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294 惊艳一厨针
    站在周栋身旁的吕绿馨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这道幽蓝色的刀光。

    就算是经常出入后厨这个生死轮回地的她也不想没事沾一身血,所以与鸭子还是保持了足够安全的距离,尽管如此,依然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刀风。

    那是一股可以催冰破雪,令大地回春、让春雷惊蛰的刀风。

    哪怕只是一瞬即收,吕绿馨一颗少女心依然被这股带着脉脉春意、无限情丝的刀风撩拨出了‘痒’的感觉。

    来吧,快活呀,反正有大把时光......

    这是菜刀。

    这是小周的菜刀。

    这是小周春天的菜刀。

    这是让人心痒痒的小周的春天的菜刀。

    为什么这个世上会有这样的菜刀、这样的人?

    为什么这一刀是冲着鸭子,而不是冲着我来呢?

    “你傻不傻啊吕绿馨,这一刀要是冲着你来,你还有命麽?”

    道理是这个道理,只是她这小半生精研刀功,好好的黄花闺女结果成了苏省名刀、后厨的‘大魔王’,牺牲是何等之大?

    她的身心志趣,也早就沉浸在了刀功之中,见到如此神奇的春风一刀、温柔一刀,又如何能够不芳心萌动,忘记了这一刀背后的危险?

    此时吕绿馨明知自己这个想法很傻,却还是情不自禁地羡慕起鸭子来。

    能够死在这样的一刀下,这只鸭子应该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鸭子很幸福,它甚至在笑。

    鸭子笑起来是很有趣的,它们会微微晗首,眯缝起那对小眼睛,长长的嘴巴半开半合,发出一种‘嘎丝、嘎丝’的声音,通常只有在春天到来,万物开始繁衍生息的时候,鸭子才会这么的开心。

    可能是为了表示自己有多麽的幸福,眯起双眼的鸭子甚至还扭动了一下肥硕的大屁·股。

    刷!

    刀过无痕。

    小周的菜刀是如此锋利,轻轻切断鸭子的喉咙时,鸭子甚至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当一条血线慢慢出现在它的颈上时,才开始感到一丝痛楚。

    周栋拎着鸭子走向血盆的同时,把住鸭子翅根的手指中开始有股奇异的力量渡入鸭子体内,到了传说级洗菜,已经不会有神奇的白色光点出现,哪怕在大庭广众下处理食材也不用担心会被人看出端倪。

    这股消耗赞赏值转化而成的奇异力量不仅立即消除了鸭子最后的一丝痛苦,无数蕴藏其中的快·美因子更是跳跃着、奔跑着、呐喊着、像是一个个奔向自由的勇士,争先恐后地涌进了鸭子体内。

    鸭子在最后离世的时候,半张半合的鸭嘴终于带着一丝安然合拢了,在整个死·亡过程中,它感受到了大欢喜、大寂灭、大解脱......

    哪怕是普通人类也很难有它这样的明悟。

    “弥陀佛......”

    一直盯着高清摄像头观看周栋处理鸭子的严一忽然合拢双掌,无限欢喜赞叹:“这只鸭子定是前世修来,今世才有幸死在周面王手下!

    弥陀佛,真是让人羡慕啊,

    有谁能够想到,‘古有当头棒喝、今有周面王一刀令禽兽觉悟’,周面王此非为孽、实乃大功德也!

    这只鸭子死前有此明悟,则多世因果就此而斩,各种罪孽消除,往生时必投入富贵人家、享尽人间繁华,弥陀佛啊......”

    这个小胖子就是疯了,坐在严一身旁的王海滨心中直嘀咕。

    他不比吕绿馨距离周栋和鸭子最近,自然身临其境;更不比严一出身沙门,观察点独到,虽然感觉周栋的刀法有些神奇、更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对严一的说法还是嗤之以鼻。

    “令隐寺老主持当年就疯疯癫癫的,教出的徒弟果然也是如此,这就叫做有其师必有其徒!”

    老宗师在心中暗暗嘀咕,却不知‘心虚’两个字已经大大写在了他的脸上。

    沥尽鸭血,去毛开膛,这种就连最普通的水台工也十分讨厌的工作在周栋手中却仿佛变成了一门艺术,在对面怀良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将鸭子清理干净的周栋手托两只鸭掌,自己的两只手掌依然是脂洁如玉,不染纤尘。

    “他怎么可以做的这样快,而且还这么的完美......”

