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12 你还是先过我学生这关吧
    脚踩大酱是华夏的传统工艺,如果排除令人恶心的成分,其实是要远胜过今天的机器制酱。

    首先脚踩大豆制酱可以将原材料中的水分充分压榨出去,却又不会破坏原材料结构,

    这是目前的机器制酱无法做到的,

    其次,有经验的制酱工可以凭借脚底的灵敏感觉,准确区别制酱原料的大小和软硬程度,从而有的放矢地用力,而机器显然是没有这种经验的。

    其实也没有外行想得那样恶心,制酱工上脚前那是要彻底将脚洗过的,不光不能有脚气、有老茧的都要修剪干净,然后还要用酒精或者高纯度的白酒杀菌消毒,

    老手艺人可良心多了,不会做出影响自己声誉的事情来。

    这也是为什么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酱菜格外有味道,而现在的酱菜却越来越不好吃的原因。

    不得不说,车再熙的泡菜让周栋回味起了儿时的味道,

    在上个世纪末期,楚都著名的万通酱菜厂出产的酱菜还是用这种传统大酱腌制而成,浓郁咸香、有各种难言妙味。

    当年那真是有一碟万通酱菜,就能吃下两个馒头一碗饭,比吃什么山珍海味可都来得过瘾。

    在周栋眼中,思密达国的泡菜就是腌酱菜,跟‘泡菜’完全不沾边儿,正宗的泡菜那是在华夏川省,什么时候跟棒子们有关系了?

    车再熙面色微变,点点头道:“虽然我的同胞总爱欺占别国文化,可作为一名优秀的厨师,我必须承认这种传统制酱方法是华夏首创的,

    不过首创又如何?

    现在的华夏还能够找到传统大酱吗?

    你们吃的泡菜都是一股难闻的机油味吧?

    上个月我去了京都的都聚德烤鸭店,发现就连他们用的酱居然也是机制的,这可是你们的百年老店。

    我承认你们华夏历史悠久,有过灿烂的文化,

    可我却非常疑惑,为什么你们要抛弃自己的文化和发明创造?把这些文化传承下去的却是欧洲人、美洲人,我们,甚至是卑鄙的岛国人呢?”

    “你的话太绝对了,在华夏一样有坚持传统文化的厨师,比你这更好的酱我也曾经吃过。”

    周栋摇摇头,继续夹起一条泡萝卜,咬的嘎嘣作响。

    就着米饭,周栋吃得很是香甜。

    车再熙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周栋从欧洲赛区一直走过来,手里的三分可是一分都没给出去呢,

    如今却在自己这里吃的如此香甜,这三分如果不留下,恐怕这位华夏面王自己都没脸吧?

    这次来香江的华夏厨师有名望的虽然不少,可根据他掌握的情报,在这些华夏厨师中就以周栋的位份最高,

    毕竟很多坐镇一地的成名宗师,比如鲁菜大师王海滨这种,根本就不会来参加这种比赛,胜了是应该的,输了丢人栽面儿,谁也犯不上。

    所以参赛的华夏厨师多半是些特二的技师,相对年青化,除了那个来自杭城‘令隐寺’的严一是位名声颇盛的特一外,基本就没人能够和周栋抗衡了,

    周栋的投票很可能会带动不少华夏厨师,这是他最喜闻乐见的事情。

    周爱国比老师吃的更快,吃光了米饭和面前的泡菜后,甚至还有些意犹未尽,

    不过王子就是王子,起码的矜持还是有的,一面暗吞口水,一面学周栋的样子微微点头,倒是不复先前的猪哥相。

    周栋轻轻放下筷子,取了一张分牌放在车再熙的展台上:“这一分是给你的米饭和来自华夏的传统大酱,剩下的两分我却不会给你。”

    “为什么?”

    车再熙感觉自己遭受了不公正待遇。

    “因为你太骄傲了......”

