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18 完美境界的开水白菜
    哦,正主儿总算是出现了麽?

    周栋等人抬头看去,秦主厨尤其眼中冒火,狠狠瞪着面前这人。

    这人大概四十岁上下,圆脸蛋儿,一对眯缝眼,本该是个天生的笑面容,可不知道为什么,却偏偏要板的紧紧的,似乎要做出一副不怒而威的样子,可惜没人感觉他有多威风,倒是平添了一丝滑稽。

    人显然没周栋帅,倒是非常整洁,一身雪白的厨师服,戴着个莲叶花边儿的扁平式厨师帽,倒是比一些动不动就戴顶高帽、似乎在后厨的地位越高,厨师帽就得越高的厨师看着顺眼些。

    “各位九州鼎食的朋友,我这是怠慢了啊?哈哈,秦主厨你也不用这样看着我,那天无礼,倒是得罪您了。”

    这人双手抱拳,难得地展开了笑颜,只是嘴里招呼着众人,眼睛却是盯着周栋看,古亚楠感觉他看周栋的目光似乎比前厅的那些小姑娘还要热切几分。

    秦主厨冷哼一声,没搭理他,勤行有勤行的规矩,你跑到九州鼎食当众打了我的脸,现在说句好听的就算了?只是看着周栋,这次能不能找回场子,就得看周栋的了,他和怀良人、严一,硬是没吃出这道‘开水白菜’有什么毛病。

    周栋看得是这人的左手,他的左手虎口处有厚厚的老茧,显然是长期执掌炒锅造成的,而且从老茧的厚度来看,这人并不是怀良人那样的天才,老茧甚至比严一的都要厚。

    周栋自己的手上就没有这类茧子,简直比大姑娘的手还要细腻白嫩,所以怀良人才越发认定了他是超越了自己的天才,就为了跟他较劲,连法国都暂时不回了。

    这人或许没有系统和天赋,却有着足够的勤奋,对于这种人,周栋内心里是佩服的。

    “这位师傅贵姓?”

    “呵呵,在周主厨面前,不敢称个‘贵’字,我姓徐,叫徐光辉。”

    古亚楠‘噗嗤’一笑,心说你哪里光辉了。

    徐光辉也不以为意,嘿嘿笑道:“不瞒周主厨说,听说你从香江归来,我就想着去找你了......”

    “找我?”

    周栋一愣:“徐师傅找我有事?”

    “周主厨在香江的几场比赛,我都在电视上看过了,称得上奇思妙想、厨艺出群,看得人心里痒痒的。

    尤其是最后那道天梯鸭掌,可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是为上兵也!”

    怀良人一皱眉,心说这人究竟会不会说话,有你这样捧一个踩一个的麽?

    “抱歉啊怀主厨,我可没有褒贬谁的意思,只是就事论事......”

    徐光辉笑道:“周主厨菜做的好,想必吃也自然是行家里手,

    我来到‘食为天’没多久就听说了‘周毒舌’的大名,听说您可是曾经在几日内吃遍了楚都有名的饭店,每每找出毛病来,那些主厨还要个个服气,说是从您这里学到了东西。

    不瞒周主厨您说,我这半生最拿手的就是这道‘开水白菜’,成菜后也曾经找过很多美食家请教,结果却很让人失望啊,他们居然没有一个能够挑出毛病来......”

    呦喝,这个人是狂到了骨子里去了啊?

    徐光辉刚才是前倨后恭,这会儿更是装x于无形,怀良人先前很不待见这个人,此刻却大有知音之遇,甚至还有些自叹不如。

    周栋看了看他:“你是要我评点你的这道开水白菜?”

    “正是。

    我想着如果是上门去请,周主厨也未必肯来,万一拒绝,嘿嘿......我老徐起码也是从‘华粹居’出来的,还是要些面子的,所以......”

    秦主厨像是忽然间想明白了什么,怒道:“所以你就到九州鼎食落我的面子!”

    “此时确实很对不住秦主厨,我只是想,由秦主厨出面请周主厨,总比我自己请要方便的多,

    你们同为九州鼎食九大主厨,周主厨好意思拒绝我,可未必方便拒绝你。”

    “姓徐的,你......你你你!”

    秦主厨气得浑身哆嗦,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

    怀良人看了看严一,两人都是会心一笑,这个徐光辉就是根老油条!

