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17章 三家分魏郑
    秦开皇元年(大业十三年),十一月。

    凛冬已至。

    关中门户,潼关。

    此关位于关中平原的东部,雄踞秦晋豫三省要冲之地。

    其形势非常险要,南有秦岭,东南有禁谷,北有渭洛二川会黄河抱川而下,西近华岳。

    周围山连山,峰连峰,谷深崖绝,山高路狭。

    “怪不得都说细路险与猿猴争,人间路止潼关险。”罗存孝打量着这座关中门户,看完后也不由的摇头。

    “咱们还是来迟了一步,王世充这老乌龟倒是跑的快,居然直接窜入潼关去了。”

    罗存孝瞧了半天,最后挥手,“传令下去,撤退。”

    “就这样撤了?”几名将校都有些意外,这一路追击王世充到这里,就撤了?

    罗存孝嘿嘿两声,“你们别以为老子就是愣头青,这潼关如此险要,而李渊还派了世子李建成亲来,现在潼关里驻了足足八万唐军,更别说王世充这老小子被李建成安排在潼关东南的禁谷之中,六万郑军据守十二连城,死死的扼住了潼关东面的这条小道。”

    再加上杨义臣亲率六万河东兵马正往黄河北岸河东郡解县的中条山南麓来,眼前的形势对罗存孝来说,已经没什么好留恋的了。

    他从荥阳过来,到了洛阳也没有停留,一直马不停蹄的追击而来,这段时间,都行军上千里,此时身边也就两万来人马,将士们也是十分疲惫。

    一不小心,说不定这一军人马,就要在这里被包饺子。

    “既然王世充这老小子都逃进关中了,那就算了,咱们撤。”

    罗存孝说撤就撤,并不拖泥带水,趁着几路兵马还未到齐,他从潼关下东撤。

    这一撤,就是二百里。

    从潼关下一路撤到了陕县,到了这里他不再撤了。

    兵分两部,一部驻于陕县城中,一部驻于陕县西南的常平仓城。

    这座常平仓是开皇三年所设,也是隋朝的六大粮仓之一。因为陕县附近的黄河有险滩激流,漕运船只难以通过,所以粮船到了这里,只能先运粮上岸,经过陆路转运几十里,再走水路运往关中长安。

    为了转运粮食,所以特意在陕县设立了常平仓,东来的粮食先入常平仓,然后再转运关中。

    “魏王,这常平仓几乎是座空仓城了。”

    听到这个消息,罗存孝也不以为意。

    李密和王世充在这洛阳一带鏖战三年,都是不发展不生产的主,他们就靠黄河运河和京城附近的几大粮仓撑着,能撑到现在,还仓中有粮,都已经是借了开皇和大业年间积储了。

    “就那几个家伙,光知道打仗夺地盘,早晚得败啊。”

    常平仓城有许多粮窖,一窖可储三千石粮。因为采用的是地下粮窖储粮技术,所以最耐储的带壳粟谷能在仓中积储九年。

    但再多的储粮,也不够他们那样挥霍的啊。

    退驻陕县之后,罗存孝却就此按兵不动,也不加固城防,也不训练兵马。

    这番动静,让李渊的探马都很奇怪,消息报回。

    长安城中的李渊不由的狐疑起来。

    “罗成在山东淮南有十万大军,最近又趁机偷了洛阳荥阳,得李密数万旧部归附,为何罗存孝身为伪秦中原大帅,却独率一军二万余人屯驻陕县?”

    “其它秦军呢?”

    “回丞相,罗存孝屯驻陕县,裴行俨屯驻洛阳,来整驻于兴洛,裴仁基进军襄城郡,卫文升出兵颍川。而郭孝恪驻于虎牢,杜伏威留守淮南,阚棱则率江淮一军正往攻汝阴汝南淮安南阳一线,都是在乘机抢夺李密的地盘。”

    “动作如此之快。”李渊听了不由的叹声可惜。他一边派兵增援潼关,一面也让驻守上洛郡武关的儿子李元吉出兵向东,趁机抢夺了淅阳和弘农二郡,原本还想再抢南阳襄阳,可没料到罗成义子阚棱动作更快。

    他带着李密的劝降信,这一路西来,几乎没有遇到阻碍。

    如今原来李密的地盘,从豫西到淮西,那些大城基本上已经被罗成麾下抢先占据,李渊也只抢到了淅阳和弘农二郡,再加上他之前西归时夺占的上洛,也才三郡。

    而襄阳这座汉江边的重镇,却被萧铣给抢了。

    此外,萧铣还抢了舂陵、汉东、永安三郡。

    至于秦军,则夺了河南郡、荥阳郡、育阳郡、南阳郡、淮安郡、襄城郡、颍川郡、汝南、汝阴九郡。

    秦军抢占最多,还包括了东都洛阳。

    虽然现在秦军也只是抢占了各郡的大城,下面许多地方还没有完全控制,可其它两家也差不多如此。

    更别说,当秦军攻占洛阳后,原本是尊奉洛阳朝廷的山东道的黔安、武陵、澧阳、夷陵四郡,现在也谴使归附范阳天子罗成。

    虽说这四郡被萧铣分割开来,在三峡下面的荆江两岸,就算归附,也只是名义上归附,但这四郡上表归附秦朝,依然还是能让李渊和萧铣都感到压力。

    尤其是对于萧铣来说,他如今立都在江都,而江陵是在南郡,也就是在三峡下面,而这归附罗成的夷陵四郡,却偏偏在南郡的四面,二北二南,差不多是把南郡包围起来了。

    夷陵通守许绍,是安陆人,其祖父和父亲都曾任过楚州刺史,其父跟李渊还关系极好,在国子监是关系不错的同学。

    大业末年,他任夷陵郡通守。

    杨广被杀后,他尊奉的是江都的越王。李渊入关后,也曾几次派使者去招这个世侄,奈何许绍根本不理睬世伯李渊。

    许绍据郡自保,甚至还把南郡周边的黔安等三郡也拉了过来,组成了四郡联盟,互相支援,以此多次打退萧铣的进攻。

    如今王世充兵败,洛阳被秦军所占,这位许绍倒也见机的快,马上就遥奉范阳天子罗成,上表归附。

    这把李渊气的啊,我关中离你那么近你不归附。

    “许绍已经派其子许智仁往范阳去上表归附,看来是铁了心了。”

    “丞相,某以为可以暂时先不要管江汉一带,只要我们扼守上洛、淅阳、弘农三郡,便可保关中西南门户武关不失。”

    “我们还是应当先想办法乘罗存孝刚入河南,立足未稳,将其击败。如今伪秦兵马,四面出击抢占地盘,分据各地,这正是我军抓住机会,集中兵力,将其各个击破的好时机。”裴寂向李渊建议。

    李渊想想也是这个道理,现在罗成才是首要之敌。

    “既然如此,那就派人去江陵,游说萧铣一起出兵攻打河南罗成,可以向他许诺,将来击败河南的伪秦军,我朝廷与萧铣可以以秦岭、淮河为界。秦岭淮河以南,皆为他有,秦岭淮河以北,则为我有。”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