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183 挑战周栋(二合一)
    这只肉饺跌回笼屉后,透过近乎透明的饺子皮可清晰看到其中有膏汁震荡,无数仅有三分之一绿豆大小的嫩肉粒在膏汁中被震动的离合聚散,彼此间却没有一丝纠缠粘连,这是顶级馅料才有的表现。

    少妇的顿时又多了几分期待,夹起这只颠不棱肉饺,轻启朱唇,将肉饺前角咬下;颠不棱肉饺虽然不是灌汤饺,也有极浓的膏汁,先咬开一个口子嘬汁是常见的方法。

    “嗯?这膏汁,真是只是用猪皮煨出的麽?”

    先前弹口入味的饺子皮就已经让少妇为之一愣,暗暗调高了对周栋的期待值,等到膏汁入口,不觉愣住,微微张开的一张小嘴儿,看得隔壁的龙大神眼都直了。

    这颠不棱肉饺中的猪皮煨膏,看似简简单单,似乎只要做过猪皮冻的都会做,其实不然。

    猪皮冻中其实还是有猪皮提升口感,而且膏化为冻,很多人都是吃个乐子,对味道其实要求不高。

    可这肉饺中的膏汁就不同了,太浓会令人感觉饺子油腻、缠舌覆齿的,吃多了都会心里起急;太淡了又会失去本意,反倒会糟践了那些上等的嫩肉粒。

    正因为这颠不棱肉饺的膏汁最难处理,远不如灌汤包灌汤饺子来得轻松,所以就连最讲究面**巧的粤省,如今都没多少白案师傅愿意去做这种麻烦的面食了。

    这也是少妇明知周栋是华夏面王,却还是只给出了‘八十分’及格线的原因,在她看来就算是周栋,也不可能现学现卖只用几天时间就能够处理好这肉饺中的膏汁。

    如果说狗不理的关键在半发面,那么颠不棱肉饺的关键就在馅料和膏汁的完美搭配,所以少妇这一嘬,首先奔得就是精华所在。

    呼噜

    膏汁的温度刚刚好,稍稍有些烫口,却又在常人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入口浓郁,却丝毫没有过于油腻的感觉,原因就在那包裹在膏汁中极嫩极鲜的猪肉粒。

    少妇只感觉一股浓香包裹着无数个‘小东西’撞击在她最为敏感的舌尖上,还未曾等到她尝尽美味之妙,生出过犹不及的感觉,牙齿已经下意识地轻轻一扣,那些猪肉粒顿时带着无法想象的嫩香再次袭来。

    最后将这一切完美收官的是饱吸了膏汁的饺子皮,烫面带来的麦香绝对没有半发面的狗不理来的浓郁,可此刻食客最期望的却并非浓郁,而是清淡和上佳的口感。

    恰到好处的烫面饺子皮就像一个最温柔的情人,控制着她即将喷薄而发的情绪,让她这个美人儿在即将发出美妙申吟的前一刻,身心归于平静。

    “这个价钱真是太便宜了,他用的居然是月牙骨肉?这样细心呵护食客的厨师现在可是不多见了......”

    少妇美目迷离,有些痴迷地望着后厨中那个年轻帅气的背影,一颗芳心如小鹿般左冲右撞。

    如果说猪皮煨膏和嫩肉粒的完美结合带给了她火山爆发般的情绪冲动,最后完美收官的饺子皮就如抚平了一泓春水的情人之手,让她在爆发中走向平静、又在平静中酝酿着再次爆发......

    “曾经听人说过,能够用美食控制食客的情绪,即为‘神厨’境界!

    对这样一位已经窥见了神厨境界的绝世天才而言,白案红案、砧板炉头,又有哪里不能成为他胜利的战场呢?

    八十分?不,他应该得到满分一百,还应该得到附加分才对!能够用一只饺子就征服了我佘玉君的男人,就应该得到这样的分数!

    或许正像蓝带勋章获得者怀良人说的那样,周栋是绝对有实力成为种子选手的。

    可惜赛制就是赛制,不过他的提名资格是一定要有的!在楚都,或许只有他才能狠狠狙击某个讨厌的家伙吧?”

    佘玉君在手机备忘录中继续写道:“只有吃过他做的美食,才会知道三级厨师资格对他而言只是一个笑话,我的意见是,应该通过九州大厦对这位年轻人的提名申请!

    我期待,他将会为这次香江国际美食大赛带来一抹动人的春色......”

    想了想,把春色改成了风景,才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继续这场饕餮盛宴。

    潘珂和早点部的师傅们为之感叹,也只有周栋在的时候,早点部才能有这种热烈的场面吧?

