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31 还讲不讲唯物主义了!(一更)
    于老师皱眉道:“老成,你盯着周弟干嘛,跟个要斗架的公鸡一样?”

    大厨的脾气都不小,成师傅这种退了圈的就更是有脾气了,别的食客要是敢这样说他,当场就能打翻这盆豆腐,然后将客人赶出去,从此不再做这人的生意,于老师却不怕这个,老成没别的爱好,平常除了遛狗逗猫提笼架鸟儿,最喜欢的就是听他的相声。

    郭悳冈其实真的想多了,成师傅曾经不止一次地说过,要是没有于老师的捧哏量活儿,就连郭老师的相声他都未必爱听,这是于老师的铁粉!

    现在追星的小姑娘见到顶流鲜肉就疯狂地叫‘老公’,人家成师傅可不一样,激动起来爱管台上叫爷们儿!‘爷们,硬是要的!’激动起来还特爱往台上扔好吃的,德于社可没少接到他扔的各种干果蜜饯,孙胖子每次见到成师傅出现在台下就兴奋的不行。

    对这种铁粉,于老师也是直来直去,不希望自己请周弟吃个麻豆腐还吃出顿‘考较’来了,那样他会很没面子的。

    周栋忙道:“于老师您别误会,吃麻豆腐也是有讲究的,成师傅这应该不是存心要考我,只是好奇我这个年轻人是否知道吃法,我说得对吗成师傅?”

    “呵呵,周主厨是明白人啊。

    要说您都是国际上获过奖的人,又是华夏勤行的青年宗师,我有什么资格考较您呢?

    不过啊,我这麻豆腐好歹也是老京都的老吃食之一,吃它还是有些要讲究的老礼儿,我这其实就是好奇,感觉周主厨要是不知道挺可惜的。”

    成师傅笑着点头,被周栋揭破心思,倒有些不怎么好意思了。

    “这款麻豆腐虽然是经过了周汝明周师傅的改良,口味不像豆汁那样古怪,本地人叫好,外地人骂娘,其实用料也是非常霸道的。”

    周栋笑道:“所以如果不是常年好这口儿的老客,吃这东西就应该有个过程,首先是看色、然后是嗅味......”

    说着拿起公勺,又拿起一个细白瓷碗,从锅里取了两勺麻豆腐到碗里,因为勺不大,他也只取了两勺,麻豆腐并没有将碗体完全充满,大部分都立在碗底上,直堆起来,四面却都不靠着碗壁。

    “这跟吃炸酱面却又不同,讲究麻豆腐入碗后要四面不沾,而且还要用这种透光性好、细腻白瓷的碗,厚壁的老海碗则不可取。”

    周栋用手托起白瓷碗,迎向了正午的阳光,

    那碗壁可真是薄,被阳光一照就照透了,映在麻豆腐上,灰青色的是麻豆腐、白的是羊尾巴油方、翠绿色的是新腌的雪里蕻,加上紫青两色交缠的‘野鸡脖儿’韭菜,这碗灰不溜秋色泽混乱的麻豆腐,顿时被提升了颜值,让人的期待感大增。

    而后周栋又拿着白瓷碗在鼻端走一下,轻吸慢嗅,一脸享受的表情:“色、香、味是我华夏美食的三大要素,可要完全展现出来,第一要靠厨师的妙手,第二还要靠食客的发现、甚至是发掘,

    所以真正会吃的人,总是能够为吃营造出足够的气氛,提升其色、美妙其味。

    麻豆腐的卖相不算好,又因为用料霸道,味道其实还是有一点怪的,如果不是嗜食此物的老京都人,还真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而我这样先看再嗅,就可以为它增添三分卖相,同时也是一个接受习惯其味道的过程。”

    “呃......老周你怎么不早说,我......我都吃了三碗啦。”

