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513章 草庐
    子夜时分,缥缈峰禁地,鸠奇木的修行洞府。

    孱弱的灯火无力的摇曳在面积不大的古洞中,映出三张自鸣得意的笑脸,无力的油灯只是往日为了给洞府带来些许光明的摆设,而此时光芒万道的,却是摆在剑魔、鸠英明、鸠狂人三人面前无数的奇珍异宝。

    鸠奇木寿诞结束之前,自在宫收受的贺礼在千挑万选之下,将其中数得上号的珍品早早的送进了禁地洞府里面。

    等到鸠英明父子将宾客恭送离开之后,父子二人便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剑魔的洞府。

    其实鸠英明父子和剑魔之间的关系还没有要好到私下分赃,按常理,鸠奇木大寿,所收受的贺礼应该全部归属鸠家父子,而做为鸠家父子的傀儡鹰犬,剑魔没有任何资格分享这些寿礼。

    可但是呢,二十年来,剑魔渐渐开始不受控制了,鸠英明父子也知道,以前的剑魔今非昔比了,他就差一点,便能占据鸠奇木的肉身,有了底气之后的剑魔渐渐不听话,若不是鸠英明手里还握着剑魔一个弱点,恐怕这个时候剑魔已经喧宾夺主,稳压鸠家父子一头了。

    因为形势的变化,导致之前的上下级关系变成了合作关系,故此就算鸠英明父子极度不情愿,终究还是决定将一部分贺礼拿出来,和剑魔平分。

    时过子夜,洞府里堆积的贺礼泾渭分明的摆放在洞府中心,琳琅满目的天材地宝、精致珍贵的符箓法器、异彩斑斓的玉髓晶石,宛若将空荡荡的洞府装点成一处奢华的珍品宝库,不断绽放着夺目的异彩。

    二十年来,剑魔占据鸠奇木的肉身总共办了两次大寿,第一次,他一件法器都没捞到,而这第二次,让剑魔无比的兴奋。

    “这块玉擎飞煌石我要了,还有这个,正好我缺几张灵符……”

    三人凑在一起,剑魔压根没客气,围着堆积贺礼的地方随手点了十几样,件件都是精品。

    “剑魔,你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这些东西是自在宫的,不是给你的。”鸠狂人斜楞着眼晴恨不得把剑魔一口咬死,因为剑魔看上的东西,有很多都是他中意的。

    剑魔背着手阴沉沉的横了鸠狂人一眼,目光中流露着浓浓的不屑之意:“小子,你要明白,你们父子之所以有今天,是因为老夫一直帮着你们控制鸠奇木,如若不然,早在二十年前,他就收拾你们了,你们害死鸠英雄的事也不可能多守了二十年之久,说白了,没有老夫,你们现在是生是死都不知道,老夫要点东西,还过分吗?”

    原来,二十年前,鸠奇木就已经知道鸠英明害死了他的大儿子,但还没来的及惩罚鸠英明,就被鸠英明用一把戮苍剑镇住了神识。

    那件往事,在鸠英明父子心中就是一个污点,多少年不提,提起来就容易伤人。

    鸠狂人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剑魔,你也别忘了,没有我和父亲,你现在还困在戮苍剑呢,你就是这么报恩的吗?”

    剑魔冷冷一笑:“我帮你们镇住了鸠奇木,就已经把恩报完了,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不觉得自己很幼稚吗?”

    鸠英明见二人吵个没完,上前打断道:“好了,别吵了,狂人,区区几件天材地宝而已,何必闹的不欢不快,剑魔毕竟帮过我们,理应如此。”

    “哎,这还像句人话,鸠狂人,我也就是看在当年你爹救过我的份上,全心全意助你坐上自在宫的宗主宝座,否则以老夫现如今的修为,就冲你刚刚那番话,老夫早就收了你这条小命了。”

    “够了。”鸠英明听完,脸色阴沉的喝了一声:“剑魔,咱们之间没有必要说这些,我还是那句话,等你彻底的占据了这副躯壳,我就把另一块龙心火晶给你,你离开自在宫,从此两不相欠,赶紧挑吧。”

    剑魔呵呵一笑道:“我明白,你以为老夫愿意在这个鬼地方待下去吗?等老夫占据了鸠奇木的躯壳,拿了龙心火晶,何处去不得,不出十年,老夫必定能突破乾坤境。”

    鸠奇木的修为是乾坤境,但神识并非其人,剑魔想要真正拥有乾坤境的实力,就必须在炼化了鸠奇木的神识之后,找个地方闭关融合肉身。

    平息了争执之后,鸠狂人心里再不情愿也得听父亲的,于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剑魔将接近三十样天材地宝收入囊中。

    但凭心而论,剑魔拿的东西并不多,洞府里摆放的极品宝物至少不下百件,剑魔拿了三十件,还算多吗?

