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11章 窍门,心与念
    解决了啸月宗的琐事,风绝羽跟着杀神回到了金霄塔的第一层流光殿。

    传功之地,就选择在流光殿。

    这也是风绝羽的意思,因为外面还有许多事儿要办,沐古准备向孤灯门出手,虽然他将所有的计划全都大包大揽在身上,但风绝羽心里还不是很放心,说是不会插手,但他可以去关注,所以,为了学习杀神那一手出神入化的杀人技,风绝羽决定在流光殿内进行。

    也幸亏不久之后,用了无数的法器将金霄塔的品阶提升了起来,将以往只能容纳一万人的流光殿空间扩增到了五倍大小,这才有足够剩余的空间留给风绝羽和杀神。

    二人快步来到流光殿,正好赶上一万精锐修炼完成之后原地休息,一万名精锐都没见过杀神,看见有人跟着风绝羽进来,而且他们最仰慕的风公子还走在那人的身后,众人都感觉到诧异。

    “哎?那个瘦高个子的家伙是谁啊?”

    “不清楚啊,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能比风公子厉害嗷?我怎么不信呢?”

    “那是,公子的修为岂是一般人能比,不过这俩人进来干什么呢?修炼吗?看着不像啊?”

    四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一万双眼睛跟着风绝羽和杀神的步伐转移到流光殿的最深处,谢燃和唐龙刚刚拿到第一批的一气黄元大丹分下去,见众人议论纷纷,颇为不悦,二人走到跟前训斥道:“赶紧休息,不该你们知道的不要多问、不要多谈论。”

    众精锐听完,都没什么脾气,这阵子他们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在一万名精锐里面,红衣剑侍全部都要听谢燃的话,有半点不满,直接出局,而另外五千精锐归唐龙统领,而谢燃直接听命聂人狂、唐龙受教于项破天,力保做到上命下达,无有闪失,错漏一处,全体受罚。

    所以一万精锐特别听话,谢燃吼了一嗓子,众人便不吭声了。

    只不过在二层弥留殿,聂人狂和项破天也看见了风绝羽和杀神,聂、项二师一看风绝羽和杀神那般步态和举动,顿时回过味来了。

    “嘎嘎,看来杀神要传那小子最后三手绝技了,也不知道那小子能不能领悟?”项破天伸出血红的舌头兴奋的舔了舔嘴唇,目中精芒闪烁。

    而聂人狂破天荒的没有露出那般淡定自若的表情,而是从眸子射出两道极度张狂和期待的目光,他的言辞更加简洁,只对项破天说了四个字:“走,看看去。”

    “好。”

    二人虽然不能离开弥留殿,但可以让风绝羽给他们开一道境门。

    杀神的三招杀人技是整个宏图大世无数隐秘当中最机密的一条,所有人都听说过,而且闻风丧胆,但是看过的人十个有九个半都已经死了,所以,外界传闻,杀神的杀人技是神明传授,凡俗中人,看则必死。

    当然,这段传闻有很严重的夸大成份,但不可忽视的是,三招杀人技确实异乎强大。

    就连聂人狂曾经都说过,如果是他,在不明就以的情况下遇到了这三招,他没有把握躲开。

    看看,强大如聂人狂就这么没信心,可见三招杀人技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绝技二字可以形容的了,那几乎就是神技。

    聂人狂摞下话,便隔着窗口喊了一嗓子:“小子,把境门打开,聂某要亲眼看看。”他没有说出要看什么,但这嗓子声若洪钟,仿佛天塌地陷一般。

    隔着一层楼,流光殿的弟子都能听到楼上境门传出一声洪亮的喊声,无比的卷重。

    唰!

    上万双眼睛齐唰唰的看向风绝羽。

    “流光殿的弟子听着,从现在开始,原地休息,不得喧哗,谁敢出声,敌千人一个时辰。”项破天的训练永远都是那么的彪悍,众弟子一听,吓的赶紧缩了缩脖子,不敢开口了。

    但是也有胆子大的,因为项破天只说了不能喧哗,又没说不能四处走动,几个脑袋瓜比较机灵的便冲身边的同仁传音道:“哎?八成是出大事了,风公子要跟那个人干一架,走啊,过去瞧瞧。”

    “不是不让乱动吗?”

