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85章 天任转法
    这一次,没有人笑的出来了,所有人的表情就像拿相机定了格一样石化了起来,傻傻的望着风绝羽手上的炎蛇吸着凉气。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没有得到灵法妙诀而仿效出来的灵法确实具备着令人难以置信的震撼效果。

    “你使的是老夫的炎蛇诀?”

    炎蛇老人惊恐的怪叫了一声,随后无法相信的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惊恐的重复道:“不可能,这不可能,你一定在哪里学过炎蛇诀,否则不可能释放出来。”

    众人闻听觉得有理,一个个向风绝羽投去鄙夷的神情。

    灵法交流盛会固然是让一个人成名的好机会,但如果明明学会了某种灵法,又不承认还用这种自圆其说的方式展示出来,这种行为就令人不耻了。

    就连周天宇和杨隐也咬不准风绝羽是不是之前藏了私,杨瞎子扯着风绝羽的衣襟小声说道:“你以前学过炎蛇诀?如果学过就说出来,怎能利用这种办法求名求利呢,糊涂啊。”

    风绝羽收起炎蛇无语的笑了笑:“我真的没学过,倘若大家都认为我以前学过,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此时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是以每个人都听到了他的“狡辩”。

    这时吴洪宪冷哼了一声,不依不饶道:“既然风供奉咬定自己从未涉猎过炎蛇诀,那么此诀应是风供奉参加了本次灵法交流盛会自行感悟出来的了?”

    风绝羽听完,双手一拱:“确实如此,其实在下也是看过这位道友……”他指了指炎蛇老人:“受到启发之后才侥幸悟得此诀。”

    他本意是好的,意思是说我能学会多亏了老人家的演示,可哪知道这句话一说出来,炎蛇老人居然以为风绝羽贬低他的灵法低级,当即不满的回道:“哼,好大的口气。”

    风绝羽一听,得了,又被人家误会了,赶紧低下了头叹口气。

    吴洪宪马上说道:“那么风供奉对炎蛇诀的领悟便应该与齐道友所悟不同了,既然如此,不如请风供奉为我等演示一番,也好让大家开开眼界。”

    风绝羽方才知道那炎蛇老人姓齐。

    周天宇一听可不乐意了,连忙阻挠道:“风供奉天赋超然,既然悟出新的炎蛇诀,又岂可公之于众,吴兄,此举怕是于理不合吧。”

    新的法门、新的诀窍相当于一门新的灵法,就这么直白说出来让人学去,的确对风绝羽不公道。

    当然,周天宇未必相信风绝羽通过观察便能学到一门灵法,如果真是如此,那这个世上的灵法就不值钱了。他只是认定了风绝羽曾经学过炎蛇诀,不想让他当众出丑,要知道,如果风绝羽领悟的法门和齐姓老者的运功轨迹一般无二的话,他就算有两张嘴也说不清道不明。

    其实周天宇虽然对风绝羽做法表示很不理解,但他也不想让云剑天门在南境中落人口舌。

    只可惜,吴洪宪打定了主意让周天宇丢人,微微一笑道:“周兄,你不是怕风供奉说不出来吧?呵呵,没关系,倘若风供奉使的真是新的法门,吴某可以保证,绝不让他吃亏,这样吧,假设风供奉所施展的法门的确可以仿效炎蛇诀,在下愿意补偿风供奉一种灵法。”

    长孙江雪也同时保证道:“没错,风供奉倘若能以另一门妙法施展炎蛇诀,那便说明他的确有过人之资,并未说慌,老身也可以保证,届时将会让风供奉到灵幻玉洞等上三日。”

    此言一出,众家大哗。

    要知道长孙江雪向来都是说一不二,如果风绝羽真的做到的,对他绝对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当然,在场中人多半是没人相信风绝羽就凭看了一眼齐姓老者使出来炎蛇诀便能轻易的领悟。

    有了现场两大前辈的保证,众人立刻抱起胳膊等着看风绝羽的笑话。

    不过风绝羽却是颇为意外,他本来没有必要跟这些人较真,非要把自己领悟出来的诀窍说出来,然而听到长孙江雪保证如果自己能够做到就可以去灵幻玉洞,这就不能让风大杀手视若无睹了。

    炎蛇诀本来就是他领悟出来的,拿去换灵幻玉洞阅典三日,这笔买卖很划算啊。

    他想到这里,断然问道:“此话当真?”

    长孙江雪猛的一愣,心说这个小子莫不是真的不知死活吧?难道他不明白如果不能说出新的法门会让云剑天门遭受千夫所指吗?好,既然如此,那老身就让你死个明白。

    想罢,长孙江雪点头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好。”风绝羽应了一声,往前一站,周遭众人立刻把中间让了出来,留给风绝羽一个人。

    这些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心里颇为疑惑,莫非这个小子真敢当场演示?

