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6章 殿前激辩
    议事大殿里鸦雀无声,十几个家主都在考虑赋税分配的问题,其实就是银子惹的祸,风绝羽拿出的越少,他们分的就越少,想想钟无秀提出大选中野城主,这些人简直觉得钟老头自找麻烦,这不是明摆着给人送钱吗?

    的确,为了太玄秘藏,为了不在秘藏的争夺上产生分歧导致流血事件需要这么一个人来中和所有世家的利益,可真摆上台面了,利益的分配就成为更大的困扰了。

    抛去太玄秘藏的分配不谈,中野城一旦建设起来绝对不比中天城差,光是赋税就是一笔天文数字,万一风绝羽经营的好了,不等于又造就出来一个钟家?

    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考虑到这个问题,毕竟在他看来,风绝羽除了修为强大一些,压根算不上有背景,他就是一个少不更事、初出茅庐的小子,只要用强势镇压一下,这个傀儡每年都能给各大世家带来一些丰厚的利益。

    可惜他们看错了人,风绝羽不但不简单,那是相当的不简单,不懂归不懂,但最起码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老子要是把所有的赋税掏出来大家均分,那就是个傻子。

    这怎么办呢?

    一干家主挠头了。

    “反正三成太少。”程明庆不占理,一摔桌子把头扭过去了。

    凤如兰生怕打起来,忙道:“风城主,你觉得应该如何去办呢?”

    风绝羽抱了抱拳,对老夫人他还是很有礼貌的,当下道:“老夫人,不是在下见钱眼开,事实摆在眼前,首先在下要出一笔巨资来完善中野城,工程不会短,银子自然也少不了,列位家主只出人不出钱,晚辈的压力着实很大呀,还有,这次大家都有意思为中野城的百姓造福,总不能虎头蛇尾吧,在座的都是当家作主的人儿,难道不知道创业难守业更难的道理?中野城建起来了,难道日后因为银子的问题让在下再撤出去,把中野城变成一座空城?”

    “这个……”凤如兰被风绝羽的巧如舌簧难住了,的确,创业难守业更难,中野城先期的投入还是比较容易的,有钱就行,可是以后呢,万一遇到个小灾小难,再来个扶危济贫,银子都给别人了,还能从哪出?

    不等众人说话,风绝羽又说道:“三成是在下的底线,而且在下话还没说完,没错,在下坐上这个位置是蒙得各位的垂青,但也是一拳一脚打出来的,在下感激列位不假,总不能子子孙孙一辈子都这样下去吧,所以在家给的三成赋税,还要有个期限,十年——”

    众人一怔……

    风绝羽笑道:“至多十年,大家有利有图,但十年以后,中野城就由在下一人说了算了。”

    “嘶~”

    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再看风绝羽的目光就变得复杂不堪了,这小子胆子真大,好不容易推选出来一个城主给大家图福利,他一杆子戳在十年那条线上了,怎么着?十年以后中野城就不能叫中野城,就得姓风了?

    “啪!”不等风绝羽的余音在大殿内散去,程明庆当即一拍桌子道:“风绝羽,你真是给脸不要脸了,别忘记你是怎么坐上这个位置的,说句好听你是中野城主,说难听的,没有我们,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坐上这个位置!”

    程明庆激奋的言辞让一干家主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就连凤如兰老夫人都觉得风绝羽过分了。

    事实上像凤如兰、云羽荣这些比较在乎亲近风绝羽的人心里都不好受,毕竟他们处在高位的时间不短了,什么事都是说一不二,现在遇到风绝羽这么个刺儿头,还牵涉到世家的利益在内,多多少少心有不忿。

    可惜他们再不高兴,也不能左右风绝羽的想法,凭什么老子干苦力卖命你们坐收渔利,这绝对不行。

    “啪!”风绝羽也拍了下桌子,站起来道:“程家主,有没有资格大家有目共睹,既然明城秀、传世之府、以及三世家昭告了天下,总不能临阵反悔吧,再者说了,在下有没有资格程家主说了不算,列位也说了不算,中野城能不能建起来,就靠那千八百的人你觉得能行?”

    风绝羽也是愤慨的不行,话说开了,他的傲骨也突现出来了,当即不容人辩解,言道:“再来,列位家主助在下打理中天城,每家百名武者,在下心存感激,可是这百名武者卖给风某没有?若有一朝一日列位一句话下来,他们如果撤走,我拿什么打理中天城?还不得靠银子?”

