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31章 愁绪
    “表姐,你说……林姑姑过来,会不会是要把我们两个分开呢?那可怎么办才好?”

    说这话时,芳月大大的水眸中,珠泪盈盈,含了几多不舍、几多眷恋。

    芳琴的心都揪痛了。

    她一点也不想与芳月分开。

    芳月性子柔弱,偏模样又生得极好,在尚宫局学规矩的时候,便总有人与她过不去,她时常背着人抹泪,芳琴便撞见过好几回。

    好在那教规矩的嬷嬷待芳琴甚好,那些人见了,这才不敢再欺负芳月,而饶是如此,明里暗里的,芳月仍旧常要吃亏,若无芳琴帮衬,也不知她能不能熬过去。

    芳琴委实是放心不下。

    如果二人分开,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在何处皆是一样,唯放不下表妹。以芳月那个软善的脾性,若只剩下独一个儿,怕会让人给欺负死。

    只消这般一想,芳琴的心便又是一阵抽痛。

    犹记离家前的那晚,姨母拉着她的手,泪眼婆娑地叮咛她“好生看着你妹妹,她是个水做的人儿,受不得丁点委屈,如今她离了家,只能由你这个做姐姐的看顾一些了,若天可怜见,教你们姐妹卖在了一处,则更要劳你替我照应些儿,我的儿,委屈了你,是姨母对不住你”。

    那殷殷的话语在脑海中回荡着,芳琴不由得红了眼圈儿,忙低下头,佯作揉眼睛,强压下了这满心的伤怀。

    她父母早逝,自幼便与姨母一家生活,姨母待她极好,将她照料得无微不至,凡芳月有的,她亦必有一份儿,芳月常念叨说“我娘对你比对我还好”,她心中自是感激,直将姨母看作亲娘。

    只是,这好日子却不曾得以长久。

    姨父突然病逝,又加上遭了天灾,那日子便渐渐地艰难起来,到后来,姨母一家竟连口饱饭都吃不上,芳琴没日没夜地接了针线活计来做,亦养不活这一大家子。

    百般无奈之下,姨母只得含泪将她姐妹二人卖予了人伢子,换得的银两,不仅可供两个表弟去县学读书,还能再置上几亩薄田,足以温饱。

    送她们走时,姨母与表弟皆哭成了泪人,姨母抱着她姐妹不肯撒手,还是旁边的乡邻给拉开了。姐妹二人一步一回头,眼见得那小船离了岸,姨母立在岸边抹泪的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终被那阔水长天掩了去,再也望不见。

    芳琴缩在袖中的手紧紧攥着,心底里,漫起一波又一波的悲意。

    她知道姨母的苦,更牢记着她对自己的诸般好处,在进宫时,芳琴便曾暗自发誓,定要照看好芳月,便自己死了,也要让芳月好好地活着。

    可如今,林司簿突然来了,却不知她所为何来?是不是为着分开她们姐妹?若当真如此,又该如何是好?

    一重又一重的担忧,压得芳琴喘不上气,那两道秀气的柳眉,几乎拧成疙瘩。

    初夏的风缓缓地拂着,阳光攀上院墙,老梨树在风中舒展着枝桠,落下满地余荫,院角的月季正开着花,大红与艳紫,重锦一般,淡淡的花香,随风四散。

    这幽僻的庭院,静寂无声,而这小小宫女些微的一点心思,亦似这花香,风一吹,便再也无迹可寻。

    张婕妤是笑着听完那封公函的。

    而其实,若非林寿香在侧,她简直便要喜极而泣。

    还以为出了甚大事,却原来是为了将个末等小宫女调走。

    真是的,也不早说,活活没把人给吓死。

    张婕妤暗自腹诽。

    不是她说,这宫里就是规矩太多、太麻烦,芝麻点儿大的事,也要弄得一惊一乍地。不就调个小宫人么?说句话不就得了,非要正正经经写在纸上,费那劳什子的笔墨,简直多此一举。

    心下想着这些,张婕妤面上却是笑容款款:“原来是这么回事啊,既是有了好去处,我这个主子自不好拦着不让人走不是?”

    她原就觉着,这几日背运背得邪性,说不得便与红药这个“灾星”有关,心中亦有了隐约的想头,欲找个因由把人撵走,免得带累了冷香阁的风水。

    却不想,尚宫局要调拨的人,也恰是红药。

    这不是瞌睡有人送枕头么?她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拦在头里?

    张婕妤锁了三日的眉心,终是得以开解,真真是神清气爽,好似那头顶阴云散尽,便连昨宵残留的困倦,亦皆不见。

    见她面上尽是欢喜,林寿香自也宽心,遂笑道:“既婕妤娘娘这样说,则还要请娘娘在公函上画个押。这公函一式两份,少时奴婢带走一份,另一份便留在娘娘这里。”

    张婕妤爽快地道:“那感情好,把那印色盒儿拿出来,我这就画押。”

    林寿香便又从搭裢里翻出印盒,恭请她画了押,又留下一份公函予她,这差事便算圆满了。

    原本依林寿香的意思,红药还能在冷香阁再呆几天,容其将手头的差事做完,且钱寿芳亦可利用这个空当,将院中人手重新安置一遍。

    可张婕妤却直道“不必”,命林寿香现就将人带走,一副巴不得的样子。

    林寿香深觉讶然。

    昨日她去大净房调孟红梅时,可没这般轻松,磨了半天嘴皮子,好容易才定下了十日之期,那管事嬷嬷还一脸不乐意,活似被人从身上剜了块肉下来,何如今日张婕妤之爽快?

    于是,待出屋后,王孝淳找借口离开了,林寿香便拉着钱寿芳去到院门处,悄悄问她:“在来之前,我可听人说了,婕妤娘娘最近身子不大爽利,可今儿瞧着倒是挺精神的,这是怎么回事?”

    一听这话,钱寿芳便知她在问什么。

    因素知她为人最是谨慎端正,口风也紧,遂也不曾相瞒,言简意赅地便将红药摔伤之事说了,末了又道:

    “……要依我看,这孩子心性倒是不坏,伤得那样儿了,差事上头却挑不出一点儿错来,只我们主子这阵子忌讳多些,红药这是撞在头里了,实则并不与她相干。”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