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454 真正的完美境界
    这种品质的天妇罗,绝对值得周栋细细品尝,哪怕是拥有传说级尝味,也无法仅仅从味道窥见足够的‘匠心’。

    周栋取食天妇罗的时候,商老、商先生、阎老和几位白案中名气最大的厨师也各自取了一枚开始品尝,其余人包括商青雄在内就只能流着口水在一旁眼馋了,

    仓芸是挑战周栋,可不是打开门做生意,炸了几枚天妇罗后就不准备继续做,这种空手入油锅的操作方法显然极耗精力,一个不慎,恐怕那只纤纤素手就会变成炸凤爪......

    顶级的天妇罗入口,就连吃过无数美食的商老和商先生都是目光一亮,却没说什么,毕竟比不上蔡波专业,而且他们此来虽说不是偏帮周栋,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向着这个神奇的年轻厨师,现在就交口称赞仓芸显然不妥,那不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吗?

    阎老慢慢吃完天妇罗后,也是笑而不语,见他都不说话,有些本想在商老面前显示自己专业水准的厨师也只能闭口不言,转而都望着周栋。

    这些内行其实都跟蔡波一样,并不看好周栋能够获胜,毕竟术业有专攻,仓家的乾坤入油手在勤行大名鼎鼎,而且听仓芸说,就连岛国的天妇罗之神,原来也不过只是仓家的小学徒,甚至连学徒都算不上!

    人家这是家学渊源,周栋就是再牛掰也不可能样样皆精吧?这要是还能被他给赢了,咱们这些人岂不是也太差劲了些,多少年的学厨经历难道都学到狗身上去了?

    周栋吃得也很慢,就像蔡波一样,是非常认真地细细咀嚼,足足花了十分钟左右才吃下这枚天妇罗,望着盘中那张洁净如新的棉竹纸,点头道:“仓家的乾坤入油手,果然不凡,佩服,佩服。”

    仓芸微微一笑,看了看周栋,

    小朋友,接下来就该认输了吗?早就告诉过你了,输给我并不丢人。

    周栋看了看她,慢悠悠地道:“天妇罗与普通炸制食物最大区别其实还不是‘种’的选择,而是体现在这一层‘天妇罗衣’上的功夫。

    配比得当的蛋液和薄力粉不会像面包糠那样容易吸油,厨师通过对火候的控制、面衣厚薄的心得,油温的掌控,可以保证天妇罗在被炸制的时候瞬间令面衣定型而不会焦糊。

    面衣定型的同时,天妇罗衣内的‘种’则会释放水分,在外热内蒸的作用下,不仅令内在的‘种’保证了鲜甜可口,同时水汽也会从内向外阻断天妇罗衣继续吸收油分,理论上这样炸制出的天妇罗只需要几分钟时间沥油,就可以达到‘不见油’这种至高境界。

    刚才我品尝了仓师傅的手艺,果然是罗衣香脆、内种鲜甜,这就是‘不见油’的天妇罗拥有的独特味道,一般而言,这已经可以视为是炸制天妇罗的最高境界了。”

    “呵呵,周组长果然还是识货的人呢,其实如果我们不是比赛的对手,我都可以把你看成是我的知音了,你说的没错......”

    仓芸听得一脸笑意,正要继续发表自己的胜利感言,忽然一愣:“你刚才说一般而言,这是什么意思?”

    周栋刚才吃天妇罗的时候,也是一脸沉醉享受的表情,吃完后更是抓住仓芸一阵猛夸,这何止是知音?如果不是年龄差距太大,简直可以看成是情人间油腻的夸奖,所以旁观众人没有一个听出他刚才的话分明是留有了余地。

    甚至就连阎老、蔡波,一时都没感觉到有哪里不对,只有商老听到最后时笑着看了一眼周栋,一向都是八风不动的他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好奇与期待。

    一般而言?

    那二般三般又会如何?

    这可不是百分百的夸奖啊,分明是留着后话呢。

    仓芸毕竟是当事人,渐渐品出周栋这话的味道有些不对了。

    紧紧盯着周栋道:“你是说,这道天妇罗还没真正达到最高境界?你给我说清楚!”