    商青雄瞪大眼睛望着周栋,一脸的懵逼,

    手里托着个脏兮兮的白瓷碗,碗壁上还沾着一些麻豆腐沫子,就成师傅跟周栋说话的这会儿功夫,他已经干下去三碗了,

    此刻回想才发现这麻豆腐的卖相似乎真的不怎么好,味道也多少有些古怪,就是挺管饱的,成师傅没说错,这玩意儿既能当菜也能当饭。

    几道古怪的目光同时望着他,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凝重。

    “呃,你们这样看着我干嘛?我......我是真饿了。”

    商大少感觉非常没有面子,羞死人家了。

    “饥不择食,难免就愧对了美食啊,不过一切还是可以补救的。”周栋笑道。

    “对对对,我们补救下,补救下。”

    “麻豆腐从来就不是什么宫廷贵菜,是真正的平民食物,甚至可以说它是一道贫民食物,也不为过。”

    周栋轻轻转着手中的白瓷细碗,笑道:“可是平民难道就没有充分享受美食的方法了么?

    这道食物或许低贱了些,制作方法却一点也不简单,羊尾巴炼油方,最是讲究火候,雪里蕻既要腌制入味,又要保持新绿,绝对不能腌久变沱,‘野鸡脖儿’最好是新采摘的,还要去了叶子和底根,用料难道算不上奢废?

    这道美食是‘贱’,可也有它的品格要求,天生就是平民食物中的‘贵族’!也是平民食物中为数不多吃前可以有‘做派’的美食!”

    “老周说得可真好......”

    商青雄渐渐听得入神,不禁连连点头。

    郭于二位老师跟成师傅他们也是相视微笑,成师傅轻轻鼓掌道:“周主厨不愧为我华夏勤行青年宗师,果然是位通妙之人!”

    周栋说了这么多,其实就一句话。

    ‘穷人的食物也是有比格的,谁说就是吃那些宫廷贵菜、富人大宴的时候才可以装x?穷人吃个麻豆腐,也一样可以体验装x的乐趣。’

    这院子里其实就没有一个是穷人平民,却无不心有感触,原因无它,就是因为周栋借这道麻豆腐彰显了美食中的公平。

    在美食面前,穷人、富人、贵人都是公平的。

    哪怕吃不起山珍海味,也自可乐在其中,此时此地,谁又能说这真四眼井的麻豆腐就比那些山珍海味差了?

    郭于二位老师和商青雄学着周栋的样子,将盛放了是麻豆腐的白瓷碗同时托起,阳光观照、鼻端细嗅,果然另有一番崭新的感受。

    周栋冲成师傅礼貌的笑了下,轻轻夹了一筷子麻豆腐送进口中细细品味。

    果然不愧是真四眼井麻豆腐的真传!

    成师傅的麻豆腐不像系统资料给出的寻常货色,虽然也是绿豆制作,却只酸无涩,当你刚刚感受到那股酸味时,取炼得当的羊尾巴油方已经在口中轻轻爆开,顿时一股略带膻香的油脂在舌尖开始流动。

    没人会喜欢吃油,绵羊油虽然高级,终究还是膻的,所以羊尾巴油绝对不可能用来炸油条炸菜盒子,吃家会骂娘的。不过天下万物真是相生相克,油方中的羊油刚刚冒出来,就立即被麻豆腐吸收掉了,此时麻豆腐天生的酸香竟然成了最好的中和剂,将羊尾巴油的膻味冲淡,甚至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化学变化,后味不仅无酸无膻,反倒变得清新可口起来。

    “味道真的变了?”

    商青雄吃惊地看着周栋,刚才他虽然是饥不择食一连吃了三碗,却明明感到这麻豆腐还是有些酸膻的味道,没想到学着老周的样子观色嗅味一番,这麻豆腐的味道就能变好了呢?

    这特么的真是太神奇了!

    别说是他这个棒槌,就连吃过多次麻豆腐的于老师都颇感惊奇,指着成师傅笑骂道:“你个老小子,之前怎么就没有告诉我麻豆腐得这么吃呢?”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