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811章 栽赃
    紫冠枫林西百里外的山顶上,褚祥渊披着一件破破糟糟的黑色云纹大氅,神态万分疲惫的坐在了某块突起的岩石之后,在万分警惕和查探之余,缓缓的运起了自身的本源神力,躲在暗处悄悄练气打坐调整气息,很快进入了忘我之境。

    距离岩石大约百步之外,风绝羽半弯着腰身紧紧盯着岩石,纹丝不动,一双眸子充斥着煞气和紧张。

    对于这场逃杀之战,他虽然在脑海里模拟过各种各样的情形,可谓做到了准备充足,但真正面对褚祥渊这样身手实力丝毫不压于陌西城的高手时,仍旧无法做到真正的底气十足。

    此刻的他,全身紧绷僵硬,体内虽有一股沛然澎湃的神力,却始终无法运转流畅,似乎不远处那个还没有发现他的仇敌身上,有着一股难以言喻威慑之意,从始至终都在扼制他的气机流动。

    “不急,不急,李嫣婉还没来,再观察观察。”风绝羽暗暗提醒自己,千万不要失去冷静,但他越是这样想,额头上的汗珠便越是控制不住的顺着脸颊滑下。

    躲在暗处静静的观察了片刻,风绝羽开始觉得手脚发麻,真是废物,紧张什么。

    他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头,尽量缓解内心的压力,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咳嗽声让为之恍神了一下。

    从风绝羽的这个角度,并不能完全看到褚祥渊全部,由于后者是背对着他,所以他也没办法看到对方的脸色。

    但褚祥渊这么一咳嗽,身体轻微的颤抖的两下,却让风绝羽清晰的察觉到,流转于褚祥渊体表的神力本源,出现了刹那间的凝滞和虚弱。

    “他受伤了?”风绝羽暗中愣住,脑子稍微转了两下,心下便不由狂喜起来。

    “褚祥渊跟柳关约定的日子是在三天以前,可他并没有准时赴约,果然是被某些事情难的难以分出手脚,如今看他咳嗽的样子颇为厉害,想必是因为内伤加剧所致,难不成这三天来,他遭遇了难缠的对手?”

    “没错,一定是这样,否则以此人对我的恨意,岂会不在状态最佳之时提前过来设伏,看他的样子,似乎觉得赴约的时间已过,内心比较焦急,方才会匆匆赶到此地,而且他没有马上联络柳关,恐怕也是想歇息片刻,调理好内伤再与柳关合谋设伏坑杀于我。”

    风绝羽的头脑灵光的很,根据褚祥渊身上微弱的神力变动信号,便把这几日褚祥渊的遭遇猜了个七七八八。

    想到此处,风绝羽忍不住暗自庆幸起来:真是老天开眼,这恶人自有恶人磨,终究还是让自己逮到了机会。

    “趁你病,要你病,没啥说的了。”

    激动的攥了攥拳头,风绝羽内心中的紧张,因为褚祥渊状态不佳,骤然化作了无穷的动力。

    念头闪过,他飞快的轻唤躲在天道珠内的吴战广道:“吴兄,吴兄,我们的机会来了。”

    “来了?是你的仇家吗?准备动手吗?”正自在天道珠运转周天的吴战广睁开了双眼,情绪也是无比激动道:“有机会下手就下手,别跟他客气,有为兄在,你大可以放心,大不了,打不过咱们可以跑。”

    “跑?这次还不知道谁跑呢?他受伤了。”

    “哦?”吴战广听到此言眼前顿时一亮,旋即不用风绝羽安排下文,立马请缨出战道:“那还有什么说的,听为兄的,趁他前病要他命,无需多思。”

    “我也是这么想的,嘿嘿。”两个人想到了一块,风绝羽阴测测的一笑,语气依旧沉稳老辣道:“不过机会只有一次,我可得把握好,吴兄,你听我的,待会我把天道珠境门打开,你可以随时随地的出来,不过要听我的号令,只有我唤你的时候,你才可以出来,争取一鼓作气,拿下这个老东西。”

    “听你的。”吴战广性格豪放粗犷,言语间没有什么废话,点头就应承了下来。

    “妥了。”

    风绝羽回了一句,内息不安分的涌动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脚下摆放的三具尸体,深吸了口气,双手托起柳关的尸身,在内心默数了一、二、三,三个数字,卯足了力气,将尸体狠狠的朝着那块岩石后方掷了出去。

    “喝!”

    虽然是一具死尸,但对于风绝羽而言,这将近两百斤的重量根本算不得什么,其双臂孔武有力,又是在蓄势已久的情势下发动,卯劲儿一抛,保存完好的尸身的如同一道人形暗器,带起一团黑影,呼啸着砸向岩石后方的褚祥渊。

    “什么人!”

