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23 人间烟火气 (二合一)
    坐在湾仔国际会议中心的豪华西餐厅内,吃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得学会点上一杯咖啡,望着远处的维多利亚湾静静地装X。

    这里是政界商界精英用餐会晤和小布尔乔亚们经常出没之地。

    周栋发现,怀良人自从走进西餐厅就仿佛鱼儿回到了大海,就连身上的绅士味道都变得浓烈了许多。

    同行几人中除了他对这种环境还有些陌生以外,周爱国这个探头探脑的家伙也总是让漂亮的女招待们抿嘴微笑,

    直到西餐厅的大厨亲自走来向管达生恭谨行礼,并一口一个‘怀师’的尊称怀良人时,女招待的笑容才变得真诚了许多。

    “勤行本来就是一个等级分明的地方,岛国在这方面表现的尤为强烈,

    可就算在华夏,下级厨师对行业内的强者也必须保持足够的尊敬。”

    管达生的话居然得到了易知鱼和怀良人等人的一致赞同,老头儿似乎有些得意,用刚刚叫来的一杯温牛奶仔仔细细漱过口,然后拿起一杯纯净水慢慢喝着。

    “这是因为在顶级厨师手中,无论是宫廷盛筵、还是各种廉价小吃,都可以成为美食。

    有钱有权的人和没钱的人都可以享受不同的美食,在美食面前,他们得到了公平。

    像你我这样的厨师是靠手艺就能把公平带给人间的人,所以就应该得到行业的尊敬,这是我们应得的。”

    “没错,管会长这番话我是赞同的,

    老周,其实你最大的问题就是拥有了顶级厨师的能力,却还没有适应顶级厨师的身份。

    这次比赛回去后私房厅就要开了吧?你到时就是真正的周主厨,对下级厨工千万不能太过和颜悦色,那只会毁了你的后厨!”

    怀良人的一番话让董其深和吕绿馨都默默点头,只有周爱国这小子心里一阵阵的发怵,他感觉老师现在这样就挺好的。

    周栋微微皱眉:“管会长,我们该进入主题了......”

    众人也跟着点头,都把目光望向了管达生。

    现在是上午9时左右,虽然距离午餐开始只有两个小时,可他们都相信以周栋的手艺和悟性,可能只需要管达生给出一点有用的信息,就可以做出最正宗的生煎猪肉饼。

    同时也对这种连管达生都说已经失传的香江美食大感好奇,想要一探究竟,如果能在周栋手中吃到这种失传的美食,那就更加完美了。

    “呵呵,人老了就是啰嗦,既然如此,那就快些进入主题好了。”

    管达生笑道:“生煎肉饼饭已经失传是个事实,就算是我这个号称‘香江美食活化石’的老不死也不知道正宗的配方究竟如何。

    小周师傅在沙田吃过的那家,也最多只是保留了五分味道而已,可那样就已经宣称是‘正宗’了,不过在我老人家看来,呵呵......”

    董其深微微皱眉,看了管达生一眼:“管会长总应该吃过正宗的生煎肉饼饭吧?”

    “那是当然,否则我就不会请小周师傅来这里了。

    这几十年来,我也曾经见过无数所谓的‘天才’,可惜不是包装出来的流量厨星,就是言过其实的普通资质,

    也只有小周师傅的手艺让我惊艳,我老毒龙虽然一生毒舌,最爱的就是落井下石、恶言批评,可也不忍心见到小周师傅做出并不正宗的肉饼饭,有碍他的名声啊?”

    管达生想了想道:“正宗肉饼饭的配方我虽不知,却可以将记忆中的肉饼饭的味道讲述给小周师傅听,或许你能从中得到一些感悟?”

    周栋点点头:“那就多谢了。”

    “小周师傅不用跟我这个老头子客气。

    说到正宗肉饼饭的味道,就不得不提起这道美食的由来,想必小周师傅你们也都是知道的,老头子就不再赘述。

    这道美食,可说是当年香江穷人的‘过年饭’,同时又是家庭男劳力的‘壮劳饭’,用的是最简单的食材,做出的却是美味又有营养的美食。

    其实说到用料之精,现在的肉饼饭完全不输给当年,可为什么不够正宗呢?”

    管达生微微顿了下,喝了口水后又道:“以我看来,是因为现在的生煎肉饼饭少了一份‘人间烟火气’!

