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31 赤~峰对夹 地区美食
    祝延平临去的时候只是和周栋打了个招呼,那位来历神秘的蔡姓老人则又溜达到别的展台去了,严一今晚推出的素斋让他很感兴趣。

    晚餐时华夏赛区的竞争已经到了白热化程度,董其深真的可以提前开香槟庆祝了,到目前为止,周栋和严一已经将第三名远远抛在身后,两位来自苏省的大厨你争我夺,分数咬得极紧。

    严一胖乎乎的脸上早已没了笑容,沙门重因果、轻名利,可在他身上却完全看不出半点沙门弟子的样子。

    得知周栋在比赛中居然也搞限量供应,严胖子认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轻视,

    为了要让周面王知道胖子都是最有潜力、沙门中的胖子更是潜力股中的潜力股,他准备比赛减肥一把抓。

    不仅不搞什么限量供应,他还要比华夏赛区的所有选手更为勤奋,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将做菜速度硬生生提高了五成!

    一直拼到晚上八点半,严一在明面分数上整整超过了周栋十五分,如果不是吃亏在香江美食有额外百分之十的附加分,华夏赛区的金奖得主恐怕就是他了。

    “老周,很危险吧?在比赛中还搞什么限量供应,也就是你才会这样乱来。

    要不是香江美食有附加分,你这位周面王、周酒神怕是就要输掉华夏赛区的金奖了,

    到时别说无颜面对家乡父老,你可怎么对得起我......”

    怀大厨第一时间就跑来鞭策周栋,

    这家伙不鞭策不成啊,在正式比赛中都如此托大,万一在决赛中失手可怎么办?自己还期待着跟这家伙在总决赛中交手呢!

    “奇怪,我是输是赢,跟你有啥关系?”

    周栋摇摇头:“华夏有两个进入决赛的名额,金奖银奖又有什么区别,最后把决赛阶段的至尊金奖捧回去不就好了?”

    “哈哈,我果然没看错人!”

    怀良人心中大快,嘿嘿笑道:“要的就是你这种劲头儿!

    不过要从我手中夺走至尊金奖可没这么容易,你得拿出真本事来才行。

    对了老周,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你现在是华夏赛区金奖,已经拿到了晋级决赛的资格,别的赛区还要争夺决赛名额,算下来还得十几天呢,

    有没有兴趣在香江玩玩儿?要是对香江没兴趣,大澳也不错,过去方便的很。”

    周栋摇摇头,看了站在身旁的周爱国一眼:“没兴趣。你师弟就要参加三日后的澳美非赛区混合比赛了,你也不想想如何帮他,这个师兄做得很不合格啊。”

    “师弟?”

    怀良人一愣,见到周爱国正一脸希冀地望着自己,顿时哭笑不得:“平时也不见你爱开玩笑,怎么开起玩笑来就占人便宜呢?

    呃,不过你真打算让爱国师侄进入决赛,这可有些难了。

    除非你愿意做弊,甘心做你学生的‘助手’,

    有你这个‘助手’在,他或许真有希望进入决赛前三......”

    “我是那种人吗?”

    周栋摇头:“教他是可以的,帮他上场我可做不来,不过有花老板做他的助手,应该也够了。”

    怀良人吃惊地望着吕绿馨:“花老板答应了?”

    “不然呢?

    他原先的助手根本无法适应后期的比赛,已经回国了,我如果不做他的助手,他就真的没有任何希望了。

    不过我会按照大赛规定,只负责砧板上的活儿,可别指望我帮他作弊。”

    吕绿馨笑吟吟地看了有些惴惴不安的周爱国一眼,这小子又有天赋、又会拍马屁,她看着还是挺顺眼的。

    这就是个没娘的可怜孩子,还真勾动了她的几分‘母爱’......

    “这就怪不得了,有花老板做‘助手’,这跟作弊其实也差不多了。”

    怀良人深深看了周爱国一眼:“你小子的运气可真好,有这样的老师和‘助手’,说不准你还真能进入决赛?