    “妈的,你脑子进水啦,是不让喧哗,过去看看又怎么了,没看谢燃那边的人都过去了。”

    这话一摞,不远处红衣剑侍站起来一大片,并安安静静的汇成人流,慢慢向深处移动过去,而那个领头的,就是谢燃本人。

    曾几何时,谢燃见过一次杀神,并从红杏夫人口中听说过此人的身份,所以杀神一到,谢燃就知道发生什么事儿,这俩人不是切磋就是传功,准跑不了。

    唐龙一看,马上叫上了俞岱和佟亚,也开始往风绝羽那边,如此一来,流光殿热闹上了。

    风绝羽呢,则是满头黑线,冲着空中大喊:“省省吧,杀神是传功给我,又不是给你们,你们跟着凑什么热闹?”

    “传功?”众人一听,风公子还要求别人传功,有点意思,于是愈加的亢奋。

    聂人狂和项破天愣着眼睛一声没吭。

    这时,杀神却是说道:“算了,让他们看吧,就算听到了,他们也学不走。”

    “真的没事?”

    一个人功法,与性命相关,风绝羽实在不明白,杀神哪里来的信心,居然说旁人听到了也学不去。

    无奈之下,他只能打开了一道境门,然后四周里里外外都是人。

    不过一万精锐也没敢靠的太前,大约距离二人百丈左右就停了下来,把中间一块老大的地方让给了风绝羽和杀神。

    流光殿内出奇的安静,风绝羽和杀神面对面站立,相隔十步。

    这个距离是杀神找的,也不知道有什么深的用意,直到二人站好,杀神百宝袋里取出一把破剑,下品金宝法器。

    以风绝羽现在的地位,身上几乎没有这种低品质的法器了,包括杀神也不可能带着如同废铁的破剑,这把剑肯定是他从什么地方特意弄来的。

    将破剑扔给了风绝羽,杀神道:“一会儿就用这把剑,你的那把剑太重,不适合修炼,等你领悟了,再用自己的剑。”

    “好。”风绝羽也没问为什么,直接问道:“说吧,那三招是什么神通?”

    “不是神通!”杀神很干脆的说道。

    “不是神通?那是灵玄妙法?”风绝羽不解道。

    “也不是,就是出剑的技巧。”杀神顿了顿,说道:“现在我说,你听,我就说一遍,然后咱们开始一起练,你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了,中间可以问问题,但是必须我说能问的时候,再问,懂了没有。”

    “懂了。说吧。”风绝羽有些急不可奈了。

    “嗯,你听好了。”杀神整理了一个思绪,说道:“这三招剑技,总的说来,其实是一个路数,三招,看距离,分为十步、百步、千步,共三式杀招,主要的目的就是勿求一击即中,继而取敌性命,所以剑去角度、位置、目标要害,自己找,不需要多说,怎么舒服怎么来?懂了吗?”

    “懂。”

    “好。”杀神道:“你修炼过无心之境,所以再练这三招比较容易,所谓剑出人必亡、否则命不保,其实取的就是一个你死我活的道理,话虽说的简单,但使剑的时候心境尤为重要,非常难练,当初我悟出此三招的时候用了两个月时间才摸出窍门,没有修炼过程,直接杀人,每次出击,敌人必须比我的修为高强,至少两个层次,无数次九死一生,才成就此套剑招,说来是侥幸。”

    杀神言简意骇道,这段话通俗易懂,但语句中的凶险,却是让人听了额头直冒冷汗。而到此为止,杀神要说的其实都是铺垫,但能说出这段话,风绝羽也能感觉到此套剑招的不凡,要不然,以杀神的个性,怎么可能说这么多废话?

    见风绝羽不作声,杀神继续说道:“三式杀招,重意不重气、重心不重念,杀心起、敌对亡,只有开始和结束两个历程,多丝不得,少一丝不成。有没有问题。”

    “有。”风绝羽终于有不解之处了,问道:“重意不重气,我能理解,但是重心不重念是什么意思,心所有想,念必自成,心念一体,如何分开?”

    杀神点了点头,眼中充满了赞许之色:“这就是我教你的,如何将心与念分开。”他顿了一顿,抬起手中唐刀,寻思了一下,又放下,说道:“人有心,才有念,心与念差之毫厘,却谬以千里,但事实上,如何会有这番言论,便是告之我辈,心与念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你修炼无心之境有何感觉?”

    风绝羽想了想:“先收气,后敛意,再问心,终失心,谓之无心。”

    “说的好。看来你在无心之境的造诣已入大成了,那么你可以反过来想,有何感悟?”

    “感悟?”风绝羽有点发蒙。

    说实在的,杀神讲解的这套理论十分容易理解,可你要是往细里钻牛角尖,就越容易理解不了。

    为什么?

    因为所谓的心与念固然可以按照语句理解区分开来,但是人一有思想的时候,心念便会同时生成,想把心与念分开,确实难如登天。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