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6章 病了
    她不知道皇帝是不是立力了储君,可是黄东安从她这里得不到娄家香典之时,敢是将她乱棍打死,就是应该知道,那位三皇子应该已经得了他想要的,否则,黄东安在没交有将东西拿到了手里,不可能将她打死。

    她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到了现在,到是迎刃而解了,也是清楚明白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三皇子要香典,无非就是要银子,娄家的香典可以敛尽财富,这一点确实是不假,之以所以找上黄家各娄家,他也是好算计。

    黄家本就是制香世家,娄家又是娄雪飞的娘家,他们是最容易出手的,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也是从未关心过朝政之事,因为谁当皇帝,对她而言都是没有什么影响,她爹爹也只是忠于帝王,所以让他为人所用,并无可能。

    而现在大周缺什么?

    缺银子啊,皇帝的国库都是缺银子,更不用说宫内的人了,三皇子想要那个位置,财富是必须的,而要快速的敛财,他看中的就是沈清辞这个娄家的后人。

    他们还真的都是以为她上辈子手中有香典了,将她身边的一切都是除尽了,可终是一无所获,但是最后他们还是赢了,如果不是三皇子上位的话,黄东安怕还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她再是躺下……现在她感觉自己上辈子或许真的没有杀过人,那位威平府的千金,也不是她杀的。

    她闭上眼睛,迷迷糊糊也是跟着睡着,也不知道是否做了一些梦,她的眉头一直都是轻簇起的,也是没有缓合之意。

    而第二日一早,是真的,娄紫茵便过来了,她的手腕上面又换了两个金丝绞的宝石镯子,那镯子一眼过去,就知道不是凡品,而她还更喜欢,不时整理着自己的头发,洁白的皓腕,也是轻抬着,每一次皆会露出那一幅镯子出来。

    就是她起初还是挺有闲情的在这里显摆着自己的镯子,可是很快的,她就等的不耐烦了起来,她一早就过来了,哪一次不是直接进去的,喝着上好的茶,再是**心做成的点心,可这一次,她都是在外面等了一个多时辰了,她的腿都是站的麻了,而且那边也都是准备好了,也是在等着她的消息,这沈清辞是怎么回事?昨天不都是说的好好的,今日她们会过去的吗?

    她越等便越是急,脸色就也越是难看,再是一刻钟之后,她的忍耐力也都是到了极点,直接就揭开帘子走了进去,就连门外的婆子想要阻止都是有些晚了。

    “妹妹,姐姐来了。”

    她刚一进去。就冲着里面大声喊了一句。

    “表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白梅连忙的出来,也是不悦的拦住了娄紫茵,“不让你在外面等着吗,我家姑娘病了,外面的寒气重,我家姑娘最是受不得的就是这些寒气了。”

    “病了?”

    娄紫茵心头不由的暴躁了起来,怎么突然就病了,如此的,还能不能出去?

    “我进去看看她,”娄紫茵连忙的推开了白梅,非要过去不可。

    而她伸出手就挑开了床缦,就见沈清辞确实是睡着了,她的脸色有些不正常的红,额头上面也是有些细汗渗出,就连了一直红润的唇片,此时也都是显的干燥了几分。

    “妹妹……”

    娄紫茵不信连声喊着,就要上前去摇沈清辞,怎么早不病,晚不病的,却非要在这个时候病,不成,哪怕是病了,都是要给她起来,抬也要抬去,如果这一次没有去成,还不知道那个人要怎么责怪于她。

    而当她的手要上去之时,几个婆子一人一边就将她向后拉着。

    白梅连忙跑了过去,也是将两边的帐子拉了起来,自己也是是站在帐子前面,一双手也是紧紧护着帐子。就像娄紫茵是要杀了沈清辞一般。

    “表姑娘,我都是说过了,我们姑娘病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想要我家姑娘再是病的重一些吗?你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家姑娘好了再说,你果再是这样,我就告诉国公爷,说你带坏我家姑娘。”

    白梅的话,让一边被婆子拦着的娄紫茵,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

    不,不能让沈定山知道,如果沈定山知道了,那么她以后想要接近沈清辞就不可能了,若是再加上白梅的那一句话,会将沈清辞带坏。

    她可承受不了沈定山那双如同杀人一般的眼睛。

    她丢开了两个婆子,几乎都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可能也是被沈定山给吓着了,回去了之后也是一连做了好几日的恶梦,而梦中都是沈定山那双红透了的眼睛,哪怕是现在她已经极少再是做那样的梦了,可是还是本能的恐惧着沈定山,只要想起沈定山那一双血眸,她就像是见到了恶鬼一般。

    当是娄紫茵跑出去了之后,沈清辞才是睁开了双眼,她坐了起来,也是接过了白梅递过来的帕子,将脸上那些胭脂擦了干净,然后露出了一张肤若凝脂,也是颜色极好的脸。

    “姑娘,你不知道她刚才样子,就像是被鬼追着一般,实在是太过可笑了。”

    白梅捂着嘴笑着,“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卫国公府的主子了呢,对我们呵三道四的。”

    白竹再是拿过了衣服让沈清辞穿好,“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何前几日对她突是好了起来呢?”

    “怎么,你吃醋了?”沈清辞伸出手用力的扯着白梅的脸。

    白梅连忙用双手捂起脸,“姑娘,你真是没羞没臊的。”

    “有吗?”沈清辞感觉自己挺好的啊,至于为什么她要娄紫茵好,还将自己的不少的东西都是给了她。

    你说你要是玩猫,怎么可以给猫吃一些小鱼呢,现在她累了,不想玩了,就这么简单。

    “她明日要再是过来,你知道要怎么做吧?”

    沈清辞理好自己的衣服,准备去和森哥儿玩一会儿。

    “姑娘,你放心,奴婢自是知道的。”

    白梅摩拳擦掌的,她可是何嬷嬷亲自的教出来的,这么一点的小事,自然是难到她的,何况是姑娘的事。

    只要她家姑娘不想见,她就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人敢硬闯进来的,这可是卫国公府,而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府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