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057章 温柔(王者大地主万赏加更)
    “上头说了,今儿那闸关还没来得及开,明天晚上便成了。”陈长生道,一双眼睛瞬也不瞬地看住红菱。

    红菱侧过头,躲开了他的视线,神情间浮起几分涩然,轻声问:“那……奴婢那水靠和渔叉……”

    “还在老地方。包括药材都在原处,你明天晚上去了,自会找着。”陈长生道。

    这一刻,他的面色也不比她好多少,笑容发苦,神情间的疲色比方才更甚。

    略停了停,他便又扯动嘴角,露出一个不比哭好看多少的笑来,道:“你也总是别奴婢奴婢的了,大家都是奴才,我也没比你高贵多少,到了外头,我还得称你一声姐姐呢。”

    “奴婢不敢……奴婢不敢……”红菱吓得声音都颤抖起来,头垂得低低地,根本不敢直视于他。

    见她如此害怕,陈长生似是有些无奈,遂也不再坚持,只笑了笑道:“再一个,上头的意思是,让你有机会就往司设处使使劲儿,看能不能混进去。”

    红菱的嘴唇越发苍白,低垂的眼睛里,划过了一丝惧怕:“奴婢……奴婢没法子的,奴婢……”

    “你不是跟司设处的人同屋么?”不待她说完,陈长生便打断了她,语气倒还温和:“你就与你那同屋交好些,让她替你向于寿竹说几句好话,这想来不难吧?”

    红菱没说话,眼底的惧怕,已然转作幽怨。

    这很难的好不好?

    红药根本就不着家,除了晚上回来睡个觉,见天儿不见人影,这还让人怎么去“交好”?

    总不能在她梦游、说梦话的时候叫醒她吧?

    更何况,红菱还有点怕她。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着,梦游的、说梦话的红药,和平素的红药,像是两个人。

    现如今,红菱一听见人说“搓衣板儿”,那心里就慌慌的。

    都是红药闹的。

    红菱咬着嘴唇,好几次话到口边,想要将换同屋之事说了,却始终不敢开这个口。

    她怕。

    非常地怕。

    这个看似温和的陈长生,总让她心里发毛。

    她从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更不知他的目的是什么。

    她只知道,只要她还有用,她的小命儿就得保全,而何时她没了用处,或许,那河泥下头埋着的尸块,便是她最后的归宿。

    红菱死死咬住嘴唇,只觉得,拂过身畔的风,冷得如同数九寒冬。

    “还有,前几次叫你埋的东西,你都埋妥了不曾?”陈长生的声音响了起来。

    平和的语气,甚至还有几许温柔,然而,听在红菱耳中,却比红药的梦话还要瘆人。

    她身体轻颤着,点了点头,语声在风里打着飘:“奴婢都……都埋妥了,遵照您的吩咐,埋了至少三……三尺深。”

    她直着脖子吞了一口口水,喉咙像是被一只大手抓住,又紧又疼,说出的话越发不成调:“然后……然后奴婢把家伙什都藏好了,不会……不会有人发现的,那地方水流很急,水下的河滩又是个锅底形的,宫里人人都知道,就算是夏天最热的时候,也没人敢去那里洑水。”

    见她似是惧极,语不成句的,头发丝都在不停地哆嗦,陈长生倒生出一分不忍来,想了想,低低地道:

    “你也莫怕,那也不是甚要紧之事,不过是个顺水人情罢了。一个金海桥的三等奴才,没了便没了,她主子才晋的婕妤,正是处处小心之时,半句不曾多问,如今只怕早把这人给忘了,你又怕得何来?”

    红菱低着头,恨不能堵住自己的耳朵。

    她不想听。

    这些秘辛、秘事,她一桩都不想听。

    可是,此时此刻,她却又不得不听着,连手指头动都不敢动一下。

    见她始终不语,陈长生不由又打量了她两眼,入目处,是一个身子缩着、头低着、丫髻上的红绳在风里乱颤的小姑娘的模样,看起来竟像是怕到了极处。

    他的心尖仿似被什么轻轻触动,一疼,复又一软。

    一刹儿的功夫,他想起了从前。

    从前,他家隔壁的人家家里,也有一个小姑娘。

    那丫头生得瘦胳膊细腿地,因总吃不饱饭,头发也是又稀又黄,小脸也瘦得尖了,唯两个眼睛显得特别地大,看着人时,里头像汪着水,水里又倒映着天上的星星,又明亮、又灿烂。

    那个时候,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去看她。

    她说话的样子,她哭的样子,她笑的样子……他都觉得好看。

    可他不敢与她说。

    甚而不敢与她对视。

    他只敢偷偷地藏在什么地方,隔得远远地望着她。

    后来有一回,她被一条大黑狗追着,将那才摘了满兜儿的榆钱儿掉得一个不剩,她一边跑一边哭,他看不过,壮着胆子跑上去,将野狗给赶跑了。

    从那次起,她便总爱跟在他屁股后头,他走到哪里,她便跟到哪里。

    他开心得要命。

    真真是个傻小子。

    陈长生笑了一下,眉眼间的温柔,越来越浓。

    那时,他还是个全须全尾的小男孩,犹爱逞强,特别喜欢在她面前逞强,做了好些往常不敢做的事,最后竟还跑去与隔街的小孩打架。

    他其实很怕的。

    就像她一样地怕。

    可是,当看见她憋红了小脸,手里抓着随便什么地方捡来的木杈子,与他站在一起,大大的眼睛里,那星星晃得几乎都要掉下来了,可她却还是咬牙站在他身旁,赶都赶不走,他的心便一下子被什么东西涨满了。

    那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与人打架。

    输得很惨。

    可是,他心里却欢喜极了,好像他才是打赢的那一个。

    陈长生呆板的脸上,渐渐几分鲜活之气。

    那个爱哭胆小的小姑娘,如今,也快及笄了罢。

    却不知,那替她拢发、为她插簪之人,又会是谁?

    陈长生心底牵了牵,有些疼,又有些冷,眸中的柔情,须臾化作自嘲。

    关他什么事?

    她嫁人还是没嫁人,嫁得的人是好是坏,与他又有何干?

    他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将来,在低矮的屋舍中,在皇城最偏僻的一隅,拖着残缺不全的身子,孤零零地,咽下最后一口气。
为您推荐