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600章 海族来袭
    风绝羽在树屋中用龙武圣印拔除寄藏在古松中的蛮幽神炎,对外界的事一概不知,而此时,暮星灵族的领地也不平净。

    静谧的族群领地里,几个杀气腾腾的身影无声的从几个树屋里走出,纷纷走向风绝羽原本住的屋子门前。

    星武手执一张巨弓走在最前面,冷煞的面庞揣度着愤怒的恨意紧紧的盯住了房门。

    在他身后,便是四名长老,在灵族中都算是地位不轻的人物,论实力,大长老已经突破到了凝真境,而其余三位也有神武六、七重的修为,虽然比起云沙海府稍有不如,但实力也不可小觑。

    “小声一些,如果不惊动族长那便最好了。”大长老微张着双眼警惕打量着四周,说实话,让他们违背族长的意思私自将灵族的客人抓去送给翟济那等凶残的家伙,他们也是心怀忐忑,毕竟这事违反了族规。

    “怕什么,我们是为了大局着想。”星武则不这么想,在他看来,风绝羽就是灵族的灾星,尽早除掉他那是最好的,如果需要动手,他会义无反顾的将杀了风绝羽再说。

    “上。”毋庸置疑,星武踢开门闯了进去,三名长老快步跟上,可来到屋中,空空的床榻顿时让四人微微一怔。

    “不在?”

    “不会是跑了吧?”

    正当星武四人疑惑的时候,屋外一个苍老声音由身后传了进来:“星武,你们在干什么?”

    “嘶,族长!”

    听到这无比熟悉的声音,包括星武在内的几名长老皆是吓的浑身一颤,飞快的转过身,只见星闰松负着双手、面色阴沉的站在门口,那双凌厉的眸子正满含不悦的盯着几人。

    “族……族长……”

    星闰松活了一百五十多岁,在灵族中具有极高的威望,几名长老虽然平日里地位不低,但始终灵族还是由星闰松一人说的算,平日里的大事小情,他们可以提意见,可是最后决策者终究是这位老人。站在这里的几名长老,有至少一半以上都是他的后辈。他们本来就心怀愧疚,此刻见到星闰松出现,哪能不害怕。

    “族……族长……”大长老战战兢兢的望着星闰松的那张阴沉下来的老脸,忍不住浑身发抖、嘴唇发青。

    “你还有脸叫我族长?”星闰松终于收起那慈祥的笑容,冷不丁的发起火来犹如一头暴怒的雄狮般恐怖:“你们几个,居然伙同翟济夜袭族群领地,你们还把自己当作灵族人吗?”

    “族……族长。”转瞬间的功夫,大长老已经大汗淋漓,另外两名长老,同样低着头不敢说话,暮星灵族繁衍至今,从数以千计的人口满世界的漂泊寻找古松的所在,到如今剩下这几十口人,几名长老可以说都是在星闰松的护持之下才能活到现在的,在场的,星闰松对每个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恩情。如今他们背叛星闰松,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再加上星闰松的实力乃是族群中不争的第一高手,几人见了当然会害怕。

    “哼。”见几人不敢说话,星闰松又将目光转向了星武,冷哼道:“星武,外面的海族人是你领来的吧,你好大的胆子,贵为本族长老兼紫灵使,不为族群图福祉,反而伙结凶残的海族,到族群的领地作乱,你有什么资格作本族的长老?亏老夫还想培养你成为本族下一任族你,你看看你干了些什么?”

    星武本就是性子偏激执拗、为人无情,虽说在这件事上,他也很怕星闰松说自己的不是,可是他那一不作二不休的个性却让令他拥有一份不甘的心思。

    “族长,我没错。”被星闰松指责,星武心有不服,凛然站出反驳道:“我有什么错?我为了灵族,去跟翟济低三下四,为了什么?大家难道不知道吗?没错,我是违反了族规,忤逆了族长的意思,可是这些跟本族的安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随着星武一声声反驳高亢起来,灵族人大多都听到了外面的吵闹,一个个族人从屋子里走出,很快站在了一起。

    而看到本族族长和长老正在雄辩,皆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星武见状更加激进了,义正言辞道:“族长,今天趁大家都在,我们索性就把事说个清楚,到底是谁对谁错?”

    星闰松气的脸色铁青,愤怒道:“星武,你还敢狡辩,外面的海族人难道不是你带来的?”

