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64 最毒的河豚肝 (二合一)
    尔乃蛮夷!

    在这种国际性大赛上直接开地域黑应该是不怎么合适的,可这些华夏评委就是看得舒心无比。

    蔡重九强忍笑意,面色‘严肃’地‘警告’周栋道:“周栋选手,请注意方式方法,你这样做可是要被警告的,如果情节严重,甚至还要被扣分!”

    听老蔡这么说,有几名华夏评委好悬没笑出声来,

    还注意方式方法......看来这位神秘的主评委套路更多啊?

    犬养静斋脸涨得通红,大声道:“我的要提出强烈抗议!

    华夏周选手既侮辱了我,也侮辱了我的国家!

    我要求大赛组委会给我和我的祖国一个说法,必须要惩处华夏周选手这种极端恶劣的行为!”

    周栋的做法确实让组委会难做,香江毕竟是华夏的一亩三分地,亲不亲也是祖国人,那是真不想惩处周栋。

    可比赛就是比赛,周栋当众侮辱犬养静斋,也确实是严重违反了比赛规则,按说应该被当场取消比赛资格。

    鉴于犬养静斋也有言词不当、本身也存在过失,最后组委会给出的处理意见是同样扣除周栋三十个基础分。

    “扣除三十个基础分麽,对此我没有什么意见。”

    周栋点点头,这样再好不过,赢也要赢的犬养静斋心服口服,免得被人说他是占了三十个基础分的便宜。

    犬养静斋对这个处理结果也表示满意。

    他不惜被扣三十个基础分也要挑战周栋,是以为华夏厨师根本就不会料理野生河豚,周栋不接战则锐气大失、接战则必败无疑。

    哪想到周栋却是个行家里手,心里早就在暗自后悔了,现在两人回到同一起跑线上,就算这盘河豚鱼生赢不下周栋,他也还有压箱底的绝活儿可用,不怕拿不下这位华夏勤行的年轻天才。

    见周栋和犬养静斋都没有异议,蔡重九点头道:“既然如此,就开始评分前的试毒环节吧......

    两位选手,你们的试毒人选有了麽?”

    虽然迫不及待的想吃到最顶级的野生河豚,命还是比较重要的,就算是加热烹煮后的河豚鱼也要由厨师首先试毒,这是行规。

    更别说是危险性更大的鱼生,现场医护人员已经做好准备,如果真的出了问题,先灌金汁、后上各种手段,中西医并用可以将死亡率降至最低。

    “虽然我对自己做出的河豚料理有着百分之百的信心,可还是准备了最珍贵的金汁以防万一。”

    犬养静斋指了指摆放在己方厨区的两个玻璃瓶,

    瓶中隐隐有青黄色的汁液微微荡漾,却不似想象中有很多漂浮物在内,而是汁液清亮透明,仿如最上等的饮品一般。

    “竟是华佗神方,竹节金汁!

    此物可是珍贵无比、价如黄金啊!”

    组委会临时高薪聘请的老中医亲自上前检验,不仅打开瓶盖嗅过,甚至还用指甲盖挑起一滴,放入口中细细品味,眼中尽是迷醉的神色。

    “世人都以为金汁是粪水,其实大谬不然!”

    见到连这些专业评委都露出一付作呕的表情,老中医大为不悦,解释道:“此物是以连节大毛竹,以刀去除外青过半,再以砖附之,沉入粪窖,

    其粪为童男或童女所出也,盖因童者最洁,虽大溺而不污!

    一年后取出,尚需流水冲泡一日,取后,钻开竹身,方有清液流出,是为‘金汁’!

    其泡制之烦、上夺天工也!其神效之著、更如仙出!

    何也?盖为天然造物、乾坤精华所成!是以价值极昂!

    世人却道此乃粪水催吐,却不知此物正有解毒之神效!”

    美女主持人强忍着恶心道:“是的是的,我们都听明白了,谢谢您老了。”这才算把这位激动不已的老中医给请下了台去。

    你说得再是天花乱坠,也还是恶心呢。

    这是现场很多人的心声。

    犬养二郎倒是微微松了口气,按这位老中医的说法,那用来生产金汁的粪窖是必须要用童男童女所出的大溺。

    静斋大人果然没有欺骗我,美少女的大溺可是非常珍贵的东西啊!在岛国,那是非常非常有钱的家伙才能享用得到的!

    犬养二郎挺了胸道:“各位评委,我来试毒!”