    “虽然不想这样说,但这就是事实。”

    周栋道:“最高境界中,也有真正的完美和带有缺憾的美,仓师傅的天妇罗显然属于后者。

    不过我也说了啊,这已经是一般情况下的最高境界了,仓师傅能够把天妇罗做到这种程度,已经是非常非常的了不起,估计就算是岛国那位天妇罗之神也未必能够比得上您呢......”

    蔡波在一旁听得微微点头,周栋虽然没吃过小岛先生的天妇罗,却是猜得没错。

    刚才他在品尝仓芸的天妇罗时,就与自己记忆中的味道进行了一番对比,或许是顶级的淡水虾真的比牡丹虾更为鲜甜,又或许是小岛先生还未曾尽得仓家真传,两相比较之下,两家的天妇罗衣口感味道不相上下,可内里的虾肉却是仓芸的更多了一丝回味和鲜甜,胜过了小岛半筹。

    不过这位小周师傅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这样顶级的天妇罗还不能令他满意?究竟是我老蔡不会吃了,还是这个年轻人在说大话?

    别说仓芸这个当事人,就连蔡波都隐隐有些不服,说到品鉴美食和美人,他一向自认专家,难道还比不过一个年轻人了?

    “周组长,我也很好奇呢,请您仔细说一说,您心目中完美境界的天妇罗又该是什么样子的呢?”

    蔡波毕竟是有涵养的,只是谦虚请教。

    “蔡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您口中的小岛先生当年做出令您念念不忘的天妇罗,用的也是空手入油锅的方法,可他的后代子孙却没了这份手艺,应该是使用了夹具,我说得对不对?”

    “没错啦,所以小岛先生的后代虽然也能做出非常不错的天妇罗,却毕竟还是要留下一点油迹的,而且味道上也略微差了一点点,让我真的好遗憾啦。”

    回想起自己前年去九州品尝天妇罗,蔡波摇了摇头,显然还是有些难以介怀。

    “所以我一直认为,只有空手炸制的天妇罗才是最顶级的,这是因为......”

    “这是因为天妇罗入锅的时候,无论厨师的手法如何高明,天妇罗衣都不可避免地会在接触热油的瞬间出现损伤,如果不能及时‘修补’,油就会渗入到罗衣里面,就做不到‘不见油’的程度,也会影响到罗衣内‘虾种’的鲜甜。”

    周栋接口道:“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修补’天妇罗衣,如果使用夹具是几乎没可能的,只有人的手才能做到如此灵敏、可以迅速修补。

    这其实就是仓家‘乾坤入油手’存在的意义,除非是炸制天妇罗这类精细的美食,如果是炸制油条、菜角子什么的,估计仓师傅也是不会用这么高难度的手法了。”

    “老周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商青雄捂着咕咕乱叫的肚子,还是忍不住提醒他道:“一会儿说人家的天妇罗还没达到完美境界,一会儿又大夸人家空手入油锅的本事,你的逻辑好像有点混乱?”

    阎老和蔡波等人也是听得莫名其妙,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压力太大,说出的话都开始自相矛盾了?

    仓芸冷笑一声,正欲开口,周栋却摆了摆手道:“仓师傅,我还没说完。

    凡事,有利必然有弊,仓家的空手入油锅又何尝不是如此?难道仓师傅就没发现家传手法的致命缺陷?

    我想请问仓师傅,就算有面衣包裹你的手,你的手法又无比娴熟,可在滚烫的油锅里面,你的手能够停留多久?”

    “哼,需要停留很久吗?

    你应该知道停留太久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修补受损的天妇罗衣靠得就是前一两秒种,这个时间已经足够了!”

    仓芸脸色微变,这小子怎么居然说出了当年爷爷说过的话?

    可就算是爷爷后来也说,用手修补是唯一可行的办法;而且别说没办法在热油中‘留手’太久,就是可以做到,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时间真的够吗?”

