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40 开场三连击
    几个老酒鬼笑盈盈地望着周栋,也不劝阻,分明是要看他如何应对。

    国·宴酒务组平日里不仅要肩负选择用酒的职责、更要根据与会大佬和外国友人的口味调整各种佳酿,遇到特别能喝的外宾,还要负责挡酒,往往要与国外的陪酒员在酒桌上展开一场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不过这次国·宴用酒已经选定,就是周栋所酿的三碗不过冈、将相和和玉壶春,这三种酒有的后劲激烈、有的寓意深远、有的蕴含冬春之变,又因为是黄酒,性子相对白酒更为柔和、相对红酒更合老人家们的口味,已经不需要他们再次遴选了。

    也因为是四国·国宴,别国大佬也会有随行的厨师和酒务组,华夏是不用准备红酒清酒伏特加等洋酒的。

    所以仓燕山他们酒务组这次的任务非常简单,就是负责陪酒、挡酒,别的国家还好些,俄国那位大帝以及他们的陪酒员可是出了名的酒量凶残,要是没有他们负责挡酒,与会的华夏大佬们可是吃不消的。

    对于酒务组的人来说,这次的任务就一句话‘攘·外必先安内’,仓燕山以往在酒务组说一不二,可这次临时调来的几人可未必服气,究竟有多少酒量不是靠嘴说的,酒桌上见真章。

    请人助拳也罢、车轮战也好,只要灌倒了仓燕山,哪怕仓燕山还是继续担任酒务组长,以后到了国·宴上,有什么事情也得跟他们商量着来。

    本来都是计划好了的,四个人准备车轮上阵对付仓燕山,要是无法拿下他,还有仓芸这个‘绝世女酒鬼’压阵,却没想到仓燕山竟然临阵请来了周栋这个酒神,今晚的‘酒宴’可就有了变数。

    四人不好一见面就图穷匕见,有仓芸出面就再好也不过了,

    女人就是女人,哪怕仓芸已经年过四十,一口一个小朋友的叫着周栋,在酒桌上,女人说什么就得是什么,男人是需要保持风度的。

    “呵呵,仓师傅啊,话可不是这么说的。”

    仓燕山拦住仓芸道:“周老弟可是按时赶到的,只不过这场酒开在我的房间,这几位老兄耐不住性子提前来了,仓师傅不也是跟着老王一同提前赶到的么?

    只是咱们来得早了,怎么反倒怪起周老弟了呢?更何况周老弟是我请来的,要是怪就怪我,要不先罚我如何?”

    “仓酒王您严重了,我就是跟这个小朋友开个玩笑。”

    仓芸笑道:“那就不提罚酒的事情了,咱们这就开始?”边说边看了周栋一眼,眼中神色很是令人玩味。

    周栋本以为这帮酒中高手一开始就得对瓶吹,自己等个恰当的时间直接上阵灌倒这帮人就算完了,没想到这帮家伙开场时居然不温不火,也不用大杯子,更没有扯着瓶子吹,而是在每人面前摆放了一个用来喝白酒的小酒杯,就跟普通人一样,连续三杯酒,边吃菜边吹牛皮,低调的不行。

    看着根本不像是拼酒,倒像是老朋友聚会一样,连酒官司都不带打的。

    “周老弟,是不是看着挺奇怪啊?”

    那个跟仓芸相熟的王姓酿酒师笑嘻嘻地夹了根辣条放在周栋面前的碟子里:“咱们这些人不是不能喝急酒,可那种喝法没啥技术含量,往后面喝你就明白了......

    三杯白酒过后,下面可就得换啤酒了,前面叫溜肚子,这叫灌肚子,别以为没啥,三杯老烧刀下到空腹里,再被啤酒一顶,充满整个胃,可就没多少肚子吃菜了,这种喝法是最考验老酒场的。

    吃根辣条吧,天冷,可以减轻凉啤酒对肠胃的刺激。”

    周栋微微一笑:“多谢王哥了啊?”

    果然是老江湖!