    说得好听,什么怕周栋拒绝,其实摆明了是不肯自低身份,

    周栋名气虽大,毕竟还年轻,而且现在还在勤行一线,可不像几位老爷子那样,已经是退居二线,从厨师专行做了美食家。

    大家都是主厨,如果徐光辉主动跑去请周栋评点自己的菜色,就等于是承认自己不如周栋,那才真正叫没了面子。

    被他这样一来,周栋则是以一名消费者的身份主动上门,他再说上几句客气话,就算被周栋挑出些毛病来,那也算是同行间的‘偶遇’,无论最后结果如何,谁也不会真正的宣扬此事。

    如此一来,他是既摸清了周栋的斤两,自身又立于不败之地,这番算计可谓精妙。

    周栋也不傻,那也是精神病院里混迹过的,什么样的人才没见过?略微想了想便明白过来,望着徐光辉轻轻笑道:“看来徐主厨对自己的这道开水白菜是有十足的信心了?”

    “呵呵,不敢说十足,九成还是有的,

    周主厨千万不要误会,我是真心请教,我相信这道开水白菜一定是有问题的,可惜这么多年来,无数有名有姓的美食家都吃过,却没有人吃出问题来,这让我心中非常不安,感觉已经没有了进步的空间......”

    你妹的心中不安,没有进步空间啊。

    怀良人呆呆地望着徐光辉,此刻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没想到逼还可以这样装?

    周栋笑着点点头:“徐主厨太谦虚了啊,你让我评点这道菜,也实在是让我为难。

    因为我也没吃出这道开水白菜有什么不足之处,各方面的表现,都没有任何毛病......

    我现在很能理解那些吃过这道菜的美食家,因为很难找出毛病,所以他们也无法提出意见对吧?

    徐主厨因此烦恼,担心因此再没有进步的空间,也是人之常情,而且徐主厨这种力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精神,真是让我非常感动。”

    包括秦主厨在内,众人一听全愣了,周栋也吃不出这道菜有什么问题,真的假的?

    徐光辉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鼎鼎大名的‘周毒舌’‘楚都勤行上空的阴霾’,居然如此配合自己?这也太不好意思了。

    “呵呵,周主厨您过奖了啊,想不到......”

    周栋看了他一眼:“徐主厨,我的话还没说完......”

    “哦?请周主厨指教。”

    徐光辉轻轻抱了抱拳,满脸的谦虚诚恳,心中暗道:“你怕是还不知道,我这道开水白菜可是上了国·宴的,虽然被邀请去只是做了这么一道菜,却是经历过无数美食家的考验,

    你可能更不知道,我的这道开水白菜被称为历届国宴上,最接近完美的一道菜!

    官方说辞,最接近完美那自然就是完美了,又岂是轻易可以挑出毛病的?

    难道说你比品定国宴菜色、遴选国宴厨师的美食家团队还要专业?

    周栋淡淡地道:“没有毛病,那就找出毛病来,找到了,你这道菜自然就有问题了。”

    “找......找出毛病?”

    不光是徐光辉听得莫名其妙,就连怀良人严一等人都忍不住笑了,

    古亚楠白了周栋一眼,心说我怎么早没看出来,你这家伙还挺会气人的,不过说得好,对这种装x的家伙,就得用这一招!

    “对,就是找出毛病。”

    周栋很奇怪众人的反应,我说正经的,有必要这样一份古怪的表情麽?

    “理论上只要不是完美的菜品,就都是有问题的,除非徐主厨认为你做的菜已经到了完美境界?”

    徐光辉一愣:“自然没有,勤行有多少老前辈都没说过自己做的菜是完美无缺的,我又怎麽敢?”

    他的装x是建立在表面谦虚的基础之上,如果自认完美,就等于是自打自脸,那可就装不下去了。

    “嗯,其实完美境界也未必是无法达到的,据我所知,在完美之上,还有其它境界......不过徐主厨自己都没有信心,那就说明我的判断没有错,你的这道开水白菜,一定是存在问题的。”

    还是老周行,这话说得云山雾罩,简直就是华夏勤行第一大神·棍,

    完美之上还有境界,那是什么?是传说中那老几位早就退隐不出的‘神厨’,还是玄幻小说中做菜做到破碎虚空?

