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三章 他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
    因着这份不愿相告的距离感,连口中茶水都觉得苦涩。面前近在咫尺的少女,在氤氲而起的茶水雾气里,有些遥远地模糊不清。

    这份距离感让一直以来都小心翼翼压抑着不愿吓到她的谢锦辰突然慌了神,急急伸手抓住了少女的手,“颜儿,其实我……”

    少女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了下,抬眸看向谢锦辰的眼神里,有些意外,有些懊恼,有些不满,唯独……没有娇羞。这样的眼神,宛若一盆冬日茫茫深夜里的凉水兜头浇下,浇灭了谢锦辰所有的勇气。

    掌心的手,微微的寒凉,看来,这些年她的体寒还是没有治好。只是,自己的掌心,却起了粘腻的湿冷,薄薄一层的冷汗。心中无端起了自我厌弃的情绪,他就像一个懦夫,总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自己的那份微薄而渺小的骄傲自尊,小心翼翼地想要等到对方喜欢……害怕被拒绝,害怕被讨厌,连付出都如履薄冰地害怕对方不接受。

    他尴尬地缩回了手,却还是想要努力一把,看着她的眼神,认真说道,“颜儿,那日瑞王殿下请求赐婚,其实是与我商讨过的,我……你莫要介意”

    暮颜微微一愣,似乎才想起当年宴会上的事情,神情不变地说道,“怎么会,不说瑞王殿下也是关心暮颜是好意,更何况,如今两年过去了,暮颜若是还耿耿于怀,岂不是太小家子气了?”

    “我……我是想说,我也是这样的心意,两年来,从未变过。”他想尽一下力,哪怕似乎在她眼中,并无任何喜欢或者少女娇羞的模样。坦坦荡荡地仿佛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你吃饭了么一样。

    “能得锦辰哥的青睐,是暮颜的福分。只是……暮颜身负婚约。不管是两年前,还是如今,暮颜都不能做那背信之人。”

    身负婚约。

    对面的少女并不像是说笑,也不是为了各自的面子找的拒绝的托词,她说这话的时候,连表情都柔软了下来,眉眼间,满满的温婉柔和,似乎想起那人,便觉得幸福的模样。和面对自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的姿态神情,小女儿娇态一览无余。心中什么东西,碎裂成片,没有痛觉,早已麻木,他有些嘶哑着声音,问道,“他是谁?”

    听她的意思,两年前就已经有了婚约,那便是来帝都之前就该有了,男子应该是桃源镇附近的。既如此,暮离为何还会让她千里迢迢来了这帝都?这是,总觉得有些许矛盾的地方。

    “是父亲当年定的婚约,他无官无职,不值一提。”她没有说谎,婚约的确是暮离请来的,而暮书墨,现在的确没有官职,在夕照当个闲散公子哥……似乎……的确不值一提。

    谢锦辰闻言,便愈发觉得自己没有猜错,沉吟道,“既如此,如今你不仅是良渚的嘉善县主,更是夕照的长乐长公主,如何可以下嫁给一介布衣?婚姻讲究门当户对,将军应该为你去退了这门亲才对。”

    谢锦辰其实没有说错,他并非为了自己而排挤诋毁,若是当年暮颜还在桃源镇,嫁给一介布衣很正常,可是一旦她回了将军府,这门亲事便有些门不当户不对了,更何况如今她几乎都已经是这大陆上,最尊贵的少女了,如何还能下嫁?此事事关将军府、夕照皇室的脸面。

    暮颜却笑着摇了摇头,只说道,“当年,他便不曾嫌弃我只是一介孤女,如今,我又怎会做那不义之事。无论此生如何,他若不离不弃,我必生死相依。”她的笑意,柔软到不像话,谢锦辰看着,只觉得心脏哪里,已经痛到麻木,这已经不是身负婚约了,若非真的用情至深,这般清冷一个人,怎么会说起他来,都能缱绻了眼神。

    原来……自己终究是来迟了。

    这样的话题,终究有些尴尬和伤人,暮颜喝完了杯中的茶,淡然地起身,说道,“锦辰哥,两年未见,见你一切安好胜之以往,暮颜便觉得放心了,我知你对北遥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其实大可不必的,该惩罚的,我都惩罚了。”

    话虽如此说着,但是谢锦辰也知道,北遥能够最后留着一命,便是暮颜看在了他的面子上,若非如此,以她嫉恶如仇、又护短的性子,北遥怎么能这样轻易就离开,虽说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是能活着,便是最好的结局。

    他也起身,看着少女转身走向门口,眼神落在她的腰带上,黑红二色的长公主朝服,腰间的腰带还是两年前的岁和,有些不搭,有些突兀,即使是这样不搭配的情况下,她也坚持选择了这条腰带,恐怕并不是因为岁和的用处,而是……喜欢吧。无端想起当日,扬尘而去的男子,听说将军府老夫人大吵了一架,以命威胁都没能阻止他离开,还真是像极了暮书墨的性子……

    只是,那种怪异感越来越强烈。

    心中有什么,却怎么也抓不住。就像暮颜,明明近在咫尺,却早已远在天涯。他没有跟着离开,只是静静看着她离开的背影。

    暮颜却突然转身,神情是从未有过的凝重和严肃,惊地谢锦辰一怔,便听她说道,“锦辰哥。还是那句话……若是可以,便不要恨他了吧。必要的时候,就当是……我问你讨要了治疗你腿的报酬,和留下北遥一命的人情吧。”

    她说地有些迟疑和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

    就在那个男人,眼神寂灭又希冀地看着她,说道,“你该唤我舅舅”的时候,她便知道,她希望他好好地。她血脉上的为数不多的亲人……所以,厚着脸皮,问谢锦辰讨要了这个人情,哪怕这样会显得自己如何强人所难……

    谢锦辰似乎呆住了,很震惊的样子,这是第二次,她让他不要恨,却比上一次更强势。

    他探究地看向她,良渚帝对将军府早已有忌惮,暮颜对良渚帝更不该是这样的态度,到底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内幕……他低了头,并未承诺。

    暮颜看着他的反应,终是叹息一口,转身离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