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00章 另外两套仙甲
    元烛?天巫真正的后人?

    陡然听到阴奉介绍,众人顿有一种如坠冰渊的感觉。

    天巫阴奉还有一个师兄,这可是惊天的秘闻,而且就元烛现身的前后种种迹象表明,众人已然知道他们被上阙和阴奉摆了一道了。

    大家建立了临时的同盟一起过来寻找五灵大帝的洞府,元烛却是事后现身,想来定是一路尾随而来,而他的目的,恐怕是想独吞五灵大帝的洞府吧。

    望着那奇丑的元烛和地上躺下的两具尸体,众人皆是汗毛倒坚。

    摩天和怵间皆是兽妖,妙渡前期的修为,这才几招,便被二人拿下,全身溃烂而死,元烛的实力居然如此的恐怖。

    大殿内鲜有的沉寂了起来,众强者不由自主的站在了同一阵线之上,毕竟相较于之前脆弱不堪的同盟,也总比能信手杀掉两个妙渡前期强者的元烛好上一些,这个时候,大家都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阴奉阴测测的介绍完,恭敬的退到了后面,将元烛让了出来。

    上阙面带得意的笑容,似乎这一刻他才重新掌控了大局。

    而看到上阙满是不屑和得意的面孔,众强者皆是气的怒发冲冠,陌上第一个忍不住道:“上阙,你果然歹毒,没想到你居然矢口违诺,你真阴险。”

    上阙满是不屑看了一眼重伤倒地的陌上,笑道:“你现在才知道?晚了,之前风绝羽不是说过,我这个人用心险恶吗?你们为什么当初不杀了我?哈哈。”

    众人看了看风绝羽,皆是露出自惭形秽的神情,尤其是陌上。

    一开始在海外修真界的时候,遇到上阙,风绝羽就想过联合众强者直接将上阙击杀,而正是陌上,为了五灵宝匣和五灵大帝的洞府提出众人联手的提义,可是陌上也想不到,上阙居然暗中安排了一个高人。

    风绝羽阴冷的望着上阙,眼神迸现着无穷的杀意,他早就知道上阙不好对付,但他万万也想不到,上阙还留了最后一手。

    事实上谁也无法在这件事上埋怨任何人,毕竟没有人知道阴奉的背后还有一个师兄,一个真正的天巫后人。

    元烛,亲眼见证此人的实力,众强者便知道他的修为在众人中最高,且不说达没达到妙渡后期,单是天巫后人一手炼盅制毒的邪术都会令人防不胜防,这元烛,确实厉害。

    众人恨的牙根直咬,却无人敢出头指责上阙和元烛、阴奉,风绝羽看了半晌,哼道:“上阙,我一直防着你,没想到还是防不胜防,想来从一开始,你就没有想过独自收集所有五灵宝匣,而是抛砖引玉,利用放出消息的时机引出所有拥有五灵宝匣的人,将大家集结起来,完成你独吞五灵大帝洞府的计划吧。”

    上阙嘿嘿一乐道:“风绝羽,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你说的一点都不错,五灵宝匣遍布天下,靠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收集齐全?幸亏我比你们知道更多有关五灵宝匣的秘密,所以才用五灵定光咒在海外修真界找到了几只五灵宝匣,五灵宝匣的消息是我放出去的,你不也是帮了大忙吗?”

    风绝羽知道他说的是自己为了引出上阙而放出五灵宝匣消息的事,寒声道:“然后你伙同阴奉、元烛,准备借我等之力打开洞府,现在洞府就在眼前,我们没有了利用的价值,所以你打算将我们一网打尽了?”

    话说到此处,元烛不可一世的站了出来,轻蔑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寒声道:“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跟老夫抢宝藏,你们也配,老夫给你们一个机会,跪地投诚,奉老夫为主,老夫饶你们一命,不然的话,老夫让你们形神俱灭。”

    元烛嚣张的态度引起了众怒,白羽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道:“我管你是天巫后人还是巫天后人,想让本尊投诚,你做梦。”

    紫凤也站了出来,随后是飞花、玄重、白阙、元洞、游明。

    黄焦属于众人当中后加入的,本身与众人之间的交情便不深,但是此刻看到元烛势大,甚至有蔑视天下之意,于是不假思索的站在了众人身后。

    元烛眼中放出异芒,望着白羽冷声道:“一个在魔域望界得道的小人物,竟敢跟老夫猖狂,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元烛说着,便要动手。

    风绝羽见状目光为之一凝,白羽是众人当中最厉害的角色,可以说是所有人最强的后盾,他要是出了什么问题,自己这些人的安全就没办法保障了。

    况且能看的出来元烛之所以有所秉持一定对众人有所了解,他能说出白羽的出生之所,想来不会忌惮白羽。

    打,是可以打的,毕竟自己一方人多,他也不可能向上阙投诚,但是白羽要是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个小团体就不会像之前那般劳固了。

    思索片刻,风绝羽抢先站了出来,笑道:“元烛,你当真以为凭你们三个能对付我们这么多人吗?”

