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28章 禁足
    冰冷的一席话,直教院子里的温度都降低了好些。

    众人自是唯唯应是。

    停了片刻,钱寿芳又续:“现如今,主子已经往尚宫局报了信,过几日自有定论。罗喜翠手头的差事则暂且先由我兼着,若我有一时不到的地方,你们也别躲懒,好生周全了去。何时人手齐了,主子自会论功行赏,到时候,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这话大有安抚之意,然听在耳中,冷厉如故。

    院中诸人噤若寒蝉,连刘喜莲亦被弹压得不敢抬头。

    钱寿芳见状,这才挥手命人都散了,一颗心却仍旧高高地悬

    着。

    罗喜翠的消失,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只是,这话她并不敢与张婕妤说。又或者,张婕妤恐亦想到了这一层,包括王、刘二人,只怕也是这个想头。

    钱寿芳重重地呼出了一口浊气,望着空落落的庭院,眉头紧蹙。

    她知道,这院子里颇有几个不安分的,头一个便是刘喜莲。

    刘喜莲与罗喜翠素来不和,这时候怕已经高兴得疯了,是故,方才那段话,泰半是说给她听的。

    此外,红棉也很爱搅事,亦是个不大不小麻烦;再,那两个新来的“芳”字辈,钱寿芳冷眼瞧着,怕也不是省油的灯。

    抬手按了按额角,她的面上涌出一丝疲惫。

    冷香阁虽小,却是五脏俱全,好的坏的、不好不坏的,齐活了。

    她放下手,望向墙头微冥的暮色,心头沉得像坠着铅块,唯愿罗喜翠之事,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莫要再生出别的麻烦来。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钱寿芳拖着疲惫的步伐,转出抄手游廊,自回屋中不提。

    却说罗喜翠走失之事,并未在金海桥掀起什么波澜,红药她们固然不敢议论,旁人却也不曾来问,仿似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罗喜翠这么个人。

    日子不疾不徐地过去,转眼便是小满节气,那微雨落花天的暮春,终究还是收了梢,初夏辰光,亦有凉风花信来。

    然而,这般爽然怡人之景,落在张婕妤眼中,却远比那数九寒冬还要教人心冷。

    便在五月初三这一日,冯尚宫突然到访冷香阁,带来了印着皇后娘娘宝印的懿旨。

    在懿旨中,周皇后严厉申斥了张婕妤,责她疏于管教、行事粗漏,致使院中仆役走失,至今无有消息,所谓上行下效,若她这个主子是个严明谨慎的,则底下人也不会如此散漫。

    在懿旨最后,周皇后责令张婕妤好生于院中思过,无事不得外出,若有不得已之因由,则需具条陈上报坤宁宫,由周皇后亲自批阅,再行定夺。

    耳听得冯尚宫一板一眼念完懿旨,张婕妤当即玉容惨淡,险些落下泪来。

    这是明着禁了她的足啊。

    而更要紧的是,下个月,建昭帝便将前往行宫避暑,这一禁足,那伴驾之事,自是没了张婕妤的份儿了。

    凄凄惶惶跪谢了皇后娘娘的恩典,张婕妤亲捧懿旨,奉于正房香案,拜了几拜之后,便延了冯尚宫就座,奉上香茶果点后,方委婉地表示,她愿意自罚三个月的月例,以示悔改。

    一听这话,冯尚宫立时便知,张婕妤这是还没死心,欲用那些个月例银子,换取一个去行宫伴驾的可能。

    论心思,倒也精巧,只可惜,精巧错了地方。

    啜了一口茶,冯尚宫暗自摇头。

    怪道这位婕妤娘娘如今还在金海桥厮混呢,果然的,眼色不济,耳力亦欠佳。

    望着眼前这张烟视媚行的脸,冯尚宫心里,倒生出几分憾然。

    不说旁的,只说这容颜姿色,张婕妤便去了那东、西六宫,亦毫不逊色。可叹的是,心劲上到底差了一分火候,纵使有几分聪明,亦是那丈八的灯台,只照得见外头,却照不见足底的那一点儿灯下黑。

    “还要请冯尚宫替妾向皇后娘娘分说两句,实是妾亦有不得已的苦衷。”张婕妤语声哀婉,神情凄迷,那一番情辞切切,极令人动容。

    然而,冯尚宫早得了示下,见此情形,也不过暗叹一声罢了。

    这位婕妤娘娘约莫以为,后头有个惠妃顶着,就能背靠大树好乘凉,殊不知,正是因为有了这棵大树,皇后娘娘才会下此重手。

    不过走丢了个宫女罢了,这宫里每天还死人呢,若次次行此重典,后宫还不得空了?

    正所谓打狗还要看主人,皇后娘娘责的是张婕妤,真正要对付的,却是惠妃。

    这其中干系,千丝万缕,张婕妤位份太低、眼界亦狭,自是参不透。

    “婕妤娘娘恕罪,您这话,奴婢可不敢往上回。”冯尚宫客客气气地躬了躬身,回绝得却极干脆。

    张婕妤一怔。

    这也答得太快了罢?莫非,她并不知晓自己与惠妃娘娘的关系?

    忖度片刻后,张婕妤索性便将话挑明:“皇后娘娘一片错爱之心,妾自知晓。只是,妾前几日才应下惠妃娘娘,要亲去北织堂奉上半个月的经书,却是不好食言的。如今妾就想着,找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将两边皆圆满过来,若不然,妾可真是……”

    她轻咬嘴唇,不肯再往下讲,面上满是为难。

    见她执迷不悟,冯尚宫自不会点破,更不会与她强项,便微笑道:“既是如此大事,奴婢就更不敢专擅了。婕妤娘娘还是将实情具一条陈,送去坤宁宫便是。”

    滴水不露的一番话,却是咬死了不肯从中转圜。

    张婕妤将帕子掩了面,目中飞快划过一丝讶然。

    她连惠妃娘娘都抬出来了,冯尚宫却还是如此态度,难不成……

    她忽地白了脸。

    在宫里混了这么些年,她绝非愚顽之辈,此时终是明白了过来,不由得咬碎一口银牙。

    不必说,定是惠妃娘娘那里出了事,否则,便瞧在惠妃的份上,冯尚宫也不会将话说得这样板正。

    一念及此,张婕妤那一腔的雄心壮志,登时便烟消云散。

    若是连惠妃娘娘也指望不上,则这偌大的后宫,便再无可助她之人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