    不对,澳美非赛区的混合比赛还好说,要从岛国、思密达国和欧洲赛区混合比赛的第四名手中夺下最后一个晋级决赛的名额,这难度可有点大。

    我还真就不信,你这个‘师傅’自己逆天也就罢了,收个学生也能逆天?”

    周栋嘿嘿一笑:“走一步看一步吧,回头先看看复赛阶段的主题是如何定的吧。”

    按照赛制,今天已经是各赛区比赛的最后一日,半小时后大赛组委会就要为各赛区的前三名颁奖,

    颁奖仪式结束后,组委会将宣布复赛第一场比赛的‘主题’;就是圈定一个比赛范围,让选手自行选择不超出该范围的美食来参加比赛。

    附加区和澳美非赛区是历届大赛的弱旅队伍,因此这两个大区的混合比赛就被定为第一场比赛,届时周爱国将与两大赛区的另外五名对手争夺半个晋级决赛的名额。

    从历史成绩来看,附加区和澳美非赛区的这半个晋级名额完全就是‘陪太子读书’的小可怜儿。

    没人会相信来自附加区或澳美非赛区的选手能够从岛国、思密达国和欧洲赛区混合比赛的第四名手中夺下晋级决赛的名额,这基本就是走个程序而已。

    面对美食强国的选手,就连周栋也不敢为周爱国打包票一定能赢,大赛组委会所定的‘比赛主题’还是包含了一些运气成分的。

    预选赛阶段的颁奖仪式不算隆重,不过决赛阶段的评委团倒是亮相了,计有三十位来自世界各地的权威专家,其中就包括董其深和易知鱼二人。

    总评委果然是管达生这条老毒龙,估计也是占了地利,毕竟这是在香江举行的比赛,若说在香江,确实是他的资历最深。

    “周主厨,先前我老头子有不当之处,你也不要放在心上,你可是我非常看好的选手啊......”

    管达生亲自将地区金牌挂在周栋的脖子上,笑眯眯地道:“听说你还收了个学生,他还得了澳美非赛区的第一名,你还准备让他冲入决赛?”

    周栋点点头:“试试看吧,难度不小。”

    “哈哈,若说是别人的学生,我老头子还真是无法看好他,不过既是你的学生,那还真是说不准了。

    嗯,我就提前祝你们师徒两个携手进入决赛了。”

    周栋笑笑没再接口,管达生倒也不会自讨没趣,转过身又去为严一颁发银牌。

    严一摸了下挂在脖子上的银牌,愁眉苦脸地看着周栋:“没天理啊,你这个搞限量的懒人倒是得了金牌,我都瘦了足足五斤,还是个银牌?

    简直无脸回师门了都,要不这样吧,反正师傅也是让我下山历练、于红尘中求道......

    听说你在九州鼎食有个私房厅快要开业了,还缺做素菜的不,要不我去你哪里混段日子?以你周面王的大名,估计钱可不会少给......”

    “你不是素锦宫的主厨麽?我要是挖走了你,素锦宫的老板还不得找我拼命?”

    “没意思啊......在素锦宫我最大,个个都想偷学我的手艺,我却没地方偷师去,怎么算怎么亏!

    而且连个能管我的人都没有,你知道胖子都容易懈怠的,这样下去只怕对我未来的发展不利,

    在你那里混就不一样了,我认为你比我还是略微强那么一点点的。”

    “哦,你来我这里,就是准备偷师?”

    “不能这么说啊,这叫做相互切磋、共同进步,怎样啊周主厨,考虑下我?我很能干的!”

    周栋仔细看了眼严一,见他倒不像是在说笑,想了想点头道:“私房厅一旦开业,还真是缺人手,你要是真想来我欢迎,正好我那里也有个胖子,你们两个会有共同语言的。”

    “弥陀佛!这可太好了,就知道你跟胖子有缘。”

    周栋:“......”