    说完大步走到评委席前,从犬养静斋的鱼生中夹了一片河豚鱼生塞进口中,稍一咀嚼,立即沉醉在这天下至味中,忍不住就要再去取食。

    吕绿馨不甘后人,大步走到评委席前,也取了一片鱼生放入口中。

    董其深和易知鱼见是她出面试毒,虽然有些疑惑周栋的做法,但看周栋一脸平静的样子,也就释然了。

    “我怎么会怀疑起‘小师弟’来,他既然不阻止吕丫头,那肯定是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我可真是老糊涂了!”

    野生河豚号称天下至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吕绿馨也没比犬养二郎出息多少,吃了一片还想伸手,却被蔡重九阻止住了。

    “嗯,两位试毒完毕就可以离开了。

    如果继续吃下去,我们这些评委可就不够分了啊。”

    蔡重九哈哈一笑,盯着两人看了几分钟时间,才放心点头道:“各位评委可以开始评分了,

    都是一样的野生河豚,又都是鱼生、连蘸料都不需用的本味做法,咱们倒是省事,也不用换盘清口了,可以同时评定这两份鱼生。”

    众评委都是点头。别的选手比赛,因为食材不同、菜色有异,评委们也要在换菜时用清水漱口,免得影响判断,

    而周栋和犬养静斋虽然摆盘不同,食材菜色却无二致,倒是省去了很多功夫。

    “要做出这样顶级且纯粹的鱼生,恐怕也只有天下第一鲜的野生河豚才可以吧?”

    望着眼前的两盘鱼生,评委们一个个眼睛放光。

    周栋和犬养静斋的河豚鱼生都是不用任何辅料和蘸料的,

    犬养用来摆成梧桐的黄瓜片也只是为使摆盘图案更加完整美观,根本就不是供人食用的,甚至为了保证河豚鲜美的原味,两人连做鱼生时常用的冰块都舍弃掉了。

    评委们迫不及待地夹起两人所做的鱼生,放入口中慢慢咀嚼,一张张脸上都是无比享受的表情。

    不愧是天下第一鲜啊!

    虾鲜尖厉、蟹鲜横蛮、这两样都是常人认可的鲜中代表,却都没有河豚鱼那种醇正中和、由缓而广、由广而阔、浑浑然如自天上来的自然和勃勃生机。

    如果把虾蟹之鲜比做最顶级的香水,那么河豚之鲜就是处·子芬芳,唯有此香、最动人肠,唯有此味、最近天上!

    此为神仙盘中物、凡人只得拼死尝!

    更别说那如处子ru肌般的细腻香滑、入口即化!

    换了任何一种顶级食材,就算口感再好、味道再是如何的香浓,你终究还是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舌头在哪里,可这野生河豚肉一旦入口,那就真的找不到舌头在哪里了......

    所以,也就理所当然地咬到了舌头。

    “哎呀!”

    “嚯嚯嚯,疼啊!”

    这三十位评委无论来自中西,都是美食家中最矫情的那一堆儿,

    平常的美食别说让他们夸几句,能甩个笑脸那就算不错了,可在评定这两盆河豚鱼生时,却有至少十名评委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还有十名捂着腮叫疼......

    最狠的都见血了!

    蔡重九毕竟是老行尊,和董其深、易知鱼一样,都是险而又险地避开了这场‘舌腮之劫’,总算是没有当场丢人,不过也是十分的纠结难为。

    说实话,这两人做菜的速度、摆盘、刀功和味道,都是在伯仲之间,如果一定要分出个好坏,周栋那盘也就是略胜一线。

    而且这一线胜机,还是因为周栋‘抢到’了那条最大最肥美的七星豚,其实更多的是食材之功,并不是周栋的厨艺赢了犬养静斋。

    “虽然岛国很让人讨厌,可也不得不承认,小龟儿中也有人才啊。”

    董其深易知鱼交换了个目光,心中都是暗暗警惕。

    这次香江美食大赛看似华夏厨师盖压群伦,其实说到底还是周栋的光彩太盛,这才令大家忽略了别国选手的实力。

    如果不是有周栋出场,恐怕这一个犬养静斋就够华夏厨师应付的。

    严一怎么样?算起来也是这些届比赛中实力很强的华夏厨师了,结果还是输给了他。

    还有那德国猪王、思密达的车再熙......哪一个不是优秀的厨师?结果不是因为运气不好,就是遇到了周栋一脉。

    如果周栋没有参加这届比赛,最多代表半个华夏的怀良人究竟能不能应付犬养静斋,那还真是不太好说。

    甚至就眼下的这场比赛,都很难说周栋是稳赢的。

    评分也证明了两人的担心,最后周栋和犬养静斋的得分是9.752对9.750,周栋竟然只是高出了0.002分。

    好险啊!

