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789章 风云再起
    啸月宗上,宗门长老云义这阵子正巧在啸月宗查阅一些古老的典籍。

    啸月宗内部精英在多年前秘密的搬进了摩罗地下古城之后,整个啸月宗基本上没有什么高手了,除了一些还无法深得红杏夫人信任的管事和执事之外,啸月宗上只有几个被委以“重任”的“假长老”留在山上处理一些琐碎的要事,但无论谁在山上,啸月宗总会有一个高层留在摩罗地下古城之外,用以督管宗门的要务,而在啸月山上的大部分弟子,暂时还不知道,这个宗门,其实还有一个隐秘的驻地。

    青年被守山弟子带进了迎客峰等待,随后一个守山弟子就把来人意图汇报给了正在山上的云义,因为这个青年来的时候直呼出风绝羽的名号,而且还说出自己有要事在身,门下弟子本来想将此人劝走,但又怕此人与副宗主有过深的交情,无奈之下,层层上报,最后才到了云义这里。

    一个时辰之后,云义从典阁中走出来,到了迎客峰,并见到了青年。

    进屋之后,云义开始打量眼前这个青年,青年的衣着多少有些邋遢,显然是个不注重外表的人,而青年的双眼清澈,宛若山下的溪潭,就是眼眸中时不时流露出些许焦急之意。

    “这位公子,可是要找本宗副宗主。”云义扫量了青年两眼开声问了出来。

    青年匆忙起来,施以大礼,很懂规矩的回道:“在下魏序,见过老先生。”

    “魏公子,请坐。”云义见青年一举一动彬彬有礼,自然要慎重对待。

    哪知道对方闻言之后并没有坐下,反而焦急道:“老先生客气了,晚辈不坐了,请问风绝啊,风副宗主在山上吗”

    “哦,他,不在,数十年前,他离开宗门出外云游去了。”云义知道风绝羽出去干什么了,但关于风绝羽的事,是啸月宗最大的秘密,他当然不会对一个来路不明的家伙说明。

    “出去了”青年眼中露出意外和失落的表情,想了想后咬牙道:“那么敢问老先生,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云义呵呵一笑道:“公子如此迫切,不知有何要事,风副宗主身有要务,来去无踪,老夫也不知他何时归来。”

    “啊那就麻烦了。”魏序为难的搓着手掌,去也不是,留也不是。

    云义一看,这是有事,当下道:“旦不知公子与我家副宗主如何相识的啊”

    “啊,我们是在炎洲结识的,既然他不在,那在下就不多留了,告辞。”魏序是个不擅言辞的人,既然风绝羽不在,他也跟风绝羽以外的啸月宗修士不熟,便萌生了离开之心。

    而且魏序说走就走,深深施了一礼后,扭头就往宗门外走去。

    “唉公子,请留步。”云义一看来人说走就走,顿时心生疑惑,便想多问几句。

    “老先生还有事”

    “呵呵,公子倒是个随性之人,想来与我家副宗主有些渊源,既然远道而来,何不道明来意呢”

    “这个在下到是没有什么大事,唉,既然风副宗主不在,说了也没用,老先生留步,告辞吧。”魏序说着,站在门口看了看来往于山上几个主要楼阁,神识不经意间在整个山上转了一圈,然后快步退了出去。

    云义起身追了出去,可惜到了门外没等叫住魏序,人就下山了。

    看着来去匆匆的魏序,云义张了张嘴,终究是没能挽留,并且满腹狐疑的看着下山的身影,还嘀嘀咕咕的看了一会儿:“这人好怪,来了也不说什么事,风副宗主究竟跟他有什么关系”站在原地思忖了片刻,云义也想不明白,便不了了之了。

    而此时下了山的魏序,回头看了看山上络绎不绝的啸月弟子,也是重重的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唉,看来大哥在灵洲也挺难的,啸月宗坐镇灵洲,显然不容易,可是这宗主中的弟子,修为太弱了,要是请大哥帮忙,岂不是难为他了大哥攒点家底不容易,就别麻烦他了。”

    一个月后,余山城,魏序进入城中传送区,交上了准备好的玉髓,对着守城的武将喊道:“北疆,幽玄城。”

    而就在魏序离开七霞界之后,云义终于回到了摩罗地下古城,在禁地中遇见了饭五斗,并且发生了以下对话。

    “饭兄,忙着呢”

    “云兄,你这是去了山里才回来啊,给小英奇找到武学秘典找到了吗”

    “嗯,花了老夫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终于幸不辱命啊,那孩子也是坎坷,遇到了瓶颈,前阵子跟杀神练剑的时候,被禄契那个孩子欺负的直发脾气,我这外公要是不给他找找原因啊,怕是那孩子都要钻到地缝去了。”