    像怀良人这种有洁癖的家伙对完美有着近乎病态的追求,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完美了,可是跟周栋一比,似乎他清理鸭子的手段比水台上的实习厨工也强不到哪里去。

    “接下来,应该就是热水中浸泡鸭掌,褪去硬皮了罢?我还就不信了,你还能做出花儿来?”

    ‘天梯鸭掌’的第一道难关,就是去除鸭掌表面的硬皮,否则就很难完美泡发,就是勉强泡发出来,也会严重影响口感和味道。

    而要彻底去除鸭掌底部的硬皮,必然要在热水中浸泡,还要在高热下脱皮,

    可是高温必然会导致鸭掌内层被‘烫熟’,如果停留时间过长,鸭掌甚至会被烫至全熟,就算后期还要经过泡发,可到了最后的烹饪环节,还是会影响到入味。

    怀良人是粤菜出身,这手高温下处理食材的手段是他的看家本事,可就算是他刚才那种熟练快捷的操作,也无法完全避免鸭掌被高热影响,哪怕不是完全烫熟,鸭掌被部分烫伤,也是会影响成菜的。

    所以这道工序就像是双刃剑,不做不行,做了又会影响后期烹饪工序,算是区分厨师水准高下的第一个关口!

    怀良人现在是既好奇、期待,还有些隐隐地担心,老周这家伙的刀法这么妖,到了这个考验厨师的工序,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

    此时此刻其实不止他一个人,评委团的行家们都在盯着周栋。

    这次比赛的结果如何虽说还要等到成菜后才能最终评定,但是这一步褪除鸭掌硬皮的操作,其实就基本能够看出两位天才厨师的水平高低了。

    “怎么还不上开水?”

    见周栋没招呼,身为助手的吕绿馨也没有端来开水,评委团中的几位老爷子有些奇怪。

    这道‘天梯鸭掌’虽说失传已久,就连王海滨也只敢说还原了‘六七成’,可基本的操作工序大家还是能够猜想出来的,

    不趁着鸭掌刚刚斩下,血脉还没有完全闭塞僵冷的时候动手,还要等待什么?

    正在纷纷为周栋着急,却见到他一手托着两只鸭掌,一手从厨案上取起了一枚银针来。

    这根针,长七寸,和普通针灸用针差不多的粗细,在赛场灯光的照耀下微微颤动,柔若发丝一般。

    比普通针灸用针更长,却更软!

    这可不是普通的厨针啊,用来扎肉入味的厨针都是钢铁所制,而且足够坚硬,可没听过有谁拿针灸用针当厨针使的......

    这是要做什么?

    在众人惊疑的目光中,周栋将一只鸭掌贴在掌心,另外一只鸭掌放其上,另外一只手轻轻一振,那根柔若发丝的银针便似游龙横空,轻轻一折,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插入了叠放其上的那只鸭掌!

    “这......”

    怀良人看得目瞪口呆,世界观几乎崩溃。

    出妖了,就知道会是这样,老周又出妖了!

    去鸭掌硬皮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天下所有的厨师都会无视热水烫脱会给菜品带来的影响,因为在大家看来,这就是唯一的方法。

    谁能想到周栋居然舍弃公认的方法不用,竟然不准备用热水烫脱硬皮?

    而且在怀良人这种有心人看来,周栋的心思简直细腻到发指,在处理一只鸭掌时,因为担心另外一只会因为时间过长血脉僵凝,竟然将其含在掌心,用自身温度保持这只鸭掌尚存的活性。

    如此一来,叠放在上面的鸭掌处理起来何止难度倍增?而且看周栋的意思,竟然是要用银针刺入的方法,让鸭掌外层的硬皮剥离!

    这简直就是一个疯狂的想法,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免热水烫脱给鸭掌带来的不利影响,可是这真的能够做到吗?

    怀良人喉头耸动,情不自禁地咽下口吐沫,居然有些为周栋紧张。

    这一刻他险些忘记了周栋是自己的对手,反而非常期待周栋可以成功,毕竟这是打破业界公认的处理方法,是华夏勤行开天辟地头一回!

