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昏迷不醒
    而且……他看向脸色阴沉的阿栗,身体不由一抖,内心不断地祈祷阿栗不要迁怒到他身上。

    “带走。”

    冷冷地扔下两个字,阿栗抱起厉云惜走出包厢。

    大厅里,还保持蹲姿的众人见到气势非凡的男人,手中紧紧抱着一个女人,从包厢里走出来。

    他们好奇地看他怀里的人,但冷峻的男人把她保护得很好,他们竟是一丝一毫都看不到。

    虽然看不到女人的样貌,但能让英俊的男人像珍宝一样护着,他们知道女人必定是长得十分漂亮的,再看看周围气势汹汹的警察和保镖,他们心里不禁猜测今天的事,估计就是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

    没有停留,阿栗没有理会这些人,长腿一迈直接出了酒吧。

    他的身后,保镖拖着不成人样的猥琐男紧随其后。

    众人这时候才注意到猥琐男,看到他的惨样后,寒意便忍不住从脊背处升起。

    这是有多大的仇才能打成这样?

    浑身是血的,还能活吗?

    ……

    去医院的路上,阿栗紧紧抱着厉云惜坐在汽车后座,不停安抚她的背。

    厉云惜的身体不停在抖动,嘴里低喃着什么,脸色苍白如纸。

    阿栗恨不能替她承受一切,但实际上他什么也做不了,他的眼眸沉沉,心也沉到了底。

    “小九,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凑近她的耳边,阿栗一遍一遍说着这句话,即使现在的厉云惜根本听不进去。

    心跳因为毒品和药物的原因,一直跳得飞快,此刻的厉云惜脸色泛上了缺氧的潮红,眼角濡湿一片。

    她已经难受到没有思考的精力,头脑像是灌满了水,胀得生疼。

    心疼地给她擦掉眼泪,可下一秒,她眼中的泪珠又不停溢出来,阿栗的心脏绞痛得厉害,他深呼吸了好久才克制住了自己的眼泪。

    他不能脆弱。

    他的小九还要靠他拯救。

    他要用尽自己的一切,把她从毒品抑或是命运的手里夺回来。

    ……

    VIP病房里,厉云惜纤长的睫毛紧闭,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她苍白的脸上带着氧气罩,宽松的病号服显得她的身子异常消瘦。

    她纤细的手腕上,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覆盖在上面,而手的主人正是阿栗,此时他冷厉的眉峰紧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专注认真,好像世界上再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分心。

    他眼中的人,是他的整个世界。

    “阿栗先生……”

    老专家走到病房门口,便看到阿栗依然守在病床边,他忍不住开口想要劝他休息一下,但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阿栗就转过头对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唉。

    阿栗先生已经守了两天两夜了,这期间他一直没有合眼,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倒下。

    暗叹一口气,老专家没有再打扰他。

    “少爷。”

    没多久,林管家从外面进来,看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厉云惜,他的眼圈有点发红地看着阿栗,轻声地向他禀报道:“罗局长问您那些人怎么处置。”

    阿栗没有回应。

    就在林管家以为他像之前一样不想说任何话,正准备撤下的时候,一道低哑冷漠的声音从他身旁的人口中发出。

    “关着。”

    关着。

    这是阿栗这两天说的仅有的两个字。

    听到他的声音,林管家几乎热泪盈眶,这两天,他家少爷的心似乎也跟着厉小姐一起沉睡了,对于身边的事务都不管不问。

    守在病床边后,他一直滴水未进,粒米不沾,就这么直挺挺地坐着等她醒来。

    即使是昏迷,厉小姐也还有营养液输送着,但他家少爷什么都不吃什么都不喝,哪里能受得了呢!

    “少爷,你还是吃点东西吧。”

    林管家不奢望他能劝动他回去休息,只要阿栗能吃点东西,他就很欣慰了。

    “……”

    扬了扬手,阿栗示意他出去,一片青影的眼眸始终盯着厉云惜,不错一下。

    知道劝不动他,林管家无奈地出去了。

    “小九,你快点醒来吧。”

    梳理着厉云惜软软的额发,阿栗干裂的唇微张,似呢喃一般低语着。

    “小九,我好想你。”

    厉云惜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她来到一个纯白的世界,她的身体不再像之前一样难受,相反,还轻盈得能一下子跃起很高,她感到新鲜,一次次蹦起来,感受脱离引力的快乐。

    乐此不疲地玩了很久,她才魔咒初醒般猛然发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都是纯白一片,一个人也没有。

    她张口喊,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里安静得骇人。

    她害怕了,不停地奔跑,想要逃出这个世界,但这里根本就没有出口可言,漫天遍地都是白色。

    蹲下身,她抱着自己的双腿哭泣,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她被扔在了为世界所遗忘的地方。

    我好想你……

    你要是不醒来,我让温沐风他们陪葬……

    小九……

    突然,一个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厉云惜猛然回头,却看不到任何人。

    声音还在继续说着,似乎是一个男人在跟什么人诉说,深情中带着心碎,听得她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

    是谁?

    说话的男人是谁?

    为什么这个声音听起来这么心碎?

    为什么她觉得声音那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

    厉云惜朝着虚空大喊,却还是说不出一个字,她急得默默流泪。

    突然世界剧烈地震动起来,纯白的地面裂开一道黑色的大口子,口子越来越大,朝着厉云惜的方向快速延伸过来,她刚想要跑,脚下就一个失重,落入一个黑色的裂缝,身体不断下坠。

    啊——

    她拼命想要抓住点什么,可是伸手不见五指的裂缝里,她根本接触不到任何东西,而且,身体急速下坠,她的重心总是不稳,身体翻转了很多次。

    突然,她像是摔在了什么软软的东西上,下坠终于结束。

    这根本就是高空坠落,厉云惜摔得差点散架了。

    眼睫微微地一颤,她缓缓地睁开眼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