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74章 三人斗兽
    两岸峡口上空,漫天的水雾将水月麒麟重重包裹而起,寒冷的冰霜宛若将湖面上方变成了寒冬腊月,天地一片肃杀与寒冷。

    蒙蒙的霜雾纷飞出绒毛大雪,看似奇景无限,但如果小瞧了那飞舞的雪花,定会后悔不堪。

    那雪花中掺夹的尽是如刀锋利刃般锋利的冰晶、寒片,饶是天武境高手也要小心翼翼。

    肖靖仇将双钩一背,目光炯炯的盯着天下庞大的水月麒麟,还在思考着任烈和柳榕潇的提议,半晌后,肖靖仇断喝了一声说道:“地阴脉法玄功:秋绫水劲、呕图钩谱、金雀宝丹三枚,外带水月麒麟角少许,答应了我这些要求,我等联手后,水月麒麟就归天剑山,如何?”

    肖靖仇不傻,很快的说出自己的条件,而出口时,无一不是武学至宝、旷世良药……

    铁梅双剑:“肖靖仇,你好大的口气……”

    肖靖仇看了看二人,理也不理……

    “住口。”任烈怒叱一声,转头道:“告诉老夫珠蔻果下落,老夫就答应你……”

    柳榕潇一声不吭,杀向了水月麒麟……

    肖靖仇冷冷一笑:“不怕告诉你们,珠蔻果的出处你问也是白问,因为那里已经没有了……”

    “没了?”任烈老眉一竖。

    肖靖仇道:“我手里还有一枚,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不过金雀宝丹要加上一枚……”

    “成交。”

    不等任烈答话,柳榕潇剑眉一挑,答应了下来。

    肖靖仇是独行侠,给他再多的宝物他也拿不走,不过天剑山可不一样,若大的山门需要水月麒麟那种迫切的心情无法让他们拒绝肖靖仇的提议。

    再者说,有了一枚珠蔻果,就能找到其它的,何乐而不为。

    关键的所在,还是在水月麒麟的身上……

    随着柳榕潇洒答应了下来,肖靖仇勾着嘴角微微一笑:“那就先收拾了这头畜生,绑了它后再交换……”

    “卑鄙……卑鄙……人类都很卑鄙……”

    那水月麒麟听懂人言,无比愤怒,短短的片刻过后,就连说话也流利了很多,让草丛中观战的风绝羽和公羊于赞叹的不由连连点头。

    “果然是灵兽,学话都这般快……”公羊于说道:“小子,这下该收心了吧,强强联合,绝非你我二人能够趟这趟浑水的。”

    风绝羽目不转晴的观战:“别着急,再等等,万一……”

    话音还未落,肖靖仇、任烈、柳榕潇,同时杀上前去,大战再起……

    天地间钩、剑、掌、腿、拳影交错纵横,三大高手一旦联起手来,说是天崩地裂毫不过分。

    肖靖仇,分水双钩,使的出神入化……

    任烈的燃空掌威风八面,每每掌势一出,绽蓝的光芒里便中龙吐珠的威势呈现出来,恰似大火翻飞,燃天焚地,水月麒麟的大片寒霜都是为其火掌所化,威势大减。

    飘羽书生柳榕潇,动如其人,不但出手直接霸道,还格外潇洒从容,仿佛蝶入花丛……

    论到身手,柳榕潇百合佛叶腿法妙及巅峰,四十五种腿法犹如龙从云中来、虎向风里去的大气和飘渺,又因不分夏冬的喜欢用羽绫作为衣服的配饰,故此得名“飘羽”。

    三人中谁的身手都不低,而基于水月麒麟的天寒地冻性,任烈才是主攻高手……

    水与水不容,相克……

    火掌之威远远比那些花式的招式而具备直接和猛烈的撼动力……

    水月麒麟可不比人类,庞大的身躯固然因为非人的强健和周身的鳞甲而有极其强大的防御力,但同时带来的行动不便也让三大高手省去了谨慎小心分析招式的麻烦。

    三人每每出手都是拼命的朝着水月麒麟的腹部、四脚招乎,毕竟谁都知道,灵兽的头顶和背部是防御力最强的所在,没人愿意在那两个地方浪费不必要的力气……

    三人斗兽,毫无花哨可言,重击之下带来的不是惊人的反震力道,便是水月麒麟身上积少成多的硬伤……

    风绝羽在草丛中举目眺望,视野内皆是这三人的出奇制胜之道,那招法俱是变化万千,虽然麻烦了太多,但招招暗藏杀机,不得不防,看得他连连点头……

    可是看了一会儿,风绝羽马上被水月麒麟的惨状深深的吸引住了。

    水月麒麟每遭到重击,口中的寒雾都会被逼的喷出一大片,看似像在愤怒的回击,但实际上也吐血无异。

    这头灵兽看上去体积庞大、面目狰狞,但骨子也跟刚刚出生的婴儿没什么两样,看了一会儿,见水月麒麟身上的伤势渐渐增多,风绝羽不禁皱起了眉头:“老头,我怎么觉得他们几个有点太过份了……”

    公羊于笑道:“那是听到了这头畜生口吐人言,而且说的还是可怜的话,所以为他抱不平了吧。”

    风绝羽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我是觉得这头水月麒麟可怜的很,它刚刚出生,就遭逢大劫,而且声厮力竭,这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啊……”

    公羊于意外的看了他一眼:“都说杀手无情,你小子也是此道中人,为何跟别的杀手不一样?”