    客人们吃得仿佛不是肉饺,而是一份冲动、一份激情、一段人生。

    任凭他们有多么努力,哪怕他们在没有周栋的日子还是维系着早点部的人气,并让早点部渐渐成为楚都第一,可没有周栋,早点部还是缺少了灵魂。

    “老大,你真不能回来麽?十七楼不是在为你装修私房厅麽,估计最快也还要两个月才能完工吧,这段时间你完全可以留在早点部啊?”

    胖子心里也是有小九九的,老大早晚都要离开的,自己如果能多留他在私房厅一天,就能多学些手艺。在这行混手艺就是一切,眼前就是根又白又嫩的大腿,有机会不抱才是傻子呢。

    “这是九州鼎食和我的协议约定了的,估计古总有她自己的考虑吧。”

    周栋摇摇头,他肯和九州鼎食签下一年的合约,除了母校的拜托之外,其实主要是懒得自己折腾,当时倒是忘记了询问古亚楠,为何要让他这么快就离开早点部。

    对美女,他一向都是言简意赅,懒得多说几句话。

    胖子和几位师傅摇头叹息,还想多说几句,何必进的电话已经打了进来:“周栋啊,我是你何老师。嗯,嗯,我已经到了,校长也来了,你直接到古总的办公室就好了,见面再细聊吧。”

    “何老师,你怎么去古总的办公室了?”

    周栋微微皱眉,何必进昨天就跟自己约好了在九州鼎食见面,风风火火的,电话里也不说清,非要面谈,结果怎么校长也来了,还跑到了古亚楠的办公室?

    现在青翔的未来发展命运看来是和九州鼎食紧密联系在一起了,不过他们谈他们的就好了,非得叫上自己做什么?

    周栋顶着一脑袋问号,走进了电梯......

    走进古亚楠的办公室,周栋被吓了一跳。

    好家伙,这是苏省勤行开会麽?

    不光是古亚楠,何必进和洪校长,就连董其深、黄明举、卢知味、易知鱼四位老爷子都到了。

    另外还有九州鼎食八大主厨以及曾经与他发生过一些小小的不愉快,后来托何必进送了套顶级刀具给他的‘花老板’吕绿馨也赫然在场。

    另外还有一个人正坐在古亚楠的对面,笑眯眯地望着他,周栋奇道:“祝先生,您怎么来了?”

    这人正是给出‘八珍面’这个难题,让他曾经好一阵头疼的祝延平。

    古亚楠插口道:“周栋,这位是黄河集团的董事长祝延平先生。”

    “祝先生就是黄河集团的董事长?”

    黄河集团在华夏可是大名鼎鼎,当年香江回归时,祝先生的父亲就曾经为国出力不少,只不过祝延平多年隐身幕后,周栋并没有把他和这个市值几千亿的集团联系起来。

    “小兄弟,几次见面,我都没有代表高祖感谢过你,那日若不是你的一道‘碧藕脂玉粥’,也不可能让高祖老怀大慰,重新焕发生机,让我等祝家子孙可以多了些承欢膝下的日子......

    他老人家在临去之时,曾经命我万万不可忘记小兄弟对祝家的恩德。”

    “祝先生你原来就是......你是说祝爷爷走了?”

    周栋心中一沉,那位爽朗的老人终于还是无法违背自然规律,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高祖临去时说,他以凡人之身得享百年高寿,已经是上天垂怜;尤其在临去时能够再次吃到你做的碧藕脂玉粥,更是了无遗憾。

    小兄弟,谢谢你!就连医生也说,我家高祖能够在你的帮助下延寿近月,这已经是医学上无法解释的奇迹了......”

    周栋点点头,老人能够这样了无遗憾的离去,或许就是最好的结果吧。

    “小兄弟,我这次来九州鼎食,一是为了商谈与尚周集团的合作事项,二就是为了你。”

    祝延平道:“黄河集团是本届‘香江国际美食大赛’的第一赞助商,大赛如今已经进入到‘地区预选’阶段,而九州鼎食有意在这次大赛中崭露头角,我心目中代表九州鼎食参赛的理想人选是你。”

    “香江国际美食大赛?”

    周栋看了眼一脸期待的洪校长和何必进,仿佛明白了什么,皱眉道:“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趟京都行,让他记忆最深的就是于老师享受生活、笑对人生的态度;眼下除了系统技能升级之外,他对任何事情都没多大兴趣。

    什么香江国际美食大赛啊,上回听怀良人说起的时候他就没有多少兴趣;一个厨师好不好,就该让客人们去评说,搞这些比赛有多大意义?

    再说了,香江这么远,还不知道要比几天呢,多累啊?有这时间精力还不如去蘑菇屋呢,既能享受生活,还不耽误升级技能。

    “担心什么就来什么,这小子果然没什么兴趣。”

    何必进听得皱眉,他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懂周栋了,堂堂‘周鲶鱼’可是九州鼎食出了名的‘劳模’,却对这些比赛荣誉一副毫无兴趣的样子。

    难道这小子的精神境界已经高到如此程度了,只求付出、不求回报?

