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78 勤行‘兵器谱’ (二合一)
    古亚楠根本无法理解王海滨的做法,她是搞商业的,契约精神与公平原则早就深入骨髓,自然无法接受这种欺负人的举动。

    周栋和怀良人看看古亚楠,两个人都没说话,不能说古亚楠错了,可王海滨错了没有?也没有。

    勤行是老三十六行之一,跟梨园行、武行一样,都比较传统、老派,像这种老派行当,最是阶层分明。

    什么是勤行宗师?

    华夏神厨一日不出,那就是勤行中一言九鼎的大人物,更加没有人会质疑他们是否会行事公平、是否包藏私心,因为根本没必要,宗师自然有宗师的原则,会比任何人更加珍惜‘羽毛’。

    堂堂勤行宗师既然说了会保证公平,那他做陈兴海的副手和同时担任评委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王海滨面色古怪地看了看古亚楠,摇头道:“丫头你懂什么?

    勤行中做师傅的拉徒弟上位、替徒弟拔份儿,这是多年传下的规矩。

    现在兴海对上的可是周小子这样的强手,我不出手帮他一把,那不是白让人家叫了好多年的师傅?

    周小子如果愿意,也可让怀小子做他的副手啊?

    这两个小子虽然辈分不高,可要说到在勤行的名气位份,也未必就比我老头子差了。”

    周栋摇头道:“王老,我不需要帮手。”

    “那是你的选择,不过这是我的一亩三分地,我师徒遇到‘强敌’,你来一个我们也是师徒齐上,你来一百个也是我们师徒齐上,可不是存心要占你的便宜。”

    “那是自然。”周栋笑道。

    “丫头你听到了,我老头子是占人便宜的人麽?”

    王海滨笑道:“帮兴海的时候,我是他的师傅,做评委的时候,我是鲁菜宗师王海滨,这叫公私分明、公平的很呢,

    丫头你就不要拿你们做生意的那套标准来衡量咱们勤行中人了,那就不是一回事。”

    “......这都行?”

    古亚楠听得目瞪口呆,这不就是强词夺理麽,周栋他们怎么还跟着点头呢?

    “周小子怀小子,走吧,咱们奔后厨!”

    王海滨哈哈大笑,心情看上去非常不错。

    他已经封勺多年,今天终于遇到一个值得自己亲自出手的年轻人,倒是可以借徒弟的名义,与这个近来名声鹊起的周面王交交手,

    如果输了,那自然是徒弟陈兴海背锅,如果赢了,勤行中人谁不得夸他宝刀未老?

    这就叫里外不吃亏。

    老头儿也是狡猾狡猾的,不过身为勤行宗师,他却是不会在‘评审环节’拉自家的偏架,对于这一点就连周栋和怀良人也从未怀疑过。

    到了后厨,陈兴海就命人送来各种厨具、砧板、甚至就连火眼都让周栋先行挑过,

    周栋和怀良人原本是来‘上硬菜’的,自然不会带上家伙,现在既然是比赛,他当然不能在厨具上占了便宜,甚至就连用的炒锅都紧着周栋先挑。

    等周栋挑选过了,陈兴海才走到自己的砧板和火眼前。

    这家是私房菜馆,而且是按照最高标准开设的那种,讲究的就是从水台开始,砧板、打荷、上什、炉头都是由主厨一人包干。

    今天刚好是轮到他做主厨,若周栋和怀良人换个日子来,那估计就是他的师弟们在了,不是顶门大师兄,还真没资格让师傅‘帮拉拔份’,这场比赛说不定就得黄。

    “师父,今天徒儿俺有劳您了!

    师恩比那泰山更高、比那黄河渊深,名虽为师、其实是父,徒儿俺在此立誓,日后俺们这一脉,就由弟子为师分忧!顶门立户,奉养师亲!”

    陈兴海忽然走到王海滨面前双膝跪地,重重叩了三个响头,‘咣咣咣’三下,把刚刚走进后厨的古亚楠吓了一跳,真用力啊?也不怕磕成脑震荡......

    看不懂啊看不懂,总感觉这些勤行的人像是生活在上个世纪。

    “徒儿起身吧。”

    王海滨受了三个响头后示意陈兴海起身:“今天师傅帮你看住砧板,我会用麻布花刀‘开窗’,然后留厚底,明白不?”

    “师父......”

    “别叫师父,师父好好的呢,没让妖精给抓走。”

    王海滨拿起陈兴海常用的菜刀,在手中颠了几下,找了找手感:“你今天的对手可是曾经让老卢给出满分的周面王,华夏勤行不世出的天才!