    真的不多,因为这也不是全部的贺礼。

    不过站在鸠英明的角度,却不会怎么感激剑魔,因为他知道,剑魔拿的少是因为其它东西根本看不上,其实现在剑魔的修为就跟承道大圆满一模一样,但他可以碾压承道大圆满的优势在于,其人早早的领悟了瞬移的能力,这个优势足以让很多承道大圆满的高手望尘莫及并在面对他的时候束手无策。

    而风绝羽之所以能让剑魔在自己的手底下吃亏,无非是因为天星遁的能力,所以说,在世间无数的法则当中,以宏图大世这一界的领域为基石,瞬移是相当可怕的能力。

    百丈方圆瞬间移动,拥有这样的技能,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鸠狂人忍气吞声的看着剑魔挑走了自己最喜爱的几件天材地宝之后就跟着鸠英明离开了剑魔的寝居,临行之前,鸠英明就异域问题还提醒了剑魔一番。

    “沐言哲还没走,我和狂人必须配合给他演一场戏,明日一早,你最好把沐华裳、姜道还有那个鸠狂杰带来的朋友一并处理了,别留下麻烦。”

    剑魔阴测测笑道:“你不说我也会做的,他们三个当中,尤其是那个叫做成空的家伙很古怪,也不知道从哪领悟的瞬移绝学,居然可以跟老夫分庭抗礼,这个人我必须收拾了。鸠狂杰那边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看他挺不老实,说不定暗中计划什么呢。”

    “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鸠狂杰再聪明,手上的力量毕竟薄弱,晚几日动他都没关系,关键是沐华裳。”

    “行了,我明白,你们走吧。”

    说完,鸠英明带着鸠狂人大步流星的离开了洞府。

    到了洞府之外,父子二人刻意飞出去很远才停下来交谈。

    鸠狂人恨的心如煮火,说道:“爹,我实在不能再忍了,剑魔这个老东西太不要脸了,居然连你的话都不听,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鸠英明脸色阴沉道:“不急,寿诞刚过,还要再稳稳,尤其沐华裳这件事,咱们还需要利用他处理妥当,暂时先不能动他,不过你放心,他从自在宫取走的宝物一宝也带不走,等他彻底帮咱们将尾巴扫干净之后,咱们再收拾他。”

    听到这,鸠狂人算是放心了,说道:“那既然如此,儿听您的,对了,那帮人还没走,咱们得去见见了。”

    “是该见见了,这阵子因为寿诞的事忙的不可开焦,把咱们的客人都冷落了,明日一早剑魔应该会去异域处理沐华裳,等此事一了,就让他们动起来,直接灭了剑魔,咱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

    盏茶后,鸠家父子在一处竹林外落了脚,这片竹林是自在宫后山一处无人问津的小地方,平时只有鸠英明会在烦恼的时候过来散心,所以没有安排下人,竹林深处只有一个草庐,环境清幽并且隐秘。

    鸠英明和鸠狂人站在竹林外逗留了一会儿确实附近没人才走进去,穿过竹林来到草庐外,距离草庐还有十丈远近的时候,鸠家父子站定了脚步。

    鸠英明抱着拳冲着草庐方向拱了拱手道:“先生,我来看看您。”

    嗡!

    话音刚落,整个竹林刮来一阵并不凛冽的微笑,空间深处隐约出现了涟漪般的元灵波动,仿佛水波纹般朝着四周扩散,随后停歇,所有翠竹朝向草庐轻摆竹身,四周升起一片云气慢慢散开,然后落地,将草庐围着一个圈子。

    宛若仙气一般的云雾在地面上缓缓升腾,草庐里面走出两个黑袍人,皆是用兜帽盖住了头,看不清样貌。

    “鸠宫主,请。”

    “呵,叫早了,还不是。”

    “早晚……”

    “嗯。”

    鸠英明与两名神秘人寒暄几句,迈着流星大步直奔草庐推开门走了进去。

    到了草庐里面,漆黑的夜色在没有灯盏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诡异,鸠英明父子站在门前将房门掩好根本没有打算坐下,只是站在门口对里面说了一声:“先生,近日忙碌,未能过来请安,请勿见怪。”

    阴沉沉的草庐中,一个声音响起:“你有你的事儿,何罪之有,你今日过来,想必是按捺不住了吧。”

    鸠英明呵呵一笑:“先生慧眼,剑魔不服管教,是时候弃了。”

    那阴沉沉的声音道:“我帮你弃了他,咱们之间的计划就该提前了,你拿下了宫主之位,就得给我办事儿,想好了。”

    “不就是霸王城一个二流天宗吗?先生放心,先生于我恩,英明自当尽心皆力。”

    “什么时候?”声音问道。

    “三天后吧。”

    “就这么定了。除了这件事,本座可以答应你,在这段时间,无论自在宫发生什么事,有本座给你托底,你可以放心大胆的去做。”

    “那就多谢先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