    怀良人心中感叹,自己的装x是露于表相,实在是流于下乘,周栋和徐光辉的装,那才真正是高逼如此寂寞,一个是表面上谦虚无比,一个是没有问题也要制造问题,没有话题也要创造话题,这就是差距啊......

    “请周主厨指教。”

    “指教不敢,就说说我的看法吧。

    徐主厨用的是蒸法来前期处理这道‘开水白菜’,那么请问你是如何看待蒸法与氽法的区别?”

    其实这道开水白菜周栋也没做过,只是当年在楚都精神病院时曾经听何爷爷说过,那次是老爷爷发神经,人家大厨来病院搞福利,给病人们做了这道菜,病人们吃了都夸好,有歌唱的、有跳舞的、有诗朗诵的,都在表达对大厨的感激之情,可他偏不。

    就他老人家有见识似的,硬是说人家大厨的手艺不行,这道开水白菜用氽法处理白菜,首先就落了下乘,好在人家大厨也没跟他计较,知道他有病嘛。

    周栋却是上了心,总感觉何爷爷的病与其他人不同,别的病人或者因为患病刺激了艺术家、科学家细胞的都有,就他老人家得病后刺激到了美食家细胞,而且还是美食家中最不受人待见的毒舌属性。

    何爷爷既然说蒸法更正宗,那多半是没错了,这可是说出‘人间至味是梅盐’这种话的高人。

    虽然没做过,但是用完美级尝味技能吃过徐光辉的开水白菜后,周栋心中已有所悟,现在就是想听听这位大厨是如何说,以求印证自己心中所想。

    “呵呵,周主厨这是要考我老徐了,做这道菜时,如果是将白菜心入沸水氽生,速度是最快的,但是会有一个弊病,就是会加重了白菜的水气。

    白菜本来水气就重,开水白菜,名为开水,其实用的是水样的高汤,所以还是要尽力避免白菜本身的水气,而沸水氽生,却会放大这个问题。”

    见周栋点头,徐光辉笑笑又道:“此外除了水气外,沸水氽生还容易将白菜烫得过熟,如果白菜心在初期处理就熟过了,就很难在高汤中入味。”

    “说的好,其实总结来说,沸水氽生入水时温度太高,出水时降温迅速,容易被锁味。”

    周栋点头道:“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开水白菜固然靠特级精吊的高汤,但白菜始终为主,要做到完美,就必须要让白菜既入高汤的味道,又要保留本身的鲜脆,沸水氽生如果掌握的好,保留白菜本身的鲜脆是没问题的,却很难符合前一个要求。”

    “厉害,如果说先前还对周主厨存疑,现在老徐我可是心服口服了!”

    徐光辉赞道:“如果不是做过几百上千次的开水白菜,那是无法有周主厨这般感悟的!

    不过周主厨,您还没有说出我这道菜不够完美的原因呢?”

    周栋一阵脸红,笑了笑道:“蒸法更容易控制白菜芯初期的熟度,而且蒸温氽急,在缓慢的蒸制过程中,更容易让白菜在高汤中入味,所以说正宗的开水白菜,还是要用蒸法。

    不过难就难在另外一个问题,如何在蒸制过程中部分保留白菜的鲜脆口感,达到厨师们追求的‘既入味,又独居一味’,在蒸法中要做到这点,可是比用氽法更难。

    所以才说,如果氽法做到的一百分,蒸法可能只得八十分。这也是很多厨师一生都会用氽法处理这道菜的原因。

    我说徐师傅的这道开水白菜没有问题,是因为你没有什么失误,如果硬要找出毛病,那就是你蒸法运用的还不够完美,导致这道菜成了一道没有问题,但也仅仅只是没有问题的菜。

    距离完美境界,还差了一点点......”

    徐光辉听得一阵迷糊:“周主厨别只是说啊,要不您亲手做一份开水白菜,让我老徐也学习学习?”

    “那可不行?”

    周栋连连摇头,开什么玩笑,哥还没练过呢,现在做不是要出丑了麽:“徐师傅忘记了我的身份,我今天是来消费的客人,哪有客人进后厨的道理?”

    徐光辉苦笑道:“周主厨说得是,我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那您说怎么办啊,您说得这么好,总要露一手让我们也开开眼啊......”

    “等到我的私房厅开业吧,到时我会用这道开水白菜做为开业第一天的主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