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356 普通消费者
    任何行业大牛都有着自己的骄傲,乌庭泽神丐传人,研究酿酒之道多年,人性若酒性,性子不仅骄傲,而且火爆。

    哪怕曾经惊叹周栋的酿酒手段高超,将相和在他眼中更是近乎触摸到酒之魂的神品之作,其实他心中还是隐隐有些不服的。

    凭什么他这个神厨传人、研究酿酒二三十年的专才却比不上周栋这个年轻人?

    而且这个年轻人还是个通才,不光酿酒,人家还会蒸包子、做卤煮、炒菜......甚至在香江美食大赛上还弄出了丝·袜奶茶跟菠萝包,明明就是分心为事不能专诸,为什么可以胜过他?

    当时在大酒缸曾经为周栋叹服的乌庭泽回来后一琢磨,发现根本就不这么回事儿,一定是这小子掌握了某个秘方或者有什么幕后高人相助!

    否则为什么大酒缸也属于酒馆行列、并不是普通的饭店,却只有寥寥两种酒?

    算起来距离他们兄弟五个去大酒缸也有一个多星期了,周栋那边还是靠三碗不过冈和将相和支撑门面,乌庭泽越发以为自己没看错,周栋这个‘酒神’只怕是名不符实。

    玫瑰花露酿造时间最少都得六到八个月,存货也不过就是两千斤左右,本来他是准备和周栋‘打’到激烈、伯仲难分时才拿出来当作异军使用的,只是被三碗不过冈和将相和惊艳,才早早地拿了出来,

    结果没想到周栋的名气太大,酒客们都奔着大酒缸去了,他这精心准备的一拳等于是打在了空气中,什么产品线缺陷、消费者定位,全成了瞎掰。

    连日来都十分郁闷的乌庭泽可不像老大那样还有心情去喂麻雀,整天就想着该如何漂漂亮亮的赢上周栋一回,可就是想不出破局之法,今天被这个‘天真烂漫’的小岛纯子一语提醒,真是仿佛拨云见雾、抬头看到北斗星,顿时生出了知音之感。

    “纯子姑娘果然是个懂酒的人啊......”

    乌庭泽哈哈大笑:“其实我也听过小岛家族的名字,姑娘有这样的基因,那一定是海量了,今天我就做回主,和姑娘同饮这玫瑰花露,不醉不休!

    大哥,对不起了,就让兄弟我任性一回吧!”

    熊不二暗叹一声,老四这个性子一旦起来,就算是自己也按压不住,也只能由他了。

    还好这个岛国丫头不是普通的消费者,既然是酿酒世家出身,想必多喝点玫瑰花露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和林清冷眼旁观,其实都感觉小岛纯子虽然表现的天真烂漫、话说得也非常好听,却总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不过这也只是感觉而已,岛国丫头说得其实也没错,周栋毕竟早在楚都经营,群众基础深厚,而且又有许多的荣誉和头衔,这些可都是加分项。

    乌庭泽因此心有不服,也是无可厚非的。

    “真的啊?那谢谢乌庭泽哥哥了......”

    小岛纯子又开心地鼓起掌来:“我还要吃猪油桂花糕,这位燕子哥哥做得桂花糕最好吃了,尤其和乌哥哥的玫瑰花露相配,真是全世界最好的美酒和美食呢。

    两位哥哥一定要相信纯子的话哦,玫瑰花露一定要用冰块镇过了才会好喝的,用华夏语说,叫做冷香袭什么......”

    乌庭泽大笑道:“是冷香袭人吧?

    哈哈,你这个小丫头可不要以为镇酒是你们岛国独创的,其实我们的老祖宗很早以前就用井水镇酒了,正如你说的一样,冷香袭人!”

    燕项也凑过来笑道:“听到了吧四哥,纯子都说了,你的酒虽好,也需要我的桂花糕来配。来来来,我们兄弟两个敬纯子小姐一杯。”

    林清在一旁都看呆了,这个纯子可真是有一套,几句话就把两人忽悠成这样了?估计也是她那两声‘哥哥’叫得太有杀伤力了。

    熊不二站在一旁双眉微皱,他们两个是哥哥,我就是大叔?我有这么老吗?

    ***

    怀良人没看错,林清和他真的是同一类人。

    例如在对待自己的专业方面,林清和他都可以暂时抛开私人感情、公正并且理智的发表自己的看法。

    当然他与周栋之间的感情比较特殊,如果是涉及周栋的,他或许无法保持绝对的理智,现在他和周栋之间的关系,完全可以用‘亦师亦友’来形容。

    林清执笔的《古城凝冷香》出现在《大国寻味》的美食专刊上,文章倒不完全是捧熊不二的老酒馆,先是用颇多笔墨介绍了周栋的大酒缸,将这位青年宗师获得的各种荣誉和头衔统统梳理了一遍,什么周面王、周酒神、震天锅、香江美食大赛至尊金奖获得者......