    别是乱来一气吧。

    周天宇和杨隐也急的够呛,他们虽然知道风绝羽身兼五行神力,但这灵法哪是随随便便看一眼就能练成的?这不是开玩笑吗?

    恰在这时,尚绝倒是自信满满的说道:“周长老、杨兄,相信他。”

    “疯了,真是疯了。”周天宇恨的直攥拳头,心想完了,这个可丢大了。

    这时风绝羽已经准备就绪,不过在开始之前为免这帮人反悔,他还是先声明道:“在下的法门应当与齐道友有所不同,不过想必在场诸位知道炎蛇诀底细的恐怕也不多吧,该如何证明在下此法与齐道友的灵法的区别呢?”

    长孙江雪发话了:“你且放心,齐道友的炎蛇诀不久之前已经收录到灵幻玉洞中,老身对此法也曾修习涉猎,断然不会冤枉了你。”

    众家点头,长孙江雪的话还是相当可信的。

    风绝羽也不怀疑,这个长孙江雪跟周天宇、杨隐以往关系不错,想来不是什么卑鄙的小人,他默运神力在诸脉流淌而过,片刻之后掌心腾起火焰,他刚刚试过了几次,今次显然更加的熟练了,在掌心握起的同时,拳头用力的一攥,啪,一道星花豁然炸开,在那星芒的中心,一条火蛇慢慢从掌心深处钻了出来,渐渐的化成一条火蛇,蜿蜒的缠绕在他的手臂上。

    风绝羽的施功运力中间毫无拖沓,还别说刚刚学会生硬困难了,根本连一点迟滞都没有,反而像一个浸淫此法多年的老手,把一条白色的火蛇把玩的异常娴熟,指头拔动间,火蛇宛若充满了灵性的灵兽,十分听话的围着风绝羽的胳膊爬行了起来,看似在他的手臂上攀爬,其实压根就没粘上皮肤,离着半寸游走,煞为好看。

    而这时,风绝羽一边控制着炎蛇在手臂上停留,一边问姓目瞪口呆的齐姓老者:“敢问齐兄,你所使灵法用的可是地阳一脉?”他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施法方式,而是先行求证。而这只要不问明对方是怎样运功,一般人都会直接回答了。

    齐姓老者看的一呆一呆的,脱口而出道:“是啊,怎么了?”

    “那就对了。”风绝羽放松一笑,豁然间,他三泉灵穴一动,支撑着炎蛇诀灵法的神力不改,在天任脉上轻微掠过,周遭众人眼前一花,旋即便是震惊的看到风绝羽的天任脉上有着异光闪动,正是那白色的炽火神力。

    这下,众人想不吃惊都不行了。

    风绝羽用自己的行动向大家证明了他的炎蛇诀与齐姓老者并非出于一脉,一个地阳、一个天任皆属阳性之列,但两脉运功大相径庭,显然风绝羽跟齐姓老者学的不是一样的东西。

    到了得此时,在场的众多高手再也不敢小瞧风绝羽了,人家用的可是天任脉,跟地阳脉两脉运功之法截然不同不说,甚至对方将运功脉络展现出一二,更加说明他是一名真正的旋虚化境高手。

    一个旋虚化境高手,至于跟一个刚刚入尘不久的后辈狡辩吗?

    当然不可能了。

    吴洪宪倒吸了一口气凉气,虽然他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在此刻也是有着无法抑制的震惊。

    而周天宇和杨隐更为吃惊,其实他们对风绝羽领悟了灵法的震惊还在其次,令得两个老人难以置信的是,风绝羽比起与他们交手的时候修为更加深厚了,就从刚刚施展灵法时候的轻松和自然,二老顿时就有一种望尘莫及之感,随后二老面面相觑间,尽皆露出“这怎么可能”的表情。

    当然,在场中人最为震惊的是长孙江雪了,美妇人一开始就没把风绝羽放在眼里,后面又因为他是周天宇的随行,更加恨乌及屋,结果到好,人家一上来便是一个炎蛇诀使了出来,论娴熟的程度和神力的深厚远远比齐姓老者犹有过之,而且他用的是天任脉转脉诀,与地阳相比又提高了一个层次,美妇人当然吃惊的不能自己了。

    看着众人瞠目结舌的表情,周天宇实在爽翻了天,豪迈之情爆棚,当即挺起了胸膛,他应该忘记了之前对风绝羽腹腓,但眼下这会儿,的确是很长脸的。

    可是恰在此时,吴承硕却说话了:“哼,即便是天任脉法也不能说明阁下的炎蛇诀是在此时领悟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