    我说的烟火不是当年的柴禾锅,更不是烟熏烟烤的厨艺手法,这完全是一种感觉,很难形容。

    嗯,我听说小易你是京都勤行的,最爱的就是‘卤煮火烧’这道京都名吃?

    那你来告诉我,如果追根溯源,最好吃的卤煮火烧在哪一家。

    或者说,最让你难忘的卤煮火烧是哪一家?

    是京都的小肠程,还是后来小周师傅在九州鼎食做的卤煮火烧?”

    “这个麽......”

    众人本来以为易知鱼会大力推崇周栋的卤煮火烧,却没想到他却陷入了沉默,想了许久才道:“如果是说当下,当然是周栋的卤煮火烧最得我心。

    无论是色、香、味,简直就是无可挑剔,没有任何毛病。

    可是......”

    “易爷爷,既然无可挑剔,没有任何毛病,那不就是最好的麽,为什么还要说可是?”

    被怀良人这位‘绅士’有意无意挤到了靠墙角落的林清为周栋不平,

    为了这卤煮火烧,她可是特别写过一首诗的,在她看来,周栋的卤煮火烧就是最好的,真不明白易爷爷还要挑剔什么?

    “或许就是因为无可挑剔、没有任何毛病,所以才是最大的问题吧......”

    易知鱼苦笑着摇了摇头:“记得小时候,天桥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并没有鳞次栉比的各种现代建筑,到处都是热闹的吆喝声。

    有拉洋片的、有唱大鼓书的、有说相声的、有玩幡子的,有撂跤的,还有蹭油的......

    记得父亲曾经带我在天桥吃过一碗卤煮火烧,就是在撂跤的黄土场子旁边支了个摊儿,大锅里面是热气蒸腾、大锅外面却是尘土飞扬,

    桌子破破烂烂,凳子还有三条腿儿的,桌上居然还有用裂口蛐蛐罐改成的腐乳缸子,口重的客人可以随意添加。

    可那碗卤煮的味道,却让我至今难忘。

    要说色香味,似乎比不上周栋做的无可挑剔,也绝对算不上完美,却会给人一种卤煮火烧就该是这个样子,它才是最正宗的感觉?

    可惜没过多久我就随父亲去了南方,等到年长归来,却发现天桥已经不是当年的天桥,那个卤煮摊子也早就没有踪影了。

    周小子,我可不是说你做的卤煮火烧不够好,或许是我儿时的记忆给了这碗天桥卤煮一些附加分?”

    “不是什么附加分的原因,小易你无法忘记当年的这碗卤煮,其实不完全是因为怀旧,而是它有我说过的——‘人间烟火气’!”

    周爱国忽然很想笑,早就听说华夏玄学昌盛,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是人间烟火气啊,非洲土饼不知道算不算?

    不过看着几位老爷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尤其老师似乎也挺认同的,终究还是没敢笑出来。

    董其深缓缓点头,表示赞同道:“管会长说得好,人间烟火气,正是我辈学厨之人毕生追求的至高境界之一,

    下到普通的卤煮火烧、生煎肉饼饭,上到八大菜系中的精品代表作、古菜拾遗,无不如此。

    有了人间烟火气的菜品未必就是最好的,可若是少了这份人间烟火气,就绝不可能是最好的。

    不过放眼华夏勤行,真正能把握其中奥秘的,又有几人?”

    怀良人也跟着点头:“而且据我所知,越是像卤煮火烧、生煎肉饼饭这类相对简单的美食,要做出人间烟火气就越是难。

    管会长可是曾经的香江神厨,不知有没有具体可操作的办法呢?”

    什么是人间烟火气,简单说就是返本归元、要接地气!

    在各种私房菜、高端饭局肆虐的今天,

    顶级厨师们距离普通消费者越来越远,也就距离人间烟火气越来越远了,

    对此,身在勤行第一线的怀良人感触最深,随着他的菜色越来越精美,所得荣誉越来越多,他却感觉自己与厨之大道渐行渐远,

    管达生毕竟是曾经有过‘神厨’称号的人,先不谈为人如何,在厨艺方面确实有值得他学习的地方,他也是真心请教。

    董其深则暗暗看了周栋一眼:“香江神厨什么的,又怎能比得上我师胡神厨?

    小师弟最得恩师看重,莫非也不曾得到恩师提点,勘破这人间烟火气麽?

