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55章 十载大修关
    回到摩罗地下古城,离着老远就看见管铭带着好几千人在地下古城搬搬扛扛,时过一年,摩罗地下古城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但离远一看,很容易看到明显的修缮痕迹,至于进度,并不是很理想。

    风绝羽问了一下,管铭的说法是,夫人有意不让他太过操劳,因为啸月现在属于人多势众,但财力远远达不到资格,近好几十万弟子,有大半以上都没有入门,只是在边外做着一些不起眼的事,就连修行,都是由传功阁各大核心弟子收的徒弟们带领的,这些人的忠诚还需要考验,何况啸月这边也不像天坊那样有足够的资源供应他们修炼。

    跟管铭聊了两句,风绝羽便带人用传送阵霸王城,中央城区的啸月府内,红杏夫人和萧岳河早就等在那里,因为消息之前就人会去传,基本上每天,传送阵都会来来往往十几个弟子互相通信,红杏夫人和萧岳河知道风绝羽要回来。

    众人在大厅见面,红杏夫人依旧是风韵犹存的坐在厅中处理着啸月宗的事务,看见风绝羽回来也没抬头,低着头打量着一件不错的法器道:“回来了,听说天坊那边进行的很顺利,这次你只是出手帮沐古拦了两个人,天坊就以一已之力灭了五大天宗,堪称经典,你得了一个不错的属下,开心吗?”

    风绝羽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他和红杏夫人、萧岳河等人的关系,已经到了见面不需要打招呼的地步了。

    喝了口茶,风绝羽道:“夫人,你说的可真轻松,就拦了两个人,那一仗下来,我骨头都快散架子了,要是没有饭老出面,那两人指不定把我怎么样呢?”

    红杏夫人笑眯眯的放下手中的法器,眼中放着媚光道:“所以,你最近偷懒了,该闭关了。”

    “唉,是啊,我早就想闭关了,奈何事务繁多,啸月这边没什么大事吧?”

    “能有什么事?几条矿脉已经正式进入开采期了,估计再过五年,矿脉中的玉髓就会全部被挖出来,进度很快,除此之外便没有别的事了。”

    风绝羽知道红杏夫人最大的希望就是把六条矿脉赶紧开采完,因为那样一来,无论圣龙山什么时候过来,啸月完全可以做到想打就打,想走就走,至于什么战略要地,暂时啸月还用不着想这方面的事,毕竟不是真正的国战之争,啸月和天坊的目的都是一样的,手底下的高手必须多,精锐必须强,但人数没有必要弄的太多。

    现在他们几个老怪物和风绝羽的想法不谋而合,主要的目的就是要打造出一支强大的武修军团,这个军团的所有人必须用天坊日后的资源强行提升起来,说是以一挡百那是夸张,但以一敌二、敌三,必须要达到这种程度,才可以面对日后与墨陵的战斗。

    这样一来,武修、资源就很容易支配了,其实他们这些首领级的人物干的最多的一件事就是观察,观察哪些人值得培养,哪些人不值得培养,日后都会有个选择,而他们自身,还是致力于自身修行。

    别看风绝羽和红杏夫人在统领啸月和天坊的过程表现的游刃有余,实际上他们对武破虚空的向往一直没有磨灭,再加上来自方方面面的危机感,谁都不曾掉以轻心过。

    不过红杏夫人只说了一项,就说再没有其它的事,风绝羽是打心眼里不相信。

    为什么?

    原因很简单,因为红杏夫人是一个不甘平凡的人,她的脑子里总有千奇百怪的想法,也有许多未雨绸缪的决定,但这些事,红杏夫人不喜欢说,总是喜欢卖关子,到了关键的时候一看,一匹又一匹的黑马,一把又一把的利刀,总能发挥意想不到的用途。

    风绝羽已经习惯了,也不想再问了,因为问起来麻烦,人家不说,你问有什么用。

    “好吧,没有最好,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在后院闭关了,我不闭死关,有什么事可以叫我,巫映雪现在就在天道珠,我让她出来突破承道境,也许需要夫人的指点。”

    “那个丫头还没有突破吗?”红杏夫人极其不情愿的抬起了头。

    风绝羽也无语了,磨着牙道:“我说夫人,突破这种事看的是机缘,人家连名节都不要了,练你给的那本托月神诀练的不错,到了这个时候,您就别要求太高了好不好。”

    风绝羽是劝,哪曾想红杏夫人压根没听,直对萧岳河说道:“萧老,你说是不是该让他们两个同房一段时间,效果能更好一点。”

    “什么?”风绝羽一听蹦起老高:“夫人,咱能不能别祸害人家姑娘了,还同房,她的症结已经解决了,同什么房啊?”