    元烛闻言,放声大笑:“不知所谓的小子,老夫一路跟踪至此,到也见识了你几分急智,不过你别以为有点小聪明就可以吓倒老夫,凭老夫妙渡后期的修境,还不至于输给你们这些凡夫俗子。”

    妙渡后期?

    众人一惊。

    尽管猜出元烛实力异乎强大,但是众人还是没想到他的实力达到了妙渡后期的境界。

    妙渡后期不算强,毕竟上面还有承天、乾坤、道武至一三大境界,可在当下,元烛敢把众人看作凡夫俗子,就是靠技高一筹的修为。

    武学道行越是到后面便越是困难,每个境界之间有如隔渊,元烛之所以狂妄,便是因为众人中只有他一个是妙渡后期的高手,这可比白羽申屠候陌上加起来还要可怕。

    更何况,天巫中人炼盅使毒的本领防不胜防啊,这场仗倘若真的打起来,还真就没有全胜的把握。

    想到此处,风绝羽心下略沉,不过他并不担心,因为他已经发现,此地并非只有元烛一个妙渡后期的强者。

    听到元烛大放豪言,风绝羽成竹在胸道:“哈哈,好一个凡夫俗子,元烛,也许你说的没错,我们加起来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但是你以为这里除我们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什么意思?”元烛正得意洋洋,听到后面却是容颜一肃。

    上阙闻言,忙道:“元烛前辈,莫名这小子胡说,我与此人打过交道,他最擅长的就是危言耸听、故布疑阵。”

    众人也是看着风绝羽,不明白他此言何解。

    风绝羽没有丝毫惧怕的意思,待上阙说完淡定从容道:“上阙,说你聪明这里没几个人比得上你,可是说你傻你也确实不精明,你真的以为一路之上除了元烛以外再没有人跟过来了?”

    上阙望着风绝羽,气的牙根直咬,刚才多好的机会,只要元烛出手,就算不能灭了在场所有人,至少有机会除掉风绝羽,可是风绝羽随便说了几句,元烛居然充满了疑虑,这小子还真是难缠,不能让他得逞啊。

    上阙想着,怒斥道:“风绝羽,你少在那里信口胡说,元烛前辈,他这是在诈您,千万不要上当啊,杀了他,五灵大帝的洞府就是我们的了。”

    听到上阙在旁边挑唆,陌上恨声道:“上阙,你这个杂碎,别让老夫逃出去,否则,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申屠候也阴冷道:“上阙,大家建立了同盟,说好了平分宝物,你不会真的准备违背诺言吧。”

    上阙大声道:“平分宝物?哼,申屠候,你不会也像他们这么傻,相信这种鬼话吧,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到了这,谁不想多占一些宝物,难道你们不是吗?”

    游明道:“即便如此,也没像你这般卑鄙,无耻小人。”

    上阙呵呵一笑,伪善的面孔算是全部揭去了道:“小人就小人,反正我在海外修真界也是声名狼藉了,就算是小人又怎么样,最后还得看宝物归谁。”

    风绝羽啪啪拍起了巴掌,啧啧道:“上阙果然是上阙,端的一腹好心计,不过这次你可能要失望了啊。”

    “怎么说?难道你也叫来了高手助阵?哈哈,不是我上阙小瞧你,风绝羽,你能活到今天,无非是靠了飞花一人还有当初在凌波岛上救了白羽和紫凤,除了们之外,谁会照看你的安危。”

    风绝羽乐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没那么大的本事,可你别忘了,今天我们是干什么来的。”他信手一指另外两套帝灵仙甲,道:“你觉得帝尊为什么要弄出二十一套帝灵仙甲?”

    “嗯?这仙甲不是……”上阙刚要说完,猛然间醍醐灌顶般的愣住了。

    众也是大愣,转念一想,对啊,大家凑在一起才有十八个人,怎么会弄出二十一套仙甲,这很不合理啊。

    再听到风绝羽提及,和元烛的现身,众人瞬时醒悟过来。

    “难道帝尊意识到洞府中有二十一个人,另外两个没出现的神秘人是谁?”众人马上警醒。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