    周栋淡淡看了车再熙一眼:“听说车师傅不仅号称‘泡菜王’,同时也是一位刀功大师,

    据我所知,有一些种类的泡菜是极能体现刀功的,

    可遗憾的是,你摆在展台上的这些泡菜都与刀功无关,

    在如此重要的预选赛阶段,车师傅居然选择了藏私,分明就是小看各位评委和对手们,

    比起你来,德国猪王似乎更可爱一些......、

    爱国,我们走。”

    “是,老师。”

    周爱国跟在周栋身后,骄傲地昂起头,也学周栋的样子甩出一张分牌:“嗯,比起你,德国猪王更可爱一些。”

    “爱国,下次如果再学我说话的样子,我就把你逐出师门!”

    大赛组委会的工作效率很高,前三天的预赛结果很快就公布在了官方网站上。

    附加区、澳美非赛区、欧洲区、思密达区共计有十二名幸运儿分别获得了本赛区金银铜奖。

    附加区的金奖居然被阿三摘去,

    怀良人看不起咖喱这种过于霸道的香料却不能阻止那些狂热的咖喱爱好者争先恐后捧阿三的臭脚,

    毕竟就算在香江,咖喱也是很多人热爱的美味。

    欧洲区的金奖则有些意外,并没有落在猪王汉姆手中,

    不过意大利人阿雷西欧夺得赛区金奖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至少在怀良人看来,他和汉姆本来就在伯仲之间,谁能夺取金奖完全看临场发挥和运气。

    何况阿雷西欧是个老白脸,显然更受女评委们的欢迎。

    车再熙则在获取赛区金奖后发表了一段颇有挑战性的宣言:“我希望有机会在决赛中见识下华夏面王的手段,

    我会让他明白,思密达人的骄傲永远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之上的!”

    这家伙还没忘记周栋对他的评点,一直耿耿于怀。

    周栋这次不再低调,当美丽的香江女记者询问他对车再熙宣言的看法时,年轻的华夏面王只是淡淡一笑:“哦,我的学生周爱国如无意外也会参加决赛,

    如果车师傅想要和我在决赛中会面的话,就请先过我学生这一关吧......”

    果然不出意外,周爱国成为了澳美非赛区的金奖得主,

    按照赛制,岛国、思密达国和欧洲赛区的前三名共计九名选手将展开九进三的比赛,

    前三名获得进入决赛资格,第四名将与附加区和澳美非赛区混合比赛的第一名争夺最后一个晋入决赛的名额。

    周栋这就等于是说,我的学生周爱国一定会成为附加区和澳美非赛区的第一名,

    顺便还踩了车再熙一脚,暗示车再熙在岛国、思密达国和欧洲赛区的混合比赛中无缘前三,

    堂堂思密达国泡菜王最后还要苦哈哈地与‘落后地区’的厨师争夺最后一个出线名额。

    高调,而且足够毒舌。

    听到这个消息的怀良人都快乐疯了,为此甚至开了一瓶从欧洲带来的私人珍藏82拉斐:“老周,说得好,干得漂亮!

    我早就说了,对思密达人就不用客气。

    哈哈,我本来以为自己就很牛了,没想到你比我更牛啊?

    还什么,车再熙要进入决赛,恐怕得先过你学生这关?

    老周,你这一手仇恨拉得可真是漂亮,现在思密达人可都炸了,明天的头条热搜说不定就是你的了......”

    “阿西吧!这个周栋是什么人,太猖狂了,他一定要得到惩罚!”

    “去他的微博下抗议,必须让他明白惹怒了大思密达国是多么愚蠢的一件事!”

    “他会得到惩罚的,这个卑微的华夏人!一定要洗掉他的微博!”

    愤怒的思密达国群众群情激愤,可当他们寻遍了欣浪、藤训的微博后,却赫然发现周栋居然没有开通微博!

    找不到QQ、找不到电话、更别说威信公众号什么的了!

    于是一肚子气无处发泄的思密达群众只能将怒火发泄向大赛组委会,香江美食大赛的官方主页直接被思密达黑客黑掉,还挂上了一句绝对可以坑死‘车大师’的话。

    “只有这种垃圾比赛才会出现周栋这样的垃圾选手!

    华夏人都是垃圾!香江人也是!绝对赞成车大师退出这种三流比赛!”

    闻听此讯,车再熙顿时一脸黑线,这帮沙雕同胞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可坑死他了!

    ***

    “想不到啊周老弟,你居然也有如此高调的时候?”