    萧岳河一脸微笑捋着胡子道:“阴阳互补、合体双修,好处很大的。”

    “行了,您就别跟着添乱了。”风绝羽一听这语气,这俩人肯定早就商量好了的。

    其实他还不是真的厌恶巫映雪,人家长的标标致致的,十足绝代佳人一枚,还愁找不到道侣,关键红杏夫人和萧岳河这俩老怪物脑子里不想别的,就想着怎么把自己身边的人变成顶尖的高手,所以根本不考虑你愿意不愿意,因为他们明白,只要把底下的人修为全都提高上来了,他们就可以安安静静的闭关了,以后什么都不管,把修为提高上去武破虚空就行了。

    可是再怎么样也不能拿自己开涮啊。

    风绝羽一听这语气没法唠,索性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道:“行,你们两个待着吧,我回去闭关了,没事别找我啊。”

    他说完便往外走,刚走两步,就听萧岳河笑眯眯的对红杏夫人说道:“老夫数千年前得过到一味催情灵丹的丹方,哪天给他用用。”

    “好用吗?这小子定力很强。”

    “再强也没用,那枚催情灵丹十分霸道,就算乾坤强者也扛不过半盏茶。”

    风绝羽:“……”

    ……

    随后的大半年,风绝羽开始了时隔三百年来最严谨的一次闭关,而就在他进入流光殿之后,饭五斗、上官若凡、章元泽、黄天爵、红杏夫人、巫映雪、萧岳河、包括杀神在内的所有人,几乎整个啸月和天坊数得着的高手陆陆续续的进入了流光殿,开始了长达十年的闭关。

    外界的十年,流光殿就是一百年,这次闭关非同小可,啸月和天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高手,全部留在了流光殿。

    风绝羽闭的不是死关,大约在流光殿里待上满一年左右就会出去转一转。

    一年后。

    “真人,您帮我一个忙,三年以后,您去一趟鬼王山,将鬼王山传送阵阵眼中的那只鬼奴给我带出来。”

    广霄坐在风绝羽的身边错愕道:“你想让阵眼中的鬼奴出来?那传送阵……怎么办?”

    风绝羽微微一笑,没有隐瞒的说道:“真人,不瞒你,当初修缮那个传送阵的时候,我就已经和鬼奴达成了共识,他帮助我镇守传送阵五年,五年之后,我让他恢复自由,这件事白龙氏族的人也知道,因为五年的期限一到,霓光楼和西空院的人就会和白龙氏族重新争夺鬼王山传送阵的使用权,以白龙氏族的实力,恐怕这次再也占不到便宜了,所以传送阵有或没有已经重要了,再者说,霓光楼和西空院一定秘密搭建了传送阵,他们不会受制于白龙氏族,想必现在白龙氏族的情况也不妙,那只鬼奴,在或不在自然没了意义。”

    广霄一听,诚然道:“原来你早作安排了,好,正好老朽与白龙氏族的族长还算认得,到时候我就走一趟。”

    风绝羽提醒道:“真人,虽然那只鬼奴臣服于我,但它现在还不值得信任,此鬼奴修为不低,你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前阵子我找了一阵镇魂幡,你带着,用它将鬼奴接回来。”

    风绝羽说完,手掌一翻,掌心中多出了一枚拇指长的紫玉灵幡,这件紫玉灵幡是他从天坊挑回来的,专门给那只鬼奴使用的,为的就是防备鬼奴离开阵眼的时候逃走。

    须知道,鬼奴与凶妖并无二致,一旦让他逃了,风绝羽就没有鬼奴用了。

    广霄将紫玉灵幡接了过来,认真的点头应下。

    三年以后,广霄如约前往白龙氏族在白龙氏族帮助下进入了鬼王山传送阵,顺利请出鬼奴进入紫玉灵幡,回到了啸月宗。

    同年,霸王城外六条矿脉全部开采完成,玉髓悄无声息的运进了摩罗地下古城。

    红杏夫人完成了最初的设想,此后将三大城区的当中两个城区全部以合盟的方式租给了三洲境内各大势力,只留中央城区一隅之地的啸月府。

    又过了三年,杀神出关,去向不明。

    随后,红杏夫人出关,突破修为承道后期,距大圆满只有一步之遥。

    同一时间,风绝羽入死关,勤修七星诀,立誓不破不出。

    三年又年三,时间一晃便过去九年整,终于,远在圣龙山梵天殿的一则消息,飞进了摩罗地下古城的啸月宗府,到了红杏夫人的手上。

    “属下打探,梵天殿段家三女段飞凰出关,获悉段飞鹤下落,正前往接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