    以往最为稳妥的做法,在他面前就不用现丑了,那是必然会输的。

    记住师父教你的勾火法,只要稳定发挥,咱们师徒就能赢!”

    不愧是鲁菜宗师,教徒弟并不会背着周栋和怀良人,显然对自己的弟子很有信心。

    “是,师父!”

    陈兴海用力点头。

    “热油!”

    滋啦啦!

    陈兴海用的是热锅入油法,他这家菜馆不用色拉油,用的都是传统榨油,今天做的是爆双脆,自然是用豆油最合,不过传统工艺榨出的豆油带了些豆子腥气,所以要先把炒锅烧热,然后迅速下油,才能够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去尽油腥。

    王海滨交代一声后,就拿起鸡胗分片,取内层最脆部分,留用,猪肚取最厚处,去上下皮层,留下中心部位。

    怀良人看了周栋一眼,见周栋目光凝注、面色严肃,就知道王海滨的手法与他当日应该是相差不多,

    心说果然是宗师啊,可惜只管砧板,要是全程由老爷子出手,说不定这道油爆双脆跟老周的就有一拼了。

    他哪里知道,王海滨的手法岂止是和周栋的差不多,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周栋这个当事人更是看的暗暗心惊,他比任何人都知道系统的厉害,系统给出的油爆双脆菜谱自然是最正宗的,

    可他也是在造化后厨中练习了不知有几千上万次,才能够从刀功开始,全程做到原汁原味、没有半丝偏离。

    王海滨这辈子可不光做油爆双脆一道菜,绝对不可能像他这样在短时间内练习千万次,却一样可以做到这种地步,这是何等的厉害?

    不愧是宗师啊!

    自己的一些基础技能虽说也达到了完美、也就是宗师级别,可要真正比拼底蕴,恐怕还是远远不如王海滨这种宗师大家。

    可见不能因为身怀系统,就小看了华夏的勤行高手啊。

    周栋紧紧盯着王海滨手中的刀光,只见他到了施展麻布花刀时,果然也和自己一样,速度并没有放慢半分!

    虽然不能像自己像切土豆丝那样的轻松写意,还要用上许多推、拉技法,最终花费的时间却并不比自己多了一分一秒,

    眼见在刀光卷动间,一份油爆双脆的主材料已经出现在王海滨的刀下。

    “兴海,勾火!”

    王海滨大喝一声,猛然转头望向炒锅。

    到了这一步,他和周栋的做菜程序才终于有了一些不同。

    “轰!”

    陈兴海像是跟师傅演练过多次的样子,王海滨话音刚落,他手中炒勺已经带起阵阵油雾,迅速在锅口勾起一片了‘火海’来。

    周栋和怀良人都以为接下来他就要接菜入锅了,没想到他只是晃了两下炒锅,让火势变得更为猛烈了些,却见王海滨菜刀一横,用刀背带起葱姜等辅料,直接送入了锅中。

    葱姜香气刚起,王海滨手中的菜刀已化成横空雪练,却是裹起了鸡胗猪肚,直直破入火海中。

    这次竟不是送菜入锅,只见他运起菜刀,在油火烟气中几进几出,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法,就见刀背仿佛蜜蜂振翅般迅速抖动起来,

    这一方不大的刀背,就如同是平坦的锅底,鸡胗猪肚在刀背上轻轻滚动、翻转,就如同在锅中翻炒一般。

    “狡猾啊,不过也确实厉害,不愧是鲁菜双尊之一,堂堂宗师!”

    怀良人由衷感叹:“老周,看出什么来了没有?”

    “看出来了,堂堂宗师不堂堂,他在耍诈帮自己的弟子......”

    周栋如今是什么眼光,只一眼就看出这门刀法的厉害,王海滨其实是在送料入锅之前,先借刀背托住双脆,在带有葱姜香气、油气沸腾的火中走上几走,

    如果火候把握的好,双脆在入锅前就有八成熟了,而且火旺油香,入味更佳,熟得更快,口感也会更好。

    这样的‘独门刀法’,就连他这个拥有完美级刀功的人也看得目眩神迷,果然能够在勤行称宗师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弱者,各个都有压箱底的功夫!

    “这可不算是耍诈。

    人家说好了只管砧板的,勤行的规矩是‘看刀不看板’,食材只要还没有离开菜刀,那就还是在砧板的范围内。

    至于王老此刻的操作,那叫送料入锅,谁规定不能在火上走几回了?”

