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47章 百盅香咒
    </script>

    </div>

    十五年前玄重飞花大婚当日,天巫传人巫雨子携金翅吞天盅于大婚宴席上下毒,借紫凤白羽差点毒害了五大高手,风绝羽及时出现以葬地墓印逆转阴阳之法将毒盅拔出,方才解救了中盅之人,此后得天巫术总纲花费时间精力研习,虽然现在只通了个皮毛,但小魔音咒、大魔音咒还是了如指掌的。

    听着丛里缓缓传来的音律节奏,风绝羽眉头皱成了一字,笛声轻缓悠扬,但平和中暗藏杀机,单以小魔音咒的修为水准衡量,却是比十五年前的巫雨子更加精湛,且不说是谁控制了毒虫,但今日所见,才是真正下盅之法。

    真正的下盅,根本不需要暗中投毒,而是利用大、小魔音咒法控制一定方圆范围之内的毒虫对敌人发动攻势,这些毒虫有的是妖兽、有的身藏毒盅,并有剧毒,一旦被咬中,毒灵入体,藏有盅毒的毒灵就会瞬间侵入紫府元阳、识神中枢,构成生命威胁。

    而且以风绝羽现在的实力,他根本不敢直接用葬地墓印的逆阴阳术强行抹杀毒虫从中提炼死亡精元,毕竟他不知道这些毒虫中哪些是盅类,哪些只是妖兽。

    万一毒盅数量不计其数,逆阴阳神通也没办法使他一个人吸引大量的死亡精元。

    死亡精元虽补,可也要通过逆阴阳转化,这就像干苦工,本来你能坚持不懈的做一个小时的工作,现在非逼着自己连续作业十个小时,不毒死也累死了。

    死亡精元需要慢慢炼化,不能一口吃下个胖子。

    十五年前风绝羽就领教过巫雨子的天巫术,杀了巫雨子后他曾经仔细钻研过天巫盅术,知道这是小魔音咒的咒音,也分辨出来人天巫术修为还要在巫雨子之上,心下不敢大意,所以才用玄业真火保护住了段洪和陆茵。

    跟着,风绝羽取出了两张纸符,迅速点燃,这两张纸符名为“百盅香”,乃是天巫术中的一种玄法符咒,专门用来克制毒虫的,百盅香是用了一百种普通的毒虫烧炼成粉,然后将它们的毒灵提炼出来,与符纸一并放在水里浸泡,需九天九夜才可以取出,如此取出的符纸,再刻下百盅咒法,祭出之际,便能生成一种特别难闻的味道。

    这种味道因为集命了百种毒虫的毒灵精华,所以对毒虫毒盅有干扰作用,只要祭出,毒虫毒盅就会四处游荡,失去了攻击目标,除非小魔音咒修为特别强大,也要花费不少的神力才能重新控制住毒盅。

    当然,百盅香很容易炼制出来,但是效果一样微弱的不行,不过风绝羽也没办法,他没有全部的天巫术总纲,只能领悟出一些粗浅的法门,然后炼制出来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风绝羽炼的百盅香也不多,本来只是打算了解一下罢了,没想到今天派上了用场。

    先是用玄业真火圈守住了段洪和陆茵,风绝羽又飞快的取出了百盅香符迅速用本源神力点燃,符纸燃成灰烬的同时百种毒虫犹如一个个符文相继呈现出来,最后蓬的一声在他面前炸开,变成无数带着浓郁异味的金粉随着微风散开。

    还别说,虽然第一次尝试,但效果还真是很明显,四面八方围聚而来的毒虫闻到飘散在空气中的百盅香顿时乱作一团,即便那笛声依旧悠扬回荡,地面上匍匐的毒虫还是陷入了混乱到处爬行,有的钻进了地底、有的开始进攻其它的毒虫,还有的遇到风绝羽布下的玄业真火圈付之一炬,顷刻间乱成了一锅粥。

    风绝羽电光火石间采取的手段,看的火圈中的段洪和陆茵一愣一愣,惊愕了许久方才意识到是先前那个抢了巨蛋的家伙救了他们,两师徒目瞪口呆,皆是搞不清楚风绝羽这般时敌时友的心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他能应对天巫术而为之震惊。

    段洪是个疯子不是傻子,想当初在凌波岛上也曾见识过天巫术的厉害,当时五大妙渡高手被几只金翅吞天盅弄的狼狈不堪,今天遇到这个家伙,竟然应对有余,颇有章法,再结合之前风绝羽展现出来的实力,段洪当即惊为天人。

    “这位道友,小心啊。”情急之下,他也顾不了太多了,帮不忙总要关心一下,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不是?