    与洪校长对望一眼,正想开口,却见祝先生摆了摆手道:“小兄弟,你还不了解香江美食大赛。

    这个比赛是世界九大美食比赛之一,也是唯一将比赛地点设在华夏的国际性比赛。

    讽刺的是,华夏美食明明天下第一,却在历届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上表现平平,累计只获得过一次金奖和几次银奖,其余的奖项都被外国人夺去了。

    原因其实就在于赛制,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以往都是以团体单位参赛,并针对团体作品打分。

    这显然更有利于西方厨师,而对更多是靠单打独斗的华夏厨师不利。

    黄河集团成为最大的赞助商后,提出了改变赛制的要求,所以这一届香江国际美食大赛,将会以厨师个人名义参加,所得荣誉将由个人和推荐单位共享。

    小兄弟,这次咱们可不能再输了,所以我才希望你这样的天才厨师,能够参加这次比赛。”

    何必进也道:“是啊周栋,如果你能够取得金银奖,那可就是国际性的荣誉啊!就算你不在乎,咱们学校也非常需要这个荣誉,想想你那些毕业后很难找到工作的学弟学妹吧,你就忍心拒绝?”

    洪校长跟着连连点头,满眼都是期盼之色。

    古亚楠见周栋的学校已经表态了,也不失时机地跟着道:“周栋,你现在已经是九州鼎食的主厨了,于公于私,我都希望你可以代表九州鼎食参加比赛并得到荣誉,希望你可以考虑一下......

    对了,你去香江的所有开销都由九州鼎食承担,而且你还可以自己指定助手,决定权完全在你!”

    周栋算是看明白了,敢情这些人都是提前商量好的。

    求助般地看了看‘四巨头’,周栋皱眉道:“董老、黄老......你们是知道的,我现在只是个三级厨师,恐怕资格不太够吧?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一听就很高大上,我这样的资历去参加,还不得让人笑话?

    而且要代表华夏取得荣誉,不是还有怀良人麽?我认为他比我更合适。”

    “那小子不成,他毕竟有一半的法国血统,要是得了金奖算法国的还是我们华夏的?何况他是种子选手,上一次获得金奖可是代表的法国香榭丽舍餐厅,这次也无法改变。”

    几位老爷子连连摇头,目光坚定地望着周栋:“你小子就别推了!”

    “是啊小兄弟,你虽然资历较浅,不过有祝某和几位老先生的推荐,大赛组委会应该不会反对你参加比赛。如果我没有猜错,他们的评调员说不定已经尝过你的手艺了......”

    祝延平话音刚落,便收到了一条手机短信,打开一看哈哈大笑:“你瞧,已经有了结果,评调员居然去吃了你的颠不棱肉饺,给出了近乎完美的评价。

    大赛组委会认为,你虽然不能直接成为种子选手,却可以获得赛区参选资格,只要通过本赛区选拔赛,就可以前去香江了。”

    说起今天的新品颠不棱肉饺,祝延平和四巨头都是无比遗憾,为了讨论周栋参赛这件事,他们居然错过了品尝美味的机会!

    易知鱼哈哈大笑:“小子,现在你的母校、工作单位、祝先生和我们这几个老家伙都希望你能够代表华夏去赢取荣誉,让那些洋鬼子见识见识咱华夏的厨艺天才,你还好意思拒绝麽?

    要不这样吧,咱们这些人如果都支持你参加比赛,你就从了吧,我想是不会有人反对的吧?”

    说话间他的目光从九州鼎食八大主厨的面上扫过,八位主厨中原本有几位是不太服气的,周栋再怎么牛,也只是个三级厨师而已,凭什么比都不比就成了九州鼎食内定的‘选手’?

    不过形势比人强,无论是古总、祝先生还是几位老爷子都是周栋的坚定支持者,他们敢当场反对,那还想不想混了?

    “唉,看来是躲不过了,就当是看在母校和几位老爷子的面上,勉强去一回香江吧......”

    周栋无奈下正要同意,忽听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道:“我反对!”

    周栋心中一喜,亲人啊!

    苏厨主厨尚师成看清了说话的人后,不禁一哆嗦:“丫头,你胡说什么,快住口!”

    吕绿馨却理都不理尚师成,抬头望着自己的闺蜜古亚楠道:“古总,各行有各行的规矩!既然是要代表九州鼎食出赛,那就必须是九州鼎食最强的厨师才成。

    几位主厨不吭声,几位老爷子搞内定,这恐怕不合适吧?怎么说我也是特二级技师,周栋却只是个三级厨师,说到名气,我花一刀也不比他差多少吧?

    别人是什么态度我不管,周栋要代表九州鼎食去参赛,先得问过我手中的菜刀答应不答应!”

    “周栋,我要挑战你!”

    吕绿馨望着周栋,目光坚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