    每一个头衔的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动人的故事。

    由此读者们也就能够理解为什么周栋的大酒缸会如此受欢迎,竟然连林清这个美食才女也因为排不上队跑到了对面的老酒馆去。

    而且这个故事看起来还颇为精彩,北三省老熊沟来了五名汉子跑到如此牛x的周主厨对面开酒馆,生意如此惨淡,掌柜的都要无聊到大雪天的喂麻雀。

    倒是个有爱心的好人啊?

    玫瑰花露?冷香袭人?读者们一个个被勾起了好奇心......

    虽说这个故事里出现了岛国人,可如果是一个笑容很美、说话好听、身材不错、还比较卡哇伊的岛国丫头,大家倒是不会反感,反倒更有兴趣继续读下去。

    于是在杂志销量倍增的同时,广大吃货们也就记住了一种美酒的名字-‘玫瑰花露’!

    比起三碗不过冈、出门倒什么的,玫瑰花露显然更能吸引女吃货,一个真正成功的女吃货会自己花钱去吃喝?别开玩笑了,自然是要带上人形提款机同往的,说不准还要在现场开个吃播喝播什么的,不光不花钱,人家还赚钱!

    何况男性吃货们也不都是被动的,稍有脑子的都知道这是一个拍女朋友或者老婆马屁的好机会!俗话说‘老婆晕一晕、钱包松一松’,对于他们来说,这同样是一个大吃大喝精神物质双丰收的好机会。

    如果说周栋积累下来的名声和群众基础不是区区一篇发表在《大国寻味》的报道就能够动摇的,那就再加上一个《京东日报》吧。

    在林清的文章发表一天后,号称远东地区最具影响力的《京东日报》也宣布将派出记者前赴华夏调查有关熊不二的老酒馆以及玫瑰花露的事实真相。

    岛国人从来行事严谨,他们的放浪形骸只会在夜晚笼罩的居酒屋中,绝不会放在工作上。

    《京东日报》请来了一位前天·皇御用品酒师与记者同往,为的就是验证小岛家的天才少女对玫瑰花露的评价是否客观属实;按照岛国人的敬业标准,小岛纯子的评价至少要有九成属实,他们才会为此发表专栏文章。

    毕竟上一次《京东日报》发表美食文章还是在五十年前,文章的主角是岛国烹饪界之神,大膳师武宫大人。

    《京东日报》的热情来的多少还是有些突然,作为远东地区影响力排名前十的综合性报纸,显然不会受到《大国寻味》的影响,促成这次跨国界报道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因为小岛家族少女天才的背书,第二则是因为老酒馆的对手实在是太特殊了。

    当得知老酒馆的对手是周栋时,半个岛国的新闻从业者统统化身为‘天狗神’,哪怕远隔万里也嗅到了大新闻的味道。

    岛国的美食界、吃货界、靠吃货吃饭界,永远无法忘记香江大赛上的那场挫败,被他们视为岛国烹饪界之星、最有希望继承武宫大人伟业的刀功大师犬养静斋就是在此人手下脆败,结束了花田神话。

    据说就连武宫大人也为此感叹,‘静斋并非不是天才,只是遇到了比他更天才的一生竞敌......’

    当听说有对手挑战周栋,并且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华夏‘内战’时,《京东日报》总编这才最后拍板,拨出重金请来这位品酒大师远赴华夏调查。

    岛国人可怕就可怕在哪怕被‘复仇’的火焰灼烧了头脑,行起事来依然有板有眼,派人前往华夏的消息已经放出了三天,却始终未见正式发表文章,翘首以待的岛国烹饪界和华夏勤行反倒因此被吊的胃口更足了。

    “清妹这次也真是的,这篇文章一发,不等于是帮对面做了宣传麽?”

    怀良人感觉很不好意思,以他跟周栋的关系,未来老婆忽然背后插一刀,让他如何面对朋友?

    “没什么,身为记者,这本来就是她的职业。何况那篇文章我也看了,也没少了说咱们的好话。”

    想起林清在篇首对自己一连串的吹捧,周栋还是非常满意的。

    “老周,这年头宣传可怕,听说连‘京东日报’这个远东地区影响力前三的报纸也要发专文报道对面的老酒馆了,你就这么风轻云淡?

    不要以为现在的客人都是真懂吃真懂喝的,有多少人愿意把钱砸在三星米其林餐厅这种永远吃不饱的坑爹地方?你以为他们真能欣赏主厨的手艺和匠心麽,那都是瞎扯,其实就是为了装个x然后拍照发朋友圈......”

    怀良人一着急,把实话都说出来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咱不说岛国那边,华夏勤行有头有脸的人现在都知道你跟范家对上了,

    老熊沟五兄弟就是一帮开酒馆的,他们在勤行算是什么身份?对上他们,先不说输,以你如今的身份,就算打个平手那也是非常丢脸的!

    喂,我这可是替你着急呢,你老周现在是个有身份的人了,可不是当初那个初进早点部的实习生!”

    周栋望着他一会儿,忽然笑道:“我的身份,我现在是什么身份?

    老怀,我也可以是个普通消费者的......”

    怀良人闻言一愣:“老周你什么意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