    “哈哈,小禄契可是非比寻常,英奇固然聪明,但我说句话你别不高兴,他跟萧禄契,还是差了一点。”

    “是啊,禄契这个孩子天赋异禀,实在非常人可比,不过英奇有你们几个教导,我相信,总有一天,他可以和禄契比肩。”

    “杀神传授剑法和神通并无偏私,英奇只不过是性情稍微急燥了些,倘若能把持住自己的心态,不会比禄契差上太多的,毕竟,他还有我嘛。”

    “呵呵,饭兄费心了。”

    “哎山上还好吧,没有什么事发生吧”

    摩罗地下古城的啸月精锐,平常是不允许出门的,而在山上把持要务的元老、长老们,也是每隔一段时间轮换着去打理宗内的事务,现在轮到饭五斗坐镇去接云义的班,自然要问的翔实一些。

    云义摇了摇头:“圣龙山、无华岛都安静的很,前阵子锦绣福地送来一批天材地宝,也都送进了古城之中,暂时没有别的什么大事了。”云义一语道完,突然想起了一个月之前有个人上山找风绝羽,于是提了一嘴道:“哦,月前有位公子上山来找副宗主,也没说什么事,得知副宗主不在,就离开了。”

    “有人找风小子,什么人呀”饭五斗一愣。

    “他也没说什么,让我想想,这位公子叫魏哦,对了,叫魏序,可能是副宗主在外游历的时候结识的友人吧反正看着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但是我问了,人家却没说,在山上停了一脚便走了。”

    “魏序”饭五斗皱着粗犷的美貌重复了一声,然后喃喃私语道:“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四方谷,阵法空间“无名”

    唰

    一道黑亮的剑光挽着刺眼的剑芒在结界深处一闪而过,剑势卷起的猛烈气势,在人影和剑芒逝去之后,方才恐怖的席卷起来。

    一个人,一把剑,来去疾如闪电流星,这般速度,倘若让外人看见,定会吓的嘴巴都合不拢。

    结界深处,一个体魄庞大的雪怪巨人身上布满了血淋淋的创伤,背对着那身着白衣,手执黑剑的人影,凶厉的眸子里喷薄着难言的羞辱和震怒。

    天坠剑在手,风绝羽也是累的气喘吁吁,短短半月来,在阵法空间“无名”无法推演提升的前提下,他彻底的跟这头冰谷雪怪杠上了。

    阵法空间“无名”提升到四级,阵法空间已然牢固稳定,大移形换影术可以在没有风绝羽驾驭下自行修复,不需要风绝羽多花心思修补,如此一来,他就开始迷上了杀神的那三招杀人技。

    话说风大杀手自从学会这三招剑法之后便没有时间修炼,而杀神给他的提点在于,要修炼好三招杀人技,必须不顾性命,跟更强的高手过招,用以命搏命的方式,来熟练这三招技法,从而达到一招毙敌的效果。

    杀人技,以杀心为主,杀心起,敌必亡。

    此乃三招杀人技的宗旨。

    可是宗旨听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是极难。

    风绝羽学会这三招之后,鲜有出手的机会,在炎洲的时候,他成功用十步杀击毙过敌人,但是在当时,楼以瑞已经是强弩之末,所以那一招显得格外惊人。

    可是今非昔比,他如今面对的身手极强的冰谷雪怪,在修为相近的情况下,风绝羽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刺出了不下上千剑,到底还是没能把冰谷雪怪击败。

    这到不是因为他的天赋太低,而是千步杀不同于十步杀,虽然这三招看上去都是同一个套路,可是距离越远,越难成功,尤其是千步杀,足够的距离给冰谷雪怪创造充足的反应时间,风绝羽每次出剑,都能让冰谷雪怪虽不从容但却万分侥幸的逃过了要害。

    问题出现在哪里呢

    风绝羽经过长时间的反省,已经深深的意识道,自己的杀心还无法完全剥离到杀念之外。

    杀心一起,杀念必显,杀念一显,杀气必出,而杀气一出,冰谷雪怪就能防备剑锋的轨迹。

    所以,这一招,他还完全没有入门,根本做不到,杀心起,敌必亡的效果。

    于是乎,风绝羽魔怔了,非要把这一招练的出神入化不可,但是时不与我,就在他决心利用冰谷雪怪还在阵法空间的这个机会,好好的练一练三招杀人技的时候,某些不知好歹的武修,不经他的同意,进入了阵法“无名”之内。<div style="display:none"><a href="https://www.qianqianxs.com/15/15198/">异世无冕邪皇</a>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