    在场的家主沉默不语,他们心里很清楚,风绝羽的话是句句在理,把人推上高位,还想当他是傀儡,又不出钱,天下间没这个道理。

    可是让风绝羽明目张胆的将中野城主拿走,众人心里又有不甘,钟无秀冷着脸低哼道:“风城主,老朽倒是觉得你对钱财看的很重?”

    风绝羽扭过头,听出冷嘲热设的意思,不退反进道:“没办法,以前或许不太看重,但是现在不看重也不行,列位要是想让在下做一名傀儡,也不是不行,所有出资由十四家均摊,在下乐得帮列位打理中野城,列位只需给点薪俸就行了,这有什么难的?”

    风绝羽说完坐下,再不言语了。

    其实这场激辩的起头就是钟无秀、程明庆、林振海三个搞的鬼,想让风绝羽吃个暗亏,他们唯一没想到的是,风绝羽也精于计算,话又说回来,放着一个大城无底洞似的支出,谁心里也不好受。可是让他们拿银子,那得拿多少?

    在场的没有一个是傻子,就算十四家均摊也是一笔天文数字,没人舍得拿,否则的话,中野城也不会落得个几十年来无人问津局面。

    大殿间安静的吓人,没有人再说话了,众人看了看凤如兰,又看看钟无秀,几次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凤老夫人从中撮合道:“风城主,你看赋税分摊方面可不可以再提一些。”

    “凤老夫人。”风绝羽是局中人、更心清,有的事可以妥协,有的事谁说也不能妥协,他言道:“中野城的规模老夫人心里定然有数,在下刚刚也讲过,无需再说,三成是在下的底线,再多在下就接受不了,大不了这样,在下把城主的位置让给钟公子,在下为副,协助他打理不就行了,至多在挖掘秘藏的时候,在下有人出人、有力出力,这样大家没意见了吧?”

    这番话扔出去,钟域河都险些吐血。没办法,其实要是钟域河胜出了,钟无秀马上就会提出十四家共同出资修缮中野城,这些人也不会视而不见,至多工程长一些,慢慢来。

    可现在倒好,他们挖的坑给风绝羽跳,风绝羽要是撂挑子不干把城主扔给钟域河,钟家也没脸面再提什么共同出资的事,那是一座古城,不是一座宅院,谁负担的起?

    钟无秀气的是脸红脖子粗,就像刚刚跟同阶高手打了一架似的,满肚子火没处撒,挖坑埋自己,钟无秀这辈子都没干过这么蠢的事。现在这个坑挖出来,相当于把中野城一块宝地变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谁接谁麻烦。

    谁敢接?

    “钟兄,依我看答应他,我就不相信他能玩出花来,中野城的建设需要的人力财力相当的巨大,你还怕他真折腾的像中天城这样?”林振海脑筋一转,低头在钟无秀耳边私语数句。

    钟无秀一听,对啊,刚才让这小子说的都没考虑到这一点,没错,他一直想把中野城变成自己的,他拿什么建设中野城?难道这小子打一开始就琢磨着让我们出资?

    妈的,一定是这样,这小子是在以退为进,差点上当啊。

    如此一来,钟无秀误会了,他还以为风绝羽是想利用少量的赋税扰乱众人的视听,好让他妥协出资,这样即使后来每年都能分得利益,风绝羽就不用拿钱了,而且真要是让他当了城主,就算有钟域河看着,他也有机会去中饱私囊,怎么看都是他占便宜,这小子太精了。

    钟无秀想了想,心中了然,盯着风绝羽目光就有所变化了,想让老朽上当,做梦,我就把中野城给你,你还能翻出老朽的手掌心?

    想到这,钟无秀突然道:“唉,那好吧,既然这样就如风城主所言,每年三成赋税分给大家,期限十年,不过在这之前,各大世家派去的人手所有经费就需要风城主劳心了,钟某答应了,不知列位家主的意思如何?”

    “妥协了?”一干家主正挠头的,闻听之下颇为诧异,不过转念一眼,又都豁然开朗,原来钟无秀是打的那个主意啊。

    事实上大家都明白,中野城主的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太玄秘藏,钟无秀一定看出风绝羽没钱,先安抚他去挖掘秘藏。至于建设中野城,让他先出资,至于最后,别说风绝羽了,就算有竹家相助,恐怕也完不成这浩大的工程,等到秘藏挖掘出来,风绝羽在中野城也待不下去了,中野城主一定会再次改选,到时候有风绝羽打下的底子,别人再接人就省力的多了。

    给读者的话:

    ps:4日第三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