    见到分数出现在电子屏幕上,美女主持才暗暗松了口气,帅哥终于还是赢了:“各位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经过一轮激烈的比拼,我们的周栋选手以0.002分取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成功进入决赛......”

    “慢!”

    犬养静斋忽然打断了美女主持,对着评委席深深一躬道:“各位尊敬的评委,你们的恐怕忘记了比赛评定规则!

    按照规则,选手所用的食材本身如果有差距,使用小小食材的一方应该得到加分!

    各位应该都看到了,周桑抢到了大大的那条河豚鱼,我的却是小小的,这很不公平,所以我应该得到加分!”

    “呵呵,我看犬养选手恐怕是对规则有所误解吧......”

    蔡重九笑道:“没错,你说的规则是有,可那是指鲍鱼对鲤鱼、鱼翅对粉条那种程度的食材差距。

    你们两个刚才所用的河豚,都是你主动提供的,

    也便是说,你已经默认了这些河豚是同等食材,所以就不再适用这个规则。

    更何况,你在水箱中没有得到最肥美的河豚,又能怪谁呢?

    这原本就是你的手法不如周栋选手,已经是输了半筹。

    而且我们这些评委也看到了你用的河豚鱼品质略差,虽然还够不上比赛规则中的‘食材差距’,却也在评分时充分考虑到了这个因素,可即便是这样,最后你还是输了0.002分!

    不知道我解释的够不够清楚?

    犬养选手如果没有别的问题,就请主持人宣布比赛结果吧!”

    “不!蔡主评,我的还有话说!”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麽?”

    蔡重九心中微怒,这个犬养静斋也太不知进退了,

    难道非要改变评委的决定,变成你赢才对麽?真是岂有此理!

    “呵呵,我的要说的是,这场比赛还没有结束!”

    “胡说!明明你们两个已经做了河豚鱼生,评委们也都品尝过、并且给出了分数,怎么叫还没有结束?”

    易知鱼闻言大怒,没等蔡重九开口,抢先喝斥起了犬养静斋。

    “真的结束了麽?请问易评委,今天比赛的内容是什么?”

    犬养静斋一脸笑容,似乎胸有成竹。

    “当然是河豚料理。”

    “不错,比赛内容是河豚料理,那麽只要是与河豚有关的料理,都应该算做是比赛内容!”

    犬养静斋笑道:“各位评委似乎忘记了我和周桑的约定,

    今天我们不仅要比料理的速度、比味道、还要比谁能够最多地利用河豚!

    而河豚的美味,可不仅仅只是在鱼肉部分,

    我的知道,河豚最美味的,可是它的肝脏!

    所以,我还有一道野生河豚肝料理,需要一定的时间烹制!各位评委又怎么可以现在就宣布我输掉这场比赛?”

    什么!

    这家伙一定是疯了吧?

    那些来自西方的评委还罢,东方世界的评委们闻言无不变色,

    犬养二郎更是面色苍白、身体都在瑟瑟发抖:“天照大神啊,静斋大人果然还是要走出这一步了啊,请保佑我吧,大大的!”

    “你要做河豚肝!”

    蔡重九不禁色变:“犬养选手你应该知道,河豚身上最美味的虽然是肝脏,可最毒的也是肝脏,所以很少有厨师敢动这个心思!

    就算要吃河豚肝,也要选择最安全的人工养殖河豚,或者选择毒性较弱的野生河豚!

    可你选择的野生河豚,不仅是在产卵期附近,而且鱼身色彩斑斓,显然是最毒的品种!

    这样的河豚肝,就算你敢做,谁又敢试毒?谁又敢吃!

    你不会是疯了吧!”

    犬养静斋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淡淡叫了声:“二郎?”

    “哈一!”

    犬养二郎强压住心中恐惧,重重点头道:“我的,愿意为大人试毒!”

    “二郎,你是好样的,是真正的大岛国武士!”

    犬养静斋微笑着看了看周栋:“周桑,不知道你的敢不敢继续我们的比赛呢?

    如果你怕了,也没有关系的,只要你替我告诉这些尊敬的评委,今天的胜利者,是我!”

    周栋似乎犹豫了一下,才对犬养静斋笑道:“怎么感觉犬养君是在唬我呢?

    这样可不好啊。

    嗯,要我看......既然犬养君要玩儿,那我们不如就玩的大一些?

    否则,那可是‘大大的’没有趣味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