    恐怕是难啊,记得恩师当年曾经说过,‘为厨若无人间气,奈何勾留在人间’?

    这是为厨的一层境界,靠得是悟,并不是凭借天赋和勤奋就能够掌握的厨艺啊......”

    管达生看看众人,老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神色。

    “人间烟火气之于厨师是一种境界,自然没有可操作的办法。

    不过如果单论生煎肉饼饭这一道美食,我老人家还算有些心得,未必就没有方法通过厨艺来展现出这种境界来。

    虽然还是镜花水月、舍本而逐末的权宜之计,说不定可以帮助小周师傅通过这道美食,触摸到这种境界的边缘?

    就是不知道,小周师傅有没有兴趣呢?”

    众人都是一愣,‘毒龙王’果然名不虚传啊,竟然还有这份本事?

    不过看他笑眯眯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别有算计,恐怕不会轻易说出心得经验吧?

    周栋淡淡一笑:“再玄妙的境界到了最后,也要通过某些特征展现出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管会长应该是总结出了这道美食的很多特征,对麽?”

    “然也。”

    管达生微微一笑:“也只有我这种吃过正宗生煎肉饼饭、并且对美食有独到研究的人,才有可能总结出这些特征来,你就是再去沙田那家店吃上一百次,怕是也总结不出。

    除非,你可以把用来研究厨艺的宝贵时间都放在做这道生煎肉饼饭上,不停地做上几千次、甚至是上万次,或许能够找到一些灵感,不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像你这样的天才厨师,不知有多少著名菜色甚至是古传的菜谱需要学习,又怎么可能把时间都用在这里呢?”

    周栋笑了笑:“管会长说的这么难,无非就是想让我知道你的经验心得十分宝贵。

    所以你不是不可以告诉我,而是会附加某些条件,我猜得对麽?”

    “我说过,你是让我为之惊艳的天才,你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更是让我老毒龙心服口服!

    所以我的所谓条件,其实不算是条件,因为我既没有任何恶意,而且提出的条件也是对你只有好处、没有任何坏处,小周师傅,我是很有诚意的......”

    “哦?管会长应该知道周栋是我们苏省烹饪协会的人,我这个苏省烹饪协会的会长倒是想要听一听,您的条件是什么?”

    董其深何等老练,已经隐隐猜到了管达生的心思,

    其实也不怪这条老毒龙,在楚都的时候,对周栋动了心思的人可是不少呢。

    “香江神厨这个名号虽然不算什么,好歹也是香江勤行第一人!

    自从我得此称号,几十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拜在我的门下,可我却只收过一个弟子!

    只可惜,当我准备把一身厨艺都传于这位天才弟子时,他却因为暴病身亡!

    自他之后,我在香江美食界的学生不少,就连学生的学生都有无数,可真正的弟子却始终空缺!”

    管达生目光热切地望着周栋:“我说的,是衣钵弟子!

    成为我的衣钵弟子后,不仅可尽得我一身厨艺,更会是日后的香江勤行第一人!

    周生,如果你肯拜我为师,我这个做师父的,自然会把有关生煎肉饼饭的心得经验统统传授给你。

    这是我给你的机会,也是你给我的机会,

    只要你点头,我们今后既为师徒,也是父子,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包括我的名誉、地位、亿万家财,日后都将由你这个衣钵弟子来继承!”

    这话一出口,就连怀良人都不觉有些柠檬心了。

    香江神厨的唯一弟子和继承人!还有无数家财!换个人怕是求都求不来的,如今却被他当成了交换条件,硬生生要往周栋的怀里塞?

    怀大厨倒不是贪钱贪名,而是多少有些不服气。

    这还没到最终决赛呢,就连管达生都是一心只在周栋身上,自己这个上届至尊金奖的获得者怎么就沦落成打酱油的了?

    好酸啊......

    怀良人自成名之后,从来都是别的人酸他,今天还是第一次主动酸别人,才知道这种感觉非常不好受。

    “这不可能!”

    没等周栋表态,董其深已经果断拒绝了,开什么玩笑,我的小师弟也是你这条老毒龙能够觊觎的?

    你这个香江神厨算得什么,比起恩师来,也就是个凡夫俗子,怎知真正的神厨手段!

    管达生没搭理董其深,只是望着周栋:“周生,希望你仔细考虑下......我......”

    “我想,是不用考虑了。”

    周栋摇头道:“多谢管会长看重,可惜的是,你我无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