    站在自己的山顶别墅中,祝延平手端一杯红酒,透过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望着远方著名的维多利亚海湾,目光微微闪烁,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在新闻上看到周栋对记者说的话后,这位香江巨富就一直在笑,到现在也没完全停下来。

    他今天实在是太开心了。

    如果说以前的周栋是个让他欣赏的年轻人,今天他还要多加上‘看重’两个字。

    这位年轻的周老弟终于明白如何利用规则为自身扫清障碍了,而且还是无师自通。

    “周老弟、怀大厨、还有吕砧头,坐......”

    祝延平热情地招呼客人们落座后笑道:“周老弟明天就要参加比赛,原本我是不应该打扰的,

    不过实在是开心,我这个老家伙也忍不住了。

    想到反正你们也是要吃饭的,干脆就大家一起吧,

    边吃边谈,请千万不要拘束啊,各位大厨刚好可以帮我评价一下我的厨师手艺如何?”

    拘束?他真是想多了。

    周栋和他算是旧识,一开始或许还有些拘束,现在也早就放开了,

    怀良人和吕绿馨更是从不知什么叫拘束,

    一个是见过无数豪富,一个是情商偏低、目中无人的奇女子,两人吃了没几口,倒是说了些让祝家那位主厨如果听到会无比恼火的话。

    最后连祝延平都有些听不下去,轻轻咳嗽了两声道:“周老弟,你是什么时候仔细研究了比赛规则的?”

    周栋轻笑道:“也就是前天晚上,没事翻了翻。”

    祝延平哈哈大笑:“随便翻翻,就有如此机变,小兄弟厉害啊!

    你可知道,你公布了和周爱国的师徒关系后,如果他真能如你所说进入决赛,

    那么在抽签的时候,你和他就必然不可碰面?

    如果他抽到你或者你抽到他,都可以重新抽签,这也就等于说你和他都有了两次机会!

    而且他一旦进入决赛,这就是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上第一次出现‘师徒同赛’,无论是世界烹饪界,又或是大赛组委会,都对此喜闻乐见。

    这等于是无形之中,你们师徒两个都得到了隐形加分啊,我知道以你的厨艺自然不稀罕这些,不过对于周爱国来说可就不一样了......”

    “老周,原来你是打了这个主意?狡猾狡猾滴啊。”

    怀良人忍不住赞叹:“看来我有更大希望会在总决赛遇到你了,为此值得咱们干一杯!”

    无论是祝延平还是怀良人,对周栋能否进入决赛都没有丝毫担心,仿佛他进入决赛就是板上钉钉一样。

    “说得好像金奖银奖就是你我囊中之物一样了,老怀,这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本该如此!老周你不是突然变谦虚了吧,这可不像你啊?”

    周栋摇摇头:“没有那种事。”

    “哈哈,周老弟能有如此信心,我就更是开心了,不过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啊......”

    祝延平道:“周老弟你可知道为什么华夏美食号称世界第一,每届香江大会上更是可以独享两个决赛名额,

    甚至还要高过同为美食强国的岛国、思密达国、法国和意大利,

    可历史上却仅仅有一次是华夏厨师捧得至尊金奖麽?”

    周栋皱眉道:“我也在奇怪,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就算是岛国思密达国和欧洲诸国这些美食强国,也需要在预选赛后再进行一次混合比赛才能决出晋级决赛的名额。

    可华夏却因为悠久的美食历史和在世界烹饪界举足轻重的地位,再加上香江美食大赛毕竟是在自己的地盘上举行,有‘东道主’之利,所以华夏赛区的金银奖获得者是可以直接晋级决赛的。

    其它地区和国家纵有非议,历届大赛组委会也是置之不理,我的地盘我做主,你们爱比不比。

    再说就算是骄傲的法国雄鸡和岛国小矮子也得承认,他们的美食文化很多都是源自华夏!

    更别说意大利的披萨根本就是华夏的馅饼嘛,明明就是个半成品,居然还成了国菜!

    跟自己的‘老师’较劲,这些美食‘强国’还真是缺乏些底气。

    周栋就不明白了,明明华夏厨师在香江国际美食大赛中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历史成绩却一塌糊涂,这究竟原因何在?

    祝延平叹道:“原因其实就在评委,而且还是我华夏方面的评委!”

    周栋大奇:“还有这种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