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五章 重回麓山书院
    “告诉我,你在害怕什么……”暮颜看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满脸痛苦的高如玉,继续问道。

    岂料,女子突然清醒过来,眼睛赤红地看着暮颜,哈哈大笑,“怕什么?你见过金尊玉贵的皇后娘娘,对着一个黑袍人下跪么?那姿态,虔诚啊!卑微啊!哈哈哈!估计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吧,皇后娘娘低到尘埃里的模样!她恨不得跪下了舔他的鞋子!”

    她哈哈笑着,因着用力地笑,脸色有些潮红,笑着笑着,泪水突然就出来了,她全身动弹不得,那泪水顺着眼眶出来,也不能擦,又笑又哭的表情,甚是狼狈。

    她看着暮颜,泪眼朦胧里,女子妆容精致,衣饰华丽,可见长公主殿下的受宠不是假的,听闻,她手中还握着半块虎符,是大陆有史以来,第一位手握巨大兵权的公主。

    暮颜一愣,皇后都要跪舔的……黑袍人?她急急问道,“那人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声音嘶哑被破坏过?”

    “呵!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高如玉奋力挣扎了下,却发现还是挣不脱,这个禁锢让她并无痛觉,可是就是纹丝不动,唯一可以活动就是脑袋,她梗着脖子,叫嚣着,“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女子很狼狈,紫色的衣衫被洗的有些发白,下摆处有脏污油腻腻的,还有几处被磨破了。

    暮颜看着,突然挥了挥手,真气瞬间散去,淡淡说了声,“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完,朝着始终在对面看着的暮云翼走过去,道,“大哥,去麓山书院看看吧。”

    这里是去麓山书院的道路,既然就在这里,便过去看看,卢老他们多年未见,也是有些想念。

    暮云翼揉了揉暮颜地脑袋,很是欣慰,“颜儿修为已经这么厉害了。看来,这两年,大哥错过了很多。”他语气中微微有些怅惘,更多的却是欢喜,欢喜她越来越厉害,欢喜她能够很好地保护好自己。

    “这几日,同大哥说说,这两年的经历,可好?”他问。

    “好。”

    “三叔在夕照,可还好?”

    “挺好的。南瑾本就和小叔熟食,这几日,他不是和南瑾下棋,就是和太上皇喝酒,倒是无比惬意,连带着太监宫女们都恭敬有加不敢怠慢了。”暮颜笑笑,和暮云翼并肩走着,这个将军府的世子爷,这些年似乎也经历了不少,改变了不少。

    身后,骤然松懈的高如玉一下子瘫软在地上,看着并肩而去的俩人,神色莫测地看了许久,一直到他们的身形消失在林子里,什么都见不到,突然一口血吐了出来,软软倒下……

    ……

    两人出现在麓山书院的时候,并非上下课的时间,是以大门口没有什么人来往,他们俩一路朝里走去,暗中护卫自然认得,也不做声地就放行了。

    甚至都没有去通知卢院首。

    暮颜和暮云翼一路畅通无阻地往钱曾的药园走去,路上偶尔有几个学生模样打扮的人,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暮颜两人,又回头走了。

    钱曾正在讲课,背对着大门,学生们围着他认真地听讲着,两年过去了,暮颜粗略一看,大多数都是生面孔,唯有几个当年一起学习过,只是她其实也没有上过多少课,和她真正熟识的也就一个闫梦忱,还有一个……陈小石。

    想到陈小石,突然有些微微的落寞。

    就在这时,突然有学生抬头看来,一愣,定睛一看,再一喜,“暮……”想说暮颜,见她如此打扮,却有想起如今她的身份,迟疑着便没有叫出口。

    钱老讲课正讲到兴头上,被人胡乱打断,有些微微不悦,呵斥道,“暮什么暮,专心听课,考试的时候做不出来看我怎么罚你们!”

    却有另一个学生因着边上的动静也抬眸看来,惊讶地说道,“老师,真的是……”

    “什么真的假的?!一个个都要受罚么?!”

    “两年未见,老师的脾气倒是渐长了,连话都不让人说完,看来是不欢迎我,枉费我千里迢迢从夕照赶过来,出了皇宫第一个就奔了这里来看您,连卢老那都没去呢!”暮颜好整以暇地抱着胸,看着从她开口说话,就似乎一个愣怔,身形僵硬的钱曾,笑嘻嘻地说道。

    身旁,暮云翼宠溺地叹息,为她难得的撒娇低笑。

    而钱曾,的确是僵硬了,这一生,他的学生虽不及卢宗涵多,却也可以说是桃李满天下了,只是,最难忘的那个,最喜欢的那个,最挂念的那个,从来只有一个,那个当初靠着关系硬塞进来的暮颜。

    当初失踪,他几乎吓得晕厥过去,两年来耿耿于怀,最近听说她成了夕照的长公主,这颗心,才算放下了,只要她好,在哪里都一样。只是,还是挂念,这孩子身子骨弱,做了自己学生没多久,就三天两头的病啊伤啊的,转念又一想,如今她也是森罗学院前院长的关门弟子,现院长的小师妹,怎么样也比往日要好些,若是病了,还有夕照皇室的御医们守着。

    只是,该挂念的还是挂念着,这会儿骤然听到少女巧笑嫣兮的音调在身后响起,差点儿以为出现了幻听,僵硬地缓慢地转了身,就看到那个孩子,站在不远处的门口,斜斜靠着门框,抱着手,勾着唇,笑地潇洒而恣意。

    手有些抖,教书育人了这些年的嘴巴也有些不受控制,想说些什么,最后出口的却是单音节,“你……你……”

    “哎,看来老师的确是不欢迎我,瞧着都不欣喜。那我就去卢老那看看吧,也许他会给我倒杯茶什么的……这一路走来,累的慌,也渴地很……”说罢,少女真的转身就走,还很随意的朝着后面挥了挥手。

    “你给我站住!”终于恢复了语言功能的钱老气急败坏地吼道,身边认识暮颜的学生们齐齐偷笑,钱曾横了一眼,继续吼,“你要是走了,我……我……”

    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说什么,却见暮颜回了神,满眼的笑意盎然,她站在不远处,唤,“老师,好久不见。”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