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49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1/3)补更
    初秋的枫树开始泛了黄,一身白衣的怀良人坐在树下,气质出尘,好像一位诗人,

    偶尔双眉微微皱起,又像个正在思考人生的哲人。

    吕绿馨坐在他的身旁,面前的藤桌上摆着瓜子、花生和水果碟子,茶杯里泡着顶级龙井茶,手中还撸着一只大橘猫,

    猫被她撸的很舒服,偶尔会皱起鼻子喵呜喵呜的叫两声,吕绿馨也跟着吃吃地笑。

    如今她对周栋算是心服口服了,无论什么古怪不合常理的事情发生在这家伙身上都是再正常也不过的,

    现在终于轮到怀大厨柔弱的神经接受‘周魔王’的摧残,她心里说不出的痛快。

    “真是奇怪了,想不通啊......”

    立秋已经三天,香江特有的暑热潮闷减轻了许多,街上潮男潮女的脸上都多了些笑容,怀良人的心情却反倒烦躁起来。

    他很忧郁,

    只是做菜论酒输给那个家伙也就算了,有什么理由连教徒弟也不如他?

    这种接二连三的挫败感让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这个‘勤行天才’可别是假的吧?

    ***

    复赛一结束,周栋就被祝延平请到了他在大与山的别墅居住。

    周栋本想推脱的,感觉太麻烦人家不好,

    可祝延平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一周后就是决赛分组抽签、十天后决赛就要开始了,就算周老弟你厨艺盖世、无需准备,难道爱国就不需要突击练习麽?

    在宾馆太不方便了,大与山别墅远离市区,足够安静,更适合‘闭关突破’。”

    这话听得周栋一阵无语,练厨艺而已,怎么就扯到‘闭关突破’上去了?没看出这位祝老哥还是个武侠迷呢。

    不过在宾馆也确实不太方便,周栋想想也就答应了,

    自从立定主意要为老爸老妈在凤栖山寻找一处养老之地开始,周栋其实就对山野林间充满了向往,大与山别墅其实挺符合他的审美观。

    是个妹子就喜欢风光优美的地方,哪怕累成狗,也不能忘记在这种地方拍自照发朋友圈,吕绿馨自然也不例外,那是一定要跟来的,三个学生当然也要跟着老师走,这都正常,

    不正常的是怀大厨,考虑到他在决赛阶段很可能成为周栋的对手,为避人非议,祝延平并没有请他同来。

    不过这货连问都没问,直接就回到房间收拾好了行李,跑到周栋面前道:“老周咱们什么时候走,是祝先生派车来接还是咱们自己叫车去?

    对了,见文见武,过来帮我拿下行李箱......”

    周栋皱眉道:“老怀,祝先生没说请你去。”

    “那是因为我和祝先生是老熟人了,不用见外,

    不像对你,还要专门来请,那是跟你客气呢。”

    怀良人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干嘛用这种目光看着我,你当我想去呢?还不是因为跟你的赌约麽,本大厨说话算数,吐口唾沫砸个坑,愿赌服输!

    我这次去帮你教导学生,你不用谢我。”

    “你想多了,我也没准备谢你......”

    周栋想了想,有老怀跟去也不错,

    爱国就不说了,见文见武兄弟可是交了上千万学费呢,总要让人家学到些东西才是,

    有怀良人这个学通中西的便宜师傅,苏庭玉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开心死?

    因为周爱国现在跟随吕绿馨主攻刀功,怀良人也不好说其实自己的刀功可能在吕绿馨之上,美女厨师发怒的后果是十分可怕的,怀良人曾经亲眼见到她一刀下去,将一个整猪头斩成了两半!

    于是每天都仿佛在神游的周栋就把苏氏兄弟交给了这位‘怀师’,说什么让他帮忙摸摸两兄弟的基础,就又跑到别墅前的平台上出神去了。

    坐在平台上,可以俯瞰整个大与山和漫长曲折的海岸线,港湾与沙滩、各种自然景观以及历史古迹。

    怀良人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老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热爱大自然了,这是要成为一位伟大的爱国主·义厨师麽?

    不过他也对苏氏兄弟十分好奇,这俩活宝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有周爱国珠玉在前,他不信周栋会胡乱收学生,或许这俩小子是真的‘浑金璞玉’?

    要真是天才,怀大厨也不介意拐带一个回去。

    望着在别墅私家花园中铺开了面案,忙得一头一脸都是面粉的苏家二傻,怀良人暗暗咬牙。

    老周,我果然还是高看了你,为了钱,还有事情是你做不出来的?

    无耻啊!简直愧对你周面王、周酒神的称号!

    这两个棒槌,当真是赤峰对夹的正宗传人、苏氏子孙?

    堂堂蓝带勋章获得者,因材施教的道理怀良人还是懂的,既然是苏家子弟,从白案上入手应该不会错,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这俩货居然连活面都不会!

    怀大厨按捺住性子,已经亲自为两对活宝演示了三遍活面的方法,

    ‘重揉面、缓加水、面光、盆光、手光’,这不难吧?

    就算是路边摊上卖包子的大婶也没问题,堂堂苏氏传人应该轻轻松松就能够做到。

    本以为这就是走个程序,接下来就可以进行到‘面点塑形’‘拉面’等各种高等技巧,却哪里想得到两个活宝竟然一通乱来......

    有分教:这一个喷云吐雾,那一个播吐扬沙;这一个搬倒面盆绘雪色,那一个双手乱挥弄泥泞;这一个顿成粉面小郎君,那一个堪比厚妆主播女。

    两个活宝扑弄的满天面粉飞舞,还不忘记互相抬杠。

    “苏见文,你行不行啊?怀师刚才都说了,活面要做到‘三光’,你看你盆里都成什么样子了,活稀泥呢?”

    “你还有脸说我,看看你自己吧,脸上好像涂了十几层的粉!丢人!”

    “都别吵了,一边呆着去!”

    怀良人抚摸着额头,心如死灰,

    自己这就是疯了吧,怎么想起跟周栋打赌来着?教这两个笨蛋还不如去死!

    “怎么了?怀大厨轻易可是不教人的,你们两个有幸得到他的指教,竟然还不知道珍惜?”

    周栋不知什么时候从平台上走了过来,看了眼狼藉一片的面案,皱眉道:“活面是白案的基础,

    要成为合格的苏家子弟,你们两个必须过了这一关,

    这样吧,就不要再烦怀师了,老师我再为你们两个演示一遍......”

    怀良人好奇地看着周栋,心说你还能教出花儿来?我还真不信了!

    周栋的手法在他看来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无非还是老一套,苏家两个活宝却像是中了什么邪,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一副很用心的样子。

    “你们两个再试试吧,一次不行,就两次。”

    周栋指了下面案:“相信自己,就一定行!”

    “我先来!”

    苏见文挽起袖子走到面案前,刷刷刷一通操作,看得怀良人瞬间瞪圆了眼睛。

    这面活的其实还不算十分完美,盆上、手上都还有沾染的面团,可至少是勉强完成了。

    “该我了!”

    “我再来一次!”

    两个活宝就仿佛突然开了窍,一人足足活了十几盆面,水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提升着。

    怀良人先是惊愕、继而气愤,跟着开始怀疑人生......

    “难道真是我不如老周会教学生?凭什么他一教这俩傻子就开窍了,凭什么!”

    这也太不讲理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