    就见周栋手中银针刺入鸭掌后,仿佛是识途老马、得径速行,不一会儿就从硬皮与鸭掌连接的边缘处探出了针头。

    众人立即屏住呼吸,瞪圆了眼睛望向探出的针头,评委们可都是内行,只要看清楚针头的色泽,就能大致判断出周栋用针是否得法。

    如果只是虚张声势却实力不济,银针伤及了鸭掌的正常组织,那便可以宣告这种处理方法是失败的,评委和赶来观看总决赛的选手们就都可以松口气了。

    反之,那就可以宣告厨师界多年公认的处理手法是错误的,至少也是比较低级的,恐怕包括王海滨这种宗师在内,有很多人都要睡不着了。

    是不是从此之后,大家不仅要学习刀功、雕功、炒功、火功,还要学习一门针法?

    可是去哪里学习啊,去中医学院好像也不对口啊?

    真是太头疼了,这个周栋也是,你说你比个赛就好好比,老是挑战厨师极限做什么,这不是跟俺们过不去麽?

    这根银针长七寸,哪怕是从硬皮虾穿透鸭掌并且探出针头,也要有寸许针尾留在外面,正在赛台上空的灯光照耀下,颤巍巍地抖动着。

    就见周栋屈起食指,对着针尾轻轻一弹,美女主持人眼明手快,早就带着阵香风冲到了周栋身旁,将手中的麦克风对准了被周栋弹中后正在剧烈颤动的针尾。

    “嗡嗡嗡——”

    针尾颤鸣之声在赛场的上空回荡着,众选手和评委们先是吃惊,继而是一脸的茫然,这......

    “这还是做菜麽这?”

    “好神奇啊!”

    “啊,我好像看到了一道即将出炉的,金光闪闪的菜!”

    “滚,金光闪闪算什么,这叫仙音缭绕!”

    蔡重九猛然睁大了一双老眼,死死地盯着周栋不放,这门针法他实在是太熟悉了,记得当年在大河之南被那位当世神厨‘一菜轻败’时,对方施展的正是这样的针法!

    还记得他当年不肯死心,曾经询问这位神厨此针法何名?神厨只是笑着回了他一句:“惊艳即可,你又何必问它的名字呢?”

    “何必问,何必问,这位前辈说得有道理啊,这套针法的名字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足够惊艳。

    所以,还是叫做‘惊艳一针’吧......”

    想到这里,蔡重九不禁摇头苦笑,自己还是着了想,终究忍不住给这套针法起了个名字,这就是自己跟那位前辈的差距麽?

    这个周栋,他究竟是何来历?如果周栋现在对他说自己是青翔技工学校教出来的,蔡重九一定会当场暴走,这不是侮辱他的智商麽!

    “原来何爷爷不是异想天开,更不是精神病人的胡言乱语,他开玩笑说的这套针法,竟然真的被我在造化后厨中练成了!

    不过也幸亏是拥有造化后厨,有着超过常人无数倍的时间可以挥霍,否则根本没有可能。”

    周栋望着还在颤动不停的针尾,不觉唇边含笑,还记得那次回到楚都精神病院探望何爷爷,老爷子正端着碗炖白菜对着食堂的大师傅吹胡子瞪眼。

    自己过去询问,原来是老爷子嫌弃这白菜老了,白菜老了没关系啊,你做厨师的就不会想辙?

    食堂大师傅恼了,你个老疯子就会瞎说,菜买给我的就是这种老白菜梆子,换了你你有辙?

    何爷爷微微冷笑道,你就是个傻子,就不会取七寸银针,以其打通白菜脉络?若得此法,老白菜未必不如嫩白菜好吃!小子,我老人家这是教你,还不说声谢谢。

    大师傅白眼一翻,我也是疯了,跟个老疯子一般计较什么?你走吧。周栋也感觉何爷爷是疯了,还替他老人家给大师傅道歉来着。

    不想在研究如何去除鸭掌硬皮却又不会影响鸭掌质地的方法时,却灵机一动,想起了何爷爷的话,在造化后厨中一番演练,居然还真的给练成了......

    “或许就连何爷爷自己也想象不到,我居然真的练成了这门针法吧?”

    周栋想了想又摇摇头:“我真是想多了,何爷爷既不懂医术、也不会厨艺,那天估计就是发疯胡说了几句而已,恐怕连他自己都忘记这件事了。

    说起来也有好久没去看望何爷爷了,等这场比赛结束回到楚都,也该去探望他老人家了,他老人家爱吃甜食,到时候就做菠萝包给他吃......”

    心中正在想着归乡之事,忽然就听评委席和观众席一阵鼓躁。

    “不是吧?这......这这这也太神奇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