    酒神之体带来的可不仅仅是超人的酒量,各种与酒相关的信息也会源源而来,周栋稍一检索便立刻明白,什么用辣条暖胃都是瞎扯,这种方法就是用来防止有人在酒场上做弊的。

    有些人喝酒专爱偷奸耍滑,会提前吃下解酒药或者喝一袋牛奶用来护胃,甚至还有提前吃上几个馒头或者烧饼的,辛辣之物能克制九成的解酒药,三杯白酒下肚,刚要与解酒药发生反应,立刻就会被辣条破坏掉,说不定还会因此产生很多副作用。

    如果这还不够,再被大量的凉啤酒一冲,什么解酒药、牛奶就都不管用了,遇到提前拿烧饼馒头垫肚的人,还会被啤酒泡开胃中食物,不等开始酒战肚子就被撑满了,不醉死你都能撑死你!

    看着这几个老酒鬼笑眯眯的,其实一个比一个阴险,个个都是灌人的专家。

    果然到了喝啤酒的时候,直接就换上了装扎啤的杯子,也不多,一杯两斤的样子,所谓无三不成酒,自然也是每人三杯先下肚再说,其间都不许私下里找人碰杯。

    “舒服的很啊......”

    三杯京都大绿棒子下肚,周栋只觉胃中一片晴凉,仿佛有丝丝能量被迅速抽取出来,渗入了身体,不仅没有丝毫不适,反倒精神为之一振,就跟刚刚深度睡眠后自然醒来一样。

    看看仓燕山他们,也是一个个面色如常,好像刚才喝的不是六斤啤酒而是六小瓶养乐多一样,都是恐怖的酒场高手啊。

    对于周栋能够应付下这一轮,倒是没人感到奇怪,

    如果连这开场二连都撑不下来,也不可能被仓燕山请来了,这种高端斗酒局可不是普通人可以加入的,随时都可能丢掉小命......

    因为今天没有红酒和伏特加威士忌这样的高度洋酒,几个老酒鬼还简化了程序,直接三连,啤酒下肚后周栋刚吃了两粒花生,便看到仓燕山拍开了一坛二十斤装的花雕。

    “酒务组的老规矩,前白后啤兜底黄,洋红二酒插花放!今天咱们就喝白、啤、黄,这就算是开场三连击收尾了,过后可以各找各的,你们几个要是脸皮够厚,那就放马过来!”

    仓燕山哈哈大笑,华夏酒王在酒场上怕过谁?最后鹿死谁手,也要看临场发挥和应付‘掺兑酒’的能力究竟如何,他先前衡量众人的酒量,都是以高度白酒为量度,可有些人掺酒后本来能喝十斤白酒的,很可能就直接打个对折。

    而他仓酒王最大的本事就是越是掺酒越是能喝,光喝白酒那是十五斤,掺酒后就直接奔着十八甚至是二十斤去了,如果仓芸不是他猜测的那种‘天残地缺酒漏子’,就这几块货能不能放倒他还两说着呢。

    甚至就连那日跟周栋斗酒也是没掺酒的,仓燕山也很好奇周栋在这种情况下极限在哪里:“周老弟,这种喝法还能习惯吧?”

    老仓毕竟是个厚道人,好奇心是有,更多的还是为周栋担心。

    “这种喝法我还是第一次,不过还好吧。”

    周栋笑笑:“喝着看,喝着看......”

    “那行,你自己掌握啊,要是不习惯这种喝法就说,不用勉强自己。”

    仓燕山看了看周栋的眼睛,感觉没什么异状,这才放下心来:“各位,黄酒后劲足,更别说这是窖藏地下十年的花雕了,按规矩,三斤黄酒,一碗一斤,喝过了它,咱们今天就算是酒过三巡了。”

    酒过三巡,三三见九,这才是老酒鬼的喝法,讲究!尤其讲究的是酒具,先前白酒用的是小瓷杯、啤酒是大号玻璃杯,到了黄酒,是黑边黄底的深口碗,讲究酒至碗沿、碗至唇边、一口入喉!

    “咚咚咚!”

    七条喉咙就像是七个无底洞,那哪里是喝酒啊,简直就是往喉咙里倒,也就是三五秒钟的时间,三斤黄酒下肚!

    除了周栋不光没什么不良反应还感觉到精神百倍,就连仓燕山都感觉胃中轻微翻涌,有两个酒量浅的对手脸色微微一变,不过很快就转为正常。

    换了是普通人这种喝法早就出溜到桌子下面去了,可对于这些位酒场上的‘大魔王’来说,这只是刚刚开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