    因为三天后就是复赛第一场比赛,因此在颁奖仪式结束后,大赛组委会就给出了第一场比赛的‘主题范围’

    范围要求为:主菜合一的美食,充分体现出地域风格。

    加分项:越是小区域出品的细类、小众类美食,基础分则越高;与之相对应,流传性广、热门类美食,基础分较低。

    复赛的评分机制是大评委团打分,在基础分上或增或减,而基础分则根据与主题的契合度、美食制作所需食材珍贵程度、制作难度......等各种条件综合给出,从50分到100分不等。

    例如制作难度较高的,则基础分也相应较高;制作美食所用的珍稀食材较多,则基础分会被相应扣减,如此才能保证公平。

    “这届组委会还是用了心的,至少这复赛第一场所定的主题还是可圈可点。”

    在颁奖仪式后不久,怀良人就不请自来钻进了周栋的房间,

    笑吟吟地看了眼同在房间的吕绿馨和周爱国道:“从这个主题看来,组委会不仅是要搞形式上的比赛,还要借比赛的机会为一些小众、细类美食发声。

    要不是亲耳听到,我还真不相信‘老毒龙’能够提出如此具有建设性的主题呢,老周,看来是你改变了他啊?”

    按照历届比赛的规矩,都是由主评委提出每场比赛的主题建议,而后由评委们投票决定,而且定下主题的时间还不能过早,以防泄漏。

    ‘毒龙王’管达生是什么人?多年来除了批评毒舌,什么时候如此用心过。

    扶持小众、细类美食?

    按老毒龙的说法,‘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道美食居然会变成少人问津的小众细类,那一定是自身出了问题,消亡了也是应该的!

    如果这个主题真是他提出来的,改变不可谓不大,怀良人想来想去,最近能够‘刺激’到老毒龙的也就是周栋了。

    “主菜合一的美食,这是组委会有意照顾这些美食落后地区吧?

    毕竟无论是澳洲美洲,还有附加区中的一些东南亚、中亚的国家,更多的都是吃这种主菜合一的食物,指望他们上一桌席面是不现实的。”

    吕绿馨想了想道:“这个主题本来也不算难,不过要帮爱国选择一个基础分较高的小众类美食,那就要仔细琢磨琢磨了。

    比如肉夹馍、兰城拉面什么的可以不用考虑了,这些虽然都是主菜合一的美食,影响力却遍及华夏,简直比‘八大菜系’都还要大众。”

    吕绿馨微微摇头,她以刀功出众,所学也多半在苏菜这个大菜系,要在苏菜中选择一个小众美食还是真难。

    其实如果不考虑华夏美食,非洲土饼倒是够小众的,基础分肯定低不了,不过比赛时喂评委吃土,能得高分才是怪事。

    周栋也在思索,他自从得到系统,无论获得的单项高技,还是靠完美级尝味‘偷师’的各种美食,无一不是流传较广、深受人民群众喜爱的美食,一时间却到哪里去寻找小众类的美食?

    就算现学,也得要知道该学什么吧?

    就连怀良人这个见多识广的天才都感无奈,他一向是走高端路线的,在这方面的见识恐怕还不如周栋和吕绿馨呢。

    众人正感头疼的时候,电视机的画面忽然一转,原来是一档美食节目开始了。

    “以形制来说,对夹与肉夹馍、汉堡其实区别不大,都是面饼裹肉......

    对夹皮儿一出锅,外表是一层金黄色的酥皮......口中香气久久不散。当真是无比充实,宛若升仙。

    赤峰对夹,我的乡恋,我这个游走在各地的赤~峰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可以在任何城市吃到我梦中的对夹......”

    吕绿馨眼睛一亮:“有了,赤~峰对夹!听说过的,我怎么把这道美食给忘了呢?

    这是典型的主菜合一类美食,而且因为这道美食的地域性非常强,一直无法流~传到外地,简直就是小众中的小众。

    不过......老周你会做这道美食麽?”

    周栋摇摇头:“我吃都没吃过,怎么可能会做?

    不过没关系,现学就是了。

    爱国,明天我们去趟赤~峰,老师我先学会了,然后再教给你,三天后你就用这道美食参赛!”

    “你不是吧老周?”

    怀良人听得简直要怀疑人生了:“要说你三天能学会这道美食,甚至比当地人做得更好我都相信,你就是个妖孽。

    可你不会以为你随便收个学生,也是和你一样的妖孽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