    陆茵鼓着小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但是看着风绝羽闪电般布下结界、祭出符咒、变换法诀,内心却是佩服的不行,心想着要是自己有这人的本事该多好,就不至于被人轻视了。

    风绝羽没有理会段洪,神识全然释放而出,此时毒虫包围虽然得到了少许的控制,但是这个局面应该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百盅香终究还是太弱了一些,只要对方的小魔音咒修为再高强一些,总会重新左右大局。

    现在他需要做的是,尽快将那个暗中的偷袭的家伙揪出来才行。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本尊面前装神弄鬼。”

    神识散开,风绝羽的意识扩张了数倍不至,可是那笛声好像从四面八方传来似的,总是捕捉不到真正的位置,风绝羽眼珠一转,高声呼道。

    就在这时,笛声噶然而止,丛林里传来一道惊咦之声:“咦?百盅香,你是何人,如何学到我天巫门的绝学?”

    没有笛声的骚乱,风绝羽头脑清明了许多,神识飞快的搜索着隐秘的丛林,想把人揪出来。

    他一边搜索一边说道:“阁下又是何人,为何偷袭伤人?”

    他本想着多套对方两句话,直接将人捉住审问,只要对方再说一句,凭借他超强的神识,一定可以将对方擒下。

    可是对方再次回答的时候,风绝羽又有些吃惊。

    “天巫门在此行事,阁下还是速速离开的好,否则的话,搭上自己的小命就不值得了。”

    那人口气很狂,而且声音忽然从他的左边转向了右边,居然不在一个位置上。

    “好快的速度,莫非此人一边说话一边变换位置,不想让我发现?”风绝羽诧异的想着,大声道:“哼,这算威胁吗?本尊还不至于被几只毒虫吓跑了,说,你们要杀那位小姐做什么?”

    风绝羽发声逼问,准备再探对方的方位,这时,又有人在他的身后说道:“你算什么东西?天巫门的事也敢管,既然你不识好歹,那就尝尝我等烈盅的厉害吧。”

    “不是一个人。”

    风绝羽耳根颤动,顿时恍然大悟,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对方只有一个人在控制毒虫,其实不然,真正来的人是至少两个,因为最后一个开口的人,声线虽然与之前二者相差无几,但仔细分辨还是细腻了一些,根本不是一个人在说话,看来这些人一直在故弄玄虚,造成了一种飘渺无踪的意境,麻痹自己的神识,真是狡猾啊。

    “藏头露尾,既然你们不出来,那我就一个个将你们捉出来。”

    风绝羽心中一动,遁光而走,速度之快,仅在段洪和陆茵面前留下一道残影,下一刻,在他们面前正南方向陡然出现一道数丈长的七彩剑芒,这剑芒之烈无以伦比,几乎是闪电般的将挡在风绝羽面前的所有毒虫全部碾压,硬生生在正南方向杀出了一条宽达丈许的血路。

    望着那锐气充盈、锋利无匹的七彩剑芒,段洪牛蛋大的眼睛狠狠的缩了一下:“这剑芒,好像在哪见过?”

    “是他……”

    仔细一看,段洪顿时想起十五年前仙华岛一战,那一战,一个令他毕生难望的惊世奇才曾经使出来这种令人绝望的可怕神技——七彩剑芒。

    那个人的名字,已经呼之欲出了,就连陆茵的脸上了也是闪过的惊异的神情:“师父,是他,风绝羽……”

    “没错,应该是他,这七彩剑芒从未有第二个人使出来过,他就是风绝羽。”

    “可是他怎么在这?而且他的实力为何精进的如此之快?”

    陆茵惊的已经合不拢嘴了,在她的心里,风绝羽应该是一个金身圆满的强者,就算时隔十五年,他有了奇遇,突破到碎虚境还不行吗?怎么可能一跃成为跟段洪比肩的涅槃境强者了。

    况且,此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恩师段洪,厉害到这种程度。

    陆茵还曾经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风绝羽的时候并没将他放在眼里,毕竟那时她的修境还在风绝羽之上,可是仅仅过了十五年,风绝羽就成为了涅槃境的强者,以一种新的姿态出现她的面前,这让陆茵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听着爱徒的疑惑,段洪的脑子也是乱成了一锅粥,他万万没想到刚刚自己输给了风绝羽,这怎么可能呢。

    十五年啊,十五年对一个金身圆满的强者来说基本上干不了什么,而要从金身圆满修炼到涅槃一境,别说十五年了,就算再来几个十五年也未必能达到这种高度,他究竟吃了什么大补丹,修为竟然精进的这么快?

    ...手机用户请访问<a href="http://m.ysxiaoshuo" target="_blank">http://m.ysxiaoshuo</a>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