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7章 我做你的眼
    病房里,葛震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拿起一瓶酒慢悠悠的喝着,扯掉左眼的纱布。

    左眼的皮肉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但眼球还是红色的,里面的淤血依旧没有散去,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看所有的东西都是模糊的,部分远近,哪怕放在跟前的东西,也是模糊一片。

    没法治了,按照专家的说法就是靠自愈。

    “怎么喝起酒了?你现在不能喝酒,一切刺激性的东西都不能用。”走进来的老杨批评道:“眼睛还是有希望的,不算太大的问题。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以乐观的心态接受治疗,最多半年一切都会好。”

    “靠自愈能力吗?”葛震灌了一口气,满脸嘲讽道:“如果靠自愈力就能恢复的话,那还需要医生干嘛?大家有病了都可以靠自愈力治疗,国家也不用退出医保了。”

    很明显,所有的谈话葛震都听到了,对此老杨并不意外,怎么说人家葛震也是兵者。

    这个兵者已经成型,可惜刚成型就受到如此重创,这是谁都不想看到的。

    “你的眼球许多地方受到创伤,自愈力恢复只是为了手术做准备。”老杨坐在葛震面前,语重心长道:“我觉得梁博士说的很有道理,他是要等你的身体自愈能力完成对眼球自我修复到一定程度之后,再进行手术,这样可以规避大部分的风险。”

    “你觉得靠谱?”葛震用独眼盯着老杨:“你真觉得靠谱?”

    老杨没说话,他很清楚此时眼前这个年轻兵者的感受,那是一种从山顶直接跌落到山下的绝望。

    靠谱吗?也许真的不靠谱,可现在的确没有办法,只能一点点的先恢复再说,或许真的出现奇迹呢?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奇迹,葛震母亲胡清澜的苏醒就是奇迹。

    “老杨,我所有的战斗技能全都写下了,这个你拿去,如果有用,推广到全军所有的特种部队。”葛震拿出一个笔记本递过来说道:“我懒得留在部队做教官,不然我会心塞的。”

    “你这是干什么?没人让你做教官!”老杨皱起眉头说道。

    “那就是让我回家了对吧?”葛震轻松一笑:“你直接说就行了,我没有那么脆弱。”

    “谁让你回家了?”

    “一线上不去,要么做教官要么滚蛋回家,还有第三个选择吗?”葛震大声说道:“让我去做特工?那不是我喜欢的职业,我这人天生亡命徒,做不了如履薄冰的特工间谍。你说这些都做不了,我不回家去哪儿?”

    “你的眼睛又不是不能好。”老杨劝说道:“好好养伤,什么都不用想。”

    “你确定我的眼睛能好?杨叔,你认认真真的告诉我,说我的眼睛能恢复如初?”葛震用独眼盯着老杨。

    “你……”

    老杨不敢保证,也不会用善意的谎言,因为葛震不是傻子,根本骗不了。

    “我知道自己的情况,哪怕我说不碍事,上面也会做考虑。”葛震洒脱的笑道:“与其那样不如我主动离开,省的首长烦心。杨叔,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

    “你给我待在兵者部队,只要你待着,兵者就永不解散。清楚吗?只要你待着,兵者就不会解散。你在训练刘大路,你还在训练杰森,他们两个会成为你的左膀右臂,而且全靠你来指挥。如果你走了,兵者就会解散,再无此番号。”

    “我会在他们结束训练的时候出现,我知道该怎么交代他们。”葛震摇摇头道:“一切的一切我心里都有数,我做出了决定。”

    到了这个程度,老杨知道无论怎么劝说都不管用,他倒是想找葛献之来说,但现在根本找不到他们夫妻俩在哪。

    “杨叔,让我一个人安静会吧。”葛震懒洋洋的说道:“好好喝两口酒,好好抽几根烟,看着窗外的天空好好思索一下人生真谛。得嘞,您先回去吧,我没事。”

    他此时的表现在老杨的眼中看来就是颓废,但颓废又能怎样?普通人失去一只眼睛都会颓废,更别说喜欢战场的葛震了,这对他来说是个致命打击。

    给他时间,给他空间。

    “对了,我已经通过来会诊的外国专家向外传递你左眼无法恢复的信息。”老杨起身,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道:“想必现在那些家伙都很开心,因为兵者的左眼完蛋了……这是铺垫,让他们低估你,能不能用得上就再说吧。”

    葛震喝了一口酒,冲老杨的后背伸出大拇指:牛逼!