    “海族人?”众族人闻言便是大吃一惊,一个个充满敌意的看着星武。

    其实虽然灵族和云沙海府最近有着一定的合作的关系,但在族群内部,很多人还是很厌恶海族人的,海族人生性残暴、喜欢好吃人,在天陨时期,有很多灵族、人族、古族乃至蛮族、狂族的人都成为了海族人的美餐,所以在龙皇独霸宏图之前,灵族人最厌恶、最愤恨的种族就有海族一个。

    不过近日为了古松,星闰松不得以的跟翟济合作,这才让灵族和云沙海府和平共处。可即便如此,也不代表灵族人认同海族人,更谈不上把他们邀请进来以酒宴友。

    星武可不那些,自觉有理的他听完顿时冷笑,大声道:“没错,人是我带进来的,那又怎么样?如果不是族长您一味的包庇袒护那个人族的家伙,我会这么做?今天大家都在场,大家来评评理,前阵子我星武去了云沙海府,了解了姓风的和翟济之间的关系,这才知道是姓风的差点毁了云沙海府的奇居百幽洞,导致大量的三晶莲藻被毁,翟济要杀他,理所应当。可是他逃进我们的领地,族长因为怡紫灵使与姓风的关系为借口救了他,他是不是应该感恩在心。”

    “我承认,救人乃好上天之德,也是我族的传统和规矩,但就是因为这个人,我族将要面临再次迁徙的苦难,这又是何道理?明明是姓风的给我们带来了灾难,他就是罪魁祸首,要是没有他,我们何故如此?”

    星武的话说的是慷慨激昂,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有族人撑腰,星武底气十足道:“那个姓风的本来就跟翟济有旧怨,族长您却一味的包庇,这都可以,但是大家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为了一个毫无关系的人族,我们灵族就要搭上全族人的性命跟他陪葬,这又是为了什么?暮星古松危在旦夕,大家是否应该为古松考虑尽快救活我们的生存的根本?”

    说到最后,星武激动的双手直抖,盯着一言不发的星闰松,干脆直呼起来:“风绝羽,我知道你没走,有种出来,要是你还记着族长和灵族对你的恩情,就跟翟济离开,不要连累灵族。”

    他喊了三声,却无人答话,而这番雄辩,显然已经征得了灵族族人的赞同,在他们的心里,再大的事也没有灵族的生死存亡重要,于是一双双充斥着怀疑的目光,开始慢慢转向了星闰松。

    此时的星闰松气的老脸铁青,然而从星武的字里行间,他还是能够听出星武是为了族人考虑才办出这等傻事的,无奈间压下心中怒火叹了口气,星闰松说道:“星武,你错了,大错特错,我族始于天元,从来都是心性善良,不会轻易害人,这是我族的传统,也是灵族能够屹立宏图的根本,的确,族群的安危十分重要,可是为了这个就要伤害一个人的性命,难道这也是正确的吗?”

    说到此处,星闰松双手抱拳,举向上苍:“灵皇有训,灵族治下不得有害人性命的行止,这一点你也忘记了。更何况,如今风公子正为了灵族全力的救治古松,你难道要把灵族的恩人推向凶残的海族人手里吗?”

    星闰松终究是说出了实情,众人闻言,皆是愕住了。

    “风公子正在救治古松。”几名长老讶异的看向星闰松,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事实真是这样,那他们的行为就等于忘恩负义了。

    大长老说道:“星武,族长不会骗我们,我们错了就要认。”

    “认?哈哈。”星武偏激的放声大笑道:“你们真的相信那个卑鄙的人族?你们上当了,他明明说过自己无法救治古松,现在却又反口,人族都是卑鄙的,自从天陨时期开始,龙皇封印我们的灵皇,人族什么时候说过真话,人族,他们最卑鄙的种族,那个风绝羽一定是害怕我们所他交出去,所以才故作迷障的欺骗我们,大家不要上当。”

    “星武,你不要知迷不悟。”星闰松气的脸红脖子粗,这顽固的家伙,到头来居然还认死理。

    “桀桀……星武说的没错,人族是狡猾的,也是卑鄙的,他们的嘴里从来不会有真话,星兄,知迷不悟的是你啊。”

    说话间,一个极端阴冷的笑声在空中响起,听到这叫声,众人皆是震惊的抬起头来,只见在族群领地的边缘,翟济已经带着海族上百武者闯进了领地。

    给读者的话:

    1日二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