有事儿您吩咐。”

    “帮我好好照顾我夫人,她既然不愿意回家,那就让她在你那儿住着吧。”

    “权总……?”凤九爷眯起了那双吊眼,“有事儿?”

    “有事儿也与你无关。帮我照顾好夫人就是,我会感谢你的。”

    “感谢就算了,安安是我朋友,我照顾她,天经地义。只是权总……您……人心肉长,伤的太多,真愈合不了。甭管您又在暗地里筹谋什么事儿,跟安安知会一声儿,她不是不懂事的姑娘,她能帮得上你。”

    “我不想她牵扯太多太深。”权少霆说的真心实意,“那样她的处境太危险。”

    凤九爷冷笑,“她现在处境也没安全多少不是?”

    “她现在的危险,在我的可控范围之内,我能保她周全。”

    也就是说……她牵扯的更多更深,她的危险,就超过了权总的掌控范畴。是这意思么?连权少霆也不敢拍着胸脯说上一句,百分之百保她的周全么?

    形势,居然已经这么严峻了。

    用力按了按凤九爷的肩膀,权少霆淡淡的说,“你那九号公馆,还算固若金汤,波及不到你那儿去。多事之秋,又是风雨欲来山满楼,让灵璧跟夫人都待在你那儿,我放心。”

    “明白了。”凤九爷点了点头,郑重的承诺,“都是我朋友,我不会敷衍了事。”

    “知道你把他们俩当朋友,我才把他们俩托付给你。”权少霆笑了笑,发自内心的笑,“客随主便,二楼右手第一间客房,凤九爷请吧。”

    “权总……”

    “嗯?”

    “有药么?胃真的难受。”

    快死了一样的难受。他身边有安娜这员大将,要他亲自下场应酬的饭局酒局,几乎没有。他喜欢喝酒,但他喜欢的是小喝两杯,按照自己的酒量喝的开心。像今儿豁出命的灌酒,他真顶不住。

    权少霆人已经走远了,“我让花管家来帮你看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