    他不得不服老杨的城府,通过会诊的外国专家,把自己左眼不行的消息传递出去。

    这的确是个铺垫,会让招惹下的仇家低估自己。

    “咔!”

    病房门关上,老杨离开,只剩下葛震自己坐在窗前喝着酒,用完好以及不好的双眼盯着外面的天空。

    “咕咚!咕咚!咕咚!……”

    一瓶烈酒仰头喝完,酒精的味道在病房里散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葛震突然大笑,笑的前俯后仰,最后笑的实在不能行了,整个人低下头,只有肩膀在颤抖,哈哈的笑声也变成了吃吃。

    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谁也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像是遇到什么最好玩的事情一样。

    病房的门被打开,背着包的霍鹰扬走进来,她一眼看到背对自己坐在窗前的葛震双肩颤抖。

    这一瞬,她的眼睛里浮现出浓浓的愧疚,以及一抹女性独有的母性温柔。

    眼前的男人在哭,哭的压抑,哭的肩膀剧颤,霍鹰扬知道自己带给对方的是绝望。

    “葛震,我毁了你一只眼,现在我来充当你的眼。”霍鹰扬发出声音。

    正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葛震突然听到霍鹰扬的声音,马上转过头瞅着这位突然到访的女人。

    他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消失,看的霍鹰扬一阵诧异。

    “你以为我在哭?”葛震开心的笑道:“你看啊,你们在外面执行一个绝密任务,如果我给自己一个任务把你们全都抓回来,是不是很有意思?哈哈哈……老胡被我抓回来了,下一个就是苏国士。然后狠狠打脸,告诉他们一个事实,你们派出去的人都不顶用,只有我兵者葛震才能完成如此高级的任务。我是想到这个才笑的,哈哈哈哈……”

    霍鹰扬看向他的眼睛里出现异样的光芒,收起脸上的诧异,非常认真,非常严肃。

    “葛震,我毁了你一只眼,现在我来充当你的眼!”霍鹰扬再次说道,口气非常坚定。

    “我说过见你一次强你一次。”葛震盯着她。

    霍鹰扬皱起眉头,却又毫不犹豫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等着。

    “换套护士装,不然没意思。”

    “唰!”

    霍鹰扬一跃而起,冷冷的盯着葛震,眼神如冰锥。

    “狗震——”咬牙切齿声从她的口中发出:“我做你的眼,不是做你的玩具!”

    话音刚落,葛震就恍若饿狼一样狂扑而来,把她压在病床上,眼中充满燃烧的火光,左手直接扯掉其上衣,他就喜欢对方反抗。

    “嗤!”

    衣服扯掉,霍鹰扬的上半身暴露在他的眼前,看的葛震完好的右眼瞳孔狠狠收缩——鞭痕。

    他看到这个女人的上半身几乎没有完好的地方,到处都是鞭子抽出的伤,血淋淋的触目惊心,看得人心脏都为止颤抖,呼吸为之窒息。

    “谁干的?”葛震眯起眼睛。

    “干——我!”霍鹰扬咬着牙齿。

    “嗤!嗤!嗤!”

    葛震又把她所有的衣服撕扯下来,让其裸在自己面前,看到的是本来完美的躯体全都被鞭痕所覆盖。

    “谁——干——的?”葛震咬牙切齿。

    “我说干——我!!!”霍鹰扬死死盯着他。

    干?干个屁!

    对于葛震来说,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因为曾经占有过,也因为现在这个叫霍鹰扬的女人是他的眼。

    ……

    ps:月票推荐票什么的砸一砸呀,等更的同时可以去看我的完本书《兵者为王》《单兵为王》《龙牙兵王》……咱们后续更精彩~从未让人失望~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