    “也许看的多了吧。”

    风绝羽想起了自己穿越之前和这一个月来的经历,每每思之都觉得最珍贵的还那份存在于上官府内并不属于自己的亲情,他的心态在潜移默化的发生着改变,只是嘴里不说罢了……

    “吼!人类,卑鄙的人类,你们不得好死……”

    水月麒麟连番受创,终是筋疲力尽,发出愤怒的低吼,随着它嘶吼而起,体表湛蓝的鳞甲一片片的崩裂飞出,竟想用锐利无比的自身甲胄,来跟敌人殊死顽抗……

    甲片下便是模糊的血肉,这一幕再度触动的风绝羽的神经……

    “唉~,弱肉强食,这就是残酷的太玄大陆……”

    公羊于没有答话,脸上也没有半分表情……

    ……

    不远处的树冠上,一双炯炯有神的目光死死的盯住对面同样存在于暗中的人影,几经沉思之后,终是默默的退后了几步,消失在茫茫月色当中……

    与此同时,徐烈锋的耳边响起一记哨声:“虹剑在,事不可为,任务放弃……”

    “无上?”徐烈锋抬起飞,无奈的摇了摇,目送着那神秘人离开……

    半晌过后,西麟湖边,金龙宝车上周仁广慢慢的掀开了车帘,充满了王者气息的目光远远眺望:“景剑,金银会的人还没有动手吗?”

    他身边的青袍中年人蓦然的看了看,随着天边一记蓝色的虹光飞射而起,才答道:“他们很识相,这趟浑水不容易趟。”

    “那就好。”周仁广笑眯眯的合上了车帘:“摆驾回宫……”

    ……

    “人走了……”公羊于在两岸峡口上扫视一番,轻轻的撇了撇嘴:“看来是两个对头,知道事不可为,选择离开了。”

    风绝羽沿着公羊于的目光看去,叹道:“三人斗兽,强敌环伺,天南还真是有不少的好手……”

    “真的高手多了。”公羊于道:“怎么着,我们也走吧,这只畜生马上就要败了,结果不用想也知道,日后天剑山会多一头强大的守山灵兽,这在武学世家可不多见啊……”

    风绝羽没有动,而是皱眉沉思,半晌过后,突然问道:“老头,你猜,如果日后上官府和周仁广对立了,天剑山会帮谁?”

    刚要迈步的公羊于微微一愣:“你什么意思?”

    风绝羽道:“天剑山守天南以在皇权利之后,拿周仁广的必不可少,我怕一品金创药不足以为上官府屹立不倒的靠山……”

    公羊于闻言,登时吃了一惊:“别告诉你要管闲事,我可不帮……”

    诚然,风大杀手未穿越前绝对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铁杆愤青,杀手一行也作的响当当为人彪炳,万事不索于超然物外,从来不关心别人生死。

    但自打来到太玄大陆,上官府的情谊不能不为所动,杀手是一个处在恶劣环境下也能如百死之虫、死而不僵的角色,他要演下去,必须迎合现如今的情势。

    上官凌云、周仁广,暗地不合,互相提防,要想从容面对,就要从各方面着手去均衡……

    几日的所见所闻,风绝羽发现天剑山并非一个真正存在于正义能够公正处事的门派,不管是铁梅双剑的强横和铁无君的霸道都侧面的表现出来天剑山的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样的门派,能够为了一个弱势力出头吗?

    风绝羽不敢保证……

    所以,天剑山绝不能强大到可以举手之间颠覆上官府的地步。

    要是那样,后果将会凄惨到底。

    再者,这头水月麒麟也着实太过可怜了……

    “吼~”正纠结着要不要出手,怎么出手,如果功成身退,不引起别人怀疑的时候……

    忽然,水月麒麟受到肖靖仇一记分水钩由腹部被重创,生生的被划开一条极大的口子,热血洒下湖面……

    水月麒麟疯狂的嘶吼着,声动四野,那狰狞的瞳子里喷出愤怒的目光狠狠的看了围杀它的三人一眼,拼命的向着湖面冲去。

    借水逃遁……

    给读者的话:

    ps:第三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