    怀良人嘿嘿笑道:“真是开眼了,说起来我还得谢谢你啊老周,

    要不是你,我恐怕还没有机会看到这么精彩的刀功呢,你可知道这正是华夏勤行传说中的一门刀功?

    连我都是慕名已久,想着要学呢......”

    仿佛炫耀一般,压低了声音道:“老周,都说你厉害,我也感觉你挺厉害的,那你知道不知道这门刀功的名字?”

    “嗯,看那刀背像是苍蝇蜜蜂在迅速振动翅膀一样,难道叫‘苍蝇蜜蜂刀’?”

    一直站在旁边瞪着俩大眼睛观看兼偷听的古亚楠听周栋这样回答,顿时感觉眼前一黑。

    这个家伙什么都好,人也帅、厨艺也好,还不看重名利,简直就是女人择婿的最佳人选,可就是情商太低,什么苍蝇啊,恶心都恶心死了......

    怀良人也是无语,摇头道:“你乱说什么?

    没蜜蜂的事情,更没苍蝇的事情,不过你的答案也算是沾了个边儿,这刀功名叫‘振翅刀’,专用于‘油爆双脆’这种对火候有极高要求的菜品。

    你可别小看了它,我也是听易老说过,在古勤行时代,曾经为厨师排名,定立过一个‘兵器谱’,这门振翅刀就排在第十三位。

    我估计当年创出这门振翅刀的勤行前辈,应该就是王老的师门长辈。”

    “怀小子,行啊,你居然还能认出这门刀功?”

    王海滨说是帮徒弟看住砧板,其实却是凭借这门刀功帮助陈兴海几乎完成了九成的工作,陈兴海最后就是拿炒勺拨弄几下,直接出锅就算完事儿。

    不过这在勤行等老派行当根本就不算什么,从古到今这些行当都是师徒父子,师傅老了,这一脉就得有弟子成名。

    为了拉拔徒弟,比王海滨手段更为‘卑劣’的人多了,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以为常。

    周栋嘿嘿一笑:“原来叫振翅刀?不是老怀说我还不知道这门刀功呢,王老您可让我开了眼界。”

    “哼,你小子嘴上说得好听,怕是在心里说我用手段呢吧?

    好教你小子知道,以后遇到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得小心一些,一个个老东西可狡猾着呢......

    还有啊,你不服气也没用。勤行有一点可没跟如今这个世道脱节,也是一样的只看结果、不看过程,你做的火爆双脆如果压不住我手里的这份,那今天就是你输了。

    以后勤行中人不会说是我帮徒弟赢了你,只会说是你输给了我的徒弟。

    哈哈哈,小子,尝尝这道菜吧?”

    这老头儿,太欺负人了啊!

    周栋还没说啥,楚都精神病院都呆过,什么样的人和场面他没见识过?古亚楠却是肺都快要气炸了,小脸上一片铁青,小拳头握得紧紧地,大声道:“周栋,赢他啊,一定要赢了他!”

    周栋不紧不慢地从陈兴海手中接过筷子,夹了片鸡胗送进口中,嚼了几下,微微点头,

    又夹了块猪肚,品鉴一番后称赞道:“油爆双脆名为双脆,可在普通厨师手里,也就是鸡胗主脆、猪肚主味,这道却是与众不同。

    不仅鸡胗够脆,就连主味的猪肚也是入口脆爽,而且回味绵长,这就是王老留‘厚底’的好处吧?

    陈师傅,猪肚鸡胗留厚底是脆爽的法门,但是对火候处理的要求可就更高了,您可真是好手艺。”

    陈兴海脸一红:“周面王过奖了,都是师傅教的好。”

    “呵呵。”周栋笑了笑。

    “周小子,听说你在九州鼎食也做过一道‘油爆双脆’,卢知味那老家伙给了你满分,你看兴海的手艺比你如何,又能值多少分呢?”

    王海滨可就比徒弟老成多了,没那么容易脸红。

    “嗯,如果是陈师傅这道菜的话,我想卢老应该也会给满分的。”

    周栋想了想,如实回答。

    “呵呵,也就是说你凭这道油爆双脆是赢不下兴海了?”

    “那倒不是......”

    周栋想了想道:“我当初的那道油爆双脆,如果是自己来打分的话,估计也就是90分左右,嗯,陈师傅的这道自然也是一样。

    不过啊,如果我现在再做这道菜,估计能做到一百分,

    所以说,陈师傅还是得输!”

    周栋的意思很简单,我当初的水平跟您师徒‘联手’差不多,可我现在进步了,您和您徒弟就得输了。

    “啊?”

    王海滨顿时愣住,这小子......怎么比我老人家当年还狂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