    正全神贯注调息的褚祥渊,周天运转正自关键时刻,莫名听到脑后狂风作响、破空之声突兀出现,几乎本能的停止了功法运转,并下意识的扬起了右臂,五指并拢狠狠的朝着身后拍出了一掌。

    这一掌带着凌厉无匹的劲气,宛若摧魂断魄一般,啪的一声,正好打在了柳关的尸身上。

    当掌劲撞在沉重的尸体时,褚祥渊方才察觉出一丝丝的不妥,只不过他此刻没有回身,自然看不到偷袭自己的东西是何物,但冥冥中从劲气回馈过来的感觉让他略微有些疑惑,但他没敢多想,怕偷袭自己的人占据了主动,一掌挥出之后,掌劲还没有全然爆发,他立马腾身而起,尽快远离了“是非之地”。

    多年来积累的恩怨,在此刻瞬间爆发,褚祥渊一掌挥出,掌势遇狂风瞬间爆发出强大无匹的气劲,在阵阵青光闪烁之下,柳关的尸体顿时被其一掌拍在小腹位置上,强大的劲气将毫无武装的尸身打穿了一个窟窿,鲜血和内脏稀里哗啦的从尸身里喷了出去,将面前的岩石染的血红一片。

    “褚祥渊,你太过分了,你恨我就冲我一个人来,杀柳长老干什么?”

    风绝羽一看计成,一脚掀飞唐律的尸体,狠狠的踢到了远处,身边只留下了余凡的尸身,同时往三具尸体内注入了一丝丝的生命气息,如此造成了柳关、唐律、余凡被褚祥渊一一击杀的假象,这才从暗处飞出,冲着远处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褚祥渊喊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他的声音洪亮,气贯云霄,即使远在百里之外,都能听的清晰无比。

    而此时已经带着人进入高山三十里范围内的李嫣婉听到群山之间的回音,顿时愣在了原地。

    “什么情况?谁在喊话?”

    “褚祥渊?是那个紫阳星的褚祥渊吗?什么意思,谁杀了柳长老。”

    “褚祥渊杀了柳长老,这……这都哪跟哪啊……”

    “……”

    一行尾随李嫣婉的寒山宗弟子此时也已听到了群山之间风绝羽的回音,一个个呆滞起来,全部抬头四下张望。

    走在最前头的李嫣婉咬了咬银牙,她知道自己来晚了,没有让众同门亲眼看到柳关死在褚祥渊手上的一幕,心下不由焦急起来,突然加快了脚步,乘御着飞剑,朝着三十里外的山顶上飞去。

    “出事了,在那边……”

    李嫣婉虽然长的明艳动人,但她并非只是一个绣花枕头,一些暗地里的勾心斗角,玩的非常得心应手,否则像她这样在宗门毫无背影、没有靠山的孤僻之人,是不可能活到乾坤境这样的修为的,而她的智商也在之前偷偷传讯风绝羽时,全然体现过了。

    知道风绝羽已经实施了计划,而自己没有及时赶到,心下虽然焦急,但她却没有丝毫慌乱的迹象,连忙指着高山的方向,一马当先的飞了出去。

    出事了!

    这三个字可以有很多方位的解释,而结合此前风绝羽的喊声,即使寒山宗的弟子当中不乏心思灵巧之人,在这突然出现的异变之下,也不可能想到其它的可能,只能片面的认定,褚祥渊和柳关遭遇上了,而且还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大事。

    种种念头在众人脑海中闪过,一道道灵光法器相继飞起,寥寥数人,纷纷化作长虹飞去。

    高山之颠,褚祥渊被突然出现的风绝羽弄的一愣,空山回响,隆隆聩耳,褚祥渊当场蒙掉了。

    他知道自己错过了赴约的时间,但怎么也想不到,柳关在风绝羽面前早已露出了马脚,并被其所杀,他看着地面上残破不堪、鲜血淋漓的尸体,一时间脑子有些没有转过来弯。

    不过以褚祥渊的睿智,自然不能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短短三秒钟过后,褚祥渊的目光陡然凌厉了起来,瞳孔中喷薄着浓浓的恨意和怒火,大声咆哮道:“风绝羽,你栽赃我?”

    站在岩石数十丈开外的风绝羽挥指挑掉了头上盘结着玉钗,将头发披散了下来,咬牙又在自己身上割了两剑,弄成伤重的模样,嘴角阴测测的一弯,戏弄道:“呵呵,褚祥渊,没想到吧,你跟柳关合谋算计我的事,已经露了,柳关已经先你一步见了阎王,而你很快就会下去见他了,哈哈,老家伙,你不是想杀我吗?现在还有机会,来啊。”

    风绝羽冷笑了一声,突然掉头朝着紫冠枫林方向遁去。

    “风绝羽,你别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