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27章 暮色
    红棉的一双眼睛恨不能粘上去。

    罗喜翠不归之事,她听刘喜莲说了一嘴,这会儿心里痒痒的,极欲知道下文,也顾不得旁的,引颈便往外看,猛可里耳旁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回去。”

    红棉后脖梗子登时一凉,转眸处,却见钱寿芳正立在门边看她,无情无绪的一张脸,眼睛却冷得像冰。

    她身子缩了缩,再不敢多看,慌里慌张应了个是,便悄没声地回到了耳房。

    只是,甫一跨进屋门,她便陡然像是活了过来,一个箭步便跨到了东窗跟前,敏捷地伸手一抄,便将个小杌子抄过来,搁在窗下坐了,复又自袖中摸出一包瓜子来,一面往窗外偷瞧,一面“咔咔”嗑起了瓜子。

    红药看得几乎呆住。

    这一整套动作熟极而流,中间没有半点停顿,她还没反应过来呢,红棉那瓜子壳都吐出来几片了。

    这一位爱瞧热闹的劲头,比自己当年也是不遑多让。

    “你听说了么?罗姑姑人不见了。”红棉忽地道,两个眼睛紧紧盯着窗外,脸上又是好奇、又是兴奋。

    红药“哦”了一声,却并不曾接话。

    委实是怕多说多错,索性不说也罢。

    再者说,她也隐约记得此事。

    前世这场风波闹得颇大,罗喜翠一个大活人,突然间地就没了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尚宫局还派人手到处找来着,却也遍寻未果。

    再之后的事,因红药不在冷香阁,便不知情了。

    “啧,我这儿与你说话呢,你怎地不吭声?”见红药不肯接话茬,红棉有点不大高兴,回头瞪了她一眼。

    红药却不过,只得胡乱找个理由搪塞:“我没有不理你,只我正想着罗姑姑是不是去会朋友去了,一时聊到兴头上,忘了回来,就这么想得出了神,便没顾得上接你的话。”

    红棉望她两眼,忽地“咯咯”地笑起来,看着红药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你可真够笨的,亏得长了张聪明脸,脑瓜子竟是实芯儿的不成?你就不想想,罗姑姑当老了差的,如何连个轻重都分不清,会朋友能把主子都给忘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嘛。”

    她摇着头,似是深为红药是个榆木疙瘩而遗憾。

    红药被她堵得没话讲,只能傻笑。

    千错万错,装傻总是没错的,尤其在红棉跟前,你若比她聪明了,她还不乐意呢。

    见她傻呆呆地,红棉一时也懒得理她,只将瓜子收了,扒着窗户眼儿往外瞧,口中小声自语:“王公公才出了门,眼看这会子都快下匙了,他可得快着些才能回来呢。”

    正说至此处,忽地那院门被人推开,进来的不是王孝淳又是哪个?

    他一脸地疲惫,额角发鬓皆被汗水打湿了,身上的衣裳亦灰朴朴地,显是跑了不少的路。

    进院后,他叮嘱了守门的芳月一句,便撩袍快步去了正房。

    再过不久,刘喜莲便一脸肃杀地挑帘而出,径向耳房走来。

    红棉正瞧到要紧处,忽见她过来,着实吃了一惊,慌手慌脚跳下杌子,飞跑着窜回榻边,才一坐下拿起针线,刘喜莲便出现在了门口。

    “哟,刘姑姑怎么来了,您快请进。”红棉装模作样地搁下针线,殷勤笑道。

    刘喜莲“嗯”了一声,并未进屋,只简短地道:“你们两个都到院子里来,主子有话要说。”

    语罢,转身便出了屋,看都没多看她们一眼。

    见她走远了,红棉便拍了拍心口,长出了一口气,复又向红药扮了个鬼脸:“真真吓死个人,好悬没叫刘姑姑瞧见。”

    红药暗自撇嘴,面上却也作出后怕的样儿来,小声道:“是啊,我也唬了一跳呢。”

    二人不敢耽搁,略略收拾一番,便去到院中。

    芳月和芳琴已然立在廊外了,红药与红棉走过去,四人并排站着,俱束手低头、噤声不语。

    庭院寂静,暮色重重翻卷,墙头的那一线金红,已然不见,唯树影幽暗,映得满院凄清。

    很快地,刘喜莲与王孝淳也皆来到院中,各自站定,随后,便见那流苏锦帘轻轻一掀,钱寿芳一手挑起帘栊,一手扶着张婕妤走了出来。

    众人忙俯身见礼,张婕妤抬手道了“免”。

    趁行礼之机,红药悄悄抬眼打量着她。

    她的面色比下晌进门时略好些,只仍旧无甚精神,神情颇为倦怠。

    “主子有话要说,大伙儿都好生听着。”钱寿芳当先宣布。

    微冷的声线,随暮风四散。

    红药不由得心底发凉。

    不知何时,那廊下的白纱大灯笼已然亮了起来,烛火与暮色间错,将钱寿芳的脸也映得一阵晦明。

    东风轻缓,拂过这片狭小的庭院,老梨树晃动着枝桠,发出轻细的“哗啷”声,好似落了雨。

    张婕妤的语声,似也带着雨水的潮气,入耳时,凝滞而低沉。

    “这院子里的事,只在这院子里了,外头但有人问,你们知道该怎么回。”她咳嗽了一声,拢了拢身上的织锦薄氅。

    众人齐声应是。

    缓缓扫视了众人一遍,她面上倦色愈浓,缓缓地道:“罢了,我的话也只有这一句,余下的,便听钱掌事的吧。”

    她侧过身,轻轻拍了拍钱寿芳的手,语声细且弱:“你来说罢,我回屋躺躺儿,实是乏得很。”

    刘喜莲见状,脚下立时一动,似欲上前去扶。

    张婕妤抬手止住了她,倦懒语道:“我这里不用人服侍,你们好生听钱管事的话。”

    说着话,她已然自己掀帘回了屋。

    刘喜莲尴尬地收回脚,视线一转,恰见钱寿芳似笑非笑地看了过来。

    她心头震了震,忙垂首站好。

    “我管不了你们怎么想,我只管你们怎么说、怎么做。”钱寿芳开了口,笔直的两道眸光,直奔刘喜莲而去。

    那视线有若实质,沉沉压下,刘喜莲只觉后背汗毛竖起,越发不敢抬头。

    钱寿芳盯着她看了一会,方移开眼眸,肃声道:“主子的话你们也都听见了,罗喜翠的事儿,不许私下议论,更不许跟外头的人说。若叫我知道你们谁胡说乱道的,别怪我不客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