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0章 帐钩
    将几人让进屋中,红药顺手递上几把蒲扇。

    花喜鹊接过来,“哗哗哗”用力扇了十余下,又将帕子在脸上胡乱擦了一通,方扯着嗓子道:“直娘贼、特奶奶地熊!这天儿也特娘地太热了,没把老娘烤出油花来,拿个雀儿放老娘身上,都能给它烤熟了。”

    这话直说得旁边两个小太监黑了脸,红药便握着嘴笑。

    花喜鹊虽名字怪了些,却是个颜若春花的美人,若单看脸,在宫女里头也算上乘。唯一样,不可开口。一开口真真能吓死人,脏话连篇不提,且荤素不忌,种种污言秽语不绝于口,那脸嫩些的小宫人,听都不敢听。

    其实,初入宫时,花喜鹊亦是个说话便脸红、逢人便害羞的娇娇小姑娘,只因当年风头太盛,不免木秀于林,被人陷害了几回,犯了好些大错,最后便被分去了最苦最累的司设监。

    她的性情,也是去了司设监之才,方才大变。

    这委实也怪不得她。

    那司设监差事极苦,又是清水衙门,里头多是些粗人或刺头儿,偏花喜鹊生得又美,这一去,恰如那孔雀掉进煤窝里,其间遭遇,难以尽数。

    好在她悟性尚可,很快便将自己磨练得刀枪不入,终是有惊无险地熬了过去,而这副混脾气,亦就此烙上了身。

    半年前,她被调去御用监,这才算苦尽甘来,然这一身的毛病却无论如何也改不掉。原本吕尚宫还很看中她,欲调其去尚宫局当差,后见她依然故我,便也息了心思。

    扇了好一会儿的风,花喜鹊才算落了汗,将帕子收了,大大咧咧地端起茶碗喝了两口茶,方道:“我今儿送的是才打的新帐钩,因怕你们这里急用,上头让我先把能用的都交了,过几日还有。”

    说着她便朝那两名小监招手:“把东西抬过来。”

    二人应了个是,便合力抬过几只素面褪光玄漆匣,置于大案之上,花喜鹊便点着那匣子道:“这里交来的计有四套帐钩,一套是四季时兴花样儿、一套是十二生肖的、一套龙凤的,再一套……”

    她忽尔收声,皱起一双秀气的柳眉,似在回思最后一套的名目,片刻后,方用力一拍大腿:“特娘地,再一套是妖精打架……不对,是神仙打架……”

    “姑奶奶,那是神仙驾云。”一个小太监委实听不下去,黑着脸替她说了。

    花喜鹊恍然大悟,“哦”了一声道:“是,正是这个名儿。”又朝红药挤了挤眼,嘿嘿笑道:“我方才的话,你小姑娘家家的可莫记着,千万莫记着。”

    红药浅笑不语,花喜鹊也只是逗逗她罢了,再喝了两口茶,蓦地想起什么来,瞪眼瞧着那方才插话的小太监,骂道:“你特娘地怎么说话呢?谁是你奶奶?老娘有那么老吗?”

    那小太监并不惧她,只绷着脸道:“您老不老的,咱们可不敢说,只求您快着些把差事交了,几位公公立等着呢,若回得迟了,您皮糙肉厚的不怕骂,咱们可经不起。”

    这话委实不客气,竟是一点脸面都不曾给。

    花喜鹊登时恼了,“啪”一声将扇子拍在案上,指着他怒道:“再敢说老娘老,看老娘不捶死你!”

    那小监越发沉下脸,冷冷地道:“花姑姑好大的排场,架子倒是比大管事还足,今儿您骂咱家没甚么大不了的,怕就怕哪一天您脾气上来,连大管事也骂上了,到时候谁的脸上又好看。”

    “好看有个屁用!”花喜鹊“嗤”地笑了一声,将身子向后靠了靠,拿眼角扫他道:“再一个,你又有甚好怕的?你干爷爷断舍不得人骂你。他一个光棍儿,又没教你认个干姥姥,自是疼你跟心肝肉儿一般。”

    这话越发说得难听,那小太监脸都绿了,欲待还嘴,叵奈他年纪还小,许多混话说不出口,一时竟是张口结舌。

    红药在旁瞧着,并不上前相劝。

    这两人针锋相对,亦有原因。

    当年,花喜鹊与这小太监的干爷爷同在司设处当差,那老太监手段阴狠,花喜鹊在他下头很吃了些苦头,两下里便结了梁子。

    现如今,他二人又在御用监碰上了,自是谁也不让着谁。

    另一名小监见状,到底不好白看着,只得硬着头皮打圆场:“花姑姑,咱还是快些回去吧,这太阳越来越毒,等升到了头顶,连片树荫都不好找,这一路可有得晒。再一个,大管事可说了,一会子还得往东五路走一趟,去得迟了,又要招骂,何苦来呢?”

    东五路便是东五长街,正在六宫地界。

    花喜鹊用力“哼”了一声,生新将扇子拾起来扇着,倒也不曾穷追猛打,只冷笑:“你这会子来做好人,过后人家也未必领你的情。”

    语罢,凉凉的眼风往先一个小监身上扫了扫,淡笑道:“人家有头有脸的,不必怕,你这没头脸的往前凑,也不怕被人拍死。”

    一席话直说得那小监面皮僵了僵,只苦于两边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物,只得陪着笑插科打诨,两头讨好。一时间,满屋皆是他说话之声,又尖又细,听着越发使人燥热。

    便在他说话之时,红药已然去得案前,启开匣盖,将帐钩逐个清点了一遍,见果然无差,便抬头笑道:“花姑姑,我这里已经点好了,都对得上。”

    又轻又柔的语声,将那满屋子的乌烟瘴气,亦化作了小桥流水。

    花喜鹊这才想起正事来,遂不再理旁人,只自搭裢里拿出纸簿子来,让红药画押,又叮嘱道:“这帐钩子可花了好些功夫才打成的,每种只一套,打完了便将那模子毁了,你们可好生收着,弄丢了一件,那一整套便也用不得了,切切,切切。”

    红药郑重应了是,在那纸簿子上按了手印,两下里交割清楚了,方请他三人坐下喝茶,又说些闲话,帮着打打圆场。

    总这么吵也不是法子,万一闹得大了,谁的面子都不好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