    周栋轻笑道:“如果时间真的够,仓师傅就不会略显匆忙了。

    我想蔡老也应该发现了,仓师傅做的这些天妇罗都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天妇罗衣并没有得到百分之百的修补,

    仓师傅保证的是最美味的虾身、虾腰等肉段外面所裹的罗衣,可是因为时间不够,就不得不忽略了虾尾部分。

    毕竟这个部位外面的天妇罗衣最容易受损,同时又是最难‘修补’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您在把天妇罗放在网架上沥油时,一定是斜靠在边网上,而且都是虾尾向下!

    我说得对吗,仓师傅?”

    “你......”

    仓芸脸色大变,这家伙,他的眼睛怎么就这么毒,连这一点点小瑕疵都看出来了?

    爷爷当年说过,炸制天妇罗这类美食,这将是永远无法解决的问题,甚至都不能叫做错误,只是一种类似‘误差’的存在,就算是仓家的乾坤入油手也一样无法解决。

    不过爷爷也说过,这个问题就算再过上一百年,恐怕也没有哪个厨师可以解决的,自然不包括眼前这个小子。

    想到这里心中微定:“不错,我承认是有这样的瑕疵,不过我解决不了的问题,难道你就能解决了?”

    此刻蔡波已经完全听懵了,感觉自己这个美食家现在完全都不会吃了......

    虾尾?天妇罗的虾尾部分入点油又怎么了?不是更加的焦香酥脆吗,这又有什么问题?

    难道他还可以做出更好的味道吗?

    这个年轻人,究竟是疯了,还是拥有连自己都无法窥见的神奇手段?

    “既然我这样说,自然是能解决的。”

    周栋微笑道:“谁说要做出最顶级、最完美的天妇罗就一定要用空手入油锅的?

    我却偏偏要用夹具做出更完美的天妇罗!”

    “这绝对不可能!”

    仓芸几乎是直接吼了出来,用夹具?你也真是敢想!

    夹具对天妇罗衣的伤害甚至比滚沸的太白油更大,还修补?你不搞出来二次破坏就得谢天谢地了,说大话也不带你这么说的!

    “呵呵,是否可行,等我做出天妇罗不就知道了?”

    周栋笑了笑:“我会证明给仓师傅看的。”

    “小子,别光靠嘴巴说,行你就开始啊!”

    仓芸是真的要抓狂了,这场比赛的意义已经不仅仅限于挑战,周栋是在从根本上否定仓家的‘乾坤入油手’!

    这一手太狠,这小子如果不是吹牛,就是要把仓家传了三代的手艺连根拔起!

    这让她如何还能够忍耐?

    “现在还不行......”

    周栋摇摇头,一脸的无奈。

    不行?这次就连商老都不觉皱眉,众人更是听得傻了,合着你吧唧吧唧说了一大堆话,结果说现在不行?老铁,你可以啊你!

    “大家别误会,我之前也没想到仓师傅的手艺竟然是如此高明,实话说我也是很有压力的,为了做出完美的顶级天妇罗,我需要特制的夹具,不过以国·宴筹备组的实力,应该会很快弄到这种夹具的吧?

    我需要的夹具是白银做成,夹杆必须是细如竹签,夹头要是两片,片片都是蝉翼,两片夹头要有一些内凹......”

    听着周栋的讲述,阎老的眼睛越来越亮:“放心,最迟明天上午,你需要的夹具就可以做出来了,小周,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啊?”

    商老居然也开口道:“有意思......小周师傅,我明天上午也会来的。”

    “我会尽力而为。”

    周栋心中一松,还好还好,可以借夹具拖延一天的时间。

    虽说他凭借尝味技能窥见了仓芸的匠心和独门手法,可要继续将之改良、并做出完美的天妇罗,是必须要在造化后厨中‘常年累月’练习的,这可不是找个借口打个盹儿发发呆就能搞定的事情。

    走出后厨的时候,商青雄摸着快要饿瘪的肚子忽然说了一句:“老周,我总感觉你是在找借口,说实话,你是不是在搞什么猫腻儿?”

    周栋瞪了他一眼:“我要是你,现在就先去填饱肚子再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