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美食评论诗
    蔡头儿的好意周栋当然明白。

    像蔡头儿这种在行业内混迹多年的老油条轻易不会掏心掏肺,肯开口指点,已经是颇为不易,是真正地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蔡头儿只是选错了对象,这就好比热心的狮子告诉雄鹰,你要在草原上横行,就应该去笼络大象啊?却不知道连大象都在仰望雄鹰,希望能够和雄鹰做朋友。

    虽然蔡头儿做了一场无用功,但是这份人情周栋记下了,就像他记住了申诚的人情一样。

    申诚是个真正的人精,不过在周栋和胖子面前却是个嘻嘻哈哈百无禁忌的好大哥形象;周栋虽然没有直接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好处,胖子却是受益匪浅。

    这些天胖子的刀功突飞猛进,已经开始用菜刀练习切宣纸了;十几层宣纸摞成一厘米厚,出刀不许有任何停顿,且要切出的纸丝宽度一致,不能有任何断裂,只有这种练法才能锤炼出真正的好厨师。

    用这种方法练习刀功效果最好,可花费也是巨大的。市面上最普通的宣纸也要两三块钱一张,一摞切下来就是四五十块钱的成本,一天练习最少十摞,这可就是四五百块。

    别说后厨了,就是厨师学校也不可能用这种‘烧钱’的方法培养学生。可申诚硬是给了胖子这个待遇,这在鲁厨倒不是没有先例,可那都是师傅带‘徒弟’,而且还是‘爱徒’才有的待遇,就没听说过厨师学校的实习生能够享受到。

    对此周栋心里跟明镜一样,说是申诚有意拉拢自己也好、刻意结交也罢,人家是真正手把手用心教导着胖子。

    勤行如江湖,面子大过天,这个面子人家是给了,为人处事就该接受这番好意,想太多只会徒增烦恼。

    正如周爸说的,‘人家给了你好处,还刻意交好你,你却偏偏要揣测人家究竟有什么目的?那只能说明你自己的心态有问题。’

    申诚还是那个‘神行刀’,经常会以各种理由从后厨消失不见。

    周栋来到砧板的时候,这货果然又去出‘私勤’了,胖子则在一旁的墩子上汗流浃背地切着宣纸,今天他需要切出十摞才算完成练习任务,这是申诚临行前交代的,做不到就扣钱,周栋的面子也没用。

    鲁厨砧板对申诚的放任让周栋很难理解,在他的印象中申公道应该不是这种因私废公的人才对,后来还是听了二砧胡师傅的话,周栋才恍然大悟。

    “小周师傅你还是不清楚后厨的事情,头砧如头炉,那都是后厨的大佬呢,你真以为普通顾客点菜会需要这些大佬出手?

    如果是那样,我们这些二砧二炉不是没饭吃了?

    就说‘食为天’的卢宗师吧,别看他挂着厨师长的名头,其实一年也未必能出手几次,除非是遇到身份尊贵,又或者是真正会吃的‘食客’上门,才会亲自出手镇压气运......”

    最后这话连周栋听了都想笑,镇压气运,这也太中二了吧?

    胡师傅那天亲眼见过周栋的补刀手法,对他早就心服口服,自然是言无不尽:“另外还有一层原因,诚头儿每次出‘外勤’那都是挂着咱九州鼎食鲁菜系的名头,在外面接的活儿又都是极为展现刀功的,这其实也是一种宣传。

    要不主厨又怎么可能放任这种事情呢?本事大的出外勤,不光没人责难,还会被后厨支持,这就是咱勤行的规矩。说到底,还是得看手上的功夫。

    不是我说啊,要是小周师傅您愿意出外勤,赚起钱来可不要太轻松哦......”

    周栋摇摇头:“我可没那个时间,更没那个心情。行了,不说了胡师傅,我去三砧切菜了。”

    “哎,都说年轻人得脚踏实地才能进步,可小周师傅这也太过了罢?一身的好本事,天天切些土豆萝卜丝,要不就是青菜大白菜,看不懂啊看不懂。”

    武侠迷胡师傅每次看到周栋一脸认真地在三砧上切土豆,就像是看到了天下五绝兴致勃勃地跑去草原上撂跤,实在是无法理解啊。

    ‘专精级刀功:398/1000。’

    看到系统中的升级进度指示,周栋微微皱眉。升级刀功技能果然比升级洗菜慢多了,自己每天赖在三砧上‘走量’,距离升到大师级还是差了好多。

    这些天鲁厨砧板没有眼花缭乱的炫技和吃瓜群众的惊叹,周栋和胖子却都在一步一个脚印、踏实地走向自己定下的目标;相比惊起‘一滩鸥鹭’的早点部来,这其实更像是真实的人生。

    周栋的心现在很安静,他骨子里还是更喜欢这样的氛围。

    ***

    就在九州鼎食的八大主厨欲将早点部变成‘业内大食堂’的前夜,一篇满是‘软文’味道的美食评论文章正在悄悄诞生。

    穿着一身宽松睡衣的林清在她的梨花样台灯下,对着电脑写下了这样的题目——《你无法想象》

    ‘就算这篇文章有着背离职业操守之嫌,我也愿意以一名小迷妹的身份,用尽我所有华丽的语言去赞美他。

    这或许不是一篇合格的美食评论文章,因为它更像是一首诗。

    此时此刻,我或许只有用诗一样的语言才能够赞美他和他的美食......’

    ‘《你无法想象》

    那一刻黎明将至,长夜未央,我踏着日光月晕交织的华丽地毯,循一缕幽香,来到他的身旁。

    可恨的冷酷样儿啊,他竟不肯多看我一眼。

    可爱的奇香啊,竟让我甘心被冷落一旁。

    你无法想象。

    你无法想象原来半发面才是狗不理的灵魂,

    你无法想象手剁肉馅的刀声朗朗。

    你无法想象。

    你无法想象一张鸡蛋饼的皎洁如玉,

    对着窗,

    我见到那淡淡云纹背后透过来的,

    白色月光。

    你无法想象。

    你无法想象那碗奇香困人的卤煮,

    背后竟有着红日的辉煌,

    那喷薄入口的美味,

    缠绵舌尖,

    九转回肠。

    啊!

    我爱你,

    猪肚与猪肺。

    啊!我爱你!

    大肠和小肠。

    请相信,

    我其实是一个挑剔的小姑娘......

    (我靠,太帅了!我就是个天生的诗人吧?

    这就是我自创的‘废话体’,请各位品鉴,吼吼吼......)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