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46章 静夜(王者大地主万赏加更)
    “喂,你怎么说话呢?”芳草气势汹汹捋袖子站了起来,两手叉腰看着那小监,一双眼睛直往外喷火。

    这人好没道理!

    分明是他突然冒出来,将红药给撞飞了,红药都疼成这样儿了,他倒还有脸说别人撞他。

    简直没脸没皮。

    若换作旁人,芳草还不至于这般大声,主要是这人穿着件灰绿袍子,正是宫中最末等小太监的服色,她这才敢乍着胆子相骂。

    那小监像没听见芳草的怒斥,管自起了身,长胳膊长腿抻直了,这里拍拍、那里掸掸,偏不肯回头,亦无半字出口,就跟聋了似的。

    芳草见了,越发作恼,立着眉毛走过去就要拉那小监,口中怒道:“你还站着作甚?快来给我姐姐赔不是。”

    不想,她的手将将要碰上对方的衣袖,那小监蓦地往前一窜,竟是拔脚就跑。

    芳草一个没留神,险些被他闪着,待站稳再看,那小监已在数丈开外。

    这分明就是想要逃啊!

    芳草直气了个倒仰,追在后头大喊:“喂,你给我站住!你别跑!快站着!”

    她越喊,那小太监却是跑得越快,两条腿风火轮一样捣腾着,眨眼便没了影儿。

    芳草气得直跳脚。

    撞人也就罢了,连声“对不住”也不说,抹头就跑,还有没有规矩了。

    “不要脸的臭小子!”芳草恨得捶墙,却也无可奈何。

    那小太监身高腿长地,芳草却才十岁,身矮腿短,便追也追不上,只能提声大骂:“我把你这……”

    “芳草哇……”她话声未了,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唤。

    那声音哆嗦得仿佛快要断气,活脱儿一个老太太。

    芳草吓得一个激灵,将那骂人的话也人咽了下去,回头看时,却见红药白着一张脸扶墙站着,正杀鸡抹脖子地冲她使眼色。

    “怎么了?”芳草疑惑地看着她。

    红药将头往旁歪了歪,一面拼命打眼色,一面轻声而快速地道:“那边有人来了,咱们快走罢,别惹事。”

    芳草顺着她示意的方向看去,这才瞧见,左首那条巷子的尽处,正行来几名宫女,虽瞧不清她们的样貌,那一水儿的蓝衣翠裙,却颇为醒目。

    那是女史的服色。

    在六局一司,女史虽无品级在身,却是公认最难缠、最麻烦的一群人,因她们一个个急着立功往上爬,一旦遇见有错的宫人,罚起来比谁都狠。

    芳草惊出半身的冷汗,暗道一声好险,不敢再耽搁,上前扶起红药道:“我扶你,咱们快走。”

    红药也顾不得浑身的疼了,搭着她的手,一瘸一拐地便转进了右首的巷弄。

    若再在这里站下去,两边儿碰上了,没事也要变有事。

    所幸,接下来这一路十分安泰,再不曾发生任何变故,红药过后检视,那一撞看着凶险,实则并不曾受伤,不过骨头有些疼罢了。

    二人匆匆回到小库房,芳葵果然替她们将午饭都领来了,红药吃了饭,趁着歇午的当儿,方有余裕将此事细细回想了一遍。

    前世时,似乎并没有这档子事。

    不过,她也并不敢很肯定。

    这年深日久地,她老人家忘性又大,一时记不得也是有的,且这也委实不算什么大事,不过被个小太监撞了个跟头,便忘了也没什么。

    不过,那撞人的小太监,却也挺奇怪的。

    他真的是太监么?

    红药总觉得不大像。

    虽然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这感觉却挥之不去。

    不过,同样地,红药对此亦并无把握。

    只是一种感觉罢了。

    正因为揣着这两桩心事,是夜,红药便有些难以入眠。

    她仰躺在床上,大睁双眸,怔望着帐顶出神。

    屋中岑寂,往常满处飞的蚊子,今晚也不知因着什么,竟是偃旗息鼓。

    透过纹帐看出去,隐约可见窗外银色的月华,薄且轻透,绡纱也似。

    呆看了片刻,红药复又阖上双眼,脑中仍在翻来覆去地想着白日之事,尤其是那小太监的一行一止,便像刻进她脑子里似地,每回想一次,便会添上一重怪异之感。

    两辈子加起来,她见过的太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今日撞她的那名小监,与她记忆中的所有太监,尽皆不同。

    红药闭目沉思。

    因是盛夏,天气炎热,故此时屋中窗户半掩,门亦不曾关,时而一阵凉风拂来,却也爽然。

    不由自主地,红药的思绪便滑了开去,想起了岭南小镇的夏夜。

    那小镇地处偏僻,离着最近的县也有三四百里地,因四周皆是大山,又临着一面湖泊,物产却是丰富,天气也颇为宜人,夏时,亦有凉风微月,虽爽然处不及玉京城,然自在洒脱,却犹胜之。

    红药心下不免怅怅。

    这月白风清之夜,倒让她起了思乡之意,若不是心中有事,今晚她一定能做个好梦,没准还能在梦里重回故土。

    她的思绪有些飘忽,也不知飞到了哪里去。

    蓦地,又是一阵风来,直吹得纹帐“窸窸窣窣”响个不停。

    红药听了一会儿,渐渐地,觉出一丝异样。

    她张开了眼睛。

    这是……风声?

    可是,那风分明已然止息,窸窣之声却仍未停,反倒比方才更清晰,再仔细些听,竟似还杂着极轻的脚步声。

    红药屏息听了数息,蓦地头皮一炸。

    有人?!

    因四下极静,这声音听来竟是格外清晰,窸窸窣窣地,似在穿衣,又似踱步。

    是里屋的红菱起夜么?

    红药忖了忖,旋即暗自摇头。

    应该不是的。

    首先,起夜的动静没这么轻,再一个,那脚步声越来越近,听着竟像是往红药的方向而来。

    红药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别是鬼罢?

    几乎便在这念头泛起的同时,纹帐之外,突地现出了一道人影。

    红药一时间直是魂飞天外。

    忽然间的,一个人影便站在床前,换谁不怕?

    幸得前世常与泼妇打架,倒也练出了两分胆气,红药方才不曾尖叫出声,只全身发僵、手足冰冷,后脖子一个劲地往上冒凉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